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87章 湿润,柔软,微弹
    第187章湿润,柔软,微弹

    只是,令颜墨涵没有料到的是,顾沫漓根本是毫无目的在路上走,表情,似乎还有些失魂落魄。

    这似乎没有半点儿幕后boss的模样?

    他有些自嘲自己是不是草木皆兵了,跟了顾沫漓一会儿,便有些失去了耐心。

    正要开车回家,突然,有几个身影闯入视线。

    前方的商场里,走出来了四个人。

    他的目光,一下子凝固了。

    十年了,距离他最后一次见到时矜菀已经十年了。

    算起来,他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就莫名喜欢她,到了如今,已经二十六个寒暑。

    只是,自从她嫁给欧阳俊那个混血男人,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十年里,他几乎将自己所有的时间和热情都投身于工作,他以为,这么不见,慢慢就会好了。

    而实际,他也的确想起她越来越少,到了后来,竟然都快要忘掉了。

    只是,所有自以为是的遗忘,在此刻猝不及防的遇见里,被击碎得七零八落。

    原来,他从来没有忘记过。

    此刻,阳光落在她的身上,即使是冬日,似乎都带着微醺的暖意。

    她一手牵着一个男孩,她的丈夫,正在帮她和孩子们围围巾。

    两个男孩长得一模一样,一看就是双胞胎,约莫有七八岁大。

    颜墨涵突然想起,七年多以前,记得有一天,家人都去了美国,他问他们,却只是说去看他。

    现在想来,应该是她的第一对宝宝出生吧!

    大家怕他难过,竟然隐瞒了那么久。

    颜墨涵突然有些开不下去车,他觉得心头闷得难受。

    等到时矜菀一家去了对面另一座商场,他这才停了车,来到了大街上。

    身旁,一个长发女孩经过。

    颜墨涵觉得背影有些眼熟,一下子想起,是顾沫漓。

    她依旧还是那样失魂落魄地走着,他则是跟在了她的身后。

    他想,他必须要找点儿事情做才行,而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揪出那个幕后boss。

    他最好是跟着她,找个机会将追踪器放在她的发丝上。

    虽然她不一定是幕后那个人,但是,能排除一个,名单之列的那几个嫌疑就能更大。

    两人一前一后,保持了十多米的距离。

    顾沫漓心思根本不在这里,也没有察觉她被人盯上了。

    而颜墨涵这次,没有烦躁,而是格外专注地跟着走,仿佛终于找到了一件可以让自己忙起来的事。

    顾沫漓走了一下午,还是被一家路边小餐厅吸引住了嗅觉。

    她走进去,点了一碗排骨面。

    颜墨涵在她后面走进去,点了一碗牛肉面。

    他先吃完,等着她吃。

    然后,各自付账走人。

    冬天的夜,总是来得很快。顾沫漓才吃完一碗面的工夫,出来时候,外面就黑了。

    冷风灌入脖颈,她将领立起来,后知后觉开始观察,她这是走到了哪里?

    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于是,她拿起手机打开地图。

    一个标志跳入眼帘。

    月亮湾酒吧街,以前听傅御辰说过,他似乎是那里的常客,还告诉她,去哪几家,报他的名字能打折。

    她看了看距离,走路也就十来分钟。

    于是,二十分钟后,顾沫漓走进了一家酒吧,颜墨涵也走了进去,坐在了距离她不远不近的地方。

    这是顾沫漓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说实在的,进来的时候还挺坚决,只是坐下来就有些紧张了。

    可服务生却很是热络又自然:“美女,想喝点什么?”

    这一刻,她脑补了很多可怕的场面,于是:“有没有纯饮料?没有酒精的?”

    服务生愣了一下,然后翻开酒单:“有,最后一页这几个都是。”

    顾沫漓点了一杯西柚汁,用吸管慢慢抿着喝,磨磨蹭蹭喝完一杯。

    时间似乎已经过了很久,她想起什么,拿出手机一看,微信那里干干净净,根本什么都没有。

    呵呵,撒了谎被当面揭穿,连点儿羞耻感或者内疚感都没有吗?!

    顾沫漓的眼睛扫到酒单上的一款鸡尾酒,冲服务招了招手。

    此刻,颜墨涵坐在另一头,目光一直锁着顾沫漓。

    他在纠结。

    他现在上去,把追踪器放她身上,那他的事情就做完了,之后的时间,该做什么?

    于是,他也开始点酒。

    两人隔空坐着,面前的酒杯慢慢变空,一杯,接着一杯。

    这些年,颜墨涵一心扑在工作上,平日里冷静自持,几乎从不喝酒。

    不过,他好歹是男人,所以酒量比起顾沫漓来说好了不少。

    当他觉得自己有些晕,快要撑不住的时候,顾沫漓那边早已经倒下了。

    颜墨涵拿着酒杯,跌跌撞撞地来到了顾沫漓的身边。

    他从包里取出装在袋子里的小芯片,小芯片细小得好似一根发丝,他用手拈起来,放在了顾沫漓的头发上。

    这种材料很特殊,就对头发粘性大,几乎是落入头发的一霎,就马上附着在了顾沫漓发丝上,无法发现。

    颜墨涵做完这些,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全干了。

    刚刚,他最后一杯是伏特加。他想,这下子应该不会再想起刚刚商场门口的那个画面了吧?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有服务生过来,见这边桌前有两个人倒在桌上,担心他们东西丢了,于是,将二人扶到了包间。

    这么大的动静,二人倒是都醒了。

    颜墨涵只觉得头晕得厉害,恍惚里,有个女孩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视线从模糊再到聚焦,最后又模糊,他看到了自己喜欢了多年的她,恍若十年前一般,俏生生在他面前。

    “菀菀?”他喊。

    顾沫漓努力睁眼,却看不清东西,眼皮好似千斤重,她懵懂哼了一声:“嗯……”

    颜墨涵被那声‘嗯’弄得恍惚,这不是梦么?他问:“菀菀,你怎么来了?”

    “我不开心。”顾沫漓根本没思考过为什么有人问她问题,她又是在哪里。

    颜墨涵感觉心被揪住:“为什么呢?他对你不好吗?”

    “不好。”顾沫漓被这个问题问得突然心头发酸:“我是世界上最蠢、最蠢的傻瓜……”

    说着,她的眼泪毫无征兆落了下来,越来越多,喉咙里发出呜咽。

    颜墨涵一听,心头紧了。

    他一把抱住她,感觉到她脸颊上都是水,顺着他的脖颈流入心里,他低声道:“那你为什么还要和他在一起?”

    她呜咽:“我控制不住……”

    颜墨涵的手臂轻颤,他慢慢捧起她都是水光的脸,凝视着她,虽然,他的眼前都是虚影,完全看不清她的面孔,但他还是努力看着:“你就是那么爱他吗?我喜欢了你那么多年,你为什么不爱我?”

    他说着,酒精的催生下,眼睛也红了。

    她没有回答,只是哭。

    他看到她伤心,心里的暗伤蓦然刻骨:“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不爱我?”

    “我到底哪里不好,到底哪里比不上他?为什么你的眼里只有他?”

    “我从记事时候就喜欢你了啊,二十多年了……”

    “菀菀,我以为我可以忘的,我努力在忘,但是为什么还是忘不掉……”

    “我看到你们有三个宝宝了,那些曾经是我年少时候幻想的场景,但是,男主角不是我,菀菀,你让我以后怎么办?”

    他说得越来越无助,而顾沫漓则是更懵了。

    她甚至忘了哭,忘了伤心,只觉得面前的男人比她还伤心。

    她反应过来什么,讷讷地问:“你是谁啊?”

    他的身子猛地一顿,脸上都是受伤的表情:“菀菀,你竟然、不记得我了?”

    他说着,自嘲一笑,仿佛被抽空了灵魂。

    她虽然看不清他的面孔,可是,却被这样的伤感情绪触动,心头也替他难过,连忙抓住他的手:“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眼睛有点花,你别难过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他便猛地凑过来,吻向她的脸颊。

    从她的额头开始,轻柔的吻落在她的眼睛、鼻子和还带着泪痕的脸颊上。

    最后,停在了唇角。

    他的声音微颤,轻得不像话:“菀菀,你结婚了,我们没有可能了……”

    说着,仿佛无法克制,于是,颤.抖着将唇.瓣移过去:“就一下,好吗?”

    说着,真的只是用唇.瓣碰了碰顾沫漓的。

    湿润,柔软,微弹。

    顾沫漓整个人懵懵懂懂,可是唇被吻了一下,那样陌生的触感还是令她一惊。

    她不由挣脱,想要逃离。

    可是,他却圈紧了她,仿佛哀求一般:“别离开我,就陪我一会儿,等我睡着再走,好不好?”

    她从未听过这样的话,于是,真的不动了。

    他抱紧她,将头埋在她的脖颈,闭上了眼睛。

    时间,已经指到了快12点。

    俞天熠晚上有个应酬,所以,完全将顾沫漓钥匙的事情抛诸脑后。

    直到应酬结束回家,他拿起钥匙开自己的门,这才想起来,顾沫漓好像没找过他。

    于是,他拿起手机,给她发微信:“学妹,你的钥匙忘我办公桌了。”

    发过去,没有回应。

    他接连又发了几个,都没消息。

    微微蹙眉,他翻了下手机通讯录,还真看到了她的名字,也不知道这么几年,她电话换了没有。

    不过,还是打了过去。

    于是,电话通了……

    而此刻,傅御辰接到了颜慕槿的电话:“臭鱼辰,你是不是把我哥藏起来了,他怎么还没回家,打电话也不接?明天还得当伴郎呢!”

    此刻,傅御辰正在家里看傅语冰手机里的照片,他困惑:“我今天一天也没见过墨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