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40章 谁又在暗恋谁
    第240章谁又在暗恋谁

    “靠!”傅御辰咬了一口兔肉,将骨头吐了出来:“谁写的?!”

    “御辰,你确定不是你自己写的?”时衿言挑眉:“你是自夸证明自己能力强吗?”

    傅御辰一个眼刀过去:“衿言,你写的?”

    “不是我。”时衿言道:“我怎么不记得你尿得最远?”

    “那就是深哥?”傅御辰转头。

    “深哥比我们大些,而且,要写也写嫂子。”时衿言鄙视:“你觉得你的脸有那么大么?”

    “墨涵?!”傅御辰感觉自己三观要颠覆了:“你小子干的?你学坏了吧!这里还有小孩子呢!”

    “不是我。”颜墨涵耳朵都红了一半:“我没和你比过……尿尿。”

    后面那两个字肯定是故意小声了。

    似乎,一下子成了悬案。

    傅御辰坐下,不知道是谁搞怪他。

    于是,他抽了第二张,念到:“宸晞哥哥说等我长大了要让我做他的新娘。”

    其中,有两个字是拼音,傅御辰看了好半天才念对。

    他感觉自己吃了一顿饱饱的狗粮,还是来自一个六岁的小女孩的。

    众人大笑,轮到欧阳米去抽。

    她不识字,刚刚那句话都是霍宸晞和她一起,好容易才写出来的。

    她将纸条给霍宸晞,让他念。

    霍宸晞道:“偷偷喜欢你。”

    “这是谁的?”贺梓凝好奇:“女孩写的还是男孩写的?”

    “不知道,没有名字。”霍宸晞摇头。

    “哈哈,看来我们今天聚会有情况啊!”贺梓凝说着,扫了众人一圈,然后,叫顾沫漓道:“沫漓,你下一个吧!”

    顾沫漓伸手去拿了一张,念道:“我最爱我的老公……”

    说着,她没敢继续念,而是看向霍言深:“深哥。”

    “嫂子给深哥表白呢?”傅语冰笑。

    时衿言道:“一看就是深哥在故意模仿嫂子对他表白。”

    众人大笑,贺梓凝也抽了一张:“我好想喜欢上他了。”

    她补充道:“单人旁的他哦!”

    顿时,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纸条是女孩子写的了。

    一瞬间,探究的目光开始扫描。

    颜墨涵看向旁边,傅语冰正在和郑铭泽说话。他想起傅语冰在走出林子时候看郑铭泽的眼神,不由心头微动。

    难道写这个纸条的是她?她喜欢郑铭泽?

    这个念头一升起,他就越觉得有可能。

    心头有些酸酸的,会不会以后大家都结婚了有了另一半,最后就只剩他是孤家寡人?

    颜墨涵想到这里,大脑一下子短路,直接扯了扯傅语冰:“语冰。”

    “嗯?”傅语冰转头。

    他脱口而出:“那个纸条是你写的吗?”

    “啊?”傅语冰眨了眨眼,反应过来,摇头:“不是啊。”

    颜墨涵不知道为什么,觉得石头轰然落地。

    可是他又想起,前面还有一张看不出性别的纸条也是表白,还不知道是谁写的。

    顿时,突然又觉得心里有些堵堵的了。

    另一边,贺梓凝他们猜了一圈也没猜到是谁,所以下一个接着念。

    时衿言道:“好希望他能注意到我。”

    他补充:“单人旁的他。”

    顿时,众人再度沸腾。

    “不是吧,我们这里面谁这么吃香?”顾沫漓笑,转头冲傅御辰道:“老板,你没有乱放电吧?”

    “我有第六感,肯定不是写给我的。”傅御辰说着,看向颜墨涵:“墨涵,不会是写给你的吧?”

    颜墨涵摇头,觉得不可能。

    这时,贺梓凝突然猜到了什么。

    她看向一直没说话的霍言戈:“言戈,是不是有情况?”

    霍言戈听到自己被贺梓凝点名,心头一颤。

    第一张纸条,是他写给贺梓凝的。

    难道被发现了?

    他耳垂红了,脸色却是竭力镇定,声音波澜不惊:“我不知道,我在吃烤扇贝。”

    贺梓凝观察了他几秒,突然有所发现:“言戈,你耳朵红了。”

    霍言戈:“咳咳……”

    他不小心呛到,正难受着,旁边白念倾给他递了水。

    递完水,白念倾根本不敢看他,也不敢多表示出任何东西。

    她想,她生平第一次偷偷给男生表白,会不会被抓个现行?

    不过还好,没人注意到她。反倒是一旁的夏君澜递给霍言戈一张纸巾,道:“霍先生,你没事吧?”

    “没事。”霍言戈淡淡地摇头。

    “一会儿全都念出来,排除法应该就能猜到了。”霍言深说着,让霍言戈去拿纸条。

    他一打开,就认出了霍言深的字迹,还有满满的霍氏风格。

    于是,霍言戈对着贺梓凝道:“宝宝,老公永远爱你。”

    念完,心跳漏掉了一拍。多希望这是他对她说的啊,可惜……

    贺梓凝却没有多想,而是撞了撞身旁的霍言深:“要不要这么肉麻?”

    一旁,夏君澜和舒粤都笑了:“梓凝,你老公好man哦!”

    霍言深挑了挑眉,就要这样的效果!他要告诉她周围的同学,他们夫妻和睦,别的小鲜肉都靠边站吧!

    只是,贺梓凝反应过来什么,困惑地扯了扯霍言深的手臂:“你怎么写了两张?”

    霍言深:“……”

    他刚刚偷偷换了她写的那张被她发现了……

    而他口袋里那个贺梓凝写的纸条,还乖乖地躺着。上面写道:“言深,听说你最后一次尿床是三岁?”

    哼,看他回家还不好好惩罚下她?!

    后面的话还在继续:“语冰,你是我们team最有灵气的队员,加油,我看好你!”

    这个瞬间就知道是郑铭泽写的,傅语冰冲他笑笑:“谢谢郑哥的鼓励!”

    恰好,郑铭泽拿到的却是傅语冰写的:“Raymond大神,告诉你一件事,我偷偷把你的肖像传到了我的姐妹群。”

    郑铭泽失笑:“语冰?”

    傅语冰道:“她们听说我加入了你的团队,所以……”

    她拱手:“求不虐。”

    “好了,回头欢迎你姐妹们加入我们team!”郑铭泽爽快道:“不过,只要你这么聪明的!”

    颜墨涵见两人说笑,不由转开了眼睛。

    而下一个纸条也打开了,舒粤念道:“希望我哥哥墨涵今年你能够脱单!”

    顿时,所有人都看向了颜墨涵。

    他微微有些不自然,勉强笑笑。

    时衿言挑眉:“墨涵,坦白交代,你回国也快四个月了,有没有什么情况?”

    “没有。”颜墨涵摇头。

    “没遇见喜欢的女孩?”霍言深问道。

    颜墨涵继续摇头,语气微微有些僵硬:“没有。”

    颜慕槿一听,顿时泄气。

    今天早上出门,她接到爸妈电话,母亲说,听说今天郊游有女大学生,所以让颜慕槿帮忙给哥哥物色一下。

    可是看样子又泡汤了……

    众人继续念着,可是后面的似乎都没有多大的看点。

    所以,之前三个暗恋的表白,似乎就真成了迷。

    那边,蛇羹已经炖好,舒粤起身道:“大家要不要尝尝?大补的?”

    傅语冰一听就觉得浑身难受,连忙往一旁跳:“我不吃!”

    颜墨涵见状,跟着起身,走到傅语冰身边:“我也不吃。”

    她不由笑了:“你也怕?”

    “我不怕,但是不想吃。”颜墨涵道。

    说完,他看傅语冰背对着众人站着,分明就是看一眼蛇羹都难受的样子。

    他开口:“或者我应该去吃点,帮你报仇!”

    “报仇?”她转眸。

    “嗯。”颜墨涵解释:“它不是吓着你了吗?”

    傅语冰不由笑了:“墨涵,你还挺可爱的!”

    他一愣:“男人被说可爱,是褒义还是贬义?”

    “好像是褒义吧。”傅语冰道:“至少,和你以前给我的感觉不一样。”

    他心头微动,突然想到她在林子里缠着他让抱的样子,心跳漏掉了一拍。

    你也和以前不一样了,他在心头补充道。

    众人说说笑笑将带来的食材一扫光,于是,便收拾了周围,又铺了一张毯子,躺在上面休息。

    白念倾望着天空,忽而想到了自己小时候。

    那会儿在孤儿院,上学也是社区义工来教,所以平时有大把的时间。

    除了在孤儿院里做点儿东西和管理员一起卖以外,她就喜欢爬到树上看天空。

    她心目中的英雄,是当初救了自己孤儿院的那位少将,虽然她没有见过他,但是却将他作为了心目中的榜样。

    她觉得,自己以后喜欢的人,肯定也是军人一般的铮铮硬汉。

    可是……

    她微微转头,看了一眼另外一个毯子上闭目养神的霍言戈。

    他闭眼的模样很安静,侧面看起来好像画一样。明明并非她过去想象中喜欢的模样,此刻却觉得有些移不开眼。

    可是……

    他是霍家二少爷啊,她不过是个什么都没有的女孩,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

    还有,夏君澜似乎也喜欢霍言戈。

    夏君澜虽然也不是什么千金,可是,她有父母有亲人、还是宁城大学正式录取的学生。

    她和人家相比,学历不如人家,而且,她过去还是霍家雇佣的保镖,地位上早就差了一大截了。

    这份在树林里因他救她而突然萌动的心思,或许,还没有能生根发芽,就必须死死地扼杀了。

    她觉得有些难过,不由低头看了看自己掌心里的茧。

    这一刻,这个二十一岁的姑娘,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伤感的情绪……

    *作者的话:

    明天还有一对火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