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25章 明天是情人节
    第225章明天是情人节

    因为已经逼近大年三十,按照之前之前惯例,霍言深得去美国霍氏那边过年。

    但是贺梓凝父母都在医院,所以两边一商量,霍家众人决定今年大年在宁城过。

    因为霍家人多,老爷子和老太太年纪都大了,所以霍氏专门启动了专机,带着众人过来。

    这些天,霍静染都在夜洛寒的南山别院,但是霍家人回来,她自然是需要回老宅去的。

    所以,2月13号这天,霍静染收拾了东西,从别院离开。

    “小染,我送你。”夜洛寒拿起她的行李箱,牵着她的手,走到车前。

    发动的时候,他看了一下日历,开口道:“小染,你明天能不能抽点时间出来,比如下午或者傍晚?”

    霍静染正想着回了家时间恐怕不自由,还是不要节外生枝,可目光一瞥,便瞧见了日历上显示的数字。

    今天2月13号,明天岂不是情.人节?

    她原本模棱两可的话顿时卡在喉咙,改为:“我不知道找什么借口。”

    夜洛寒心底顿时升起愉悦,他拉着她的手:“就说去看中医好吗?”

    “嗯。”霍静染点头。

    夜洛寒更开心了,抬起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下。

    霍静染缩了缩,不过,却也就这么意思了下,没有用力,手自然还在夜洛寒的掌心。

    他转了个弯,改为十指紧扣。

    霍静染垂眸,看在他们握在一起的手,心里涌起一阵甜丝丝的感觉。

    只是,伴随而来,又有些担忧将来。

    她将目光落到窗外,看着道路两旁光秃秃的树干,偶尔有行人急匆匆地走过。有一对老年人相扶相携走在风里,互相帮老伴紧了紧围巾。

    突然之间,她觉得,或许她不用考虑那么多。

    正如之前夜洛寒所说的,如果她真累了、没有力气了,就交给他吧,他会将所有事情都处理好。

    于是,霍静染转头,冲他道:“那我明天出来之前提前给你电话?”

    夜洛寒唇角笑意变深:“好,小染,我等你。”

    说着,正好经过一个红绿灯路口,他停了车,一把捞住她的身子,低头吻了下去。

    偏偏这个红灯很短,他正吻得激烈,就有很多喇叭声闯入耳畔。

    夜洛寒恋恋不舍地放开霍静染,又亲了她的脸颊一下,这才松开刹车、踩了油门。

    如此腻腻歪歪开车的情况,还真是少见。不过,霍静染却有种又回到了当初刚刚在一起时候的感觉。

    她觉得心底干涸的地方在缓缓注入暖流,虽然无法和年少时候相比,却也让她有了期待。

    在快要到霍家老宅的时候,霍静染让夜洛寒停了车。

    “只有走路五分钟的距离了,我自己过去就好。”她解开了安全带。

    夜洛寒没有坚持,帮她把行李箱拿了下来,见霍静染的手光着,于是说说了声等等。

    他也没有手套,只好拿了一张小毛巾出来,抬起霍静染的手,给她裹了裹:“这样就好了。”

    霍静染失笑:“我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手套。”

    “你戴什么手套都好看。”夜洛寒说着,伸臂抱了抱她,忍不住,又扣住她的后脑勺,一通吻。再三强调:“明天我等你的电话。”

    “嗯。”霍静染摆手:“那我回去啦。”

    “好。”夜洛寒放开她,看着她离开。

    霍静染转身走了十多米,总觉得身后似乎有一道目光。

    她深吸一口气,转头看了一眼。

    只见路旁,停着的越野车车头处,夜洛寒笔直地站在那里,双手插兜,一直看着她的方向。

    此刻天高云淡,冬日的阳光比平常更加清透些,落在他的身上,整个人好像都被镀上了一层暖光。

    她感觉心跳漏掉了一拍,紧张到不知所措。

    而他,则是冲着她笑了,挥了挥手。

    她连忙收回目光,加快了步子。

    身后那道宛如实质的目光,依旧紧紧跟随,直到她走到转弯处,才慢慢消失。

    耳朵烧得厉害,脸颊也发烫,霍静染转头,看不到夜洛寒了,她才能慢慢平复刚刚小鹿般乱撞的心。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她收到了他发来的微信,打开是一张照片,她离开的背影。

    她突然想,好可惜,刚才她都没想到给他拍一张。他刚刚的样子,肯定好看。

    这么思索完毕,她才反应过来什么。不由轻叹,原来,经过了那么多年,就算是心再累了、怕了,她依旧还是喜欢他,无可救药。

    霍静染刚到老宅门口,管家就迎了过来:“大小姐,怎么不让我们去接你?”

    霍静染说她之前一直住的公司宿舍,就在公司旁边,上班方便,霍言深不说真相,家人也没有质疑。

    此刻,她笑笑:“没事,我同事送我来的。”

    因为要过年,在加上下午霍家的人都要过来,所以,佣人们正在做最后的布置,张灯结彩,一派喜庆。

    下午时分,贺梓凝和霍言深一起去私人机场接机,霍家开了好几个车,这才浩浩荡荡一起回来。

    贺梓凝父母都还不能出院,所以,接回来之后,众人一起聊了一会儿,霍言深父母便提议去医院看望亲家。

    前两天,时衿言带了欧阳米回美国和家人团聚,所以今天,小孩子这辈只有霍宸晞。

    不过,他倒是很忙,被爷爷奶奶一边一个牵着,一起来到医院的理疗室。

    算是多年的朋友,如今再次相见,不由唏嘘。

    好在,人都还在,只要经过调养,倒是能够慢慢恢复。

    多年不见自然也有很多要聊的话题,于是贺梓凝将空间让给了长辈。

    她冲旁边的霍言深道:“言深,我觉得我们的一切都越来越好了。”

    他凑到她耳边:“有没有觉得应该八岁就嫁给我?”

    贺梓凝不由笑了:“八岁?嫁给你你带我满院子爬树吗?”

    霍言深咬了一口她的耳垂:“我带你爬进我的墙。”

    两人说笑着,霍言深想到正事:“宝宝,明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贺梓凝挑眉:“情.人节的安排?”

    霍言深捏了捏她的脸:“老婆太聪明了怎么办?”

    “那晞哥呢?”贺梓凝道:“我们带他吗?”

    正说着,霍宸晞似乎听见了,眼巴巴地看向霍言深。

    霍言深冲儿子挑了挑眉,没说话。

    霍宸晞便已经领会,冲着贺梓凝笑:“妈咪,我明天要和爷爷奶奶玩,就不打搅你们二人世界啦!”

    霍言深:“好儿子,真懂事!好好陪爷爷奶奶!”

    霍宸晞吐了吐舌.头。

    当天晚上,众人在霍家聚餐。

    之前,霍言戈也都在外面住,不过家人回来,他也搬了回来,于是,格外热闹。

    当初时衿言结婚的时候,霍言戈就带霍宸晞和欧阳米玩过雪,所以,霍宸晞很喜欢他。

    吃完饭,他就黏在了霍言戈身边:“二叔,明天你有安排没有啊?要不然我们两个单身狗一起出去打电玩吧?”

    他的话虽然不算大声,不过小孩子的声音分外有穿透力,所以,黎美芝还是听到了。

    她转头,冲霍言戈道:“言戈,你看言深的儿子都这么大了,你岁数也不小了,有没有喜欢的女孩?”

    霍言戈脸色一僵,继而摇头。

    黎美芝叹息一声:“这样吧,正好明天静染的相亲对象也要过来。我们也给你安排一个相亲……”

    霍言戈一听,连忙打断母亲的话:“妈,我不去。”

    “你这孩子,这么大了也不找个女朋友回来,难道想一直单着?”黎美芝道:“我们还等着你给我们抱孙子孙女呢!”

    “您不是有了孙子么?”霍言戈道。

    “晞哥也该有个伴了,而且你也不小了。”黎美芝道:“就这样吧,我们这次回来,看着你把人生大事办完了再走。”

    霍言戈:“……”

    等到黎美芝走了,霍宸晞才冲霍言戈吐了吐舌.头:“二叔,我错了……”

    霍言戈无奈:“算了。”

    反正,每次到过年亲戚聚会什么的,单身的总会收到一万点伤害。

    而此刻,坐在一边的霍静染却是有些急了,郑铭泽要来?那她明天该怎么办?

    一个过年,可谓是几家欢喜几家愁,而2月13日这天,还是俞天熠的生日。

    其实顾沫漓开始并不知道的,也是那天她问了一句,俞天熠说,他比她大了刚好一岁半,他生日是阳历的2月13号。

    这个日子很微妙,就在情.人节前一天,如果是两个节日一起过,其实就暧.昧了。

    不过,目前的情况,顾沫漓自然不会提起情.人节的话头。

    而且,头一天,她也是和俞天熠闲聊,问他生日怎么过,他说出诊,她才说,到时候一起吃个晚饭的。

    当天下午五点,顾沫漓挑了许久的衣服,选中了一款白毛衣和灰色的A字短裙,穿上打底.裤和靴子,外面再套了一件短款羽绒服。

    她对着镜子照了照,嗯,很像学生时代的她。

    拿了自己做了一下午的蛋糕和馅儿,顾沫漓出了门。

    到了俞天熠小院的时候,他还在忙碌中。

    见到她来,他冲她点了点头,说了声稍等,又继续给病人开处方。

    直到下午六点,送走了最后一人,他让助手在门口挂了‘已停止看诊,明日再来’的牌子,起身冲顾沫漓道:“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她指了指蛋糕:“去哪里吃?”

    “我家吧。”俞天熠随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