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29章 言深恭喜你,多了一个小姑父
    第229章言深恭喜你,多了一个小姑父

    很快,夜洛寒完成了一次滑行。

    他停在霍静染的面前,倾身过去,吻了霍静染的脸颊一口:“小染,再等我滑几圈。”

    她点头,讷讷地道:“好。”

    心头的猜想,却随着他的不断下滑而清晰。

    此刻,偌大的雪山一片洁白,而夜洛寒留下的红色轨迹,却逐渐清晰起来。

    霍静染站在山脚下,拢了拢脖颈上的围巾,她的视线一刻也没有离开他。

    时间一点点过去,渐渐地,太阳从山顶慢慢往下移,来到了夜洛寒滑过的轨迹顶端。

    顿时,原本就炫目的红变得更加璀璨。

    随着最后一笔结束,夜洛寒直接滑了下来,向着霍静染靠近。

    她看着他越来越近,而他身后整座雪山,都成了他的背景。

    夕阳似火,已然移到了山腹,几乎占据整个山腹上的三个字,也在阳光里变得炫目无比。

    我爱你。

    此刻,夜洛寒恰好停在了霍静染面前。

    他快速从滑雪板上下来,然后,突然单膝跪地。

    不知从哪里,他变出了一个黑色的金丝绒小盒子,然后,缓缓打开。

    他抬起眼睛,看向面前的女孩,说话的声音因为激动,也带着几分颤意:

    “小染,从你一出生,我就认识你了。你占据了我的孩童、少年,和青春所有的时光,牵动了我所有的喜怒哀乐。

    我喜欢你,从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喜欢,到现在,明白了什么是一生的挚爱。

    我们经历了太多的误会、分离和无奈,但是,你始终都能包容我、相信我,让我很开心,也很感动。

    我为过去给你的伤害而说一声对不起;也发誓将来再不会让你受伤。

    小染,我爱你,这辈子最爱你、也只爱你一个。

    你愿意嫁给我、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吗?”

    没有逼迫、没有不得不,所有的只是因为我爱你,所以想要和你一生相伴。

    他凝视着她的眼睛,静静地等待着她的答案。

    此刻,清风掠过,树上的冰棱在风中发出清脆的声音,好似风铃上的音符。

    霍静染看着面前的男人,他逆着光单膝跪在她面前,整个世界,除了他身后的雪山,就只有他们两个。

    她低头看向他手里的戒指。

    漂亮别致的设计、硕大的钻石,在阳光里,熠熠生辉。

    夜洛寒怕她不喜欢,又补充道:“小染,我一直觉得我很多年买的那个有些太简陋,所以,就买了这个,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如果不喜欢,我们再……”

    她抬起手,捂住他的唇。

    不,很多年前那个,她就很喜欢了。

    只要他送的,她都喜欢。

    “我愿意。”她声音哽咽,眼泪噼里啪啦往下落。

    只有真正经历过那十年的他们,才知道此刻的牵手,有多么的难能可贵。

    还好,她依旧还是年少时候,站在他身旁的小公主。

    他依旧还是她的骑士,承诺着童年时代过家家就开始的诺言。

    她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那三个字落在他的耳畔,却好似惊雷,直直落进了心底。

    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她,心甘情愿嫁给他。

    夜洛寒的眼睛也红了,视线有些模糊。

    他从盒子里取出女款的那枚戒指,抬起霍静染的左手,虔诚地给她戴在了无名指上。

    她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接着,她也取了男款的那枚,将它戴在了夜洛寒的左手无名指上。

    她刚刚拉着他站起,他就马上抱紧她,低头吻了下来。

    此刻,世界一片安静,连风好似都静止了。

    他们在雪地里拥吻,斜照而来的夕阳一点一点,将整个画面渲染成了一副浓墨重彩的画。

    不知多久,夜洛寒才慢慢放开霍静染。

    他凝视着她的眼睛,鼻音很重:“小染,我们新婚快乐!”

    这,真的才算是他们的新婚。

    她撞进他的眼睛里,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声音也是闷闷的:“洛寒哥,新婚快乐。”

    他喉结滚动,似乎不知道该怎样抒发此刻的情绪,于是,抱紧她再次吻了下来。

    仿佛真要到天荒地老。

    直到夕阳彻底落下,天空都染上了青色。夜洛寒才错开霍静染的唇,温柔道:“小染,凉不凉,我们回房间?”

    她点头:“好。”主动将手放在他的掌心。

    于是,他牵着她在雪地里走,洁白的雪地上,留下并排远行的脚印。

    而在二人离开后,霍言深也带贺梓凝来了这里。

    他接过滑雪板,冲贺梓凝挑眉:“宝宝,先让你老公给你表演一个高难度的!”

    贺梓凝翻了翻白眼:“你悠着点啊!”

    “放心吧,你老公我可是在瑞士滑过的!”霍言深说着,穿好滑雪板,然后,一把将贺梓凝抱了起来,往前滑动。

    她吓得尖叫,连忙环住他的脖颈。

    二人来到高级滑道的索道处,霍言深正要把贺梓凝放下,随意抬眼的一瞥,却不由愣住了。

    虽然此刻天色已暗,但是山上开了灯,所以,山腹上那三个大字依旧清晰无比。

    霍言深挑了挑眉。

    贺梓凝察觉道异样,也转头看去。

    顿时,愣住了:“我爱你?”

    霍言深一听,马上低头亲了她一下:“宝宝真乖,我也爱你。”

    贺梓凝:“……”

    她抬眼:“这是谁写的啊?”

    “夜洛寒这小子还真有两把刷子!”霍言深不服气道。

    贺梓凝笑了:“是他啊?什么小子,他比你大一岁不说,这个表白一看就是在求婚。所以,言深,恭喜你,多了一个姑父。”

    人家虽然岁数不大,可是,谁叫人家辈分高呢!

    霍言深黑了脸,缓了缓,又重新找回了战斗力:“宝宝,等着看,你老公也上去写个难度更高的!”

    贺梓凝好奇:“写什么?”

    “贺梓凝是霍言深一个人的。”他说着,一点儿也没不好意思。

    贺梓凝失笑:“那么长,恐怕不好写吧?”

    霍言深觉得自己的能力受到了质疑,就要去找工作人员要夜洛寒用的那种荧光粉。

    “好啦好啦,我都知道你可以了!”贺梓凝怕他真要写,连忙抱住霍言深的腰:“不是带我来是给我当教练的吗?人家都还没学会呢!”

    老婆一撒娇,霍言深马上就投降:“那改天再写,宝宝,我先教会你滑雪,回头你给我写。”

    贺梓凝:“给你写什么?”

    “写霍言深是贺梓凝一个人的。”他说着,低头印了一个吻在她的唇上。

    贺梓凝被逗笑,和霍言深笑笑闹闹地去了山顶。

    此刻,温泉旁,夜洛寒将盘子端给温泉里的霍静染:“小染,吃点寿司,你最爱的北极贝。”

    “谢谢洛寒哥。”霍静染微笑地接过去,咬了一口,芥末的味道充斥鼻端,却格外得舒服。

    “叫一声老公我听听。”夜洛寒紧张地等着。

    霍静染放下盘子,觉得脸颊有些发烫,整个温泉的水蒸得她晕乎乎的。

    她掀开唇.瓣,声音很轻,却若雾气一般占满了他整个心湖:“老公。”

    他的心跳漏掉了一拍,整个人顿了几秒,然后,蓦然跳入水中。

    水花四溅里,他将她揽入怀中,低头吻她。

    她抬头,回应他。

    唇.瓣上的触感清晰而刻骨,水蒸气中,相拥的身影变得若隐若现。

    温泉边,怒放的红梅清香飘入鼻端,带来醉人的芬芳,却远不如怀中的柔.软,那么撩动神经。

    他的手在她的身上打圈,她轻哼着,只觉得他的指尖仿佛有魔力,能抽走她所有的力气。

    她变得很软,好似和周围的水融为了一体,他却变得更硬,滚烫一般沸腾了她的身心。

    游泳衣在亲.吻中散落,浮浮沉沉在水里,他托起她,深深地抵了进去。

    她身子一滑,连忙抱紧他的脖颈。

    他拥紧她,低头轻吻:“小染,我好爱你。”

    她抬眼,心跳得很快:“我也是。”

    这一刻,他只觉得心头烟花盛开,美不胜收。天知道这句话,他等了好久好久……

    身侧的水花随着有节奏的律动不断拍在二人身上,夜洛寒一手托住霍静染,一手穿过她的长发,疯狂地吻她。

    她也热情地回应着他,雾气里,交叠的影子都仿佛带着燃烧热情的温度。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终于结束。夜洛寒低头碰了碰霍静染的唇:“小染,我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她已然无力,靠在他的怀里:“我好累啊。”

    “那我们去睡觉好不好?”夜洛寒道:“饿不饿?再吃点东西?”

    她懒洋洋地道:“那你喂我。”

    “好。”他笑。却又有点儿想哭。

    真好,此刻的幸福就和他梦里一样美。

    最后,他抱她洗了澡,又吃了一些宵夜,然后,他听到怀里姑娘均匀绵长的呼吸声。

    夜洛寒低头,吻了吻霍静染,心头排山倒海的情绪,却只化作了轻轻的一声:“老婆,晚安。”

    她不知听到了没有,唇角微微扬起笑容,恬淡静美。

    因为,梦里她见到了一个粉妆玉琢的宝宝,挥着手,往她的怀里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