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92章 叔叔帅还是爸爸帅?
    第192章叔叔帅还是爸爸帅?

    颜慕槿开口:“衿言哥哥,我有时候经常给你添麻烦,不开心还让你哄,好像挺没用的。但是,我一直都在努力做你的乖老婆。你再晚回家,我都给你留灯;你工作累了,我给你揉太阳穴放松;你想吃好吃的,我学着亲手做给你吃;如果你生病了,我陪在你身边照顾你;但是我要努力锻炼身体,争取不生病……”

    她凝视着单膝跪地的他:“我的心中,一直都有三大信条:衿言哥哥的话都是对的、听衿言哥哥的话、照衿言哥哥的话做一定好。我会一辈子陪在你身边的,我们一起活到长长久久,衿言哥哥,你愿意娶我吗?”

    时衿言仰头凝视着颜慕槿带着几分羞怯、紧张,却又异常勇敢的表情,感动涌起,只觉得心底仿佛万花盛开,他的眼睛也有些红:“慕槿,我一直都愿意。”

    她也点头:“我也一直都愿意。”

    说着,时衿言打开戒指盒,取出那枚粉色的钻戒,抬起颜慕槿的手,看着她:“慕槿,那你知道我的三大信条是什么吗?”

    “是什么?”她努力眨眼,可是还是有豆大的泪珠砸下来,不过,是幸福的泪。

    他掀开唇瓣,一字一句:“我的三大信条是:现在照顾好你、将来照顾好你和我们的宝宝、只要你有需要,我都第一时间赶到你身边。”

    仿佛被幸福砸中,颜慕槿感觉自己似乎飘在了空中,越来越高。

    而她的左手还被他拉着,那枚可爱又精致的钻戒缓缓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她大口大口呼吸,好半天,才意识到什么。

    于是,也抬起了他的手,将戒指戴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慕槿,我爱你。”时衿言站起来,低头,一个吻落在颜慕槿的唇.瓣。

    他直起身子的时候,她抬头看他,目光灼灼:“衿言哥哥,我也爱你,而且,很久很久以前就爱上你了!”

    时衿言感觉心脏被狠狠一撞,不由伸臂,将她紧紧拥在怀中。

    舞台上,傅御辰看到这一幕,低低地冲自家龙凤胎妹妹吐槽:“要不要这么肉麻?!”

    他说完,犹有些不解气:“衿言藏得够深的!他们什么时候的事?”

    傅语冰淡淡地抬眼:“哥,你失恋了别仇视社会嘛!”

    “我哪里失恋了?”傅御辰嘴硬:“你未来嫂子还在下面呢,一会儿我带她来和你打招呼!”

    “不用。”傅语冰一直都不喜欢傅御辰找的女朋友:“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就别来烦我了,你不知道媳妇和小姑子最不对付么!”

    “这次的不是嫩模,你见了就知道了。”傅御辰说着,看到傅语冰睫毛上竟然有泪光,不由眯了眯眼睛:“不是吧?被衿言和小萌妹感动了?”

    傅语冰白了他一眼,不理他了。

    傅御辰还凑过去:“妹妹,什么时候给我带个妹夫回来啊?”

    傅语冰继续装没听见。

    两旁,有轻柔的钢琴声响起,主持人道:“有请新郎的父亲、时慕琛先生上来为新人致辞!”

    掌声里,时慕琛来到台前:“谢谢各位过来参加我儿子的婚礼!时间过得很快,印象里的孩子们,转眼都已经这么大了。我很欣慰,衿言一直都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爱的是谁,而且这么多年,一直和慕槿互相为伴。

    在这里,我想告诉我的兄弟清泽,还有小妹拾槿,你们放心把慕槿交给衿言,他一定会承担起做丈夫、将来做父亲的责任,和慕槿携手相伴到老的!”

    听到这里,台下傅御辰的父亲傅席歌有些扎心了,他转头冲身旁的妻子乔悠悠道:“我们家语冰怎么就不努力点呢,好想让衿言做我女婿啊!”

    乔悠悠耸了耸肩:“我看还是先让女儿谈恋爱再说,她一次也没谈过,真愁人!”

    傅席歌道:“是不是御辰谈太多,把语冰的缘分都给弄没了?”

    “啊?”乔悠悠担心:“真有这么悬?”

    “我看我们还是别世界旅游了,先把孩子们的事搞定再说。”傅席歌说着,突然眼睛一亮:“对了,墨涵不是还单着?回头让语冰和他多相处些!我们几家关系这么好,语冰嫁给墨涵也放心,而且墨涵这小子人品完全信得过。”

    “好是好,但是墨涵喜欢菀菀啊!”乔悠悠疑虑道。

    “菀菀都结婚了,怕什么?”傅席歌眯了眯眼睛:“等语冰正式回来上班后,我想想办法,这两个孩子都不主动,必须我们帮他们一把!”

    “哎,真是为他们操碎了心!”乔悠悠扶额。

    此刻台上,双方的家长都走了上去。两位新人分别叫了爸妈,发了红包,然后,两旁的乐队奏鸣,随着主持人宣布跳舞开始,立即,点燃了气氛。

    舞台上彩灯亮起,伴郎伴娘再度共舞。颜墨涵冲时矜菀伸出手:“菀菀,再请你跳一支舞,好吗?”

    她点头:“墨涵,跳完舞,我有话对你说。”

    他微愣,随即微笑:“好。”

    台下,欧阳俊彻底不淡定了。

    刚刚出场就跳了一支,现在又跳舞是闹哪样?

    当年,颜墨涵追时矜菀,从华夏国追到美国,现在……

    舞台上,颜墨涵似乎知道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跳舞,所以,一直冲时矜菀微笑。

    他想,他们注定不能一起,那就让她记住他此刻的样子。

    不是十六岁时候的青涩懵懂、年少轻狂,而是现在这个模样。

    等分别之后,他也该试着去谈一场恋爱,或许最终无法爱上,但是,他也不能让父母和妹妹操心。

    所有的缘分,就在此刻终结吧!

    他跳得很投入、很认真,只是,终有曲终人散的那一刻。

    她对他道:“墨涵,我们去台下,我有事情要问你。”

    他点头,随她快步离开。

    而他们身后,欧阳俊只觉得心头好似被蚂蚁啃噬,他起身跟了过去。

    树下,时矜菀冲颜墨涵开门见山:“墨涵,你是不是还喜欢我?”

    他呼吸一窒,窘迫而又紧张:“菀菀,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她摇头:“不是,我只是简单地问你。”

    他点头,好半天,才轻声道:“我试了好久,想要忘记,但是看到你之后发现,一切都是徒劳。”

    她看着面前比自己高大的他,也有些感叹。

    沉默了一会儿,时矜菀道:“墨涵,如果忘不掉,就不要忘。我们能成为很好的朋友,渐渐你会发现,有时候友谊的力量会比爱情更大,会冲淡原来的悸动,将所有东西都同化为友情。”

    他一愣。

    她冲他微笑:“真的,你相信我。越刻意,反而越会在潜意识里强调。你试着当我为朋友,慢慢你会发现,心动得越来越少。将来,你会遇到一个更好的女孩,她会让你感觉到喜怒哀乐,那个时候,你再回顾过去,就会发现,我们真的只是好朋友了!”

    颜墨涵听到这里,眼睛有些发胀,他顿了顿:“菀菀,我能抱抱你吗?”

    “好。”她说着,冲他伸出手臂。

    他一把将她抱进怀中,果然,他长大了,所以觉得她好像变小了。

    “菀菀,谢谢你,我会努力忘记你的。”颜墨涵道:“如果我再次喜欢一个人,一定会告诉你!”

    “好。”时矜菀应道。

    颜墨涵放开她,然后低头,轻轻地吻了一下时矜菀的额头:“菀菀,祝你幸福!”

    那头,欧阳俊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可是看到这画面,完全没法继续待下去了。

    他找到欧阳米,蹲下来问女儿:“米米,你觉得爸爸帅还是刚刚和你.妈妈跳舞的颜叔叔帅?”

    小女孩似乎真在思索,眨着大眼睛:“爸爸帅!”

    欧阳俊只觉得从女儿这里找回了信心,正要扬起唇角,又听欧阳米道:“但是颜叔叔好年轻啊!真好看!”

    欧阳俊:“……”

    此刻,舞台上处,很多宾客都被气氛带动,开始跳舞。

    霍言深拉着贺梓凝跳了好几支,见霍言戈似乎要过来,他心头一紧,拉紧了贺梓凝的手。

    当初,他们结婚那天,霍言戈邀请贺梓凝跳舞,他还想着这是一家人要搞好关系,现在却是明白了,根本就是因为爱情!

    贺梓凝见霍言深将她拉得很紧,不由困惑:“言深?”

    他后槽牙赫赫作响:“你这宝宝!”

    “啊?”她好像很无辜呢?

    “你老公累了,要你帮揉太阳穴。”霍言深找了个借口。

    “哈哈,你是听慕槿说的?”贺梓凝笑。

    霍言深见霍言戈已经站在了二人面前,于是搂着贺梓凝,冲弟弟道:“言戈,找我吗?”

    “嗯,哥,刚刚宸晞说,有事非要给你说。”霍言戈道:“要不你问问他怎么了?”

    霍言深愣住,又看儿子还真在冲他招手,他只得放开贺梓凝:“老婆,等着我!”

    霍言深火急火燎过去,而这边,霍言戈冲贺梓凝微笑,也没说话。

    顿了几秒,他突然想到什么,于是道:“嫂子,能请你跳支舞吗?”

    贺梓凝什么都不知道,她很自然地点头:“好啊!”

    那头,霍言深发现贺梓凝已经去了舞台,不由冲贺宸晞道:“你还是亲儿子吗?”

    “爸,你怀疑我不是你亲生的?!”贺宸晞眨了眨眼睛:“我告诉漂亮妈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