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94章 你老公一直都很坏
    第194章你老公一直都很坏

    今天的午宴,依旧是在草地上举行。

    霍言深见傅御辰又凑到了宗佳玥身边,于是转头冲身旁的贺梓凝道:“宝宝,你觉得佳玥和御辰怎么样?”

    贺梓凝道:“挺好的啊,佳玥性格开朗直爽,和御辰一起感觉挺好。”

    “嗯。”霍言深点头:“那个芯片,我找机会给她放上去。”

    贺梓凝愣了一下:“言深,你不相信她?”

    “不排除任何可能。”霍言深道:“而且墨涵告诉我,他昨天也放了在顾小姐的头发上。这么算下来,只有我三叔身上没有了。”

    贺梓凝明白过来:“嗯,这样用排除法也能说明问题。”

    “希望是我三叔吧。”霍言深说着,见宗佳玥起身去了一边,于是,冲傅御辰走了过去。

    “这次认真的?”霍言深问道。

    傅御辰点头:“当然。”

    “御辰。”霍言深语气严肃了些:“上次的幕后作俑者还没有找到,但是锁定了几个人,佳玥是其中一个。”

    傅御辰愣住:“深哥,你说什么?她不是你们一起长大的妹妹吗?”

    “总之,我只是提醒你,感情是一回事,理智又是另一回事,你明白分寸。当然,也希望我怀疑得不对。”

    傅御辰喝了一口果汁,顿了好几秒:“我觉得她不会……不过,我会留意的。”

    “嗯。”霍言深点头,转开了话题。

    按照婚礼环节,新郎新娘需要挨个儿敬酒。

    所以,时衿言提前便拉着颜慕槿来到了先前的森林小道。

    “衿言哥哥,我们不是要换衣服吗?”颜慕槿踏在草地上问。

    “嗯。”时衿言点头,牵着她来到一棵树前。

    “咦,这里有个门,是更衣室吗?”颜慕槿眼睛一亮。

    “慕槿。”时衿言却停下来,凝视着她:“你在婚礼上说的那些,我很感动。”

    颜慕槿呼吸顿时紧张了几分:“衿言哥哥,我说的都是实话。”

    “我知道,正因为说得很朴实,才格外动人。”他深深地看着她,然后,倾身过去,慢慢地吻了上去。

    双唇相贴的一霎,她的心跳仿佛静止。

    “衿言——”她紧张地抓住他的手臂,想说什么,他却已然猛地一把将她按在了树上,然后,火.热强势的吻瞬间撬开她的牙关。

    她的空气迅速被抽吸一空,怕自己跌倒,不由抬手攀紧他的身子。

    他也拥紧她,席卷一切的吻迅速占领她所有的领土,属于他的清冽气息将她完全包围。

    她不由轻哼出声,他则是分出手来,打开了一个开关。

    他没有开灯,树洞里一片漆黑。

    他的手在她的后背上游.走,找到了她婚纱上的拉链,一拉到底。

    周身骤然一凉,迅速又被他的身体包围,她的心跳得很快,不知碰到了什么,树洞里亮起细小的灯,她能看见了,可是,更加要命。

    “衿言哥哥,我们还要去敬酒——”颜慕槿在时衿言脱衣服的时候,连忙提醒。

    “嗯。”他答应着,可是该怎样还是怎样。

    直到,彼此坦诚相见,他的眼睛里倒影着她和眸底生出的火光:“早就想要你了!”

    她后退,只觉得他好像突然变身成了森林里的大灰狼。

    可是,后背只是贴在了树洞壁上,根本没有可以退的空间。

    他冲她笑:“小慕槿,这算不算是洞房?”

    他刻意将‘洞’咬得很重,精致的面孔也漂浮着红,透着将她吃掉而志在必得的心。

    她有些羞怯,毕竟一直都是乖乖女,这里,还算是外面:“衿言哥哥,我怕别人听见……”

    “那你叫得小声些。”时衿言凑到颜慕槿耳边,轻咬了一口,然后托起她的身子,挺了进去。

    “啊——”她叫了一声,马上捂住嘴。

    时衿言笑,更加用力。

    她连忙勾住他的脖颈,生怕滑下来:“衿言哥哥,你怎么突然变坏了?”

    “你老公一直都很坏,你才知道?”时衿言笑,手在颜慕槿身上敏.感处打圈:“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你已经被我娶回家了!”

    “呜呜……”她毛孔全都被打开,浑身战栗,只能随着他沉浮。

    婚礼那边,颜墨涵冲傅御辰问道:“衿言和慕槿怎么还没来?”

    “呵呵,我看是你妹妹在哪里被衿言这个大色.狼给吃了吧!”傅御辰耸耸肩:“没事,估计过半小时也该来了。”

    颜墨涵白了他一眼。

    傅御辰也不在意,他走到宗佳玥身边:“喝不喝点什么,我给你拿?”

    她抬眼:“西柚汁,谢谢。”

    傅御辰拿了过来:“喂,刚刚也不跳舞,是不是心情不好?”

    “没有。”宗佳玥道:“哪像你,和多少个美女跳过了?”

    他笑:“吃醋了?”

    “谁吃醋?!”宗佳玥撇撇嘴:“你看人家深哥,哪像你!”

    傅御辰笑道:“深哥那种高度洁癖患者,也是没谁了!”

    “对了,刚才你们聊什么?”宗佳玥道。

    傅御辰想到刚才霍言深的话,于是道:“没什么,他就是问我,我们是不是在谈恋爱。”

    “你怎么说?”她喝了一口西柚汁,问道。

    “我说是啊,你答应我了。”傅御辰带着笑意看着她:“然后他说挺好,以后这个妹妹就拜托我照顾了。”

    “切——”宗佳玥转头,不理他。

    “喂,真不考虑下?”傅御辰碰了碰宗佳玥的杯子。

    “怎么考虑?”宗佳玥大朵采撷美食。

    “做我女朋友啊。”傅御辰道。

    “嗯,好。”她随口道。

    “啊?”傅御辰差点呛到:“你答应了?”

    “就当我没说。”她将西柚汁喝完,空杯子递过去:“再来一杯。”

    “遵命!”傅御辰眉开眼笑:“我的女朋友!”

    晚上,时衿言请大家在山庄里住。

    霍言深一直让卢敬陪着霍静染,晚餐后,夜洛寒似乎都没有找到单独接触霍静染的机会。

    晚上,众人在别墅中聚会,比点子输了的,要么喝酒,要么说真话。

    时衿言拿着牌,看向对面的傅御辰:“第一次时候几岁?”

    傅御辰本能地看了一眼旁边的宗佳玥,然后道:“能喝酒吗?”

    时衿言摊了摊手:“随便。”

    傅御辰拿起酒杯,都喝了。

    第二轮,还是他输,可是赢的是霍言深。

    霍言深冲傅御辰挑眉:“第一次是在哪里?”

    “你们串通起来灌我是不是?!”傅御辰说着,又去拿酒杯。

    “这次的是高度伏特加,你考虑好了。”霍言深道:“说不定下次还是你输。”

    傅御辰:“%&¥%*”

    “我们没听清。”颜慕槿冲他幸灾乐祸地笑。

    “在学校小树林。”傅御辰含含糊糊道。

    傅语冰听到这里,白了他一眼,真丢人!

    下一轮,傅御辰终于翻身做主人,他看向时衿言:“第一次什么时候?”

    “领证后一周。”时衿言道。

    “不是吧,你之前就没有过?!”傅御辰道:“撒谎的人以后都硬不起来!”

    傅语冰实在听不下去,放下牌:“我出去一下,你们先玩。”

    她走到外面露台,看着雪花落下,伸出手,任由着飞雪在指尖融化。

    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站了一会儿,觉得冷了,抱了抱手臂,转身要回去。

    别墅为了方便沿着温泉修筑,所以是长型的结构。

    众人都在客厅,她沿着露台往里走的时候,经过了一个房间,便看到一个穿着服务生制服的人经过。

    她本来也没有觉得什么,只是多看了他一眼,觉得有些怪怪的,说不上来。

    他却猛地往前,向着她袭来。

    口鼻瞬间被捂住,无法呼吸,傅语冰心头大惊。

    不过,以前她在国外的时候,学过一些女子防身术,所以,她强迫自己冷静,用力踩向身后人的脚趾,然后,猛地发力,要给对方过肩摔。

    对方似乎也是练过家子的,迅速往旁边一跳,然后一拳击在傅语冰的腹部,接着,猛地向着她的头部袭去!

    她忍住剧痛,往侧方仰倒,趴到了地上,算是躲开了一击。

    对方似乎真要下杀手,手掌落在她的后颈,一把将她推向了小屋。

    只是,就在对方要跟着过去灭口的时候,一旁转角突然传来脚步声。

    那人一惊,顾不得傅语冰,快步跑了。

    傅语冰腹部疼痛,大脑一阵眩晕,天旋地转间,她看到房间里那杯水里,似乎有什么正在融化。

    她跌跌撞撞过去,一把将水杯碰倒。

    顿时,里面的液体流了满桌。

    “救命——”她想要走到门口,可是,却眼前一黑,栽倒在了旁边的床上。

    客厅里,气氛似乎越来越高。

    众人提议,除了真心话,再加入大冒险的内容。

    贺梓凝抽到了一条:在霍言深的大.腿上对他唱情歌。

    霍静染见了,不由笑:“我们是不是该给言深提前准备好纸巾,或者,救护车也行?”

    “为什么?”显然,傅御辰并不知道这段典故。

    “静染?!”霍言深眯了眯眼睛,出言威胁。

    “好了好了,不笑你了,该梓凝表演了。”霍静染笑道。

    贺梓凝来到霍言深面前,咬了咬唇:“言深,你喜欢听哪首?”

    他看着她红润饱满的唇,还有正好和他视线平齐的胸,喉结滚了滚:“唱新年好吧!”

    嗯,这首歌不撩人,应该不会流鼻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