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95章 离婚,给我自由
    第195章离婚,给我自由

    贺梓凝勾唇一笑,走过去坐在了霍言深大.腿上。

    一瞬间,他发现和唱什么歌好像没关系,只和她这个人有关系。

    只要她一靠近,他肾上腺素就要疯了。

    她对着他唱:“新年好呀,新年好呀,祝福大家新年好……”

    她的气息落在他的脸上,他大.腿上的触感更加清晰而深刻,霍言深觉得脑袋有些充血。

    “我们唱歌,我们跳舞……”

    跳舞,在他身上跳舞么?霍言深喉咙一紧,大脑开始浮想联翩。

    “祝福大家新年好……”贺梓凝的‘好’字才刚刚吐出,就感觉自己被顶了一下。

    她的眼睛一下子睁大,震惊地看着霍言深。

    他无辜地看着她,要不是眸底跳动的火焰,根本就觉得那是一个纯情男生。

    和贺宸晞卖萌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

    她凑到他耳边:“禽.兽!”

    轻柔的声音在耳膜处炸开,霍言深感觉鼻子一热……

    他连忙控制住,虽然最近他吃了不少含铁的食物,但是,这不是补血的问题,而是在朋友们面前丢不丢脸的问题。

    他扣紧贺梓凝,声音沙哑:“宝宝,不许闹了。”

    贺梓凝笑,逗他:“一会儿回房间再收拾你!”

    他听得心痒痒,恨不得马上回房,大战三百回合!

    只是,现在身体变化还没复原,怎么能动?

    霍言深将贺梓凝按在怀中,压低声音:“乖乖的,哪都不许去,要不然让你明天下不了床!”

    她冲他挑眉:“偷偷告诉你,我今天早晨来大姨妈了。”

    怪不得她说回房间收拾他,原来……

    霍言深胸口起伏,伸手捏了捏贺梓凝腰上的痒痒肉。

    她不由在他怀里咯咯笑,引得他的欲念更重了。

    “深哥,你儿子都七岁了!”傅御辰撇了撇嘴,伸手,去拉宗佳玥的。

    她给他打开:“你还没交代你第一次是多大。”

    他蔫了……

    这时,颜墨涵起身:“我去下洗手间。”

    他用完洗手间出来,见远处雪地上有两个人在玩。

    灯光落在时矜菀的面孔上,那一刻,竟然格外清晰。

    她和欧阳俊不知道在说什么,似乎他在闹别扭,她便抓了雪球扔他玩。

    最后,一个雪球打在了他的脸上,她愣了,道歉。

    他大步过去,她以为要被打屁屁,于是赶紧跑。

    他却抓住她,将她身子扳正了,然后,低头就吻了下去。

    两人在雪地里吻得难分难解,最后,辗转到了一旁的树林小屋。

    里面很快亮了灯,雪地上,只有凌乱的脚印。

    颜墨涵突然觉得呼吸有些刺痛,他转身,大步回了别墅,拿起了那个谁都不愿意喝的伏特加。

    今天聚会,霍静染也喝了不少的酒,她感觉有些晕晕的,于是,让卢敬带她回房间。

    他带她到了门口,叮嘱她好好休息,转身离开。

    她打开房门,开了灯。

    习惯了每次开灯前先闭上眼睛再慢慢睁开,今天,她照样如此,却在睁开的时候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你怎么在这里?”霍静染看着面前的夜洛寒。

    “小染。”夜洛寒的眸光锁住她,只觉得心头有千万句话要对她说,可她站在面前了,却发现难以启齿。

    那段她生命里最好的年华,是他心头无法承受之重。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去抚平她的伤,只知道,他想见她,时时刻刻都和她在一起。

    “你如果没地方住,我把房间让给你,我出去了。”霍静染平静地说着,转身。

    “小染。”夜洛寒连忙伸手拉住她。

    她甩开。

    他伸臂,从身后一把将她抱紧。

    “小染,我……”他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是紧紧抱着她,呢喃一般道:“我回来,接你回我们的家。”

    “夜洛寒。”霍静染不知道他又在唱哪一出,她深吸一口气:“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

    他身子一僵:“小染,你都知道了?”

    她蹙眉:“我不知道你问的什么,不过,我有话对你说。”

    他本能地不想听:“我先说好吗?”

    “我先吧。”她扳开他的手,转过身来,平静地看着他:“夜洛寒,我们离婚吧。”

    他凝视着她的眼睛:“小染,你说什么?”

    “夜洛寒,我不想再继续纠.缠下去了。”霍静染道:“我们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吧!”

    “小染,我不同意!”夜洛寒握住霍静染的肩膀:“我爱你!而且十年前的事情,是误会!我都知道了……”

    她似乎没有听下去的心思:“夜洛寒,不论十年前是不是误会,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我做的,问心无愧。而到了现在,我也想通了,我和你在一起很累,我想要自由,就当我求你,能不能给我自由?”

    他听到这里,只觉得心头似乎有荆棘长出来,很快刺破血肉,一点一点撑开脏腑,最后,从胸腔里出来,张牙舞爪。

    眼泪噼里啪啦往下落:“小染,我不要。也当我求你,别离开我!”

    她第二次看他哭。

    记得第一次,是十年前,她不管他眼睛瞎了,一无所有,还将她自己交给他的时候,他哭过,眼睛红红的,明明看不见了,可是,她却觉得他在凝视她。

    而这是第二次。

    可是,第一次时候,她跟着他动容,两人抱着哭成一团。

    而此刻,她却发现,自己已经没了和他一起宣泄情绪的力气。

    房间里很沉默,两人似乎陷入了僵持。

    后来,霍静染道:“好了,如果你现在不想离,那就过阵子。我也实话对你说吧,卢敬是我的保镖,我也没结过婚。但是,如果我后面遇见喜欢的,我会找你,希望你看在过去的份上,放我自由。”

    “小染——”夜洛寒慌了。

    之前,她还愿意和他赌气,还故意让他误会她和卢敬。

    可是,现在她坦诚了,他反而怕了。

    似乎,他自己都能清晰得看见,他在她心目中的位置正在快速消失。

    如果,连一点儿爱恨和波澜都没有了,怎么办?

    “小染!”夜洛寒抓住霍静染的手,落在他的眼睛上:“对不起,我才知道我的角膜是你给我的,我才知道你真的怀了我们的宝宝,我才知道你这十年……”

    他说到这里,说不下去,身子颤得厉害:“小染,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误会你,不该不相信你,是我亲手毁了我们的美好,对不起!但是,宝宝不是我让人做的,所有的误会,都是幕后的人安排的……”

    她轻叹:“夜洛寒,我知道了,但是太晚了。”

    他猛地凝眸看她,心情紧张得快要死掉。

    “你知道吗,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去爱你或者恨你了。”霍静染将目光从夜洛寒身上移开,看向远方:“我只想要自由,这是我唯一要的,你愿意成全我吗?”

    一瞬间,他脸上血色退了干净,心若沉冰。

    她说她不爱也不恨了,一颗凉透了的心,该如何才能回温?

    “小染,对不起,你说的所有事,我都愿意为你做。”夜洛寒一字一句道:“唯独这个,杀了我也不会答应。”

    她突然有些不喜欢他这样强势一般的回答,蹙了蹙眉:“你要拖着就拖着吧,总之,我不会再爱你了,一切随你!”

    说着,她就要走。

    他在她身后道:“小染,你一辈子都不再爱我也没关系,以后,我一个人爱你就够了!”

    她没有回答,伸手去拉门。

    拉不动,这才懊恼地看着夜洛寒:“放开。”

    他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小染,你喝了酒,不要乱跑,你在房间里,我去外面守着。”

    说着,他低头吻了吻她的头发:“晚安,好好睡一觉。”

    他放开了她,果然走了出去,将房间留给她。

    霍静染锁好门,洗澡,睡觉。

    客厅里,众人玩得也都差不多了。

    傅御辰这才发现自家妹妹不见了,不由问道:“你们看见语冰了吗?”

    “好像说出去走走,估计回房间了。”颜慕槿打了个哈欠。

    “大家都累了,就散了吧!”霍言深说着,一把将贺梓凝抱起,他要回去检查一下,她说的大姨妈到底是不是真的。

    如果是骗他,哼哼!

    而颜墨涵一直喝酒,此刻,也有些晕了,他扶着墙来到自己房间门口,跌跌撞撞去了床边。

    喝过酒的人口渴得厉害,他在床头柜上摸到水杯,发现水杯是倒的,柜子上面一滩水渍。

    他也没想,捏着水杯去接了水咕噜咕噜灌下。

    脱了鞋和衣服,他本来打算去洗澡的,可是实在晕得厉害,就那么不着寸缕倒到了床上。

    身旁,似乎有个什么东西,他伸手无意识地摸了摸,觉得挺软的,像是抱枕,也没多想,便抱在了怀里。

    一室安宁。

    直到清晨,酒散得差不多,颜墨涵感觉怀里的身子很温软,半梦半醒间,他不由感叹这个春.梦竟然这么真实。

    也根本没多想,本能的趋势下,便已然去掉了她身上的障碍。接着,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作者的话:

    呃,后面会怎样呢?会不会不可描述呢?

    话说夜少,你家小染想离婚怎么办?

    谢谢小香香,踏雪,HEART的打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