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10章 撩男神的正确方式
    第210章撩男神的正确方式

    当晚,气氛热烈,几个喝酒的男人酒量都不错。当然,除了不敢喝的颜墨涵。

    女孩子这边,顾沫漓也喝了不少,不过是果酒,倒是只是喝得脸颊有些发红,眼睛亮晶晶的。

    她站在柔和的暖光灯下,来个一个自拍,还有几张大合影,发到了朋友圈。

    配字为:“隆冬天,BBQ和17°果酒更配哦!”

    她刚发上去,就有不少评论。

    然后,突然有个点赞,竟然是俞天熠。

    貌似,她过去发朋友圈,他从来不点赞也不评论的。

    即使,她有时候其实根本就是单独发给他看的,因为分组里只有他一个。

    而此刻,俞天熠倒是没看顾沫漓的照片,而是将目光落在了颜墨涵身上。

    他微微挑眉,这不是那天酒吧里那个男人?原来他们真是朋友?

    不过,他没有多想,点完赞后,就将手机放在了一边。

    然而,过了一会儿,俞天熠的手机里出现了一个回复。

    他打开看,却是贺梓凝在评论顾沫漓:“美妞,喝多了吧?就在朕这里安寝吧!”

    俞天熠蹙眉,心想,怎么又喝多了?看来,之前那个酒吧的钻石卡就是这么来的?

    她根本不是记忆里没有多少存在感的乖乖女孩?

    他放了手机,继续看书。

    只是,过了半小时,手机响了。

    见是顾沫漓打过来的,他滑了接听。

    “学长。”隔着手机,似乎都能感觉到顾沫漓那端的悠悠酒香:“我是不是把钥匙忘在你那里了?”她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你没来过我这里,怎么会在我这边?”俞天熠道。

    “哦,那我弄错了,上次你说在你那里,我以为这次也在……”顾沫漓显然是醉了,才会说这样的糊话。

    “所以,你又无家可归了?”俞天熠问。

    “我找找在哪里。”顾沫漓傻笑:“学长,我挂了哈。”

    “要我帮忙吗?”俞天熠问完,突然又有些后悔。

    他过些天要做一个课题,最近正是忙的时候。

    “好啊,学长,你最好了!”顾沫漓道。

    俞天熠肠子都悔青了:“把你的位置发给我。”

    “哦。”顾沫漓道:“怎么发啊?”

    “醉得连这个都不会了?”俞天熠深呼吸,平息情绪:“让你朋友教你。”

    “好。”她答应着,也不挂电话。

    俞天熠把电话挂了。

    足足等了十分钟,顾沫漓才将位置发过去。

    俞天熠放下书,穿上外套拿了钥匙就出了门。

    而此刻,顾沫漓冲贺梓凝击掌:“成功了!”

    “哎,我们会不会有点坏啊?”贺梓凝又有些犹豫。刚刚那个评论,也是她配合顾沫漓发出的。

    “谁让他欺骗我!”顾沫漓将最后一口果酒喝下去,气势磅礴:“梓凝,等我的好消息吧!”

    “晚上注意别被占便宜啊!”贺梓凝叮嘱。

    二十多分钟后,顾沫漓接到电话,在贺梓凝的搀扶下到了别墅门口。

    俞天熠下车,先是冲贺梓凝打了个招呼,接着,看向顾沫漓:“钥匙找不到了?”

    贺梓凝装作刚知道,连忙道:“啊,沫漓,你找不到钥匙?那要不在我家住?虽然今天人多,不过我和言深可以睡沙发……”

    “没事,我带她走吧!”俞天熠感叹:“反正不是第一次捡人了。”

    “学长,你不穿白大褂的时候也一样帅!”一旁,顾沫漓醉酒,语出惊人。

    俞天熠:“……”

    他从贺梓凝手里将顾沫漓接过去,打横抱起,道:“她给你们添麻烦了!”

    嗯,这怎么有种她是他的自家人的感觉?贺梓凝替顾沫漓窃喜,挥手冲二人告别。

    上了车,顾沫漓坐着不动,俞天熠只好弯身给她系好安全带。

    他离她很近,近到她都能看到他的皮肤,干干净净,没有毛孔和半点儿瑕疵,简直比女人还要好。

    顾沫漓不爽,哼,一个男人皮肤那么好做什么?太气人!他整个人的存在都是用来气她的!

    不过,所谓出来混,迟早都要还,她就不信没有让他还她的一天!

    路上很安静,俞天熠只是看了一眼顾沫漓,见她似乎也没有要吐的趋势,也就放了心。

    为了让她在路上睡着不捣乱,他还打开了车载音响,放了很舒缓的钢琴曲。

    果然,很快,顾沫漓靠着窗,就闭了眼。

    俞天熠看了一眼中控LED上显示的‘莫扎特’三个字,心头为那位伟大的钢琴家默哀。

    多少年后,这位音乐天才的曲子,竟然成了催眠曲……

    他不指望她找钥匙,所以直接带她去了他家。

    将她从车里抱出来的时候,她醒了:“学长,这是哪里?”

    “我家。”他没好气。

    “收不收日租费?”她脑洞大开。

    “不收。”他白了她一样:“你上次来不是也没收?!”

    “哦,谢谢,反正我也没打算给。”她一句话出来,成功地噎死了他。

    到了楼上,顾沫漓就好像没有来过一样,参观了一下,接着,摇摇晃晃走到了书房的钢琴前。

    在他疑惑的目光里,她打开琴盖,闭上眼睛。

    又睡了?俞天熠疑惑。

    可是,闭着眼睛的顾沫漓却抬起手,然后,开始弹奏。

    纤细的手指在琴键上优雅飞舞,一首莫扎特的《小夜曲》便从她的指尖流泻出来。

    他微怔,却见她一直闭着眼睛,完全沉醉其中的模样。

    她脸颊绯红,显然是酒喝多了,可是,即使醉了还能弹得这么好,必然是练了多年。

    他不由好奇,她不是从小和姥姥相依为命吗?还有钱和精力学钢琴?

    弹完一曲,顾沫漓继续弹别的名曲。

    俞天熠叫了她几声,她好像都没听到。

    于是,他只得放弃,走到办公桌前,继续看他的书。

    他发现,在琴声里,他的效率好像比之前的高,很多新学的理论,竟然一次就记住了,还能举一反三。

    因此,他补足了之前因为接她而耽误的时间差。

    直到他完成通篇下来,才发现,她好像睡着了一会儿了。

    将她抱去了卧室,俞天熠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顾沫漓剥得只剩贴身打底秋衣和秋裤。

    嗯,反正扎针灸的病人什么都没穿他都见过,有什么?

    再说了,他有强迫症,受不了睡觉穿太多,别人穿多了,他也想管。

    他说服自己,将她的衣服放好,关了卧室的门。

    第二天,俞天熠醒来的时候,发现房间里有飘香出来。

    他穿好衣服出来,来到厨房,便见着顾沫漓正在忙着。

    听到动静,她转头,眼底只有一片清明,冲他微笑:“学长早!饿了吧,我随便做点儿,你吃了再去上班吧!”

    “嗯。”他点头,见她竟然这么神采奕奕,心想,是不是最近她坚持吃了他开的中药的缘故?

    很快,早餐做好,顾沫漓端上来,冲他道:“随便做点儿,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上次,她是真的宿醉,所以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吃的是俞天熠点的外卖。

    此刻,顾沫漓将煎得十分漂亮的鸡蛋递过去:“没放盐,我更喜欢本味。”

    俞天熠尝了尝,呵,看不出来面前的年轻女孩还挺有手艺,味道很好,所有的火候也都恰到好处。

    他本着吃人嘴软不欠谁的原则,劝道:“沫漓,少量饮酒对健康没有害处,但是你总是这样喝醉,对身体不好,我学医的,最不能接受病人自己把很好的身体拖垮。”

    “学长,那我以后不喝了,做个好人。”顾沫漓也不解释自己根本只喝醉过两次,就这么两次。

    “嗯。”俞天熠喝着粥:“做饭手艺不错!”

    “在家里时候,都是我负责做饭给姥姥吃。”顾沫漓问道:“学长,你爱吃什么口味?”

    “偏辣的。”俞天熠道。虽然他是学中医的,可是,的确不爱清淡的啊!

    “嗯,我好姐妹也喜欢。”顾沫漓微笑道,心里却在琢磨,看来,下次可以送俞天熠一瓶她亲手做的辣酱了。

    那样,他每次吃,都能想起她吧?有的东西不需要操之过急,来点儿心理暗示,关键时候能起到不一样的效果!

    一顿饭,在有一句没一句的平淡聊天中结束,顾沫漓起身:“我去洗碗。”

    “我来吧,哪有客人洗碗的?”他开口。

    “好吧,那我先走了,我们公司9点上班。”顾沫漓道。

    “我洗了碗送你。”俞天熠想着,他得感谢她,第一次早晨起床有现成的早餐。

    “没事啦,我公司和你的小院是两个方向。”顾沫漓去拿包:“我去坐地铁啦,学长,真的感谢你!还有,我保证以后都听你的话,不喝酒了!”

    早晨落地窗打进来的阳光里,她笑得很甜,冲他挥手,光屑在她柔.软的头发上跳舞。

    “拜拜!”她说着,蹦蹦跳跳跑到门口,拉开门,走了。

    俞天熠突然想起之前的事情来。

    当时,许久不曾联系的她在微信评论了一下他的朋友圈,问他最近怎么样。

    他那天正为了一个难题而头疼,见到她发来的评论,随手回了一句消息:“过段时间回国,请你吃饭。”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直到,她和贺梓凝到他的小院,将他的谎言抓了个实,他都没有半点儿内疚和自责。

    可是,刚刚吃了她一顿早餐,突然有点儿内疚了?

    她对他有意思,他老早就看出来的。可是,他对她没有什么想法,而且他这人随性,高兴了回复一句,忙了连‘嗯’都懒得发一下。

    至于那个短信,他为什么会提‘回国’之类的话,他现在连想都想不起来了……

    *作者的话:

    大家知道俞神医为什么骗沫漓了吧,他就是随口一说,然而再加上墨涵弄的乌龙,他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看沫漓回头怎么撩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