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79章 她是怎么过的那十年?
    第179章她是怎么过的那十年?

    夜洛寒想,发现真相的那一刻,他其实更希望当初那个误会不是误会。

    他多希望,她真的是和别人在一起了,那么,她不曾被他伤得那么深刻,这十年,也不会过得那么痛苦!

    不,这十年,她到底是怎么过的?

    为什么拖了十年她才做角膜手术?!

    而这十年,他不止一次去美国,却都没有见过她。

    那她都经历了什么?

    眼睛看不见、被强行打掉孩子,被告知以后都很难有宝宝了,还有他加诸于她心上的那一柄柄刀!

    夜洛寒发现,此刻发现真相后的痛苦,要比当初他发现她‘背叛’让他痛苦千倍!

    他为什么不相信她呢?

    他们在一起那么多年,虽然真正谈恋爱的时间才不过一年,可是,她从小是个什么样的女孩,他怎么会不知道?

    为什么在听到那些话的时候,他不好好和她求证;为什么,在恢复视觉后,看到那些照片,他没有想过她也是受害者?

    他失去了他们的宝宝,还误会了她十年,甚至在重逢之后,他还冤枉说孩子是别的男人的!

    夜洛寒抱着自己的头,后悔的潮水将他席卷,他感觉自己溺亡其中,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

    “小染,小染,对不起……”他的喉咙滚动,好半天,才能发出艰涩的声音,仿佛动物的悲鸣。

    不知过了多久,夜洛寒才从自责中醒来。

    他慢慢直起身子,心头一个信念越发坚定。

    他那么伤害了她,他做了那么多错事,虽然该死,但是,这个世间,也没有谁会知晓她那么多的伤痛,知道她那么多的过往了。

    所以,即使现在她恨他,但是,他也要好好守在她的身边,用余生来抚平她那些伤。

    不求她原谅、不求她再次爱上他,只求她能够重新快快乐乐、一世无忧!

    而且,她是他的妻子,他们之间的关系被国家法律所承认和保护。

    没有什么是比以我之姓,冠你之名更加美好的事了!

    夜洛寒想到这里,整理了一下自己被抓得凌乱的头发,走出了那个房间。

    他深深吸了一口带着海腥味儿的空气,沿着小道,走到了海边。

    海边的小码头,有一些当地人在忙碌,还有几个小孩在一旁帮忙。

    夜洛寒想,如果当初他和霍静染的孩子还在,现在都已经九岁多了。

    如果是男孩,长得快些,恐怕站着也到他的胸口了吧?

    如果是女孩,是不是和霍静染小时候一样,漂亮得好像橱窗里的公主娃娃?

    他捏紧拳头,努力压下眼底再度涌起的潮气,开始思考。

    刚才那个助理医生说,当时还有另外一拨人。

    所以,是那拨人完全参与和安排了十年前的误会。

    那么,这些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分开他和小染?

    过去,不愿意他和小染在一起的,就是霍家的长辈,可是,如果是霍家人,肯定早就将霍静染从他身边带走了,更不会这么害霍静染。

    那会是谁呢?

    夜洛寒想到这里,心头涌起一个念头。

    看来,是他和霍言深正式见面的时候了。大家坐下来谈谈,或许这里面还有什么别的阴谋也说不定!

    而如果让他找到当初害他们的人,必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夜洛寒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没有网络,于是,准备先回到大一些的城里,然后订机票回国!

    新年的第一天,贺梓凝带着霍宸晞和欧阳米一直在外面玩,因此,还是顾沫漓打电话给她,她才知道网上竟然又有人爆出她过去的事!

    其实,那只是一张合影,她和乔南之的。

    贺梓凝打开微博,想了一下,才记起是乔南之第一次去简家时候和她拍的合影。

    照片里,她扎着马尾,青春稚嫩,他微微扬着笑容,也是带着几分青涩。

    所以,这又是简安安一家的杰作吧?

    因为这样的照片,就连她都没有。记得乔南之出事后不久,她房间里的那些照片也好、日记也好,就全都突然不见了!

    而之前她和乔南之谈过恋爱的事情没有曝光,她还在想,简安安想要嫁进乔家,肯定不愿意将这件事情爆出来,所以这段过往,应该就永远埋葬了。

    而现在简安安又是发的什么疯?!

    贺梓凝和顾沫漓聊完,于是,给霍言深打了电话过去。

    她想,现在最难受的估计是霍言深吧?

    毕竟,虽然那个时候,她还不认识霍言深,但是,妻子被爆出前男友这样的事,无疑是对现任丈夫的打脸!

    办公室里,霍言深电话响了,周围的高管早已对那样肉麻的专属铃声免疫,所以,众人都十分淡定地等着霍言深接听完电话。

    霍言深拿起手机走到会议室外,接听道:“宝宝,怎么了?”

    贺梓凝问道:“言深,你是不是还在开会?”

    “嗯,估计还要一个小时才能结束?”霍言深扬起唇角:“想我了?”

    贺梓凝听到他的话,心头有些感动,她不想打搅他工作,于是道:“嗯,那我等你回家!”

    “好,宝宝亲一个!”霍言深mua了一口,然后开心地回去继续开会。

    电话那头,贺梓凝和白念倾一人牵着一个孩子回家。

    霍言深是在路上得知这个消息的,他刷了一下微博,不由蹙眉,冲旁边开车的沈南枫道:“南枫,查一下,这次是简安安还是谁做的!”

    “好的,霍总,那这个风波要不要压下来?”沈南枫问道。

    “暂时不用。”霍言深眯了眯眼睛:“我倒是要看看,这个人还有什么后续动作!”

    他回到家,就见着贺梓凝正在给欧阳米和霍宸晞削水果。

    她切了很多水果丁,加上沙拉酱,顿时,两个孩子都很爱吃。

    霍宸晞冲欧阳米道:“米米,你不喜欢吃提子吗?”

    欧阳米点头:“提子总是咬到核,核是苦的不好吃。”

    “我妈妈把核都去了哦!”霍宸晞说着,用牙签签起来一个提子:“你看,很好吃!我妈妈独门绝技,去核都不会把果肉弄破!”

    欧阳米见状,眼睛一亮,正要拿提子,霍宸晞就签了一个喂到了她的嘴边。

    她张嘴吃下,眼睛笑得弯弯的,脸颊上有两个俏皮的小酒窝:“哇,阿姨好棒!真好吃!”

    说完,她又眨着长睫:“独门绝技能不能传授给我呀?”

    “你现在是我家的,当然可以!”霍宸晞说着,抬眼看向贺梓凝:“妈妈,对不对?”

    “嗯,米米也是我们家的,我一会儿就教你们怎么去核!”贺梓凝微笑道。

    她刚说着,一转眸就见着霍言深站在门口,似乎回来一会儿了,却没有走过来。

    她不由道:“言深,怎么不进来?”

    霍言深这才过来放下包和外套:“觉得你们气氛很温馨,想多看一会儿!”

    说着,他走过去,将欧阳米抱起来:“米米,沙拉酱都沾到脑门上了!”

    欧阳米连忙伸手去摸:“哪里,哪里?”

    霍言深帮她擦干净,捏了捏她的小脸:“真可爱!”

    霍宸晞眨眼,貌似自从欧阳米来了家里后,爸爸妈妈都更爱小妹妹了?

    贺梓凝见他思索,不由调侃道:“怎么,吃米米的醋?”

    “哪有!”霍宸晞拍了拍胸.脯:“我才没那么小气!”

    不过,好像米米来了之后,爸爸都没给他举高高,每次举的都是米米?

    男孩子果然没有女孩子可爱么?霍宸晞想,那么,爸爸妈妈回头会不会要二胎,到时候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全家人一起吃了饭,两个小家伙现在也不要人带,而是一起去楼上,一个做作业,一个守着另一个做作业。

    贺梓凝这才走到霍言深身边道:“言深,我看到那个微博了,你看到了吗?”

    霍言深点头:“看到了,我正在查是谁发的。”

    贺梓凝拉住霍言深的手:“对不起……”

    “怎么跟我道歉?”霍言深道:“宝宝,又不是你的错。”

    “不是。”贺梓凝摇头:“我当初和乔南之那件事,让你没有面子,我觉得很对不起你……”

    她说着,垂下眼睛,好像做错事的孩子:“言深,我总是给你带来麻烦……”

    霍言深见贺梓凝一脸难过的模样,心脏顿时一阵收缩。

    他将她拉入怀中:“宝宝,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你不用自责。我只是有些遗憾,如果当初你没有被抱错,那你四岁时候,我们就见过面了,那就根本没有姓乔的什么事!我相信,你如果见了我,一定会爱上我!”

    贺梓凝不由被他的话逗笑:“四岁见到你就爱上你啊,那得多早熟!”

    霍言深想了想:“那就是我会爱上你,然后把你拐到我家圈养着,谁也别想靠近!”

    贺梓凝笑:“我怎么感觉你说的是咱家宸晞和米米?”

    “差不多吧!”霍言深亲了贺梓凝一口:“宝宝你别多想,这件事我来处理,你就安心当我的乖老婆就好!”

    这时,霍言深电话响了,他过去接听。

    竟然是父亲打过来的,霍言深看了一下时间,此刻在美国是清晨,他微微蹙眉,猜到估计和贺梓凝的新闻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