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04章 是个男人都会把持不住!
    第204章是个男人都会把持不住!

    他在她面前总是一点儿架子都没有,各种掉节操,但是,她好像真的无可奈何。

    贺梓凝哼了一声,又戳了霍言深胸口一下:“不是说被醋酸腐蚀了,我摸着怎么好好的?”

    他马上捉住她的手,在他胸膛打圈:“宝宝你再仔细摸摸,真的腐蚀了一小块,嗯,芝麻那么大!”

    贺梓凝感觉手掌下的肌肤宽厚有力,心跳烙印在掌心格外令人脸红心跳,再加上霍言深那毫不掩饰的灼灼目光……

    她心跳加速,正要抽开手,却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们都到我们家了吗?”贺梓凝问。

    “嗯。”霍言深道:“衿言、墨涵和言戈到得早些,其他的估计正在路上。御辰去接顾小姐,估计稍微晚些。还有静染也来……”

    原来人都在啊?“哦——”贺梓凝故意拖长尾音,眼底都是狡黠。

    “言深,我怎么觉得,你胸肌真的变小了?”她眨眼。

    霍言深立即重视:“真的?哪里?!”

    贺梓凝悄悄勾唇,然后在他身上乱摸:“这里,哦,不,那里……”

    她明显感觉到,随着她的手滑动,他的肌肉很快就紧绷了起来。

    果然上当了!贺梓凝玩心大起。

    反正挡板放下来了,所以,她索性跨坐在了霍言深的大.腿上,然后,伸手去解他的衬衣扣子:“言深,我觉得解开后看更直观!”

    她说得一本正经,他还在担忧自己真的胸肌变小满足不了她,于是,任由她解开。

    敞开了,贺梓凝看了看外面,似乎,快到家了啊!

    于是,她凑过去,亲了霍言深的胸口一口。

    他立马整个人僵住,心跳跟擂鼓似的,肉眼都能看到起伏的弧度。

    “言深,亲亲就能恢复哦!”贺梓凝说着,又舔了一下,眸底都是勾魂夺魄的光。

    霍言深鼻子一热,连忙深呼吸。

    他顿时明白自己是上了当,咬牙切齿又喜欢得发疯:“你这个勾人的妖精宝宝!”

    说着,他扣住贺梓凝的后脑勺,一个深吻直接印了上去。

    贺梓凝早已准备好,在霍言深投入地吻她的时候,她趁机将他的发型弄成了鸡窝。

    她心里偷乐,回应着他,浑身心都是愉悦。

    当然,除了他下面那个死死地抵住她,快要撑破西裤而出以外……

    一个深吻,霍言深一直吻到了轿车抵达家门口。

    前排司机和保镖停了车下来,十分有默契地赶紧走人。

    而身后,却有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响起。

    时衿言故意来了个飘逸,将车停在霍言深的车旁,所以,轮胎和地面摩.擦的声音颇大,惊醒了正在发情的霍言深。

    他放开贺梓凝,转头,声音沙哑:“到了?”

    贺梓凝看到他被蹂.躏的样子,努力忍住笑点头:“嗯。”

    霍言深此刻下面还坚.硬似铁,简直恨不得在车里就将小妖精办了。可是,他往外一看,时衿言和颜慕槿已经下车了……

    “我先去招呼客人啦!”贺梓凝一下子从他腿上起来,拉开车门就跑。

    霍言深要抓人,却发现自己衬衣纽扣全开,撑起的帐篷没有消下来,而且,他的头发貌似有点乱啊?

    他对着后视镜一照,顿时绿了脸色。很好,今晚看来得好好收拾收拾乱点火还不负责灭的宝宝了!

    贺梓凝踏下车,时衿言冲她打招呼:“嫂子,深哥呢?”

    “在车里,你要不要去看看他?”贺梓凝微笑,走过去拉颜慕槿的手。

    时衿言看到贺梓凝脸颊上还有未散去的红晕,顿时了然,不由起了逗弄的心思。

    于是,他还真凑到窗边去看。

    即使车窗贴膜有一定的阻碍视线作用,不过,他还是看到了正在扣衣服扣子的霍言深。

    于是,他故意等着霍言深出来。

    足足五分钟,霍言深这才打开了车门。

    此刻,发型已经恢复,帐篷也回归,除了眼底还有未褪.去的情潮以外,似乎,又恢复了人前禁欲的模样。

    时衿言调侃:“深哥,你这定力不够啊!怎么这么不经撩?”

    霍言深顿时明白时衿言什么都知道了,正不爽,却突然改变了主意,挑眉:“没办法,我老婆就爱引诱我,太主动了没办法,是个男人都把持不住!衿言,你体会不到的!”

    说着,还颇为感叹、以长辈一般的模样拍了拍时衿言的肩膀。

    时衿言:“……”

    好吧,比掉节操,他这一局真输了,心服口服!

    众人走进房间,贺梓凝十分意外地,竟然看到了夜洛寒。

    霍言深并不知道她见过夜洛寒,所以,还专门过来介绍了一遍。

    毕竟,夜洛寒也是这次事情的直接受害者,而且,宗佳玥还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

    此刻,他坐在沙发角落,偶尔和霍言戈说一句话,存在感颇低。

    贺梓凝小声问霍言深:“静染一会儿会来吗?”

    他点头:“嗯。”

    “你改变主意,要撮合他们了?”贺梓凝疑惑道。

    “他们是宗家阴谋的最大受害者,所以,这件事必须有他们的参与。”霍言深道:“至于静染那边,我相信她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判断,会选择最适合的自己的路。”

    贺梓凝听了,顿时替霍静染开心。看来霍言深是不反对了吧?其实,她也很支持他们在一起呢!

    “今天人多,我们先在楼下吃点,然后晚上去楼上露台BBQ?”贺梓凝提议道。

    “嫂子说了算!”时衿言点头。

    颜慕槿马上跟着点头:“我最喜欢BBQ了!”

    时衿言摸摸她的脑袋:“一会儿你负责吃还是负责烤?”

    颜慕槿凑过去:“衿言哥哥,我负责烤给你吃!”

    众人正说笑着,又来了两人。

    贺梓凝见顾沫漓来了,连忙起身:“沫漓!”

    傅御辰则是放下车钥匙,走到一旁沙发坐下,冲霍言深打了个招呼,便掏出手机来玩。

    一旁,时衿言看了他一眼,顿时明了,不过,暂时也没说什么,打算一会儿气氛热络之后再说。

    很快,颜墨涵和傅语冰也分别来了。

    众人围在沙发上随意聊天,顾沫漓则是拉着贺梓凝去了小屋,道:“梓凝,我有事要给你说。”

    贺梓凝点头:“嗯,什么事?”

    “你还记得那天吧?就是那天我们去俞天熠那里看中医那天。”顾沫漓觉得,这件事憋了太久,她真的憋不下去了!

    “那天我们看完中医分开后,我去喝酒了!”她捏紧拳头:“因为俞天熠就是我之前暗恋的人!而且,那天晚上我喝多了,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我醒来发现在他家卧室!”

    贺梓凝被这么多个信息吓得一抖:“天哪,沫漓,你别告诉我,你们发生了什么?!”

    “没有没有!”顾沫漓摆手,却又点头:“的确有点儿。”

    “啊?”贺梓凝:“……”

    “他好像也喝醉了,估计我们是在酒吧碰见的吧,总之我记不得在哪了!”顾沫漓道:“他抱着我叫另一个人的名字,哭着说什么‘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不爱我’!”

    顾沫漓说到这里的时候,没有发现,虚掩的门口站着要敲门的人,突然手指一抖。

    “他哭着冲我一直念,什么‘我喜欢了你那么多年,你为什么不爱我?’、‘我到底哪里不好,到底哪里比不上他?为什么你的眼里只有他?’,对了,还有‘我从记事时候就喜欢你了啊,二十多年了’!”顾沫漓学着记忆里的话,胸口起伏:“俞天熠太可恨了!明明有喜欢的人,干嘛给我希望?!”

    门口,颜墨涵听到这里,脸色煞白。

    为什么,他有种错觉,觉得这好像是他说的?

    而且,他突然意识到,那天他给顾沫漓放了那个追踪器之后,似乎记忆有些断片。

    难道傅语冰不是一开始就在包间?

    他被这样的怀疑狠狠地震惊了,原本要准备启动自毁程序、帮顾沫漓吸附芯片的想法顿时打消。

    他想,他应该马上打开电脑程序,看看那天他都做了什么!

    不过,房间里的话再次定住了他的脚步。

    只听贺梓凝道:“确实可恶!哪有这样吊着女孩子的!不过你之前说,你们做了什么?他是不是占你便宜了?”

    “这倒没有。”顾沫漓想了想:“不过,我觉得他好像亲我了……我的初吻啊!”

    她捶胸顿足许久,然后,眸底都是决心:“所以,梓凝,我做了一个决定!”

    “什么决定?”贺梓凝被她的语气吓得心肝儿颤了颤。

    门口,颜墨涵心都跌入谷底了,好像真的是他啊,他要不要自首、负荆请罪啊?

    “我决定泡他!”顾沫漓掷地有声道。

    “啊?”贺梓凝好像没听懂。

    “他耍我是么?他有暗恋的人还故意吊着我是么?很好,我就要为我这么多年的暗恋扳回一局!”顾沫漓此刻充满了斗志:“他那晚哭成那样,一看就是人家女的不喜欢他,所以他那个注定是无疾而终、毫无希望的。所以,我有机会了!”

    她继续解释:“我从今天起,就要开始追他!不是说女追男隔层纱么?我之前是没努力所以失败,我以后不会了!我要对他比所有女人对他都好、追到他,然后把他甩了!谁让他欺骗我的,活该!”

    门口,颜墨涵一听,心想完了,他好像还让一个男人背黑锅了,牵扯面不是一般得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