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17章 谁说国内的丈母娘难搞?
    第217章谁说国内的丈母娘难搞?

    下一秒——

    “啊,宝宝,别太热情,你老公我要飙血了!”霍言深虽然这么说,还是一把抱紧投怀送抱、主动献吻的贺梓凝。

    她微微错开,泪眼婆娑地看着他,扁着嘴说不出话。

    霍言深低头吻掉了贺梓凝眼角的泪珠:“前几天还说我嫌你矮,哪里矮了?刚刚霸王硬上弓亲我,完全都能够着!”

    贺梓凝知道他故意逗她笑,可还是缓了好几秒才止住眼泪。

    她在他的胸口蹭了蹭:“言深,我不哭了,我调整好了,我们现在去见妈妈吧!全家团聚应该开开心心的!”

    “好。”霍言深包住贺梓凝的手:“我们去书房叫儿子。”

    “嗯。”贺梓凝转头看着霍言深,心里觉得暖暖的。

    他当初让她相信他,他一定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

    他们在一起后,虽然他经常说些没正行的话,可是,却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一直都站在她的身边,给她依靠,一如他给她的承诺。

    贺梓凝往霍言深身上贴了贴。

    他勾唇:“宝宝,这么有深意地看着我,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帅?”

    贺梓凝不由笑了,她点头:“嗯,特别帅!”

    “被我迷晕了?”他又问。

    贺梓凝装作晕倒,十分配合。

    霍言深马上接住她:“老婆,我爱死你了!”

    二人恰好到了霍宸晞书房门口,霍宸晞听到二人的话,打开房门,蹙眉:“扁扁和滚滚刚刚吃过狗粮,不用再喂了。”

    房间里,欧阳米正在给滚滚梳毛,她好奇地抬眼:“宸晞哥哥,你什么时候喂的扁扁和滚滚呀?”

    某一家三口:“……”

    来到医院,贺梓凝抱起米米,霍言深也将霍宸晞抱了起来,特像一家四口,看得医生护士一脸羡慕。

    此刻,戚雪玲正在接受检查,四人等了一会儿,医生出来道:“霍总,已经检查结束了,现在转移病房?”

    霍言深点头。

    贺梓凝有些紧张,她放下欧阳米,拉着霍宸晞,屏住呼吸,看着那个观察室的门打开。

    旁边,霍宸晞感觉到贺梓凝的手心都是汗,于是开口安慰:“妈妈,别怕,外婆肯定会很喜欢我们的!”

    “是呀,我的外公外婆都很喜欢我!”欧阳米在旁边脆生生地附和。

    首先出来的是医生,接着,身后的两名护士推着病床出来,贺梓凝便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戚雪玲。

    算下来,快十年不见了。

    记忆里的母亲还不到四十,因为长得漂亮保养得也好,看起来和三十的没区别。

    而此刻,十年过去,病床上的人有些熟悉,也有些陌生。

    看到母亲的两鬓也有了白发,贺梓凝说不清楚心里什么滋味。

    仿佛不过一个重逢的距离,便被时光强行偷走了十年的光阴。

    戚雪玲还没有完全清醒,直到,众人一起来到贺耀宏的病房。

    他们的情况差不多,戚雪玲更严重些,不过,病房大,仪器也都齐全,所以贺梓凝和霍言深一商量,决定让他们同一个病房。

    贺耀宏之前小睡了一会儿,此刻刚醒,他看到护士推着病床进来,病床上是自己许久不见的妻子,后面还跟着贺梓凝和霍言深,再加两个小家伙,顿时,傻眼了。

    医生护士给戚雪玲接好了仪器,然后,便将空间留了出来。

    此刻,贺耀宏都还觉得自己恍若梦中。

    他狠狠地拧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痛!

    这才猛地一把掀开被子,要来到戚雪玲的床边。

    贺梓凝此刻守在戚雪玲床前说不出话,于是,霍言深连忙过去扶着贺耀宏来到床边坐下。

    两个小家伙站在床尾,好奇地瞧着。

    或许因为众人的目光,戚雪玲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慢慢睁开了眼睛。

    她的视线逐渐聚焦,然后,一点一点在周围的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和贺耀宏的身上。

    她的眼底顿时涌起惊喜:“耀宏!”

    许久没有说话,声音还有些干哑。而眼泪,则是不受控制地蜂拥而出。

    “雪玲!”贺耀宏眼睛也红了,握住妻子的手,有种‘再见恍若隔世’的感觉。

    “耀宏——”戚雪玲说着,慢慢看向贺梓凝:“耀宏,她怎么像我们家凝凝?”

    “雪玲,她就是我们的凝凝啊!”贺耀宏喉咙哽咽:“已经快十年了,我们的凝凝也长大了……”

    这时,贺梓凝吸了吸鼻子,冲着戚雪玲微笑:“妈妈,我是梓凝啊,看看我像不像小时候?”

    “你真的是凝凝?”戚雪玲怔怔地看着贺梓凝,过了好几秒,这才确定真的是她:“凝凝,你都这么大了……”

    “是啊,妈妈,当初我十六岁,现在,快二十六了。”贺梓凝忍不住还是红了眼睛,后面的话堵在了嗓眼,说不出来。

    “十年了?”戚雪玲慢慢回味:“我们这是在哪里?这不是我的梦?”

    印象里,似乎都是暗无天日的关押,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而她实在撑不下去,才被转移到了医院,天天输营养液。

    而那些半梦半醒之间,她一度都想要死了,却始终还是不愿意就这样离开。

    因为,她还没有见到自己的丈夫和女儿。

    “雪玲,这是真的。”贺耀宏握紧她的手:“是言深把我们都救出来了,我们终于安全了!以后谁也无法分开我们了!”

    “言深?”戚雪玲似乎在搜寻记忆里的名字,慢慢地,才想起来,以前见过霍家有个少年,叫霍言深。

    这时,贺梓凝转身,将霍言深拉到了床边,冲着母亲正式介绍:“妈妈,你还记得他吗?霍言深,他是我丈夫,我嫁给他了。”

    霍言深弯身,冲着戚雪玲来了一个微笑:“妈。”

    戚雪玲显然被这个消息震惊,过了几秒,眼睛突然亮起:“言深,我记得你!”

    她接着道:“你以前和你爸爸妈妈来过我们家,你小时候嘴很甜,又爱笑,我和耀宏都很喜欢你!”

    贺梓凝听了,不由看了一眼霍言深,只觉得很难将小时候嘴甜又爱笑的少年和旁边的男人联想到一起。

    不过,霍言深只需要抓重点就行了,听到戚雪玲说,他们都很喜欢他,那么,看来他这个女婿在岳父岳母心中,几乎就是满分了!

    谁说国内的丈母娘难搞?面前这位,还夸他呢!

    霍言深立即道:“是啊,可惜当年我见到的是简安安,要是早点见到凝凝就好了!”

    “没想到你们真的结婚了,真好。”戚雪玲道:“言深,谢谢你救了我和你岳父,我们当时被关,都以为这辈子也回不来了!”

    说完,她又问:“你们什么时候结婚的?几年了?”

    霍言深听到这里,说了声稍等,然后,去床尾将两个小家伙都抱了起来,一手一个。

    戚雪玲见状,吓了一跳。

    大一些的男孩一看就像霍言深和贺梓凝,而那个小些的女孩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像是混血?

    “妈,这是您的孙子霍宸晞。”霍言深说完,霍宸晞马上开口:“姥姥好!我是晞晞!姥姥看着好年轻啊!”

    贺梓凝哭笑不得,这孩子,也太会说话了吧!

    果然,戚雪玲笑了,她不能起身,只能动了动手指:“晞晞来,姥姥好好看看!”

    说完,她又看了欧阳米一眼,心头有些担忧孩子的身份。

    霍言深将霍宸晞放下,然后道:“这是欧阳米,是晞晞的小伙伴!”

    “姥姥,米米是我的干妹妹,是不是长得很可爱呀?”霍宸晞说着,拉着欧阳米过去:“米米,我的姥姥你也可以叫姥姥哦!”

    “姥姥好!”小米米乖巧地道,声音又甜又秀气。

    一时间,戚雪玲的心落回胸腔,眼泪却不受控制滚落了出来。

    她捏着小孩子嫩.嫩的手,好半天,又是哭又是笑:“我们真的团聚了啊!这是我之前梦里都不敢想的事……”

    贺梓凝帮戚雪玲擦眼泪:“妈妈,这是真的,都怪我,没能早点救出你们!”

    “不,梓凝,是我们连累了你,没有照顾好你!”戚雪玲说着,突然意识到什么,她看了看霍宸晞,道:“晞晞今年多大?”

    “今年满七岁。”贺梓凝道。

    戚雪玲道:“凝凝,你才十八岁就嫁给言深了?”

    贺梓凝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而旁边,贺耀宏道:“雪玲,这件事我回头慢慢讲给你听!”

    “哦哦,好的。”戚雪玲反应过来什么,于是又看向霍言深:“言深,夺亏这些年你帮着照顾凝凝。”

    “我只遗憾没有在她很小时候就认识她。”霍言深道:“妈,我听医生说,您的身体主要是因为长期关押,气血都很虚。等您稳定之后,我请一位朋友过来帮您和爸好好调养一下,他的医术不错,应该慢慢就会好的。”

    “言深,辛苦你了。如果不是你,我们都不知道会被关多久!”戚雪玲道:“你爸爸妈妈还好吗?”

    “他们都很好,等您身体好些,我们两家见见面。”霍言深道:“都是一家人,您和爸别再客气了。我是晚辈,照顾长辈也是应该的!而且我是凝凝的丈夫,自然会承担起照顾整个家庭的责任。”

    说着,他拉过贺梓凝的手,将她往怀里带了带,开玩笑一般道:“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们再给您们舔一个外孙或者外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