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22章 人生,哪有那么多原谅?
    第222章人生,哪有那么多原谅?

    宗佳玥的话音落下,整个玻璃房安静得落针可闻。

    夜洛寒看着面前的女人,至今都还不敢相信,这个流着和自己一半相同血液的人,竟然就是害他和霍静染十年痛苦的罪魁祸首。

    而且,此刻,她还不知悔改的模样!

    沉默了许久,夜洛寒站起身,走到宗佳玥面前:“所以,重来一次,你依旧会这么做?”

    宗佳玥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哥哥’,她红着眼睛点头:“对。”

    “啪!”清脆的响声响起,出手的不是夜洛寒,而是一直没有说话的霍静染。

    她胸口起伏,看着宗佳玥不断地掉眼泪:“宗佳玥,我们霍家待你不薄,我比你大一岁,以前收到礼物,每次我有的也都分你一半。我们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在同一个餐桌上吃饭,那么多年!”

    “为什么,你那么狠,要杀死我的孩子?!”霍静染的声音拔高,这么多年,真的很难有如此失控的模样。

    她知道了自己和夜洛寒之间是误会的时候就想过,如果真的找出了幕后那个人,她一定一刀杀了他!

    可是,却没料到,竟然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

    脸颊上,火.辣辣的痛提醒着宗佳玥,霍静染是多恨她。

    而小腹里时不时传来的痛感,提醒着她,十年前,她做了那样的事。十年后,她得到了同样的结果。

    “因为我不愿意我哥和仇人家的孩子在一起。”宗佳玥抬头看着霍静染,一字一句道。

    正因为是仇人家,所以,即使她喜欢霍言深,也从来没有想过,真的要和霍言深在一起。

    她只是破坏霍言深身边的女人,觉得那个位置空着,也就行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到了此刻,她依旧还是能够平静地说出那番绝不悔改的话。

    或许因为她想过了,她肯定是不得善终了。所以,她为什么还要求饶、为什么还要将自己的脆弱和痛苦表现出来,让他们痛快?!

    她即使去死,也是一个人,笑着、潇洒着,因为,她是坏人,坏人都是从头到尾,不会悔改的!

    “我恨你!”霍静染看到宗佳玥依旧冷静的模样,情绪失控:“我要杀了你!”

    “小染,深哥会处理的。”夜洛寒抱紧霍静染:“最近我们不是去俞大夫那边调理吗?我们还会有宝宝的,你别动手,你杀了她也是脏了你的手。”

    霍静染抓住夜洛寒的衣领:“是不是因为她是你妹妹你护着她?当初,我被按在手术台上的时候,哭哑了嗓子又有谁救我?!我那十年怎么过来的,你忘了吗?!”

    “不是这样,小染,我没有护她。”夜洛寒说着,将霍静染抱起,走到一边,他低头吻她:“小染,这毕竟是法治国家,你不能亲自代表法律,但是,深哥那边已经有了足够的证据,她不会有好结果的。当初对你我做的事,她必然会付出代价!”

    霍静染听到这里,抬手将脸捂住,呢喃一般:“但是不论怎样,我的宝宝都回不来了啊……”

    “小染,不哭,我也很心痛。”夜洛寒抱紧她:“我们还会有的,我相信你身体一定能调养好的,我们不要放弃希望……”

    那边,宗佳玥坐在椅子上,一阵恍惚。

    是啊,宝宝回不来了,不论是霍静染的,还是她自己的,都不会有了。

    眼睛酸胀难当,她抬头眨眼,死死忍住眼泪,终于在夜洛寒哄好了霍静染之前,调节了过来。

    夜洛寒回到宗佳玥面前,开口:“我那个所谓的父亲,在我母亲怀孕时候没有尽到过任何照顾的责任。在我母亲因我难产而死的时候,没有去看过她一眼。在我出生后,也从未尽过一天做父亲的责任。甚至那场火灾,虽然是因为救我而死,可火也是他自己放的,我在火灾中失去光明。”

    他继续道:“而你,作为我的半个妹妹,杀害我的亲生骨肉、伤害我最爱的女人,害我十年都处在痛苦和恨意之中。所有的亲情,早已在这些伤害中斩得一刀两断。我姓夜,只是夜洛寒,和你们宗家没有半点关系!”

    宗佳玥死死捏住椅子扶手,咬着唇,不说话。

    “你将来的死活,和我也没有半点关系。”夜洛寒道:“一切,交给法律。”

    说完,他转身就要走。

    “等等。”宗佳玥叫住他。

    夜洛寒蹙眉,居高临下看着她,语气冰冷:“还有什么话直接说。”

    “我想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宗佳玥冲夜洛寒勾勾手:“你弯腰下来。”

    夜洛寒嗤笑一声:“宗佳玥,你觉得你的话还有可信度吗?”

    “我可以用我父亲灵魂的安息来发誓。”宗佳玥道。

    夜洛寒弯身过去,不过,心头却是警觉,难道这个女人还要做什么?对他突袭、把他当人质?

    他倒是想要看看她还能恶毒到什么地步!

    “其实是关于宗家的。”宗佳玥小声道:“宗家有个遗传病,在Y染色体上,所以传男不传女,宗家的男人因为这个病,都活不到50岁。”

    夜洛寒冷笑:“无稽之谈!”

    “我没有骗你,是爸爸亲口告诉我的。”宗佳玥道:“我就说到这里,你如果不信,自己去查!如果相信,及早就医。”

    夜洛寒直起身子:“还有别的废话吗?”

    “没有了。”宗佳玥冲他笑了一下:“哥哥。”

    夜洛寒没有理会,直接冷漠转身。

    他走到霍静染面前时候,却已然变了模样。

    “小染,我们出去吧!”声音温柔,和对宗佳玥说话时候完全不同。

    说着,他将霍静染抱起来,低低地道:“小染,别哭了,一切都过去了。”

    宗佳玥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自嘲一笑。

    当初,她努力了那么久,制造了两人十年的误会。呵呵,最终人家还是在一起了。

    所有的荒唐事,都在彰显着,她是多么得愚蠢可笑!

    夜洛寒二人出来后,霍言深牵着贺梓凝走了进去。

    宗佳玥抬眼看着霍言深冷毅俊朗的五官,叹息道:“深哥,你还是抓住我了!”

    霍言深开口直接而干脆:“我没空和你废话,进来只是告诉你,一会儿御辰进来,你不该说的,最好别说。否则,你父亲的坟地和骨灰,或许真会变成养猪场!”

    宗佳玥捏紧扶手,只觉得听到傅御辰名字的时候,她的心好像被划了一刀。

    她抬眼,却依旧还能笑出来:“深哥,你说话还是这样,从小到大,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愿意对我说。你不知道,当初我暗恋你,因为你不让靠近,难过了多久……”

    “还好,我终于不喜欢你了。”宗佳玥语调轻松。

    也终于,能够将所有的事情说出口了。那种压抑的感情,在尘埃落定的时候,得到释放,却已经找不到踪影。

    “你喜欢谁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霍言深厌烦地道。

    “但是,你关押我妻子的父母,这近十年他们所受的痛苦,全是你施加的!”霍言深冰冷地道:“证据我已经搜集好,你等着最后的结果吧!”

    说着,他转头看向贺梓凝,声音问道:“宝宝,你还对她说什么吗?”

    贺梓凝看向宗佳玥,只说了四个字:“无法原谅。”

    说完,她拉着霍言深:“言深,我们走吧,我不想和这样的人在同一个空间。”

    是啊,任谁被剥夺了十年的天伦之乐、原本健康的父母至今还在医院,需要疗养半年,这样的伤害,怎么可能被原谅?!

    如果不是宗佳玥,她16岁被换回家后,能够和父母一直朝夕相伴。

    即使后来还是会和乔南之分手,但是那会儿有人照顾,也不会过得太难。

    因为贺家和霍家的婚约,她会在宁城大学毕业后和霍言深在一起,不用经历一个人带着孩子风餐露宿的七年……

    所有的一切,因为多年前的一场变故,全部改写!

    人生,哪有那么多原谅?

    并非因为经过了、挺过来了,那些痛苦就不存在了。

    当初那些经年累月的痛、几年来,每月例假时候的冷汗涔涔、住在阴暗潮湿的房间里落下的病,也不是一句原谅就能冰释的。

    所有受到伤害的过往,铭刻在那里,成为历史,分毫也不会少……

    门被打开,再归于平静。

    霍言深给傅御辰打了电话,傅御辰从外面过来,穿得不多,走路带着一阵凉气。

    “你进去吧。”霍言深拍了拍他的肩膀:“也该了结了。”

    “嗯。”傅御辰点头,推开了玻璃门。

    宗佳玥知道他要进来,看他在外面的时候,还舍不得收回目光,可是,此刻却是低垂了眸子,死死地看着地面。

    直到,视线里出现了一双黑色的皮鞋,最后,落定在了她的面前。

    她觉得有些窒息,明明之前那么想见他,可是在这一刻,却希望他不要出现。

    因为,过去那些,即使她后悔,却也能保持冷静。

    可是现在,他这么居高临下看着被抓的她的时候,只让她觉得,脚底猛然升起了浓郁的羞耻感,蔓延全身,让她恨不得马上死掉。

    *作者的话:

    明天就写宗佳玥的结局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