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93章 她疯了瞎了十年,这就是答案
    第193章她疯了瞎了十年,这就是答案

    “臭小子,你敢?!”霍言深握住贺宸晞肩膀:“到底找我什么事?!”

    “米米说,她妈妈要带她爸爸和哥哥们在国内旅游一圈,我能不能跟他们去啊?”霍宸晞说完,突然想起自己是有求于人,连忙冲霍言深卖萌:“爸爸,我去玩了,就没人和你抢漂亮妈咪了!”

    诱.惑似乎颇大?霍言深道:“你的功课呢?”

    “我背着书去,保证不落课!”霍宸晞道:“我之前考试每次都是一百分,爸爸,你智商那么高,又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儿子能差吗?”

    霍言深:“你没听说现在流行一个说法是,父母学霸,孩子学渣吗?”

    “我觉得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我们家!”霍宸晞摇着霍言深的手臂:“爸爸,好不好嘛?”说着,凑过去,亲了霍言深的脸颊一口。

    霍言深目光一转,见霍言戈还在和贺梓凝跳舞,顿时,计上心来:“答应你也有个条件。”

    “只要不违背做人原则的,我一定办到!”霍宸晞小大人般拍胸.脯。

    霍言深道:“你二叔平时性格比较冷,你带着米米和她两个哥哥找你二叔多玩玩,陪陪你二叔。”

    “哦,好!交给我了!”霍宸晞保证。

    “乖儿子!”霍言深摸了摸他的头。

    那边,一曲结束,霍言戈刚放开贺梓凝,就被霍宸晞抱住了腿:“二叔,你好帅啊,我们都很喜欢你,你带我们去玩呗!”

    小孩子都开口了,霍言戈也不能拒绝,只好冲贺梓凝打了声招呼,和贺宸晞走了。

    贺梓凝走下舞台,霍言深便拉着她到了休息区:“宝宝,想吃水果吗?老公给你剥!”

    贺梓凝不由笑了:“不是要我给你按摩太阳穴?”

    “现在心情好,突然不需要按了。”霍言深看到,霍言戈被四个孩子包围了,顿时,心里格外舒坦。

    这时,他的眼角余光看到了一抹颇为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顿时,蹙了蹙眉。

    “怎么了?”贺梓凝问。

    “宝宝,你在这里等我,我一会儿回来。”霍言深说着,快速起身。

    那个人很快消失,霍言深眸子一转,见霍静染也不在现场。

    心中已然确定,那人必然是夜洛寒。

    他快步跟过去,却见夜洛寒已经走到了外面。

    毕竟是寒冬腊月,一踏出去,就骤然有冷风袭来。

    而此刻,夜洛寒正要去追霍静染,却察觉到身后有动静。

    他转身,还没站稳,一拳蓦然袭来,他连忙避让,拳头擦着耳廓,带来火.辣辣的疼。

    只是,还没有结束。

    在他站稳之前,一条腿已然袭向了他的腹部。

    他重心本来就不稳,于是,被扫中,跌坐在了地上。

    因为先前下过雪,这里又在郊区,雪根本没化,他跌在雪地,屁.股和后背倒是不疼,只有腹部的痛感,让他几乎无法发声。

    霍言深跟着倾身,将夜洛寒死死按在地上,眸子里都是火焰:“夜洛寒!”

    说着,拳头再次挥下。

    夜洛寒连忙伸手去挡,拳头是挡下了,衣领却被揪住,带来窒息般的缺氧。

    “言深——”他终于努力发出声音。

    “你今天是来做什么的?!”霍言深的西服扫在雪地,身上沾了雪花,有的还有点儿泥土,可是,他却浑然不觉。

    “我来找你和小染。”夜洛寒被勒得有些艰难,他看看霍言深的拳头:“言深,你能不能给我几分钟时间?”

    霍言深的拳头慢慢放开,可是,眸底的杀气泄露了他根本无法平静的心情。

    “十年前的事情,是有人刻意安排。”夜洛寒长话短说:“我刚刚查到的,我和小染之间的误会,也是他们造成的。”

    霍言深眯了眯眼睛。

    “十年前,有人拿着一缕头发来找我,说我亲生父亲死了,是霍家人害死的。”夜洛寒道:“我于是拔了自己的头发去做鉴定,发现我和那个人的确是父子关系。”

    霍言深凝眸:“所以,你恨霍家,然后就报复静染?!”

    “开始的时候,我以为火是霍家放的,想要制造意外烧死我。但是现在想来,必定是那些幕后的人做的,目的应该是让我恨上霍家。”夜洛寒道:“我开始的确有些埋怨小染,但是后来想明白了,那些都是上代人的事,和她无关。我是打算好好和她在一起的,但是,后面又发生了很多事……”

    说着,夜洛寒将当初那些误会全讲了一遍。

    霍言深听到这里,眉头蹙得更紧。

    仿佛,冥冥中有一只无形的手,从多年前就开始布局,想要一点一点,将霍家这个大厦倾轧。

    害夜洛寒、破坏他和霍静染关系,让他恨上霍家。

    害霍言戈和他之间的关系,让霍家内乱。

    让贺梓凝传和乔南之绯闻,让霍家长辈和他们夫妻之间出现裂痕……

    到底谁和霍家有这样的深仇大恨?而且,还抓了贺梓凝的父母,那就是说,和霍家、贺家,可能都有关系的人物。

    他想到这里,目光锁住夜洛寒:“这个人,你心目中有人选吗?”

    夜洛寒摇头:“这人行事严谨,办事都是让心腹做的,我从未接触过本人。不过,我想如果能知道我父亲是谁,应该,就差不多能确定对方的身份了。”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提供线索。”霍言深心里已经有了大致的计划。

    他伸出手,将夜洛寒拉起来:“虽然你也是受害者,但不表示,我会原谅你。”

    夜洛寒见霍言深要走,连忙拉住他:“言深,我只有一个问题,想要你告诉我。”

    他说话的时候,心头都在轻颤,紧张、害怕知道事实,却又疯了一样想要知道:“小染为什么被你们带走之后,没有马上做角膜移植手术?她这十年,又是怎么过来的?”

    霍言深听到这个问题,脸上的表情微微恍惚,他的声音变得有些轻:“夜洛寒,家里有多疼她你在霍家二十几年应该知道。她虽然辈分上是我小姑姑,但是,我一直都当她是我的亲妹妹,但是你知道这十年她是什么样子吗?”

    他说着,拿出手机,打开了一个相册:“这些照片,我一直都存在手机里,就是为了提醒我自己,你到底欠了她多少!那个追杀令,要不是静染拜托我妻子求我,我会让它存在到你死为止!”

    夜洛寒接过手机。

    十年前的照片,像素还有些低,可是,他看了一眼后,就差点没了继续看下去的勇气。

    画面里的真的是他的小染吗?

    她睁着眼睛,眸光呆滞,头发干枯,乱蓬蓬的,好似鸟窝。

    她的衣服也有些脏,她不管不顾,就那么坐在霍家老宅的那片小竹林地上,那样的她,是他从未见过的模样。

    记忆里,她从小就爱干净,也很爱美,裙子上滴了一滴油都要马上换下来。

    而此刻,她的头发上甚至有一片枯叶,脸也脏兮兮的,嘴唇干干的,怀里不知道抱了个什么。

    “夜洛寒,她这十年就是这么过的。”霍言深看着远方:“我们刚刚接到她的时候,她还比较清醒,我们要带她做角膜手术,她说她瞎了眼,就该是这个样子。如果我们给她做,她就把眼睛抠下来!”

    夜洛寒身子狠狠一颤。

    “之后,她神志越来越不清楚,怕光、怕水,不愿意洗头洗澡,我们靠近她都会吓得尖叫。”霍言深说到这里,只觉得喉咙堵得厉害,他红着眼睛看着夜洛寒,一字一句艰难地道:“她又疯又瞎过了十年!”

    一瞬间,夜洛寒好似被抽掉了灵魂,他后退两步,跌坐在雪地里。

    “夜洛寒,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比我大一岁,我也一直当你是哥。但是,她更是我亲妹妹一样的存在!”霍言深几乎是吼出来:“不论你是不是受害者,但是,你误会她、让她痛苦了十年,你要我怎么原谅你?!你要霍家如何接受你?!”

    此刻,天空又下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霍言深来回走动,似乎是在平复情绪,许久,他才转过身,丢下一句话:“她对我说,她已经放下了。”

    说着,霍言深拿了自己的手机离开。

    冰凉的雪花落在夜洛寒的脸上,他看着灰色的天空,仿佛看到了她那地狱般的十年。

    有眼泪疯狂落下,他翻了个身,将脸埋在雪地里。泪水和融化的雪融为一体,他痛苦地呢喃:“小染,对不起,对不起……”

    霍言深在入口站了一会儿,这才回到婚礼现场。

    贺梓凝见他身上还有泥,不由过去,给他拍了拍西服:“怎么弄这么脏?就好像在雪里滚过一样!”

    霍言深直接将冰凉的西服外套脱了,伸臂将贺梓凝抱在怀里:“宝宝。”

    “嗯?”贺梓凝发现霍言深的手臂在颤.抖:“言深,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我能帮你吗?”

    “没事,陪着我就好。”霍言深说着,埋头在贺梓凝的肩窝处嗅了嗅,轻声道:“幕后那个人,应该很快就会确定了。”

    *作者的话:

    恭喜深哥夜少合作开始~

    明天boss来作妖,事情结束后,基本就能肯定是谁啦!

    谢谢张文馨,alina的打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