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12章 从C减长到C加了
    第212章从C减长到C加了

    依旧还是熟悉的房间,霍静染随着夜洛寒来到南山别院,他拉开车门,抱她下来。

    刚刚走进去,一个中年妇女就冲她微笑:“夫人好!我姓吴,你叫我吴嫂就行,以后想吃什么,都告诉我!”

    冲着外人,霍静染当然只能客气微笑:“好的,谢谢吴嫂。”

    吴嫂盛来酸梨汤:“夫人,这是今天早晨才摘下来的酸梨,很新鲜的,加了蜂蜜,您尝尝。”

    霍静染喝了,的确酸酸甜甜,味道很好。

    “夫人,那我不打搅您了。”吴嫂又冲夜洛寒点了点头,然后离开。

    “小染,我们上楼。”夜洛寒说着,一把将霍静染抱起来。

    他动作太快,她本能地抬手圈住了他的脖颈。

    抬眼间,霍静染见夜洛寒的唇角勾起一抹笑容,十分干净。

    她连忙转开脸,任由着他抱她上去,都没说话。

    “我去给你放水,冬天好好泡泡,能驱寒。”夜洛寒将霍静染放在卧室沙发上,弯身亲了她一个才走。

    她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他似乎没变,又似乎变了。

    他没再像刚刚重逢时候一样,说一些难听伤人的话刺伤她。但是,如果让他给她充足的空间,似乎又不是他的性格。

    今天,他见她去‘相亲’都没有生气,似乎,真的变好了很多……

    就在霍静染思考的时候,夜洛寒已经打好了水过来:“小染,可以去泡澡了。”

    霍静染‘哦’了一声站起来,心里还思索着事情,没见着夜洛寒又拿了她的睡衣过来,她被他的脚绊了一下。

    他立即接住她,将她圈在怀里,低头笑道:“怎么好像在梦游?”

    她抬眼,眸底映着他深刻立体的眉目。

    他也低头看她,四目相对,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

    夜洛寒只觉得自己好像被磁石吸引,不受控制地,低头去吻霍静染。

    当越来越近,就要碰上她的唇.瓣的时候,她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就要后退。

    可是,却晚了。

    他轻柔的吻印了上去,轻轻碰触,辗转摩挲。

    她再没有退却的机会,只能仰头承受他的吻。

    明明没有撬开她的牙关,她却觉得此刻的吻,在卧室柔和的暖光下,格外得令人脸红心跳。

    许久,夜洛寒才微微错开唇,看了她几秒,低低地道:“小染,我们去泡澡吧,要不然水凉了?”

    “嗯。”她应着,发现自己心跳有些不受控制。

    两人虽然都说要去,可是,却没人动身。

    直到,夜洛寒再次吻了下来。

    此刻的吻,已然暴风骤雨。

    等一边吻一边走,到了浴室的时候,两人却都已经坦诚相见了。

    夜洛寒抱着霍静染到了浴池,她懊恼地看他:“你也要泡?”

    他笑,眼底都是情动的光:“嗯,一起,夫妻鸳鸯浴。”

    她的身子不由往一旁挪了挪。

    他的眼睛捕捉到这个小细节,顿时唇角的笑纹更深:“小染,在给我让空间?”

    她脸上一阵尴尬,就好像她故意腾地方给他,好让他进来一样。

    夜洛寒只觉得满心愉悦,这个家,有了她,终于可以称之为家了!

    他没有去她让的地方,而是直接俯身贴在了她的身上。

    早已竖起来的旗帜宣示着他的需求,于是,水花四溅,随着有节拍的运动,落满浴室。

    结束的时候,夜洛寒抱着霍静染,感叹:“幸好浴缸自带保温功能。”

    她生气,浑身发软,象征性地打了他一下。

    夜洛寒捉住霍静染的拳头,放在唇边亲.吻:“小染,老婆……”

    她没有吭声,直到他又抱她起来淋浴了一番。

    二人回到卧室,夜洛寒给霍静染吹头,手指穿过她的长发。

    他看着镜子里的温馨画面,脑海中却不经意想起了那天霍言深给他看的照片。

    当初的她,头发干枯凌乱,眼神无光。她就是这么过了十年……

    他的心头猛然一痛,放下吹风机,从身后抱紧她:“小染,我会用余生来好好弥补你……”

    她明白他指的是什么,心头也不由一阵感叹。

    可是……

    之前思考的问题再度清晰,霍静染深知他们应该好好谈谈。

    “我有话要对你说……”她转头,认真看着他。

    他怕她说出什么决绝的话,所以,松开她,转身去拿手机:“我看看股市。”

    “夜洛寒——”她站起身,从身后拉住他的手。

    他发现避无可避,嵌着她角膜的眼睛里,都是破碎的光:“小染,别说,当我求你……”

    霍静染被他的哀求模样惊得呼吸一窒,她摇头:“不是你以为的那样,我只是心平气和想和你聊聊。”

    夜洛寒稍微放松些,他抱起她,两人躺到了床上,面对面。

    他依旧紧张:“小染,你说。”

    霍静染深吸一口气,调整好情绪,开口:“其实宗佳玥被揪出来之后,很多事情就都明了了。十年前,我没有对不起你,你也没有对不起我。这十年,我们过得都不好。”

    “小染,对不起。”夜洛寒摇头:“我有对不起你。我那个时候眼瞎心瞎,不该不相信你。”

    如果那时候,他相信她,那么,他们的孩子还在么?

    不,似乎也不在了。因为宗佳玥必然会找别的方式,直接带走她,最后再冤枉在他的头上……

    “也不怪你,后来我想明白了。”霍静染垂下眼睛:“很多事,在幕后的人策划下,太过巧合。换成是我,可能也会误会。而且最关键的是,我们根本不知道幕后有人,我们其实一直生活在别人的监控中。”

    从未怀疑过,也就限制了人的想象力。那么,就根本想不到去怀疑看到的‘真实’。

    “小染,所以,你原谅我了吗?”夜洛寒的眼底,有潮气,喉结滚动。

    “其实慢慢的,我的心态都平和了很多。”霍静染笑笑:“毕竟,经历了那么多,我也终究不是当初什么都依赖你的小女生了。”

    “如果你愿意,可以做我一辈子的小女生。”他抱紧她,低头吻她的额头。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和宗佳玥的关系、你和宗储平的关系?”霍静染抬眼看着夜洛寒:“我们都不小了,生活里不只是爱情,还有很多其他东西,都会左右决定。”

    她继续道:“虽然他们的事情和你无关,但是你终究是他们的至亲。他们颠覆霍家,策划阴谋二十几年。你作为宗家唯一的人,即使霍家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是,又怎么可能接受你?!”

    夜洛寒显然也想过,他握住霍静染的手:“小染,只要你愿意陪着我,我会用尽全力,让他们接受我。我知道这很难,可是,我这一生也就这么点儿愿望了。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她听得不由动容,可是,随即又叹息一般道:“洛寒哥,但是我已经没有和家里反抗的力气和精力了。我不是二十岁时候的我了,那会儿,即使他们说火是你放的、即使所有人都反对,我还是义无反顾和你在一起。”

    她说着,有眼泪一点一点滚下来:“可是,我过了那个年纪了,所有的感情和冲动都被时间耗尽了,也无法再去为了什么而疯狂了。你知道吗,我累了……”

    夜洛寒听着霍静染的话,看着她不断涌出的泪,只觉得心如刀割。

    他一边帮她擦眼泪,一边抱紧她:“小染,你别哭了。我答应你,你什么都不用做,一切都交给我。只求你不要爱上任何人,再给我点时间,好不好?”

    “爱上任何人么?”她低低地呢喃:“我觉得,我可能都失去这样的能力了……”

    他拥紧她,闭上眼睛:“小染,我相信,我们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如果累了,你就睡一觉,在我怀里安心睡吧!”

    她不再说什么,只是闭上眼睛,窝在夜洛寒怀里,慢慢睡了过去。

    他听到她的呼吸声,低头吻了吻她的发心。

    他不要她做什么,只要她不爱别人,这样就够了。剩下的,都交给他吧!

    *

    同样的一天,贺梓凝拍戏结束,就看到霍言深来接她了。

    今天她拍的几场是她在那七年的‘职场’生活,因为刚刚演过一个混入聚会的狗仔,所以,她穿的是租来的礼服还没换下来,脚上也踩着恨天高。

    想起昨晚霍言深嫌自己矮,还把自己当成什么小东西一样拎开,贺梓凝眯了眯眼睛。

    她一步步走到霍言深面前,定住,抬眼看着他。

    她心中腹诽,这家伙怎么这么高,她穿着恨天高还矮他一大截,好气!

    霍言深根本不知道贺梓凝的内心活动,他高兴地伸臂抱了抱她:“宝宝真漂亮!”

    等他松了手,贺梓凝问:“没发现我今天有什么变化吗?”

    霍言深将她上下打量,没看出来,于是道:“更漂亮了!”

    贺梓凝于是又贴近了他几分,将胸.脯挺得更直,脖子也拉得很长。

    霍言深的目光不自觉落在她的胸上,喉结滚了滚,凑到贺梓凝耳边,压低声音:“我知道了!宝宝,你的胸从C减长到C加了?是不是老公天天按摩的成果?”

    *作者的话:

    夜少情商是不是在见长呀?

    至于深哥,就是负责逗他家凝凝宝宝,让大家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