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43章 老公变老师,讲台上捉了现行
    第243章老公变老师,讲台上捉了现行

    俞天熠家里,有针灸的全套用具。

    他带着顾沫漓在客厅坐下,他将用具消了毒,道:“沫漓,你在沙发上躺好,把裤腿和袖子都挽起来。”

    幸亏今天顾沫漓为了出去玩,裤腿也是运动装,比较宽松。

    她躺好,见他手里拿着长长的银针,不由有些紧张:“会不会疼啊?”

    “可能会有点麻麻或者酸酸的感觉。”俞天熠道:“放松就好。”

    “嗯。”顾沫漓点头,咬唇。

    不过事实证明,她的确是多虑了。

    虽然针很长,可是扎入身体的确没有痛感,只是微微有酸胀感。

    “还好?”俞天熠微笑看着她。

    “嗯。”顾沫漓好奇道:“为什么针扎过皮肤都不疼?”

    “因为我技术好。”俞天熠挑眉。

    顾沫漓失笑,夸道:“俞神医,你好厉害啊!”

    他完全没有任何谦虚地点头,在她旁边坐下来:“停留一会儿,我再取针。”

    她不能动,只能躺着看他的侧脸:“我好奇,你给别人扎针灸一般收费多少?”

    “我不常给人扎针灸。”俞天熠道:“丑的不扎、脏的不扎、看不顺眼的不扎……”

    顾沫漓失笑:“哪有这么挑剔的医生?不救死扶伤了?”

    俞天熠又揉了揉顾沫漓的头发:“你以为演电视?古代那种不扎针灸就会死?”

    顾沫漓不满:“怎么老揉乱我的发型啊?”

    “因为揉着挺舒服的,像猫儿的毛。”俞天熠道。

    “为什么?”她看他,认真了些:“今天怎么突然……”

    他看着她的长发穿过他的指缝,思索片刻:“因为和你在一起挺开心的。”

    这下,轮到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

    俞天熠接着道:“还有,我从过年就被家里催着相亲,三姑六婆全都上我家来,还有我爸的学生、来巴结送礼的,都要给我介绍对象。”

    顾沫漓笑:“然后呢?你见了吗?”

    “我逃走了。”俞天熠摇头:“我过年几天光是回答为什么没有女朋友、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已经把嘴皮磨出了茧子。所以我直接说我要出诊,早早就开始上班。”

    “为什么不去见呢?没准有好的呢?”顾沫漓故意调侃他。

    他脱口而出:“因为我不想你给别人包饺子。”

    顿时,房间里静了。

    顾沫漓觉得扎针灸的地方更加酸麻了,她缓了缓,道:“我还给我姥姥包了。”

    俞天熠听了,唇角扬了扬。

    正如他所说,他觉得和她在一起挺舒服的。

    喜欢有多少?未来又怎么样?很多事情都是难以预料的,所以他还不如给彼此一个试试的机会。

    说不定越来越好呢?

    最关键的是,他刚才牵她手的时候,觉得真的挺好。

    顾沫漓抬眼看着俞天熠唇角的笑意,正要跟着笑,却又想起了那天……

    那天,她虽然喝醉了,可是他抱着她、对她说的那些话她都还清楚地记得。

    他说她喜欢一个女孩,从出生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

    还哭着问,他那么爱她,她为什么不爱他。

    她从未见过他失态,那是第一次。

    那么深刻的感情,怎么可能突然就放下了?这不过才过去四个月而已。

    怪不得,他说在一起挺开心,却没说喜欢,只是因为,他对她的感觉根本不是喜欢罢了!

    或许提出和她在一起,更多还因为打算找个人当相亲的挡箭牌……

    顾沫漓心头涌起一阵酸胀,不过片刻后,又想着自己的初衷而调整了过来。

    她问:“学长,可以了吗?有点涨。”

    俞天熠道:“再停留两分钟。”他心情愉悦,丝毫不知道自己一直在给酒吧某喝醉的男士背黑锅。

    过了两分钟,他取了针,道:“晚上洗澡时候注意一下,最好是不要太淋水。”

    “好。”顾沫漓起身,伸了个懒腰:“的确舒服多啦!那我回家啦!”

    “嗯,我送你。”俞天熠拿起车钥匙,和顾沫漓一起走出来。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电梯,电梯里的镜子很明亮,俞天熠看了二人几眼,然后又将顾沫漓的手拉了起来。

    两人都没说话,不过镜子清晰明了地照亮了一切。

    春天的风很舒服,夜晚也不堵车,到了顾沫漓的小区门口,俞天熠停下车:“早点睡,晚安。”

    她也挥挥手:“晚安。”

    说着,直起身子要转身。

    车里,他道:“你过来,有个东西。”

    她弯身探过去。

    一只擅长把脉的手伸出来,再次拨乱了她的发:“有难同当。”

    她恼,他却抽回手、升起了窗户,只觉得车里还有她留下的清新味道,甜了夜晚。

    *

    天气,越来越暖了,就连校园里的桃花开过都又谢了。

    贺梓凝午睡了一会儿,醒了才发现手机闹钟忘了设,离上课只有十分钟!

    她连忙穿鞋背书包出了宿舍,一路狂赶。

    这时,遇到下课回来的舒粤,见她飞奔,连忙停了车:“梓凝,哪个教室,我带你去?”

    还好有自行车,她到教室的时候,还有三分钟才上课。

    今天是管理技能的大课,在阶梯教室,她到了的时候,同学们早就到了。

    “梓凝,这里!”齐皓又帮她占了座,老远冲她挥手。

    今天他可能也来晚了些,所以占的位置有些靠后。

    贺梓凝走过去,冲齐皓说了声‘谢谢’。

    他解释:“今天我打球忘了时间。”

    “我也是忘了闹铃。”贺梓凝笑笑,坐下时候才发现,肖柏辉就在空位的另一边。

    班上同学都和她很友好,除了这个肖柏辉外。

    可是每次大课都有好几个班级,而且只要有她的课程,每次教室都是爆满,很多别的系的同学都来抢座,她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坐下。

    贺梓凝打开课本看了一下今天的内容,这时上课铃声也打响了。

    她正在拿笔记本,却突然觉得原本有些喧哗的教室瞬间安静,不由困惑地抬起了眼睛。

    这么一看,便傻眼了。

    讲台处,来了两个人。

    一个是他们管理技能课的潘老师,另一个,不是霍言深是谁?

    霍言深一身西服,还打了深蓝色领带,站在讲台上气场十足,不像老师,倒是像最年轻的校长。

    潘老师率先开口:“各位同学,今天我们很高兴请到了霍氏集团的霍先生、作为客座教授来给大家讲管理技能的实际应用!霍氏集团大家应该都不陌生吧?霍教授有多年集团管理经验,硕士也学的是相关课程,今天机会难得,所以我们课后还专门留了十分钟的提问时间。请各位同学认真互动!”

    “好,现在我们一起,将课堂交给霍教授!”潘老师道。

    一阵热烈的掌声。

    贺梓凝只是抬手比了比,心情那叫一个一言难尽。

    话说,他今天早上不是说他要出差?原来出差就是突然袭击来学校给他们讲课?

    贺梓凝环顾了一下自己座位四周,只觉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话说,她平时上小课,同桌什么的,真的是女生啊!只是今天例外而已……

    而同时,站在讲台上的霍言深内心也是抓狂的!

    他今天来,就是想给他家宝宝来个小惊喜。咳咳,当然也顺便来查查号。

    然而,他却看到的却是如此盛况……

    教室里人满为患不说,他家宝宝周围几十个人,为什么全是黑压压的一片雄性?!

    她旁边坐的,有个还是挺标致的小鲜肉!

    那么,她平时周围也都是一群狼咯?

    霍言深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好容易才抑制住狂飙的血压。

    他开口,声音低沉磁性:“各位,我被聘为宁大客座教授,以后只要有空,都会来给大家上管理和商业环境方面的课程。”

    下面一片欢呼,贺梓凝仔细辨别了下,大部分是来自于女生。

    而她旁边,齐皓小声问:“梓凝,这不是你老公吗?”

    贺梓凝点头,捂着嘴:“是啊。”

    “那太好啦!因为我听说学校很重视客座教授授课的效果,最后他们的考核也会计入学分,你算是有福利啦!”

    贺梓凝拿了书挡在自己的嘴.巴前,小声道:“哪有,我其实有种小学生被开家长会的感觉。”

    “你老公把你管这么严?开后门也不行?”齐皓显然误解了贺梓凝的意思。

    “糟了,他来了……”贺梓凝见霍言深竟然走了过来,顿时装出一副可爱无辜的模样,大眼睛看着他。

    他在她前面两排的走廊上站定,然后对大家道:“不知各位同学对于管理者所需要的基本技能,有什么理解?最好是举实际的例子,比如管理危机如何解决等,我不喜欢照本宣科的理论。”

    说罢,他看向齐皓:“这位男同学起来回答一下。”

    齐皓在桌下偷偷地冲贺梓凝说了一声‘糟了’,然后猛地起身,开口:“管理者应该具备认知、人际、技术技能。举例就是……”

    他有些紧张,这种问题平时似乎也能扯上几句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被霍言深的眼神一扫,顿时就开始卡克,好半天也没憋出来半句。

    贺梓凝坐在齐皓身边,求情也不是,不求情也不是。

    而霍言深等了半分钟没有等到自己要的答案,于是转头,掠过贺梓凝,看向肖柏辉:“那请这位男生起来回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