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11章 相亲对象PK正牌老公
    第211章相亲对象PK正牌老公

    俞天熠洗了碗出门的时候,霍言深的别墅里,昨夜吃high了的众人也都相继起床了。

    贺梓凝因为早上要拍戏,吃了早餐就让司机送她走了。

    其他人也都纷纷和开车离开,除了,霍静染。

    昨夜,夜洛寒也是够拼的,明明和她不是一个房间,到了晚上,他喝了酒还敢从隔壁阳台翻过来。

    看得她心惊肉跳,不得已,僵持下只好给他开了门。

    而他一进来就本性展露,一晚上没少折腾。

    早晨,他又自己先走了,她实在是累,睡到了十点才出门。

    上午霍静染直接去了公司,刚到不久,就收到了一个陌生人的加好友提示。

    她见名字有些耳熟,看到备注才反应过来,正是家里给她介绍的相亲对象。

    她通过了好友请求,也没和对方聊。

    还是到了中午,那边才发来消息,道:“霍小姐,我是郑铭泽,很高兴认识你。”

    “嗯,也很高兴认识你。”霍静染礼貌回复。

    “我今晚回国,明天你有时间吗?几点下班?”郑铭泽问道。

    这件事,还是早点解决别拖着别人。所以,霍静染道:“我下午5点半下班,下班后就有时间了。”

    郑铭泽回复:“好的,你把你公司位置发给我,我到时候去接你,一起吃个饭?”

    “没事,我平时都开车的,我们定好地方直接过去。”霍静染道:“你对这边不熟吧,那地方我来定?我把餐厅位置发给你?”

    “好。”

    于是,霍静染找了一家比较安静、环境很好的餐厅,将位置发了过去。

    当天,她下班,刚走到停车场,就见着夜洛寒过来了。

    “小染,我接你回家。”夜洛寒道。

    “不用了,我自己开了车。”她说着,走到自己的车位前。

    只是她刚解锁,他就很自觉地拉开副驾驶门坐了上去。

    “你——”霍静染蹙眉。

    夜洛寒系上安全带:“小染,我已经让厨师准备了晚餐。”

    霍静染开车,开往霍家的方向。夜洛寒看出来了,也不提醒。

    直到,到了霍家门口,卢敬从里面走出来,来到霍静染面前,道:“大小姐,我解决完老家的事,回来了。”

    “副驾驶的人交给你了。”霍静染将车钥匙扔给了卢敬。

    时间不痛不痒过了一天,第二天出门时候,卢敬开的车,霍静染看到他眼角的伤,问道:“怎么解决的?”

    卢敬一本正经道:“他没受伤,只是他上衣被我扯坏了,没法见人。”

    霍静染脑补了当时的画面,哭笑不得。

    不过,夜洛寒估计不会知难而退吧?

    她头疼,他怎么不想想,他和宗佳玥这样的关系,霍家怎么能接受他?

    她揉揉太阳穴:“出发吧!”

    一切平静,直到下班时间。

    霍静染让卢敬陪她下楼,却意外发现夜洛寒并没有出现。

    她微微松了口气,让卢敬开车,送她去了约定地点。

    走进餐厅,正要报预约名字,霍静染就见着一个穿着西服的年轻男人冲她招手。

    她走过去,男人马上起身,身材高大:“请问是霍小姐吗?”

    她点头:“你是郑先生吧?”

    他点头微笑:“霍小姐请坐。”

    两人坐下,郑铭泽道:“霍小姐想喝点什么?”

    “温水就好。”霍静染道。

    “小姐,请上两杯温水。”郑铭泽冲服务生道。

    接着,两人点了菜,郑铭泽开口:“之前我随父亲到霍家那边,听到伯父伯母提起你爱吃那边的一种百利甜味巧克力,所以顺便给你带了几盒。”

    说着,他将袋子递过去。

    “郑先生太客气了。”霍静染也不好推拒,道:“谢谢郑先生。”

    “没事,顺手带过来而已,又不重。”郑铭泽道:“霍小姐比照片里更漂亮!”

    “谢谢。”霍静染道:“郑先生,其实我对相亲这种事情很犯憷的,不过家里安排,所以只能过来……”

    她打算先暗示一下,如果对方明白,她就不用继续下去了。

    “我懂,其实,我家之前让我相亲,我也都是能推就推。”郑铭泽道:“不过霍小姐,我看过你的设计作品,觉得很不错。虽然我是个做人工智能的,不过,想问问,工业设计霍小姐是否懂一二?”

    “工业设计我恐怕是真不懂。”霍静染笑道:“我就只会设计一些礼服什么的。”

    “没关系,如果将来有机会,我们再合作。”郑铭泽说着,递过来一张名片。

    霍静染也从包里取出名片,递了过去。

    这时,服务生开始上菜。

    “这家味道不错,郑先生试试合不合口味。”霍静染道。

    “好。”郑铭泽很绅士地要帮霍静染打开面巾。

    而就在这时,突然伸出的一只手接过了那张面巾。

    接着,面巾被打开,铺在了霍静染面前。

    她身旁的座椅被拉开,夜洛寒坐下来,冲着服务生很自然地道:“小姐,再添一套餐具。”

    霍静染:“……”

    郑铭泽微微凝眸,猜到此人必然和霍静染有关,不过,没有问。

    倒是夜洛寒接过了服务生递过来的餐具,然后转头冲霍静染道:“小染,和朋友吃饭怎么不给我说一声?我都让厨师做了你最爱吃的在家等你。”

    霍静染头疼,有些尴尬地看着郑铭泽,介绍道:“郑先生,这位是我朋友,姓夜……”

    “夜先生你好。”郑铭泽递过去名片:“很高兴认识你!”

    夜洛寒接过去,心头腹诽,很高兴?呵呵,你马上就高兴不起来!

    他漫不经心地收了名片,故意做出一身痞气,和正人君子般的郑铭泽完全是两个气质。

    “郑先生,你是我妻子的客户?”夜洛寒看了一会儿名片,装作困惑:“小染,你什么时候和做人工智能的客户合作了?”

    一语落下,顿时诡异地安静了两秒。

    郑铭泽道:“霍小姐,你和夜先生……”

    霍静染在桌下踹了夜洛寒一下,开口:“我和他的确是夫妻关系,郑先生,实在抱歉,家里人不太清楚,所以……”

    郑铭泽继续微笑,处乱不惊:“没关系,那我也正好多认识夜先生这个朋友!”

    靠,这是相亲对象的正确打开方式么?

    夜洛寒胸口起伏,难道对方不该掀桌而起,怒气冲冲地指责霍静染欺骗感情么?!

    他努力咽下这口气:“不知郑先生和我家小染都谈了什么合作?”

    “这个,还有待发掘,不过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想,会找到的。”说着,郑铭泽一改之前的绅士模样,眼神冲着夜洛寒来了个短兵相接。

    他站起身:“两位,我去一下洗手间。”

    夜洛寒会意,在郑铭泽去了洗手间后,冲霍静染道:“小染,我刚刚忘了锁车。”

    只是,他去的也是洗手间。

    两个男人在洗手间会面,外表的伪装顿时撕开,只剩内里的血腥。

    郑铭泽服过兵役,浑身铁血气息尽露。

    而夜洛寒也是几经生死,浑身上下透着一种冷毅肃杀。

    “我和小染结婚了。”他开门见山:“你们所谓的相亲毫无意义。”

    “是吗?”郑铭泽打了个响指:“如果无意义,你怎么可能多此一举过来?她家里不承认你吧?”

    呵呵,还真遇到对手了?夜洛寒眯了眯眼睛:“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出现,对她又有什么目的,总之,她的丈夫,只会是我!从头到尾都是!”

    “人生很长,谁知道最后的结局?”郑铭泽冲着脸上浇水,然后慢慢擦干刚毅俊朗的眉目:“夜先生,我对她是一见钟情。我这个人从来目标都很明确,想要的,就会不遗余力去争取!”

    “那我拭目以待。”夜洛寒道:“不过,输了别爬不起来!”

    两人在洗手间争锋相对,可是回到座位的时候,已然收敛了所有的情绪。

    郑铭泽继续优雅绅士,而夜洛寒则是冲霍静染格外殷勤。

    一顿饭吃下来,霍静染仿佛经历了一场酷刑。

    终于,她看到干净的杯盏,道:“郑先生,今天真不好意思,耽误你的时间了。”

    “没关系,我在宁城其实人生地不熟的,就当是多一个朋友,我们有空再联络!”郑铭泽微笑。

    “好的!”霍静染点头。

    郑铭泽一走,夜洛寒便揽住霍静染往车里走。她力量敌不过他,卢敬又被她提前安排离开了,所以,霍静染被夜洛寒塞进了车里。

    气氛有些压抑。

    “小染。”夜洛寒叫她。

    “嗯。”霍静染转头,心里忐忑。

    他却在夜色中凝视着她,语气轻柔温和:“你刚才对他说,我们的确是夫妻关系,我听了很开心。”

    “啊?”霍静染一愣。

    “我们回家吧!”夜洛寒拉着她的手,丝毫不提洗手间里两个男人的战争,只是很自然地道:“我看你最近有些咳嗽,让厨师给你熬了酸梨汤润肺,我们一会儿回家喝。”

    他说着,凑过去,亲了亲她的脸蛋,然后发动了车。

    只是,那只牵着她的手一直没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