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02章 除了他,别的男人都不行
    第202章除了他,别的男人都不行

    乔南之赶到的时候,简安安刚刚被送进手术室。

    门口,简母见到他,立即扑了过来:“南之……”

    乔南之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情况怎么样?”

    “医生说留了好多血,还没脱离危险期。”简母抱住乔南之的手臂:“南之,求你,一会儿如果安安醒来,你千万不要对她说刺激性的话!”

    “我知道。”乔南之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臂:“您能先放开吗?”

    简母悻悻然放开他,坐在一旁抹眼泪。

    一旁,简父在走廊上来回走着,眉头皱成一个‘川’字。

    “乔先生,剧组那边问,女主的事情……”特助在乔南之耳畔低声问道。

    “先拍其他人的镜头。”乔南之道。

    原本,他之所以要和简安安制造订婚话题,不过是为了给电影造势。

    而一切,都会按照最初计划,在电影开拍前突然换角,这样又能给电影掀起又一波热度。

    但是,如今简安安幼年受侵犯事情曝光,如果换人,就显得乔氏不近人情了。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直到,手术室的灯一变,大门打开。

    “哪位是病人家属?”医生走出来道:“病人送来还算及时,已经脱离危险期,手术很顺利。不过有些感染,需要转移特护病房。”

    “我是,我是!”简父简母连忙过去。

    很快,简安安被推了出来,还昏迷着,紧闭双目,脸色苍白如纸。

    她被转移到了特护病房,众人跟着走了进去。

    “家属不宜过多。”医生道:“两名陪床就行,各位看……”

    简母连忙看向乔南之。

    他思虑片刻:“我留下来吧。”

    简母眼睛一亮,连忙冲老伴道:“老简,你快去问问医生,安安醒来都需要吃点什么营养品,你出去准备一下。”

    人走之后,病房里霎时安静下来。

    乔南之看了一眼简安安,心头只觉得被什么东西缠.绕,有些喘不过气。

    的确,他是恨她的,自从恢复记忆,都恨。

    但是,似乎她这么久以来,过得也不好。

    一直以来,她都好似藤蔓,要么紧紧缠着他、要不找贺梓凝麻烦,谁也别想好过。

    可是,现在似乎真的到了摊牌的那一刻了,乔南之深吸一口气,做了一个决定。

    麻药药效逐渐消失,在输了200毫升血浆后,简安安睫毛轻颤,睁开了眼睛。

    简母见状,先是一喜,接着,便拉住简安安的手道:“安安,你怎么这么傻?你死了还有什么?你看,南之来看你了!一听说你出事,他就马上赶过来,守了你几个小时!”

    说着,她松开女儿,快步出去:“我去叫一下医生。”

    实际,却给二人留下了空间。

    乔南之走到床边,静静看着简安安。

    她却在看了他一眼后,马上转过头:“南之,你别看我了,你肯定觉得我脏,对不起……”

    他静默几秒,淡淡开口:“没有。”

    她辨别不出他是安慰还是什么,只是摇头,眼泪不停落下:“是那个人、那个恶毒的人,她怎么能公布出来……”

    “谁?”乔南之捕捉到信息。

    “一个人,之前用视频威胁我,让我给他发你和贺梓凝的合影。”简安安哆嗦道:“我都给他了,为什么还是不放过我?那段过去,这么多年,我打算忘了、忘了的……”

    竟然和贺梓凝有关?乔南之想了想,觉得似乎该找贺梓凝谈谈。

    简安安见他不说话,以为他在怪她,顿时,心头一急:“南之,对不起,我不该受她威胁,但是,我好害怕,那个时候,我才十岁……”

    他抿了抿唇:“当初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你的家人?”

    “那个禽.兽不让我说,说如果我说了,就会把我关在他家里,天天……”简安安眼底都是惊恐:“还说要杀我全家,我害怕……”

    他无力地闭上眼睛:“安安,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一个女孩,那么小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事情,心理收到的伤害,肯定很深。但是,你不该害梓凝的……”

    “南之,你知道吗,为什么我恨她?”简安安红着眼睛:“我和她从小就抱错了,这些,原本是她应该承受的,却成了我来承受!她在我家开开心心的时候,想过我正为她承受这些吗?!”

    “所以,她并不知情,你不是说了吗?”乔南之不想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他深吸一口气:“《早春》的女主位置,你是否还能胜任?”

    简安安其实昨天就已经明白,他根本就是要突然换掉她。而今天早上视频出来的那一刻,她失去爱人、失去事业,再被爆出当年的不堪,不知怎么,就想到了死。

    可是此刻……

    她抬眼,不敢相信:“南之,你愿意……”

    “如果你想要演,那就尽快好起来。”乔南之道:“否则,你知道的,剧组不等人。”

    “南之,我会努力快点好起来!”简安安眼底慢慢迸发生机:“你是不是对我……”

    “我一直都想知道,你对我的执着,是不是因为梓凝?”乔南之眯了眯眼睛:“因为你恨她,所以,抢了她的男朋友,会觉得很有成就感?”

    她看着他眸底的探究,有刹那的恍惚。

    “南之,你以为,我喜欢你,只是因为你是我和她竞争后的战利品?”简安安笑,眸底有破碎的琉璃:“因为,你是我的光啊!”

    “我十岁的时候,那次从那个禽.兽老师的办公室出来,一个人躲在天台上哭。是你走过来,递给我一张手绢,你说,女孩子还是笑起来才好看。”简安安抬头看着他:“我当时笑不出来,但是你给我讲了一个笑话,还真让我笑了。”

    乔南之微微思索,似乎根本想不起竟然有这样的过往。只是记得,要小学毕业了,他有阵子爱去天台上背书。

    “那是我那段黑暗过往里唯一的光明。”简安安凝视着他道。

    不过很快,他就毕业了,她再没见过他。直到,好几年后,她在学校再次遇到,而他,已经是贺梓凝的男朋友。

    那时候,他根本不记得几年前曾经安慰过她。而她,却一眼就认出了他。

    自此,执念生根发芽,再也无法磨灭。

    病房里,安静了好半天。直到乔南之给简安安盖好被子,道:“你好好休息,我还需要处理公司的事。”

    “南之,我们能在一起吗?”简安安死死锁住他的背影:“求你别离开我……”

    他顿住了脚步:“好好养伤,剧组那边不能拖。”

    她心情忐忑,可是,此刻却明白,她,不能死了。

    乔南之从病房出来,马上给贺梓凝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她似乎根本没存他的号,所以,语气有些客套:“你好。”

    “梓凝,是我。”乔南之道:“有时间出来聊聊吗?”

    贺梓凝此刻正在片场,她问道:“有什么事吗?我正在拍戏,恐怕没时间。”

    “我想说的事比较复杂。”乔南之道:“你放心,不是感情上的,你在哪里拍戏,我过去找你?”

    “我在霍氏影视城。”贺梓凝道:“我们下午6点半结束。”

    “好,我马上过去,到了给你电话。”乔南之道。

    这部为贺梓凝量身打造的电影,几乎也是按照时间顺序拍摄。

    从七年前、贺梓凝还是学生开始。

    上午时候,已经拍完了订婚礼那场戏;下午,则是男女主之间阁楼上的激.情戏。

    贺梓凝看剧本的时候,早就知道有这么一段。而昨天晚上,她为了温习剧本,还专门在床头背了台词。

    毕竟,虽然是根据她经历的改编,但是,内容多少还是有些出入的。

    只是她记得,昨晚霍言深好像还瞥过一眼剧本,似乎没说什么?

    这时,导演叫她准备,要开始拍阁楼那段戏份了。

    她心头微沉,从剧本上来看,又是接吻又是床戏的,霍言深这次不吃醋了?

    说实在的,有些忐忑。

    一般他吃醋后的后果,就是她三天下不了床。

    她微微踌躇,还是拿着剧本冲导演道:“王导,这个吻应该是借位吧?床戏到什么尺度?是直接拉灯,镜头转换就算好么?”

    “梓凝啊,这个吻肯定不能借位,否则会达不到那样的效果的!你想啊,女主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强吻,心里感觉是怎样,你应该很清楚的。”王导宽慰:“你放心,有替身演员和你一起演,不要有压力!”

    贺梓凝纳闷了,替身演员有什么用,难道替身是女人?

    恐怕,也很难找出个长得像男主的女人来女扮男装吧?

    她甩了甩脑袋,心想着要不要给霍言深报告一下,以求原谅。

    可是,她刚打过去,他马上就给挂了,回复了一个字:“忙。”

    呃,那就不怪她了,不是她的错……

    贺梓凝硬着头皮来到拍摄场地,那个阁楼。

    开始,都是她自己的戏份,洗完澡后出来,发呆。

    “好,现在拍男女主互动镜头。”导演道:“替身准备。”

    贺梓凝的心提到了嗓眼,突然很是排斥。

    话说,她被霍言深传染了洁癖,貌似除了他,别的男人都不行。

    她的心里有两个人在打架,直到,她走到机位上,发呆……

    然后,黑暗里,有一只手臂猛地将她一拉,接着,她撞到了一个坚.硬的胸膛上,炽热的吻,便这么猛然压了下来。

    等等,气息怎么这么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