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05章 做的全套C梦里都是她
    第205章做的全套C梦里都是她

    “沫漓,这样你会吃亏吧?”贺梓凝想了想。

    “有什么好吃亏的?”顾沫漓撅了撅嘴,忿忿不平:“初吻都没了,我总该找回点儿利息吧?!”

    “也是,不过,你要保护好自己呀!别让人欺负了。”贺梓凝又问:“那你还喜欢他吗?”

    “我不知道。”顾沫漓叹息:“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就是想要扳回一局!”

    她说着气势忽而减弱:“梓凝,你听我讲过的,当初我对他多好,那么多年,也不是没人追我,但是……呵呵,可惜要不是你带我去,我都不知道,以前他的名字是假的!还有,他明明给你看了三个月中医了,却骗我说他在国外没回来……”

    贺梓凝理解,却依旧忧心:“沫漓,我只是担心你会受伤,毕竟,男女不同,最后吃亏的都是女孩。”

    “好啦,你别担心啦,我有分寸的!”顾沫漓抱了抱贺梓凝:“我这么多年来,除了这件事,还有什么让我吃亏过?我不会第二次在同一个地方跌倒的!”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这才一起出去。

    而此刻,走到阳台上听之前追踪器传来的录音的颜墨涵,则是表情都变了。

    他听到自己冲顾沫漓哭,而刚刚顾沫漓学给贺梓凝听的那些话,全都是他说的……

    他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只是在听完那天的内容后,还本着看看顾沫漓这些天有没有异常的情况下,迅速随即挑了时段,将她的行踪和见过的人都了解了一遍。

    明显毫无异常、根本和宗佳玥没有半点儿关系。

    因此,他点了自毁程序。

    录音消失了,他看着空荡荡的屏幕,做了个决定: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做完了这些,他思索了片刻要不要去自首,最后还是放弃。

    毕竟,他弄出来的阴差阳错,万一正好成就了一段好姻缘呢?

    那个男人没有随便碰顾沫漓,而且家世清白,和父亲一样都是名医,其实也不错嘛!乌龙就继续乌龙下去吧!

    而他,就别再想这件事了、千万别想了!

    “在看什么?”这时,傅御辰走过来,拍了拍颜墨涵的肩膀:“屏幕什么都没有啊,在发呆?”

    颜墨涵合上电脑屏幕,想起什么,然后正色道:“御辰,我想问问,语冰这些天身体还好吧?没什么事吧?”

    傅御辰探究地看了他一眼:“你这几天怎么总打听我妹妹?对她有意思?”

    “不是,我不喜欢她——”颜墨涵刚说到这里,马上又摆手:“我不是那意思,我不是不喜欢,是说不是那种喜欢……”

    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语无伦次,而且,他其实也有些心虚。

    男人嘛,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有时候精力得不到发泄,都爱做点儿春.梦,他也会时不时做这样的梦。

    其实以前,他梦过时矜菀、梦过不知道名字的人,可是,每次做梦,其实脑子里也就只是有这么个印象,觉得那是谁、也就是谁了。

    但是昨夜,他又做梦了,还在结束的时候,第一次看清了女孩子的面孔,竟然是傅语冰!

    而且,昨晚的梦还梦了个全套,把那天晚上没有做完的事,全做了!

    然后,他当场就惊醒了,好半天才再次睡着。

    他想,都是因为那天夜里发生的事情惹的祸。

    此刻,被傅御辰一问,颜墨涵就想到了昨夜,所以连耳朵都红了。

    “你还真打我妹的主意了?”傅御辰这下子认真了。

    “不是!”颜墨涵马上摆手:“我就是……”

    在短暂的慌乱后,他突然想到了说辞:“御辰,有件事我要对你说。”

    傅御辰见他严肃,也紧张起来:“你做了对不起我妹妹的事?!”

    “这件事的确和语冰有关。”颜墨涵说起正事,镇定了很多:“御辰,你听我说,别激动。”

    他继续道:“衿言结婚那天晚上,语冰被人袭击了……”

    颜墨涵将那晚的事情说了一遍,只是没有说傅语冰睡在他床上,而是说道:“那天我早晨醒来看到语冰,她告诉了我那晚的事情,才知道有人要杀我,她救了我。而她被人袭击,击中了腹部和头部,我担心她受伤或者有后遗症,所以这些天总是问你关于她的事。”

    傅御辰听完,彻底怔愣在当场。

    刚刚颜墨涵虽然没有说是谁袭击的,可是,根本不用想,也知道是宗佳玥的人。

    许久,他才呢喃一般道:“她竟然要杀我的亲妹妹!”

    幸好,语冰没事,否则,他真是自杀的心都有了!

    颜墨涵意识到什么,拍了拍傅御辰的肩:“御辰,这件事也怪我们,我们如果早点儿知道是她……”

    “不,只能怪我自己,一头栽进去。差点害了你、还害了语冰……”傅御辰说着,笑了一下,转身离开。

    颜墨涵看着他的背影,心头也有些感叹,跟着来到大厅。

    快开饭了,霍静染才到。

    她刚刚一走进大厅,坐在角落的夜洛寒马上坐直了身子,眼睛都亮了。

    “言深,不好意思,来晚了,因为有个客户半天不走!”霍静染笑笑,将手里的袋子递过去:“我朋友给我带的女士果酒,特别适合今天的女孩子们!”

    过去这样的场合,傅御辰一般都是活络气氛的,总会说:“女孩子们喝酒可是容易出事情的哦!”

    但是,他此刻却只是坐在傅语冰旁边,神色恹恹,连手机都懒得玩了。

    贺梓凝拿了酒,此刻身为女主人的她自然要承担起照顾情绪的责任。

    她笑笑地晃了晃酒瓶:“慕槿、沫漓、语冰,一会儿我们和静染一起,把他们几个男士灌醉怎么样?”

    颜慕槿看了一眼众人,道:“我觉得我哥哥的酒量最差,你们一会儿要让着他点!”

    “这么心疼哥哥?”贺梓凝笑。

    颜慕槿点头:“当然啦,他是我亲哥哥,我最疼他了!”说着,还在颜墨涵手臂上蹭了蹭。

    旁边,时衿言眯了眯眼睛,凑到颜慕槿耳边:“最疼哥哥,所以就不疼老公了?”

    颜慕槿一愣,转过头,连忙道:“衿言哥哥,我只是觉得你酒量比我哥哥好,所以……”

    他装作吃醋生气,不接受她的解释。

    颜慕槿连忙在时衿言身边咬耳朵:“衿言哥哥,你别生气,我觉得你很很厉害,什么都会,不用我专门操心。但是我哥哥不一样,我担心他,这才……”

    她突然在想,如果时衿言问:我和你哥哥同时掉到水里,你先救谁?那么,她该怎么回答?

    糟了,好难的难题!

    所以,时衿言才刚刚开口:“我和墨涵……”

    颜慕槿就马上打断了他,挺着胸.脯回答:“我不会游泳!”

    时衿言:“嗯?”他好像第一次听不懂他家小萌妹的话。

    “衿言哥哥,我不会游泳,你和哥哥都别掉水里了,好不好?”颜慕槿可怜巴巴道。

    时衿言听了,忍不住笑出了声,他捏了捏她的脸蛋:“没关系,我救你。”

    她的心底顿时涌起喜悦,甜滋滋的。

    厨师做好了饭,贺梓凝过来请大家去餐厅。

    她安排众人坐下后,发现霍言深旁边大家给她留了一个空位,另一边,是霍言戈。

    她坐下,冲大家笑笑:“我们开饭吧!”

    霍言深举起酒杯:“我们先喝一杯,然后,一会儿边吃再边谈事情!”

    众人碰了杯,霍言深开口道:“今天过来,主要是说说宗佳玥的事……”

    他将大致情况讲了一遍,然后冲顾沫漓道:“顾小姐,之前宗佳玥走了之后,给我发了条消息,说她和你之前就有交集。”

    顾沫漓没想到自己会被点名,先是一愣,继续马上摇头,一脸错愕:“我根本不认识她啊!我第一次见她也是那次在医院,而且我们连话都没说过!”

    霍言深也看出来,顾沫漓的第一反应根本不是能装出来的。他点头:“我们相信你,只是因为她提到你了,所以专门请你过来,把这件事情提前告知你。如果将来她联系你,你马上通知梓凝。”

    顾沫漓也意识到严重性,马上点头:“好!”

    “目前的情况是,梓凝的妈妈在宗佳玥手里,这是最大的顾忌。”霍言深道:“但是宗佳玥身上有追踪器,显示她现在到了英国。只是距离太远,我们接受不了那边的声音数据,只能进行位置追踪。”

    “深哥,我觉得她很有可能会去看贺伯母。”时衿言道:“不过现在她的位置有可能只是烟雾弹,我们不妨按兵不动一段时间,等她彻底稳定了之后,再行动?”

    霍言深点头:“我也这么想。而且,霍家内部和她有联络的人,这些天家族那边也都已经把他们揪出来了。宗储平过去的朋友、合作伙伴和手下,也都在跟踪观察,所以,她手里的势力,也就只剩这些和她一起出逃的人了。”

    说罢,霍言深看向夜洛寒:“夜洛寒,宗佳玥出事后,有没有联络过你?”

    他这么一问,所有人都齐齐将目光落在了夜洛寒身上。

    因为,他可是宗佳玥同父异母的哥哥啊,可谓是宗佳玥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

    *今天加更一章,继续翻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