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26章 扎针灸不用脱衣服吧?
    第226章扎针灸不用脱衣服吧?

    他想过去餐厅的,可是看到蛋糕有些大,两人肯定吃不完。

    如果在家吃,今天吃不完明天正好当早餐,他就不用叫外卖了。

    嗯,他还是有点懒,他这么想着,于是问道:“你昨天定的蛋糕?”

    顾沫漓摇头,轻描淡写:“我自己买材料做的。”

    俞天熠吃惊了:“连蛋糕你都会做?”

    顾沫漓笑了一下:“我会的东西可多了,这只是一部分而已。”以后,你会慢慢知道。

    她说着,拉开车门坐上去,俞天熠开车,不多时便到了他家。

    进了屋,俞天熠才想起来什么:“我们晚上就只吃蛋糕?要不要我再点点儿外卖的蔬菜和炒菜?”

    才想起来?他果然,除了看诊很厉害以外,生活貌似不能自理……顾沫漓笑了:“还吃云吞。”

    说罢,她放好了蛋糕,打开另一个饺馅儿袋子:“我包。”

    俞天熠有些不好意思了:“你是客人,哪能让你什么都做?”

    “你是寿星,寿星最大!”顾沫漓道:“很简单的,一会儿就好,你去忙吧!”

    说着,她将他从厨房推了出去。

    俞天熠只好出去,走进书房。

    他觉得,或许他的智慧更适合看书。

    于是,顾沫漓开始和面包云吞。同时,也弄了一些面条,准备做云吞面。

    毕竟,今天俞天熠是寿星,应该吃点儿长寿面的。

    俞天熠家楼层比较高,透过落地窗,能看到很多明灭的灯火。不经意的一瞥,顾沫漓有些恍惚。

    今年,父母又不能回来了,所以她过年又是和姥姥一起过。

    父母让她过去,可是她想着姥姥年纪大了,一个人在家不放心,所以,决定还是留在宁城。

    俞天熠在书房里看书,看到一半,觉得自己心安理得等吃有些不好,所以起身去厨房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走到门口,便看到包得漂亮的云吞正整齐地排在菜板上,而顾沫漓手里拿着一坨面,正看着窗外发呆。

    她或许想什么入了神,没发现他走到了这里,依旧保持着原本的动作。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他好像不太了解这个认识了多年的姑娘。

    不,应该是说,除了知道她的学校、现在做的工作,其余的,似乎一无所知。

    他往前走了两步,她似乎察觉到了脚步声,她转头,看到他,立即从刚刚的情绪里醒来,冲他笑了:“学长,等一下就好了。”

    说罢,好像无事人一样,将手里最后一坨面拉成了面条,然后,去一旁烧水准备下锅。

    “你是不是经常自己做饭?”俞天熠问完,却又想到之前顾沫漓说,她给姥姥做饭的事,于是,改口问:“你爸爸妈妈呢?”

    他问完,又觉得自己逾越了。

    不过顾沫漓却很自然地回答:“我爸妈太忙,不常回家的,这次过年他们都不回来。”

    “那你大年三十和春节……”俞天熠道。

    “都和姥姥过。”顾沫漓烧了水,抬眼:“习惯了。”

    一句话,令俞天熠觉得顾沫漓有些可怜,他动了动唇,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却很轻松地问:“那你呢,你过年和你家人过吗?”

    “我爸去开学术研讨会了,后天才回来,我妈和他一起。”俞天熠道:“我们过年就在宁城。”

    “挺好的,你们全家团聚。”顾沫漓见水烧开了,于是先下云吞,云吞差不多了再下面。

    之后,两人都没再继续过年这个话题,而是聊起了年后几号上班的事。

    很快全都熟了,顾沫漓盛了两晚,正要端,俞天熠连忙过去了。

    他终于发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将两晚云吞面端到了餐厅。

    两人就像老朋友一样,一边随口聊着,一边吃。

    俞天熠发现,顾沫漓做饭很好吃,虽然味道不重,但是这样清新的感觉,让他觉得有种小时候家的味道。

    他长大后,随着父亲名气越来越大,母亲也很少做饭了。家里开始请的是厨师,后来他大学毕业后自己买了房,经常都是在外面吃或者叫的外卖。

    像这样在家吃家常菜的时刻,似乎很少。

    他将一大碗云吞面全吃光了,抬起眼睛,见顾沫漓还有一半。

    “你吃饭真快!”她笑笑。

    “是你做得好吃。”他很自然地回应。

    “是吗?”顾沫漓说着,放下筷子:“那你先跟我过去看看。”

    说罢,她带着他来到冰箱前,拉开:“我给你包了一些,放在了冷冻室,你回头早上可以煮点儿吃。如果没有了,告诉我,我改天再带点儿给你。”

    冰箱里,云吞整整齐齐放着,馅儿很大,饱满多汁的模样。

    他因为探头过去,所以,他们离得很近。她关冰箱转头过去的时候,恰好撞在了他的胸口上。

    俞天熠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点头:“好。”

    说完,他觉得喉咙有些干,又道:“你给我包饺子,我该怎么回报你?”

    顾沫漓一笑:“听说看你的诊很难约,你不但免费给我看,还送我药,这就当做是回报。”

    她的话刚说完,她的手腕就被俞天熠捉住了。

    他似乎真的听了一会儿,然后放开:“比之前好些了,气血还稍微有些不通畅,如果扎针灸的话,会好很多。我改天给你扎针灸吧!”

    他觉得,他这人不喜欢欠别人人情,要还,还是用自己最擅长的来还。

    “好。”顾沫漓点头,却又突然想起来什么,问:“扎针灸不用脱衣服吧?”

    俞天熠看着她,回答:“用。”

    顾沫漓:“……”

    气氛徒然暧.昧,尤其是此刻两人距离这么近。

    俞天熠反应过来,后退了两步。

    顾沫漓得到释放,回到自己的座位,继续吃还没吃完的云吞面。

    “因为扎针灸需要无菌,如果穿过衣服,针可能会被污染。”俞天熠很专业地解释:“但是如果是扎四肢的话,把四肢露出来就好。”

    顾沫漓很想问他,那他要给她扎的,属于哪一种。可是,最后想想还是没问。

    “你还吃得下蛋糕吗?”顾沫漓吃完云吞面后道。

    “休息一会儿再吃。”俞天熠说完,突然想到他应该安排点儿娱乐活动,于是道:“沫漓,你都有什么爱好?”

    她抬眼:“喝酒。”

    故意的。

    俞天熠蹙眉。

    顾沫漓笑了:“开玩笑啦,其实我喜欢的东西挺多的,最爱的就是吃和睡,我想当一只懒猪。”

    “但是我看你挺勤快的。”俞天熠说罢,提议:“看电影吗?我家里有家庭影院,去年搬家时候别人送的。”

    “好啊。”顾沫漓点头:“你爱看的不会是人体解剖学吧?我可不敢看。”

    “网络上有不少,你来选。”俞天熠说着,开了播放器和投影仪。

    顾沫漓选了一部美国的圣诞节爱情电影,道:“这个行吗?”

    “好。”

    电影开始,两人坐在沙发上,很静,没什么互动。

    而这部电影,却是够浪漫,尤其是,电影男女主重逢却不能在一起的时候,顾沫漓也不由被染上了几分伤感。

    她转头,看旁边的俞天熠似乎也在认真看着剧情,她心头一动,想起那天的事。

    他估计是在思念他那个求而不得的女孩吧?虽然坐在他旁边的是她,可是,住在他心里的却是另一个女人。

    顾沫漓心头涌起一阵类似烦闷的情绪,靠在沙发背上,想起一句话。

    或许,你对他再好,你也只是他吃饭时,唇角沾着的米粒。而他得不到的那个,却是他床头永远的白月光。

    她想,她要想成功,可能需要在过年之后,从他生活里消失一段时间才行了。

    欲擒故纵,她不是不会玩。

    电影逐渐接近尾声,不过还好男女主终于结束了误会,以一场旷世之吻,彻底定格了结局。

    顾沫漓的思绪转了千百转,却不知,旁边的俞天熠却是只想了一个问题。

    找女朋友,倒是是麻烦还是不麻烦?

    他是个怕麻烦的人,觉得一个人最潇洒,不会为了吃什么和看什么而争吵、不用刻意去讨好别人哄别人开心、最关键的是,他发现自己其实是个比较闷的人,似乎不会和女孩子相处。

    想到这里,他不由看了一眼旁边的顾沫漓。她好像还行?不属于那种麻烦的女生?

    她不知他所想,冲他扬起笑容:“晚饭消化得差不多了,我们吃蛋糕吧!”

    “好。”他才刚答应,她就起身去冰箱里将蛋糕拿了出来。

    “许个愿吧!”她插上蜡烛,上面两个数字:2和8。

    俞天熠虽然觉得是小女生才玩的游戏,还是照做了。

    他许愿的时候,原本想说,希望这次课题能拿金奖,可是又觉得,自己那么优秀,怎么可能拿不到金奖?!

    于是,闭上眼睛双手合十时,他蓦然改了愿望。他在心里说,希望能找个不麻烦的女朋友。

    他比较懒,所以希望这个女朋友能顺利变成他的妻子,再过几十年,变成他的老伴,最后一起嘎嘣。

    嗯,嘎嘣的时候也不要麻烦,最好两人一起突然就驾鹤西去了,不用在医院受折磨,子孙后代还能只跑一趟火葬场。

    *作者的话:

    大家觉得俞神医的愿望能顺利实现么?

    微信公众号‘慕寒小说’今天9点半放他和沫漓合影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