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31章 搞地下恋的合法夫妻
    第231章搞地下恋的合法夫妻

    “我是不会和小染离婚的!”夜洛寒站得笔直:“我爱她,要永远和她在一起!”

    霍静染听了他的话,鼻子一阵发酸。

    原本心头忐忑的情绪,竟然因这么一句话,而奇迹般地安定下来。

    她觉得,他应该是有办法的。

    所以,她坐在了母亲旁边,静静地等着。

    “夜洛寒,我们不说你父亲都做了什么。”霍战毅开口:“我们就说你。”

    他继续道:“你虽然跟随你母亲姓,但是,你身上照样流着宗家一半的血!”

    “他们的事情,我同样也是受害者。”夜洛寒道:“为此,我失去了小染,错过了很多。”

    “对,冤有头债有主,这个我们承认与你无关。”霍战毅眯了眯眼睛:“但是,我们反对你和小染,更多的是因为你宗家的遗传病!你们宗家的男人,有哪个活过了50岁的?!你又如何照顾小染到老?!”

    “大哥,你在说什么?”霍静染懵了,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大哥。

    而夜洛寒身子一晃,浑身窜起一阵冷意。

    为什么,霍战毅说的和宗佳玥说的一样,难道真有什么遗传病?

    “宗家和霍家,过去很多年前就打过交道,你爷爷那代,关系最好。”霍战毅道:“所以这件事,我们都清楚。当初宗佳玥是个女孩,一开始我们才同意和我们家联姻,因为遗传病在Y染色体上,女孩子没有关系,也并不携带基因。”

    说着,他眸色锋锐地看向夜洛寒:“不论你姓什么,你的基因都有缺陷,我们是绝对不会把静染嫁给你的!如果你真爱她,希望你能放手,也不要逼我们动手!”

    霍静染显然还沉浸在这个震惊的消息上,她摇了摇王淑云的手:“妈,这个不是真的对不对?”

    王淑云摇头,叹息道:“静染啊,他不是你的良人。”

    夜洛寒的目光将众人一扫,便知道,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他只觉得有一股凉意从脚底升起,瞬间侵蚀了他全部身心。

    昨夜的他有多开心,今天上午的他,就有多难过。

    宗佳玥说的是真的?所以他真的活不过50岁吗?

    也就是说,他剩下的光阴,只有十几年了?

    不……

    他感觉呼吸被扼住,艰涩得扯得浑身都在犯疼。

    他看向霍静染,她也在看他,眸底有水光聚起,眼底都是破碎的影子。

    他不想他打败了所有,却败给了自己的健康!

    “这件事,我听宗佳玥说过。”夜洛寒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声音:“我已经做了全面检查,过几天就能拿到所有的结果。如果,我真的病了,那我必然不会再拖累小染。但是如果我没事,我不会放手。”

    “所以,你在不清楚你自己身体的情况下,昨天还约静染一起出去。”霍战毅的问题很尖锐:“夜洛寒,你这是对她负责任的表现?!”

    “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夜洛寒道:“但是,我相信我的身体是健康的。”

    “其实资料我们已经查过了。”霍战毅说着,转身去书房拿来了一个文件袋,递给夜洛寒:“你家的族谱情况,你自己看吧!”

    夜洛寒接了过去,打开看了扉页。

    上面列了宗家上面七八代人的情况,还附了生辰年月。

    “我还有事,先走了。”霍战毅道:“夜洛寒,我想你更适合找个地方慢慢看。”

    夜洛寒听到逐客令,心头发沉,他看了一眼霍静染,她扁着嘴,泫然欲泣的模样让他心疼。

    他硬起心肠,开口:“小染,我先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别担心我。”

    说完,他又冲着霍家长辈道了别,然后转身离开。

    家庭气氛因为夜洛寒的到来,整个都变了调儿。霍静染心头好像堵着棉花,她起身:“爸妈,我回房间了。”

    说完,匆匆离开。

    回到自己卧室,她好像被抽空了力气,趴在桌上一动不动。

    许久,她慢慢看向坚宝,打开了它的电源。

    “染染,你好。”坚宝开口道。

    “你好。”霍静染闷闷地道。

    “你不开心吗?我能不能帮你?”坚宝道。

    “谁都帮不了我……”霍静染低头看向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只觉得更刺痛了:“为什么我和他之间,总是好像有翻不过的大山?!明明我都不计较十年前那些事了,我都完全放下、只看未来了,但还是……”

    “染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坚宝的指示灯闪了闪:“但是我可以逗你开心!我给你跳个舞吧?你看完笑一笑好吗?你笑起来好漂亮的!”

    说罢,坚宝脚下的轮子开始转动,两只小手跟着机械版地挥舞,裙摆飞扬。

    有些可爱、有些滑稽。

    霍静染本来想笑的,可是,眼泪却猝不及防地决堤,噼里啪啦落了下来。

    坚宝还在跳,直到听到霍静染的哭声。

    它有些运算不过来,困惑地道:“染染,我跳得难看吗?你怎么哭了?”

    霍静染哭得更难过。

    坚宝着急了,连忙扑向她的脸,伸出手,碰了碰她:“染染不哭,你听不听笑话,我资料库里,有一千多个笑话呢!”

    “不用了,谢谢你,坚宝。”霍静染擦着眼泪。

    她看着面前的机器人,心头想着,如果她有宝宝就好了。

    可是刚刚这么一想,又开始担心起夜洛寒来。

    她相信他的身体好好的,可是,刚刚客厅里听到的那些话,又好像是催命符一般,死死缠住她的身心。

    而这时,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

    霍静染透过朦胧的视线,看到了夜洛寒的名字。她吸了吸鼻子,接听。

    “小染。”夜洛寒应该在外面,听筒里还有风声。

    “嗯。”霍静染哼了一声,没能继续说下去。

    “小染,你去竹林那边。”夜洛寒道。

    “为什么?”她的声音还带着哭过的味道。

    “乖,过去一下你就知道了。”夜洛寒哄道。

    霍静染只好穿了外套,从主宅后门去了竹林。

    这里,她曾经住了十年。自从好了之后,她几乎再未踏足过。

    此刻行来,显得有些萧瑟了。

    她之前养的小狗,现在也在主宅,所以这边房间虽然有人定期打扫,却显得格外冷清。

    霍静染走到墙边,正要推门进去,却听到有人在叫她:“小染。”

    霍静染循声抬头,便看到霍家的外墙外,有一棵叶子落光了的大树。而夜洛寒,就坐在大树的一个树杈上。

    她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你怎么爬这么高?还不快下来,万一摔倒怎么办?!”

    霍家的墙有三米,他所在的地方比墙还高些,估计三米五。

    天气很冷,夜洛寒搓了搓手,冲着地上的霍静染笑了笑:“小染,我担心你会哭,所以就回来看看你。”

    一瞬间,霍静染已经好了的眼眶又红了。

    她咬紧牙关,不说话,只是仰头看着他,或许借助这样的仰视动作,将刚刚蓄积的眼泪都憋回去。

    “小染。”夜洛寒无奈道:“我就知道你会哭。”

    他说着,冲树下的人说了句话。

    很快,就有一根绳子被抛弃,然后落在了他的手里。

    霍静染急了:“洛寒哥,谁给你的?你要做什么?”

    “言深给的。”夜洛寒道:“我下来看你。”

    说着,他在身上绑了绳子,然后冲墙下的霍言深比了个手势,在霍静染狂乱的心弦下,一个跨步,从树上跳到了墙头。

    霍静染死死捂住嘴.巴,才不至于叫了出来,她急急地道:“你疯了!”

    夜洛寒冲她笑笑,阳光里,笑容好像也带着暖暖的味道。

    然后,他顺着墙头往下滑,霍言深那边拉着绳子,所以落下来的时候,夜洛寒的速度得到了缓冲,他安全着地。

    霍静染已然飞奔了过去。

    夜洛寒一把将她抱紧,顾不得先解身上的绳子,便低头去吻她挂着泪珠的眼睛。

    她觉得自己仿佛突然回到了少女时代,那个不允许早恋的时代。

    男孩不顾危险翻墙,只不过为了见她一面。

    “小染,我就知道你哭了。”夜洛寒的手指穿过霍静染的头发:“别怕,我不会死的!我刚刚仔细思考了,我这么健康,怎么可能有什么遗传病?你相信我,一定能找到宗家男人活不过50的原因!”

    她点头,泪水簌簌下落:“但是他们都不让我们在一起……”

    “没关系,以后我都悄悄来陪你,就在这里,我不走。”夜洛寒抱紧霍静染。

    “那你……”霍静染睁大眼睛:“你要住这里?”

    夜洛寒点头:“等我去医院取了结果,我就住来这边。如果有佣人过来,你提前告诉我。”

    她觉得对他很不公平,今晚就是除夕,到时候主宅那边张灯结彩,她肯定也许久不能脱身,而他却只能在这边看着他们热闹,他却一个人。

    “洛寒哥,那你吃饭什么的……”她担忧道。

    “没事,你抽空随便给我带点儿就好。”夜洛寒看着霍静染,温柔道:“只要能陪你。而且,只要等我查出来结果,我们就能正大光明了。”

    说着,他牵着她的手走进那栋小屋:“外面凉,我们去里面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