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23章 我的的确确真心爱过你
    第223章我的的确确真心爱过你

    两个月以前,他们之间,还不是这样的模式。

    那时候他追她,她享受着他带给她的温暖,感觉到自己似乎能够拿捏他的情绪,满心自豪。

    而此刻,她成为阶下囚,他站在这里,应该就是嘲笑她过去的那些自以为是的骄傲。

    房间很静,宗佳玥始终没有抬眼。

    傅御辰也相当有耐心,一直没有开口。

    时间慢慢流逝,空气中无形的压力,逐渐上升。

    傅御辰看着面前的女人,他甚至都还能清晰地记得,之前耳鬓厮磨时候,她的柔.软模样。

    可是,枕边最甜的蜜,却也是世间最残忍的毒。

    他唇.瓣动了动,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或许今天以后,她就会面对监禁,终身被关押。也或者,她曾经伤害过人命,可能会判处死刑。

    总之不论是哪种,这都或许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世间很多东西,被冠以‘最后一次’的头衔的时候,往往都会比平常轻易得来的来得更加动人。

    他看到,才多久不见,她的脸颊就瘦了一圈,头发有些凌乱,全然不是过去衣衫整洁考究的模样。

    傅御辰见宗佳玥不抬头,于是,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她没料到他会蹲下,心头一慌,猛然抬头,撞进了他的眼睛里。

    四目相对,她飞快地转开,却又在下一秒,突然有些舍不得,于是,再次看向他。

    “你瘦了。”他开口,声音似乎不带多少情绪:“憔悴了很多。”

    一句话,几乎成功地击溃了她所有的防线。

    宗佳玥抓住椅子扶手,身子轻颤。

    她没敢眨眼,也不敢说话,生怕自己一开口或者眨眼,都会暴露此刻脆弱的情绪。

    他没有骂她,没有说任何让她难过的话,甚至,反而关心她、说她瘦了……

    这一刻,铺天盖地的后悔,才疯狂地涌来。

    如果说十年半以前她对霍静染动手木已成舟,那么,之前她也是有机会改写结局的。

    在时衿言的婚礼上,她如果没有碰那个致幻剂,如果,她在傅御辰对她表白后,就好好和他在一起,那么,他们会不会看在孩子的份上,原谅她?

    可是,她当时一心只想掩盖一切,想要杀掉颜墨涵,所以,害了自己的宝宝,还毁了她和他之间所有的未来……

    宗佳玥死死咬住牙关,不知道怎么回应傅御辰的话。

    他似乎,也只是感叹,也不需要她回应什么。

    房间再次沉默,许久,傅御辰道:“说实话,我之前甚至还有点私心,希望你能够逃脱。但是,你对付了我妹妹,所以你的行踪,我不可能为你保密,否则,我就对不起我的至亲妹妹和兄弟。”

    她看着他,听他静静地说话,突然觉得,这或许是她生命历程尽头,最动人的画面和最好听的声音。

    她想他多说一会儿。

    “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被带过来了。”傅御辰自嘲一笑:“我今天听到深哥的消息,到现在都还有些恍惚。”

    傅御辰说着,长长地叹息了一声:“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说话了,之后,你被移交法庭,最后会怎样,我都不会再去看了。”

    她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睛。

    他看着她哽咽,顿了顿才开口:“你还有什么愿望吗?”

    她凝视着他清澈的眼睛,心头的感情突然呼啸而出,她掀开唇瓣:“御辰,你能不能抱抱我?”

    声音很轻,恍若当初她真心答应和他在一起时候,那个早晨,她从他怀里醒来,带着几分撒娇的请求。

    他微怔,随即点头:“好。”

    说罢,傅御辰伸出手臂,将宗佳玥抱在怀里。

    到了此刻,她一直拼命忍着的泪,才好像开闸一样,疯狂滚落。

    她用力抱紧他,明明和过去一样温暖的怀抱,此刻,却无法温暖她冷彻的心。

    她知道,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生命里,最后一次。

    他似乎要松开了,她舍不得,却明白所有都有尽头。

    曾经有很多个收手的机会,她没有收手,才会换来今朝的末路。

    “御辰,我不太舒服,你能不能扶我去那边?”宗佳玥指了指落地窗的一个角。

    傅御辰答应道:“好。”

    说着,他揽着她,走了过去。

    他松开她的时候,她已经努力止住了泪水,冲着他笑了一下:“谢谢。”

    “不客气。”他应着,伸手帮她理了一下脸颊上沾着的碎发,动作温柔。

    他低头看向自己衣服上湿了的一大片地方,心头原本已经不重要的那个问题,蓦然变得深刻起来。

    他忍不住还是问了:“我也有两个问题,一直想要问你。你能不能老实地回答我?”

    “好。”宗佳玥几乎都能猜到其中一个,不过,她还是静静地等着。

    傅御辰道:“第一个,正如当初我问你的。如果那天不是有人来了,你会对我开第二枪吗?”

    她和他对视,过了几秒,摇头:“不会。”

    “为什么?”他发现,心底竟然涌起一丝欣喜,又或者是,轻松。

    宗佳玥语气很静:“因为你并非我要报仇的目标。”因为,他不是她要报仇的目标,更因为,她舍不得,只是,她不想告诉他。

    就好像她有过他宝宝的事情,即使霍言深不威胁,她也不会讲。

    “那第二个问题。”傅御辰说着,蓦然紧张了几分:“那你告诉我,你有没有在过去的哪一刻,真心喜欢过我?”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明明知道两人没有结果,还是问了出来。

    或许因为真的认真了、付出了,才会想要一个答案吧!

    宗佳玥听到他的话,只觉得心底深处,有细细密密的痛弥漫而出,伴随着小腹的痛,一时间,竟然快要无法呼吸。

    那种缠.绕在心底的丝线,将她死死捆住,她挣扎不开,甚至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心里,呼啸着答案,可是,她没有说出口。

    傅御辰却一直凝视着她,固执地想要听到一个结果。

    宗佳玥贴在落地窗的玻璃上,后背有凉意浸透进来,借助冰冷,这才稍稍让大脑恢复了些许清明。

    只是,两个声音在心底打架。

    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他:“我们都这样了,你还想知道?很重要吗?”

    他点头,认真回答:“嗯,很重要。”

    到了此时此刻,她看着近在咫尺的他,他认真的表情、眸底涌动的情绪和波澜,她才知道,她到底都错过了什么!

    她从小暗恋霍言深,那种一个人默默喜欢而得不到的感觉一直伴随她多年。

    所以,她虽然看起来坚强,却比谁都渴望得到温暖。

    傅御辰是闯入她世界里的意外,是炽热而又绚烂的烟火,是她多年来可望而不可得的光明。

    可是,却被她自己的选择,生生推开、从此错过了。

    她开口,浑身颤.抖,声线却格外清冷:“没有。别傻了,我一直暗恋的都是深哥,又怎么可能喜欢你?答应和你在一起,只是为了分散怀疑罢了!我从来没有哪一刻,喜欢过你!”

    傅御辰身子轻轻一晃,过了几秒,努力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是吗,看来真是我一直自作多情呢!只是,我的的确确真心爱过你。”

    她听到他最后一句,明明是让人感动的话,却仿佛让她彻底死掉的一把刀。

    他的的确确真心爱过她……

    她的拳头紧握,指甲嵌入掌心,口中的话,依旧冷清异常。只是,眼眶发红,带着几分倔强,或许还有其他让他看不懂的东西。

    她说:“是吗?不过我根本不稀罕!”

    “好,我知道了。”傅御辰冲她笑笑,然后站直身子:“玥玥,再见了。”

    他转过身,慢慢离开房间。

    等他彻底消失在她的视线,她才收回目光,将自己裹在了落地窗的窗帘里,然后,从内.衣里掏出了药片,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

    做完这个动作,她用窗帘将自己裹得更紧。

    为什么要挑这里呢?因为,从外面玻璃门的角度,是看不到这边的。

    而她需要的,不过也就这么短短几十秒罢了。

    随着药片融化开来,浑身神经开始麻痹,却又在这样的感觉里,找了一种类似幻觉的东西。

    宗佳玥靠在窗帘里,只觉得窗帘此刻给她的支撑,像极了傅御辰刚刚抱她的感觉。

    她闭上眼睛,任由着神经系统开始全面崩塌。

    可是,那种极致的感受,却带她回到了那个夜晚。

    他抱着她、亲.吻她,他们疯狂纠.缠,她不再抵触,而是和他热情回应。

    她喜欢他吻她的感觉,喜欢他看她的眼神,喜欢他对她说的那些令人动容的话,喜欢他带给她所有的光明和温暖。

    她喜欢他,在这生命的尽头,也同样深刻而又炽烈。

    只是,他永远也不会知道。

    小腹的痛,几乎都要感觉不到了,她明白,时光已然在她的生命历程里,燃到了尾声。

    偏偏,此刻外面的阳光却格外灿烂,从落地窗照进来,她看到光束里,有细小的尘屑在空气中浮动,竟然,有些漂亮,像星星。

    光线越来越明亮,她觉得眼睛被晃花,大片大片的白色,弥漫开来。

    她抬起手,去捕捉那样的光影,却发现,自己抓住的,是一片虚无。

    然而就在这样的虚无里,她看到他折返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