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33章 她不喜欢他,改喜欢别人了?
    第233章她不喜欢他,改喜欢别人了?

    第二天是春节,一大早,霍静染是被爆竹声吵醒的。

    她睁开眼睛,身旁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她动了动身子,伸了个懒腰,却在枕头旁边发现了一个红包。

    压岁钱?

    她顿时扬起唇角。

    记得小时候,他好像也给她发过压岁钱。

    那会儿,他们都不缺钱,对钱的概念不大。

    不过,他总会将他收到的都给她。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给她了。

    当时,她还有些不开心,问他他却说,他帮她存着,等将来,他用这些存下来的钱,给她买她喜欢的东西。

    后来考上大学,他说话便直接了很多。说把钱攒下来,好娶她回家。

    此刻,看到同样的东西,虽然她现在根本不缺钱,可是,却觉得心里有甜滋滋的味道化开,忍不住扬了唇角。

    霍静染起床,给夜洛寒发了个消息:“谢谢老公的红包。”

    他马上回复:“以后我的钱,全都上缴给老婆。”

    她笑出了声,只觉得一天都神清气爽。

    当天,霍家和宁城其他朋友也都聚了聚。而夜洛寒惦记着自己的检查结果,所以找了个机会,上了霍言深的车,被霍言深偷偷带了出去。

    来到医院,报告已经出来。

    夜洛寒看向结果,心头的大石轰然落地。

    可就在这时,他的朋友打过来电话:“夜少,你让我查的已经查过了,和你给我的资料完全符合。”

    “说具体些?”夜洛寒捏紧手机。

    “的确就如资料上所说,宗家的祖上八代开始,所有的男人,都没有活过50岁的。”对方道:“霍家给你的资料没有问题,我这边查到的也一模一样。”

    “好的,我知道了。”夜洛寒问:“还有别的发现吗?”

    “就是我发现,很多都是死于意外,真正在50岁之前病死的,并没有几个。”对方道。

    挂了电话后,夜洛寒回到自家,仔细看了那些资料。

    的确如此,一共29个男人,意外死去的有21个,病死了8个,其中3人是幼年夭折,只有5人是中年以后死于同一种疾病。

    夜洛寒看了疾病的名称,于是,又专门去医院做了一次针对性检查和血液分析。

    三天后得到的,是同样的结论:他并没有得这种疾病的任何潜在风险。

    那为什么祖上有人死于此病呢?

    夜洛寒觉得,只要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么,霍家那边的难题,就算是完成一大半了。

    他没有生命威胁,便只需要让霍静染的家人慢慢消除对宗家人的芥蒂,彻底接受他。

    因为担心夜洛寒找霍静染,所以,霍家那边这些天都让霍静染住在老宅。

    所以,夜洛寒之后几天几乎都在练习翻墙,慢慢地,连霍言深辅助都不用了,自己一个人就能安全完成。

    过年的时候,贺梓凝收了不少礼物。

    想到自己身体是俞天熠调理好的,于是,她抽了个时间,和霍言深一起,带了礼物去了俞天熠的诊所。

    俞天熠原本也是打算给自己放个春节的,可是过年在家,都是来送礼的。有的除了送礼,还变相打听他是否单身。

    他向来懒得应酬,于是直接将这样的苦差交给了自己父亲,他则是早早就出来看诊。

    贺梓凝到的时候,他刚送走了人。

    助理给他沏了一壶清茶,他慢慢喝着,闭目养神。

    贺梓凝推门进去,俞天熠愣了一下,往后看,只看到了霍言深。

    他开口:“今天是你老公陪你来的?”

    贺梓凝心头一动,假装没听到言下之意,点头:“是啊,过年嘛,我们给你带了些东西,听说你过年也出诊,真是神州好大夫!”

    她坐下,俞天熠给她诊了诊脉,道:“现在的确是好多了,以后记得加强运动锻炼,每天保持活动量,把气血提上来。”

    贺梓凝点头:“好的,我一定加强锻炼。”

    霍言深在一旁道:“凝凝,从明天早上开始,我带你运动!”

    贺梓凝:“……”

    她怎么觉得,有点儿后悔来这边呢?一听运动就腿软的人,貌似更希望捏着鼻子喝中药啊!

    三人又聊了一会儿,然后,贺梓凝起身,说要离开。

    俞天熠起身相送,似乎想起了什么,道:“对了,你朋友最近觉得怎么样?”

    “我朋友?”贺梓凝假装听不懂。

    俞天熠道:“顾沫漓。”

    贺梓凝心头偷笑,不过还是冲俞天熠道:“她挺好的,说吃了你的方子后,气色也好了不少,这些天过年,在家陪姥姥呢。”

    “哦。”俞天熠点头,没有继续问下去。

    “俞大夫,你慢慢忙,那我们回家啦!”贺梓凝挥手。

    “慢走。”俞天熠微笑目送二人离开。

    贺梓凝走后,俞天熠看了一下微信朋友圈。

    随手翻了翻,看了几个人转发的东西,然后,不知不觉点开了顾沫漓的相册。

    最后一次发动态,还是在情.人节。

    上面只有简单的一句话:“今天沾老板的光,见了好多明星,饱眼福了!”

    下面的照片,几乎都是明星的,只有最后一张,是她和傅御辰的合影。

    两人并肩站在一起,头微微靠拢。

    男人时尚帅气,女人漂亮大方。穿着都很正式,顾沫漓还化了妆,看起来很般配。

    因为俞天熠和顾沫漓只有贺梓凝一个共同好友,所以,他只能看到贺梓凝的评论。

    贺梓凝:“大沫漓,情.人节快乐!老板很帅啊!”

    顾沫漓:“别说,今天我们去现场,他还被好多粉丝围住,以为是明星呢!”

    贺梓凝:“不会以为你是绯闻对象吧?”

    顾沫漓:“是啊,我差点被打死。”

    贺梓凝:“过了春节一起来我们家玩啊!”

    顾沫漓:“没问题!”

    俞天熠愣了愣,这意思是,顾沫漓还要把她那个花花公子老板带出来,见自己闺蜜?

    那个人是顾沫漓的男朋友?

    他微微凝眸,心头有些困惑。

    她改喜欢别人了?

    正思索间,之前预约的病人来了。俞天熠只好收起手机,然后开始投入工作。

    今天的病人还真不少,一个接一个,俞天熠忙完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他让助理挂了牌子,正要回家,就有人来到了小院。

    柔和的路灯下,顾沫漓的面孔一半明亮,一半被打了暗调,看起来有些立体。

    “学长。”顾沫漓快步过去,手里提着东西:“新年快乐!这是我今天刚包的饺子和做的辣酱,你带回家冻起来慢慢吃吧!”

    俞天熠机械般地接了过去,正要说话,顾沫漓已然摆了摆手:“那我先走了,不耽误你回家啦!拜拜!”

    俞天熠见她转身,本能地伸手一拉。

    他抓住了她的手,她转身,讶然道:“学长,怎么了?”

    他开口:“我还没有谢谢你。”

    “没事的,不客气。”顾沫漓笑了笑,见他不放手,于是道:“那你现在说一声补上也行。”

    “谢谢。”俞天熠说着,又想起昨天晚上时候,母亲看肥皂剧,里面女孩切辣椒,手被辣疼了让男主哄的镜头。

    他于是将顾沫漓的手拿起来放在眼前,看了看:“你的手没事吧?”

    她错愕:“没事呀,我没切到手。”

    “不是。”他摇头:“你做辣酱的时候,手会不会觉得辣?”

    她笑笑:“我以前被辣过,有经验了,会带手套,你们医生那种医用的。”

    说罢,她看向他的手。

    俞天熠反应过来,没有丝毫尴尬,而是顺便将手指滑向了顾沫漓的手腕,他仔细听了一会儿,道:“挺好的,和贺小姐一样,只需要多加强运动就好。”

    说着,他放开了她。

    “好的,我听你的,俞神医!”顾沫漓眨了眨眼。

    说罢,她挥手:“拜拜。”

    说罢,她还真的走了。

    俞天熠觉得手里的东西挺沉,够他吃很多顿的早餐,特别是过了初六,他爸妈就要出去开学术交流会,估计他又要恢复之前那种生活。

    他追了两步出去,顾沫漓已然消失。俞天熠只好回来将袋子提上了车,他发动了车,打开暖气,给她发消息:“谢谢。”

    还是那两个字,说完,觉得不够,又问:“包饺子累不累?”

    “没关系,习惯了。”她回复:“好好开车,别发消息了,注意安全。”

    简单的一句话,他突然觉得宁静的心好像被羽毛轻轻拨了一下,有轻微的痒意。

    他捏着手机,坐了一会儿,开车离开。

    他没有回父母那边,而是先去了自己公寓,将饺子放好。

    辣酱封得好好的,上面粘了一个便利贴,粉色的小猫,很是可爱。

    空白处,清秀的字迹赫然在目:“辣椒酱虽然好吃,每天也不要吃多了哦!吃完了告诉我,我下次再给你带。”

    俞天熠将便利贴撕下来,旁边就是厨房的垃圾桶,可是他却没扔,而是鬼使神差地将它带入了餐厅。

    想了想,他将粉色小猫贴在了餐桌旁边的墙面上。

    嗯,放在这里提醒自己,别吃过量了也好。

    他想到这里,这才拿起手机,给她发消息:“我开车没看你的消息,现在平安到家了。”

    他等了一会儿,她没回,他心头微动,她刚刚急匆匆的东西给了他就走,难道去约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