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37章 一念心动
    第237章一念心动

    清茗山顶上,有个湖泊,从山脚往上,大概需要两个多小时的路程。

    众人早就准备在山上烤肉喝粥,所以,几个男人负责背锅和烤架,而女孩子们几乎都是空着手。

    例外的是白念倾,她背了自己和贺梓凝的水,脚步还很是轻快。

    而两个小孩子难得出来爬山,所以,也不要大人牵着,欢欢喜喜手拉手往前走。

    春天,空气清新,山路两旁的树都抽出了嫩芽,时不时有小鸟飞过,发出叽叽喳喳的叫声。

    霍言深背了东西,虽然有点儿沉,不过他向来喜欢锻炼,倒是根本不觉得累。

    他牵着贺梓凝往前走,时不时,还拿出手机给贺梓凝拍照。

    他们身后,夏君澜拉着舒粤,时不时往霍言戈处看,可是,却一直没找到和霍言戈说话的机会。

    这时,顾沫漓从包里取出一个随身音响,道:“要不我们来点儿音乐吧?大家想听什么样的?”

    “听我漂亮妈咪的!”霍宸晞马上道。

    贺梓凝笑:“晞哥,你顾阿姨要是真放了我的歌,我就走不动了。”

    “走不动就让爸爸背啊!”霍宸晞道:“爸爸巴不得呢!”

    霍言深听了,目光灼灼地看向贺梓凝。

    身后,霍言戈看到这一幕,快走了几分,超过了霍言深。

    最后,顾沫漓还是放了其他歌手的歌。一路上,大家说说笑笑,脚步轻快。

    毕竟天气已经不冷了,所以走了半个多小时,大家便有些热了,于是,停下来在一片相对平缓的草地上休息。

    不知聊到了什么,傅御辰突然问时衿言:“衿言,你们什么时候要孩子?”

    时衿言很自然地道:“我和慕槿商量过,打算再过两个月就准备要,如果顺利的话,明年上半年生。”

    “还真准备了?”傅御辰讶然:“这么快!”

    话说,他可是见证时衿言和颜慕槿那次‘闪婚’的人。

    时衿言解释:“Fashion工作室现在一切都很稳定,慕槿那边也不是很忙,趁她还小,早点生也好,恢复快,就好像梓凝嫂子一样。”

    傅御辰听到这里,不由问:“慕槿,你已经准备好当妈妈了吗?”

    颜慕槿咬了咬唇,语气有些不确定:“我应、可以、吧?”

    说完,又看向时衿言:“衿言哥哥,你觉得呢?”

    “肯定是不行。”时衿言道。

    “啊?”颜慕槿泄气。

    “没关系,我有经验。”时衿言说着,捏了捏颜慕槿的脸:“你不是我从小养大的?嗯?现在只是多养一个宝宝罢了,多一个多几个都一样。”

    傅语冰不由冲旁边的傅御辰笑道:“哥,你看你开起的话题,最后受虐的还是你。”

    傅御辰郁闷了,转头冲一旁的顾沫漓道:“不是一直让我教你摄影吗?行,现在我有空!”

    顾沫漓笑:“好啊,师父不收费吧?”

    “之前化妆造型不也没收?”傅御辰白她一眼:“走吧,拍风景去!”

    “哦,好!”顾沫漓连忙起身。

    而这时,听到‘摄影’二字,夏君澜将手机掏出来,然后,悄悄对着霍言戈偷拍了一张。

    她心脏狂跳,做贼一样将照片上传备份,生怕丢了。

    众人休息够了,继续往前走,直到,来到了山顶。

    视线骤然开阔,世界好像被掀开了另一道门,一抹青绿撞入视线。

    “哇,好美!”贺梓凝觉得,整个身心都好像放空了。

    男人们将背着的东西放下,拿了毯子出来,在地上铺好。

    而女孩子们便开始整理东西,打开烤架。

    “这么多木炭应该不够。”郑铭泽看了看准备的东西,然后道:“肯定还得捡些干柴火才行,要不然烤不熟这么多食材。”

    “看来郑哥没少出来玩啊?”时衿言打趣道。

    他在联盟科技,自然也认识郑铭泽。

    “以前服兵役时候,经常上演野外自给自足。”郑铭泽笑笑:“我们去周围捡柴火吧!”

    大家四散去捡干树枝,贺梓凝怕两个小孩子摔倒,于是和顾沫漓一起陪孩子们玩。

    白念倾向来都是行动派,见湖泊旁边都是很细小的树枝,于是直接就走远了开始捡比较大的。

    不知不觉,就捡了不少。

    她抱着柴火往回走,见到霍言戈过来,冲他点了点头。正要走过,手臂却被人一拉,接着,被大力推倒在了地上。

    耳畔,却有重物落地的声音。

    白念倾一惊,撑着起身,手有些疼,却没有受伤。

    而她起来之后才发现,她刚刚要往前走的地方有个深坑。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专门挖的,上面还盖了土和草,她抱着的柴火挡住了视线,根本没有发觉。

    “霍先生!”白念倾已然扔掉了手里的柴火,冲到深坑边:“我跳下来救你!”

    深坑大概有两米多,霍言戈掉下去时候是滚下去的,所以显得里面更深。

    他撑起来,发现手背被尖锐的东西划伤了,汩汩冒血。

    他连忙按住,抬头冲着上面的白念倾道:“不用,我自己上去。”

    说着,他按了一会儿手背,勉强止了血,接着,抓住坑里的凸起,猛地发力,撑着将手臂探出了深坑。

    守在外面的白念倾连忙伸手拉住了他。

    她感觉自己的手臂快要脱臼,不过,两人一起用力,霍言戈还是被拉了出来。

    “霍先生,你的手流血了!”白念倾心头自责不已:“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你了,我帮你包扎!”

    “没事,我再按一会儿就好。”霍言戈道。

    “不行,不包扎好万一不小心碰到怎么办?”白念倾道:“而且流了这么多血,大家都会担心你的。”

    霍言戈一听,心头想着,别让贺梓凝吓到了,于是点头:“好吧,你帮我问一下我哥有没有纱布。”

    “好,你在这里休息等我!”白念倾说着,急匆匆往回跑。

    没过多久,她又回来了,只是手里多了一条毛巾、一个消毒棉球包和一把剪刀。

    “没有纱布,只能用这个干净毛巾将就一下。”白念倾说着,蹲在地上,撕开了消毒棉球。

    “我自己来。”霍言戈道。

    说着,他拿了棉球,给伤口消毒。

    白念倾就在他的旁边,见他因为有些疼,微微蹙眉的模样,心头的自责更加泛滥。

    “霍先生,实在对不起。”她低头。

    他却已然消毒完,抬起了眸子,看向她,语气淡淡的,好像清泉流过山石:“你觉得道歉有用吗?”

    白念倾一愣,以为霍言戈在生气,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可是下一秒,他却微微扬起唇角,恍若自嘲一般:“比这严重多了的受过,这个又算什么?”

    此刻,阳光恰好穿过树枝落下来,打在他的脸上,脸上淡淡的表情、唇角微扬的弧度,所有的东西,都不及他眼底的碎影来得漂亮。

    白念倾看得愣住,呆呆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行了,你可以包扎了。”霍言戈打破宁静。

    “哦,好!”白念倾连忙大声道。

    “你嗓门太大。”霍言戈蹙眉。

    “不好意思!”白念倾连忙道歉,只觉得刚才的感觉很奇怪,她不可抑制地被他的样子吸引,所以,他突然出声,她好像被抓了个现行。

    按捺住加速的心跳,她快速将毛巾剪开,比好了宽度,这才给霍言戈缠.绕在了他的手背上。

    一圈一圈,她有些不敢看他,直到最后打了个结,她才开口:“好了。”

    “嗯。”霍言戈看了看,还好,把卫衣的袖子往下拉一些,勉强能够遮住。

    “霍先生,那你别拿柴火了,我来拿你刚才的就好。”白念倾说着,快速在地上捡起干树枝。

    霍言戈应了一声,低头看向地上忙碌的女孩,轻嗤一声:“小凝的保镖怎么像个猴子?”

    他声音很小,白念倾没有听到。

    她抱起一大堆干柴,直起身道:“霍先生,你刚刚说什么?”

    “猴子。”霍言戈说着,率先往前走。

    “什么猴子?”白念倾四处望:“哪里有?”

    “你。”霍言戈头也不回。

    白念倾顿时明白他在说她,她愣愣地低头看了看自己。

    他说她像猴子?哪里像了?

    可是,他已经走远。

    阳光落在他的头顶,细碎的黑发上跳跃着漂亮的光影。

    白念倾突然笑了,红了耳根。

    她缓了缓有些纷乱的心跳,这才快步往前,跟着霍言戈的步伐。

    霍言戈刚从林子里走出去,夏君澜就跑过去:“霍先生,你没找到干树枝吗?”

    “嗯。”霍言戈点头,径直去了湖边,准备洗洗手。

    他刚蹲下来,夏君澜就惊呼一声:“霍先生,你受伤了?”

    说着,她连忙跑过去:“严不严重,要不要我帮忙?”

    白念倾的脚步,蓦然定住。

    湖边,夏君澜脸上担忧的表情再清晰不过。都是女孩子,虽然白念倾这方面似乎开窍得晚了些,可是,她怎么会不知道此刻夏君澜为什么会那么紧张?

    刚才因为一个绰号偷偷升起的喜悦荡然无存,白念倾站在那里看了几秒,急急便转了身。

    她将干柴放了下来,直起身拍手的时候,贺梓凝冲她笑:“念倾,你战斗力太强了吧?怎么一个人拿了这么多,也不怕把手磨坏。”

    说着,贺梓凝拉起白念倾的手:“你看,掌心都有茧子了,你现在可是大学生,以后要注意保养双手,漂漂亮亮的哦!”

    “好。”白念倾点头,心头第一次涌起一阵类似自卑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