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06章 锄头挥到了墙角怎么处理?
    第206章锄头挥到了墙角怎么处理?

    “她没有联系过我。”夜洛寒道:“说起来,我也是和你们同时知道,她竟然是我妹妹!”

    说罢,他的视线飘向霍静染,眼底有沉痛的神色:“我被自己亲妹妹算计,害了我最重要的人!各位放心,虽然有这么一层血缘关系,但是,如果能让我找到她,我绝对不会姑息!”

    他的亲骨肉,正是他的妹妹亲自派人做掉的。自从那一刻起,血缘里所有的情义,都一刀两断了!

    “好,我今天请大家过来,同时也是道歉。”霍言深说着,给自己斟满酒:“因为霍家的事,连累到各位,我自罚三杯!”

    说着,连续三杯一饮而尽。

    自此,将这件事情说开后,气氛便慢慢活络起来。

    顾沫漓和大家都不算熟,贺梓凝担心她不习惯,于是,隔着霍言戈,凑过去和她说话。

    正说着,突然发现面前多了一个蒜茸粉丝扇贝,她转头,正好对上霍言戈的目光。

    他冲她微笑:“我看你喜欢,刚刚转过来,就帮你拿了一个。”

    “谢谢言戈!”贺梓凝冲他扬起唇角:“你也别客气呀,你喜欢吃什么?”

    “我也喜欢扇贝。”霍言戈说着,指了指自己盘子里空着的壳。

    “哈哈,没想到你也爱吃啊?”贺梓凝眨了眨眼:“你哥就不爱吃,总说什么有股怪怪的膻味!其实加了调料,哪里有味道?”

    “嗯,我从小就喜欢。”霍言戈说着,看到贺梓凝的汤碗是空的,于是道:“我帮你盛竹荪汤?”

    “没事,我来就行啦,哪有客人照顾主人的?”贺梓凝要起身。

    而一旁,霍言戈已经拿了她的碗,给她盛了一碗,还刻意舀了不少竹荪。

    “谢谢!”贺梓凝夸道:“言戈,你好细心啊,好会照顾女孩子!”

    霍言戈看着她,心里回答:“我只会照顾你。”

    只是,心里话到了嘴边,就成了:“竹荪对女孩子皮肤好,你多吃点。”

    “嗯!”贺梓凝点头:“而且口感很好,我特别喜欢它脆脆的感觉!”

    旁边,霍言深和时衿言说完话,就发现自家宝宝竟然一直在和霍言戈说话,而且,两人聊得很好啊?

    他还从没见过,霍言戈对谁这么热情过。

    又是夹菜又是盛汤的,简直不把他这个哥哥放在眼里!

    是之前他太宽容了、太好说话了?霍言深胸口起伏了几下,又觉得还是不能直接挑明。

    毕竟,他们几兄弟难得恢复到了如今的和谐,不能再有任何事端了。

    他叹息,貌似,他才是最憋屈的那个?有醋不能吃,也不能告诉贺梓凝。

    目前有且仅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看紧自家宝宝……

    于是,他凑到贺梓凝耳边:“宝宝,想不想吃烤鸭,老公帮你包?”

    贺梓凝摇头:“我刚刚吃了两个了,有点儿腻了。”

    “那吃清炒虾仁吧?”霍言深又道。

    贺梓凝正要点头,却见到厨师上来了凉拌的麻辣秋葵,顿时眼睛一亮。

    她抬起手要去夹菜,霍言戈便将盘子定在了她的面前:“是不是想要这个?”

    贺梓凝点头:“我最喜欢吃秋葵了!”

    霍言深:“……”

    他感觉有些脑充血,嗯,得缓缓。

    贺梓凝吃了秋葵,开心了,突然想起刚刚霍言深说了什么,于是转头去问道:“言深,你刚刚说给我夹虾仁?”

    他见霍言戈又给贺梓凝拿了一个扇贝放在她面前,顿时,心头好像挚爱宝贝被人觊觎一般不爽。

    他意有所指地问:“宝宝,扇贝和虾仁,你更爱哪一个?”

    贺梓凝想都没想:“当然是扇贝啦!你知道的嘛,我一直喜欢……”

    霍言深听了,一把将她揽了过来,命令式的语气,不过压低了声音:“你只许喜欢虾仁!”

    贺梓凝正困惑,就看到了面前放的扇贝。顿时,有些明白过来。

    她不由笑了,是真觉得特好笑。她仰头凑到霍言深耳边道:“言深,你不是吧,连你亲弟弟的醋都吃?”

    “我就吃,你能怎样?”他依旧不爽,可是,又不能解释,反倒显得有些无理取闹。

    “好了好了,服了你啦!”毕竟这么多人,贺梓凝不好意思总和霍言深咬耳朵。所以妥协道:“那我说我更喜欢虾仁,可以了吗?”

    很勉强的语气……

    他眯了眯眼睛,给她的盘子里放了四个虾仁。

    贺梓凝觉得霍言深此刻的表现幼稚极了,就好像单纯的孩子一样,不过,还是很配合地将那几个虾仁全夹进了嘴里。

    他看到那个扇贝她还没动,却先吃了他夹的,顿时爽了、舒服了、有心思吃饭了。

    这时,夜洛寒也在努力中。

    坐座位的时候,他看到霍静染坐下,就马上凑了过去坐在她旁边。

    虽然她不理他,可是,他还是帮她夹她最爱吃的菜。

    她开始也没吃,可或许觉得剩在那里不好看,于是,只好吃了。

    夜洛寒开心了,于是,伸出手,在桌下轻轻碰了碰霍静染垂在桌面下的指尖。

    她顿时收回手,蹙眉看着他。

    他转头,冲她道:“小染,你今天的衣服很漂亮!”

    霍静染没有理会,继续淡定地吃饭。

    夜洛寒看向她放在桌子边缘的左手,无名指那里空空的,不由想起之前他们分开时候,他给她戴上的戒指。

    于是又道:“小染,我们的婚戒呢?”

    “扔大海了。”霍静染随口道。

    “嫌小的话,我们明天一起去挑一款大的。”夜洛寒一点儿也没生气:“正好那个也旧了。”

    这人什么时候学会死缠烂打了?霍静染道:“没空。”

    “那就后天,或者,等你有空的时候。”夜洛寒道。

    他一直注视着她,或许她不知道,其实这样近的距离、这样正大光明的说话,是他过去以来都遥不可及的。

    一顿饭,众人吃得都很开心。

    大家又打了一会儿牌,于是,贺梓凝提议去天台烤肉。

    颜慕槿向来喜欢玩BBQ,可惜平时时衿言管得紧,不让她玩火,所以一直没机会。

    今天,难得这个好机会,她怎么会错过?

    都是同龄女孩子,所以颜慕槿一会儿就和顾沫漓也熟了,拉着顾沫漓就往楼上跑:“走,我们去烤肉玩!”

    时衿言怕她烫着,连忙跟上。

    傅语冰也披上外套往楼上走,刚走了两步,却被颜墨涵叫住。

    “语冰。”他站在她身后,道。

    “嗯?”傅语冰转头。

    “我听干爹说,你下个月回去把博士论文答辩完,就正式回这边了?”颜墨涵是昨天接到傅席歌电话的,说傅语冰回头会去联盟科技,也是亚太区,让他帮忙关照一下。

    “嗯。”傅语冰点头:“我负责联盟科技的人工智能课题,研发中心就在宁城的联盟科技总部,估计过了年就正式入职了。”

    颜墨涵道:“好的,这个课题的负责人我比较熟悉,到时候我带你入职。回头入职了,如果有什么不方便的,记得给我讲。”

    “好,谢谢。”傅语冰微笑了一下。

    “那你去烧烤吧!”颜墨涵说着,又不放心再次问了一遍:“那天被袭击,你真没问题了吧?”

    傅语冰摇头:“没事,我昨天拿到了医院片子的报告,没问题。”

    “那就好。”颜墨涵总算彻底放了心。

    可是,一宽心下来,突然又想起昨天那个梦,顿时,觉得脸颊有些烫:“那我先上去帮忙了。”

    说罢,他快步就上了楼。

    傅语冰跟着上去,很快,楼下除了正在接电话的霍静染,似乎就没了旁人。

    霍静染站在窗边,正在和家人通话。

    霍言深的母亲黎美芝道:“静染,现在宗佳玥虽然还没抓到,但是,你之前的事情,也算是落地了。没想到宗储平父女竟然这么恶毒,也是我们太傻,养虎为患!”

    她继续道:“夜洛寒虽然也是当初的受害者,可是,始作俑者是他的亲生父亲和妹妹,所以,我们肯定是不会再接受他了。你对他,还会……”

    霍静染明白黎美芝的意思,于是打断道:“嫂子,你放心吧,过去的就过去了,我不会和他怎么样了。”

    “你能放下就最好了。”黎美芝松了口气:“我今天给你电话,就是想说,你也30了,是时候找个人照顾你了。正好,我们和前几年移民过来的郑家不是一直有往里吗,他们的继承人郑铭泽,和你同年,人很优秀……”

    霍静染顿时明了:“嫂子,你意思是安排我们相亲?”

    “也差不多这个意思吧,铭泽这孩子刚服完兵役,人也很成熟、会照顾人。听说最近要到宁城,我抽个时间,安排你们见个面吧!”黎美芝道:“对了,他上次来我们家,看过你的照片,很满意!”

    霍静染哭笑不得:“嫂子,你还把我照片给他了?”

    “都是小时候的照片。”黎美芝笑道:“看你现在的还不容易,网上都能搜到,你的染印记可是时尚圈里赫赫有名的!好了,就这么说好了,我订好了时间通知你。”

    霍静染知道这件事没法推脱,看来,只能见面时候给郑铭泽解释了。

    所以只能答应道:“好吧,嫂子,你安排好了告诉我。”

    她挂完电话,正要上楼,一转身,却见夜洛寒就站在她身后,红着眼睛,语气里都是受伤:“小染,你要去相亲?!”

    *作者的话:

    本文每天早上8点更新,大家过了8点再点开哈,如果提前打开内容不对就先退出,过了8点后刷新下进去就行。

    书荒的新读者可以点击主页,搜索我的笔名‘慕寒’,看我已完结的书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