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96章 有人要杀他,她救了他一命
    第196章有人要杀他,她救了他一命

    他俯身吻她,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只是觉得身下的女人身子很软很滑,比起过去做春.梦的感觉好了太多。

    终于,颜墨涵忍不住,分开了她的双.腿……

    他找了好半天,终于好像找对了地方,刚刚抵了一下,身下的人一下子就动了。

    “嗯——”傅语冰觉得难受,扭了扭身子。

    她发现动不了,似乎被重压着,不由又动了动。

    此刻,颜墨涵也感觉不对,也没有再继续往里抵。

    然后,傅语冰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眼睛。

    因为窗帘拉着,房间里的光线特别暗,她只看见,她的身上模模糊糊有个人影。

    “啊,你是谁!”傅语冰吓得猛然清醒!

    颜墨涵被她这么一叫,也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他懵了好几秒,这才意识到,各种触感清晰无比,似乎,不是梦!

    刹那,一切好似静止,颜墨涵依旧保持着原本的动作,可是心跳已然紊乱。

    “你是谁?!你是谁?!”傅语冰率先反应过来:“我在哪里?!”

    她的声音都是惊恐,带着些许哭腔。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就算是平时多冷静,都根本不可能淡定。

    颜墨涵被她惊醒,连忙从她身上下来,他听到她的声音了,太熟悉,是傅语冰。

    他脱力一般跌坐在床上,有些失魂落魄。

    怎么会这样,他和她……

    他竭力回忆昨夜,可是,她怎么在这里的却根本想不起来。

    傅语冰一把抓住被子,将自己身体遮好,然后,伸手去摸开关。

    瞬间,壁灯亮起,两人一对视,瞬间凉透了心。

    “颜墨涵!”她看着他,又恨又急。

    “语冰,我不知道……”颜墨涵连忙并住腿,挡住了自己还没有消下去的旗帜,慌乱解释:“我、我昨天喝多了……”

    她听了,紧紧抓住床单,心绪乱得无以复加。

    静默蔓延开来,颜墨涵慢慢梳理情绪,当看到傅语冰脖颈上的吻痕时,他的眼睛好像被烫到了一般。

    好半天,他先开口:“语冰,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会对你负责的。天亮了我就去找干爹干妈说清楚,和你结婚。”

    “什么?!”傅语冰好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是男人,应该负责。”他攥紧拳头道。

    只是负责……但她从来都不喜欢这样的捆绑式婚姻。

    傅语冰想到了昨天婚礼上,颜慕槿和时衿言对对方说的话,心头一点一点凉下来。

    她的思路也开始清晰:“不用了,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我希望我是和自己喜欢、也喜欢自己的人结婚,而不是因为负责而在一起。”

    颜墨涵愣了两秒:“语冰,但是对你不公平……”

    她转而看向外面,语气很坚决:“除非我们互相爱上,否则,还是免了吧!”

    他见状,隔了半晌,点头:“好,不过,真的对不起。”

    他应该提早醒来看看的,那样真实的感觉,怎么会只是个春.梦?!

    又过了几秒,两人好像同时反应过来。

    傅语冰猛地转头:“这是你的房间?”她记得,她房间虽然是一样的格局,但是放了她的包,而这里没有。

    “嗯。”颜墨涵也想到什么:“语冰,你怎么在我这里……你别误会,我就是问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等我想想……”她说着,开始努力回忆之前的事情。

    渐渐地,之前的画面逐一清晰。

    “啊——”傅语冰捂住腹部,只觉得回忆连带着疼痛。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颜墨涵连忙问道。

    “我从大厅出去后,经过你的房间,看到一个服务生鬼鬼祟祟出来,他可能是见我发现了他,所以踢了我腹部,还把我打得半晕。”傅语冰道:“后来,我进了房间,看到你被子里有药片在慢慢融化。所以,我打翻了杯子,之后,就记不得了。”

    颜墨涵恍然记起,昨天他好像摸过水喝。

    他连忙转头,果然看到了床头柜上还有些许未干的水渍。

    “一定是幕后的人做的!”他瞳孔缩紧。

    “什么事?”傅语冰刚回来,并不清楚这些事。

    颜墨涵简单解释了一下,然后道:“我马上起来,通知深哥。”

    “你快穿衣服!”傅语冰将自己的头埋在被子里,闭上眼睛。

    可是刚刚埋进去,就闻到了属于男性的气息,顿时,只觉得耳根一阵燥热。

    旁边,颜墨涵连忙拿了衣服穿好,然后冲傅语冰道:“语冰,我去洗手间,你穿好了衣服告诉我。”

    她哼了一声,听他离开了,这才从被窝里出来。

    捡起衣服,哆嗦着快速穿好。傅语冰道:“我走了。”

    “等等。”颜墨涵道:“我看看外面,送你回去。”

    既然幕后的人已经下手,他又怎么可能放她自己离开,万一出了事……

    两人沉默着,一起到了傅语冰的房间。颜墨涵检查了一遍房间,见没有问题,这才道:“语冰,现在才六点,你锁好门再睡一会儿。”

    她答应了一声。

    他正要走,可是,手搭在门把手上又停住了。

    “有事?”傅语冰问。

    “我——”颜墨涵转过身:“我刚刚到底有没有……”

    有没有进去?

    她一下子明白他问的是什么,脸上腾得有血液涌起,傅语冰捏紧拳头:“不知道。”

    “啊?”颜墨涵困惑。

    他是真没经验,而且当时半梦半醒,只觉得好像进去了一点,又好像只是在口子上。

    “我也不知道不行啊!”她说着,指着门口,眉目犀利:“你快走!今天过后,马上忘了!”

    他点头:“好,你好好休息。”说着,快速拉开门离开。

    昨夜,霍言深算是吃了个饱。

    因为他回去就发现了,贺梓凝是骗他的。

    她根本没有来大姨妈,明明是可以乖乖被他各种花样吃的状态。

    所以,最后直到结束,她无力地戳他宽阔的胸膛:“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饱?!”

    他笑:“宝宝,我知道你想和我大战三百回合,所以故意在玩游戏时候逗我,我回来就满足你了。你看你老公是不是很贴心?很会照顾老婆的需求?”

    她瞪他,懒得和他还嘴。

    他却上了劲:“宝宝,以后还要的话,只要暗示我一下就行了,你老公我很上道的,你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你很想被服务!”

    贺梓凝:“……”

    所以,昨晚两人睡得很晚,霍言深被颜墨涵叫醒的时候,还有些起床气。

    他蹙了蹙眉,十分不甘地放开贺梓凝,穿好衣服去开门。

    “深哥,昨天夜里,有人去我房间,给我杯子里放了东西。”颜墨涵道。

    霍言深瞬间清醒:“我马上让人去查!”

    他随着颜墨涵到了他的房间,看了现场,便让助理用吸管吸了一部分水渍迅速送出去化验。

    一切进行得很快,样本送出去后,霍言深马上打电话给夜洛寒。

    “言深?”夜洛寒此刻,在霍静染的房间。

    他半夜用卡剥门锁,又偷偷进去了,陪着她睡了几个小时,天一亮,便赶紧从床上起来。

    他在洗手间里压低声音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昨天你怎么混进来的?”霍言深道。

    夜洛寒也不隐瞒:“找了个朋友,我扮司机。进来时候原本司机也要核对身份信息,但是正好门口有人和他们聊天,他们简单扫了一眼,没看清就放行了。”

    霍言深眯了眯眼睛。

    似乎,那个幕后的人很明显是知道夜洛寒的动向。

    而且,之前他将责任都推给了夜洛寒,所以,幕后的人也暂时放松了警惕。

    如今,夜洛寒出现却没有事,那个人必然怀疑当初他的将计就计。所以,将重心放在了颜墨涵身上。

    如果推断得不错……

    霍言深看了看颜墨涵的阳台,下面是温泉。

    如果一个人头晕,掉下去的话,除了溺死,应该不会有第二个可能!

    他如果推断得没错,那人应该想要除掉颜墨涵,除掉这个软件和通讯方面的高手,那么……

    一阵寒意从霍言深脚底升起。

    时间慢慢过去,一切似乎悄无声息般平静。

    直到,霍言深的手机响了,那边报告道:“霍总,液体样本分析出来了,是麦角酸二乙酰胺,一种影响人神经中枢系统的致幻剂,浓度很高……”

    霍言深将分析结果告诉了颜墨涵:“墨涵,对不起,我们家的事,牵连了你,让你置于险地,幸好你打倒了那杯水!”

    “深哥,没关系,之后我会更加小心。”颜墨涵道。

    一瞬间,颜墨涵明白了,为什么夜里迷迷糊糊的,还以为是春.梦,原来……

    他用了杯子,虽然杯子里还有些微的残留,但是,他喝了两大杯,药物成份被冲散。

    是傅语冰救了他,否则,或许他昨晚就已经死了。

    “深哥,那接下来……”颜墨涵道。

    “所有怀疑的人,除了我三叔,都已经有了芯片。”霍言深道:“我们静观其变,而且,我还在等家里那边的一个电话。”

    那边,正在查当初夜洛寒的身世,虽然夜姐的恩客不少,但是能够让一个女人给他生孩子的,应该不超过三人。

    “三天之内,我一定能找出那个人,为所有受害者报仇!”霍言深眯了眯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