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99章 你会对我开那一枪吗?
    第199章你会对我开那一枪吗?

    “深哥,你觉得我是不是特别不行啊?”傅御辰痛苦地道:“我这次是真的想要认真谈一次恋爱的,但是没想到……”

    “没有,是她隐藏太深。”霍言深拉傅御辰坐下。

    贺梓凝倒来茶:“御辰,别想了,不是你一个人看不清。当初她帮我挡了那一下子,我还很感激,觉得她人特别好。到了现在,都不敢相信她就是害得我父母那么惨的人!”

    “深哥,只是你知道她拿枪对着我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吗?我看到的是冰冷的枪口和她眼里毫无温度的杀气!”傅御辰将手指插入头发,全然忘了自己精心打理的造型:“我他妈早上还和她睡过!”

    他显然受不了这样的打击,陷在沙发里,仰头闭着眼睛。

    “御辰,她在我们身边二十多年,我们都不清楚,更何况你。”霍言深拍了拍他的肩:“别想了,安全就好!”

    “深哥,原来她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你。”傅御辰轻笑:“我以为她喜欢霍言戈,傻乎乎地信了这么久。”

    “她喜欢谁和我没关系。”霍言深的声音冷了温度:“她做的那些事,应该付出该有的代价!”

    正在这时,霍言深电话响了,他拿起接听:“怎么样?”

    “霍总,她跑了,我们看到她到了港口,应该是要乘船逃走。”对方道:“不过我们已经通知,封锁海面。”

    “嗯,务必抓活的!”霍言深道:“有了进展马上汇报!”

    “是!”

    客厅里,霍言深走了两步,想到什么,道:“白念倾是宗佳玥介绍过来的,人已经带到了,我过去审问。”

    “让我去。”傅御辰起身。

    霍言深看了他一眼,片刻:“好。”

    傅御辰走进房间,见白念倾被两名保镖押着,看到他过来,她抬眼,眸子里有倔强的色彩。

    “你是宗佳玥的人?”傅御辰发现,找点儿事情做,似乎能好些。

    “不是。”白念倾正色道:“我受雇于霍先生,保护他的夫人,所以……”

    “我不想听你那些冠冕堂皇的话!”傅御辰直接打断她:“我就问你,宗佳玥害人的事,你有没有参与?!”

    “我并不知道她做了什么,她只是引荐我而已。”白念倾语气冷静。

    “不知道?”傅御辰冷笑:“好,我一件一件说给你听!”

    他找了个凳子坐下,慢慢从多年前的事情开始讲,一直,讲到宗佳玥前阵子来宁城,然后,讲到今天早上。

    随着这么讲下去,他发现,有的东西平时没有注意,却在娓娓道来时候突然深刻。

    心头涌起细细密密的痛,最后,停留在她握着枪,满是杀气看着他的模样。

    操,真他.妈没种!

    他在心里骂着自己,却疯了一样想要知道,如果当时不是有人来救他,她会不会对她开第二枪?

    白念倾听完,开口:“我做了几件事。”

    傅御辰甩开刚刚的念头,凝眸看着她。

    “有几次,她打电话问我在做什么,其实是套我的话。”白念倾低下头道:“我不该放松警惕,不该透露任何信息给我雇主以外的人。”

    “就这些?”傅御辰道:“她的所有计划,你都不知道?!那么,她为什么好心帮深哥推荐你?!”

    “我不知道。”白念倾道:“或许只是为了情报。我身家清白,如果你不信,可以去查!”

    “你的身家,我们早就知道,否则怎么可能让你保护重要的人!”傅御辰道:“你有证明自己的办法吗?否则,我们不可能相信你。”

    “有。”白念倾看着他,年轻的眸子里都是热血和执着:“我现在证明给你看!”

    说着,她猛地双手交握,右手抓住自己的左手食指,用力一折……“

    “靠,你疯了!”傅御辰连忙伸手去抓。

    只是,他稍晚一步,她的手指明显已经重伤。

    她隐忍着痛,只是脸色有些发白:“你要怎样才相信?!”

    “快送她去医院!”傅御辰烦躁地道。

    弄得,就好像他欺负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似的!

    “我没有做过,我不走!”白念倾死死站在原地,眸子里都是坚定执着的神色:“做军人是我从小的信仰,虽然我没能入伍,但是,我受雇于霍先生之后,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夫人的事!我承认我的确透露过信息,但是都是出于无心,从来没有主动害过人!”

    “行,我信你了。”傅御辰看着她迅速肿得不成样子的手指,无力道:“去医院吧。”

    小姑娘这才愿意走了。

    傅御辰离开审讯房间,心头更加难受。

    抬脚踹向实木长桌,霍言深拍了拍他的肩:“御辰,霍氏娱乐那边,我放你一周的假。”

    “谁说我要休假了?!”傅御辰就像个带刺的孩子。

    霍言深挑衅一般看着他:“不休,今年就没有了啊,你知道的,过年反而更忙。”

    “老子休就是了!”傅御辰白他一眼:“反正我休假你也得给我开工资!”

    这时,贺梓凝快步跑过来,眼睛是红的:“言深,照片!”

    霍言深接过手机,便看到了宗佳玥用她自己的手机号发的微信。

    一张图片,赫然是贺梓凝的母亲戚雪玲。

    只见戚雪玲正躺在一张床上,闭着双眸,吸着氧,正在挂吊瓶。

    很快,文字发了过来;“如果我看到后面还有船,那么,我会让人拔掉她的氧气管。”

    霍言深捏紧了手机。

    “给你们一分钟时间。”宗佳玥发过来:“59秒,58……”

    她每发一个数字,贺梓凝的心就沉下一份,她紧紧抱住霍言深的手臂。

    “吩咐人,解除海域封锁。”霍言深对着电话里道。

    两分钟后,宗佳玥发来消息:“为什么我敢来宁城,因为她就是我手里的最后底牌!我这辈子就这样了,你要你母亲活命,就别抓我!即使抓到我,我就算死,也不会告诉你,她在哪里!”

    贺梓凝将手机从霍言深手里拿过来,隔着泪帘打字:“我妈妈到底怎么样了?”

    系统秒回:“对方不是您的微信好友,如需发送消息,请先添加好友。”

    贺梓凝脸色苍白如纸。

    “宝宝,别担心,既然是底牌,宗佳玥必然会留到最后一刻。”霍言深抱住贺梓凝:“交给我,我一定会把咱妈救出来!”

    “好。”她伸臂环住他的腰,许久,问他:“言深,宗佳玥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听傅御辰说,宗佳玥喜欢霍言深,那么,之前的竭力破坏她就能想明白了。

    可是,她的父母,还有夜洛寒、霍静染,根本没有得罪宗佳玥吧!当初宗佳玥才多大,怎么就能这么狠心?!

    这也是我今天才听说的,霍言深道:“30年前,霍家和宗家、戚家关系很好。当时,宗家女人怀孕,查出来是女孩,于是要和霍家联姻。两家定下姻亲后,一直保持着颇好的关系。

    然而,在宗佳玥出生后一年,也就是28年前,宗储平要对你母亲施暴,被霍家人撞见,霍家人很气愤,指责,他却毫不悔改,于是两家关系破裂。

    之后,宗储平因为之前已经撕破脸,更加有恃无恐,所以,一直去戚家骚扰你母亲。

    27年前,你母亲嫁到了贺家,宗储平更是恨得牙痒,一心除掉贺家。

    但是,之后宗家生意不顺,再加上霍家刻意的打压,一度拮据。

    24年前,宗储平当时很信任的一个手下跑掉,算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宗储平在逃跑路上死掉,而他的女儿5岁的宗佳玥被霍家奶娘收养。奶娘救过我,所以霍家看宗佳玥一个孤儿可怜,同意让她住进霍家,和我们几个孩子一视同仁。”

    霍言深说到这里,顿了顿:“不过,当时的宗佳玥才五岁,而奶娘去世也很早,所以,我不认为宗佳玥那时候能记住什么,还能将仇恨延续至今。”

    贺梓凝思索片刻:“会不会宗家还有什么人?”

    霍言深摇头:“不,应该是,宗储平当时还没死。因为,夜洛寒十年前拿到过宗储平的头发,做过基因鉴定!”

    “啊,那宗储平现在可能还活着?!”贺梓凝听了,只觉得一阵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死在了十年前,霍家的那场大火中。而当时,宗佳玥可能见过他,才会有后面的那些事!”霍言深眯了眯眼睛:“这些,都只能通过宗佳玥来证实!”

    这时,站在一旁的傅御辰似乎快要听不下去,他走到一旁,捏着手机,点开了那个熟悉的名字。

    玥玥宝贝。通讯录的名字被他改成了这个,此刻,看来满满都是讽刺!

    他几乎不抱希望,可是,依旧还是按下了拨出键。

    令他惊讶的是,她竟然没有关机,电话通了。

    在响了50秒之后,她接听了。

    那头,有呼呼的风声。

    傅御辰深吸一口气:“你走了?”

    “嗯。”宗佳玥的声音在海风声中有些模糊:“有事?”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傅御辰看着前方墙面上的壁画,用力得好似要将画盯出一个窟窿:“如果当时没有人过来,你会对准我开那一枪吗?”

    他的问题问出,那头一下子连呼吸声都没了。

    僵持了好几秒,她问:“那如果你有一次抓我或者放我的机会,你怎么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