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48章 多年的执念,输给了时间
    第248章多年的执念,输给了时间

    “那我们现在……”颜墨涵的目光,又不由自主地落向楼下。

    他想,刚刚的风不小,郑铭泽和傅语冰离那么近,他会不会闻到了傅语冰洗发露的清香?

    “人家在谈恋爱,我们还是别……”傅御辰的话还没说完,身旁的颜墨涵已经开口。

    “郑哥、语冰!”颜墨涵冲楼下道。

    傅御辰:“……”

    话说,如果真谈恋爱,这么叫人家是不礼貌的行为好么?

    哎,他的兄弟啊!

    楼下,傅语冰和郑铭泽沉默了一会儿,郑铭泽率先道:“算了,不想了!我要化伤心为动力,好好研究我的机器人!”

    傅语冰笑:“AI领域感谢郑大神的牺牲和贡献!”

    “只是,你可得辛苦了!”郑铭泽挑眉:“我或许会让你们加班,等着被我压榨吧!”

    两人正说着,楼上传来熟悉的声音。

    傅语冰抬头,便看到了颜墨涵。

    她讶然:“墨涵,好巧。”

    紧接着,她又看到了傅御辰,不由笑了:“哥,你也在啊?”

    “就你们吗?”傅御辰问。

    傅语冰摇头:“我们整个团队都在,在包间唱歌,你们要不要来?”

    “暂时不了。”傅御辰道。

    身旁,颜墨涵补充:“我们在饭局,结束了可以加入。”

    傅御辰讶然地挑了挑眉。

    “好啊,等你们。”郑铭泽道。

    就这么说定了,颜墨涵和傅御辰又继续回去饭局,而傅语冰二人出来吹风的时间也不短了,也都回了包间。

    “Raymond,还说你们怎么不见了,原来在外面二人世界?”有同事笑道:“Raymond,你还没唱过歌呢,这次可不能逃了!”

    “好,那我点几首。”郑铭泽说着,起身去了点歌台。

    “哇,是经典歌曲呢!”旁边,盛清一一脸兴奋:“老板,我们都迫不及待想听了!”

    “插播到前面!”有同事连忙道。

    郑铭泽是香港人,上大学时候才全家移民去的美国。所以,粤语歌和英文歌都是拿手。

    音乐声响起,赫然是那首颇为伤感的《十面埋伏》。

    傅语冰听过这首歌,她不由看向郑铭泽,他是在惋惜他和那个女孩吗?

    “闻说你时常在下午来这里寄信件,逢礼拜留连艺术展,还是未间断。何以我来回巡逻,偏仍然和你擦肩,还仍然在各自宇宙,错过了春天……”

    他的音质比较低醇,和原唱有些像,顿时,大家一起,都安静下来,静静地听他唱。

    灯光转动,此刻,这些在实验室里疯狂执着的精英们,全都抬起手挥舞,很多人的脸上露出类似缅怀的情绪。

    谁又错过了谁、谁又在念着谁?

    “总差一点点先可以再会面,仿佛应该一早见过,但直行直过。只差一个眼波,将彼此错过。迟两秒搭上地下铁,能与你碰上么?”

    有的同事听到这里,眼睛都有些湿润了。

    于是,不由拿起酒,一口喝掉,将所有的错过、遗忘和无缘,都化为此刻无奈的一声叹息。

    旋转的灯光下,郑铭泽唱完一首,冲大家笑笑:“见笑了!”

    “Raymond,你唱歌太好听了吧!不行不行,再多来点,才点两首怎么够?”

    “等我去下洗手间,一会儿回来接着唱。”郑铭泽道。

    于是,其他同事又开始热闹地继续唱歌,气氛越来越好。

    因为大多数同事都喝了酒,所以,众人从开始的情歌,到后面的嗨歌,几乎大家都尽兴了。

    这时,有同事提议道:“刚刚听语冰和Raymond的声音挺配的,特别适合男女对唱,大家想不想听?”

    “想听!”

    除了一开始那个主动和傅语冰合唱的男同事外,几乎所有人都赞成。

    “唱什么呢?”郑铭泽问傅语冰:“语冰,我会的对唱歌可能不多,我说几首,你看看有没有会的?”

    傅语冰点头。

    郑铭泽一连说了好几个,几乎都比较偏,傅语冰都不会,直到,他只好说了那首几乎KTV合唱必点的经典歌曲《广岛之恋》。

    傅语冰笑笑:“这首歌女声部很高,比较难唱,大家将就听吧!”

    只是,虽然有的地方需要用假声,可是,两人配合却格外默契。

    团队的众人都比较年轻,最大的一位也不到40岁,所以,大家一起很有共同语言,此刻,有人甚至跑到了舞台伴舞。

    这时,包间门轻响了下,有人推门进来。

    傅御辰一眼就看到了拿着话筒的傅语冰,冲她眨了眨眼。

    颜墨涵也过来,目光落在傅语冰和郑铭泽身上。

    歌曲已然接近尾声,那句‘爱过你’连续重复了好几遍。

    傅语冰放下话筒,和郑铭泽相视一笑。

    同事纷纷起哄:“太默契啦!”

    这时,大家才注意到了两位客人。

    郑铭泽连忙过去介绍:“各位,这是语冰的哥哥御辰,这位颜墨涵先生,也是我们联盟科技的,他负责的是整个亚太区网络技术开发。”

    大家纷纷打了招呼,傅御辰凑到傅语冰身边,手臂勾住她的肩膀,压低声音:“有情况啊?”

    傅语冰转头:“什么意思?”

    “还不承认,你和Raymond没点什么?”傅御辰笑。

    一旁,颜墨涵猜到了二人的对话内容,虽然听不清,但还是将目光落了过来。

    傅语冰推了傅御辰一把:“哪有?人家Raymond有喜欢的人!”

    “是吗?”傅御辰显然不信:“爸妈说,让我帮你把关,如果需要的话,随时说啊!”

    “行了,别在这里神神秘秘的,别人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有什么事呢!”傅语冰推了推傅御辰。

    “好了,反正有啥要给哥讲!”傅御辰道:“回头我让墨涵没事多去看看你!”

    傅语冰哭笑不得,她转头,冲颜墨涵道:“墨涵,你唱歌吗,我帮你点?”

    颜墨涵摇头:“不唱。”

    傅语冰原本只是客气,可是听了颜墨涵的回答不由起了玩心。

    她探究道:“认识你这么多年,好像从没听你唱过歌?”

    颜墨涵脸色黑了些:“不会唱。”

    “来来来,我们墨涵要给大家唱首情歌!”傅御辰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拉着颜墨涵,将他推到了舞台。

    这时,恰好前面那首歌曲结束,有人将话筒递了过来。

    颜墨涵看向屏幕,当看到歌曲名的时候,脸都黑了。

    歌曲名:《老公,人家给你打电话了啦!》

    也不知道是谁点的,前面的前奏很短,很快便切入了歌词,然后,颜墨涵发现有些耳熟,后来仔细一想,似乎是霍言深的手机铃声。

    哦,不,是贺梓凝打过去才唱这首歌。

    同事们已经笑得前仰后合,傅御辰拍了拍颜墨涵的肩膀,打趣道:“墨涵,你别告诉我,你暗恋我啊!我可不喜欢男人!”

    郑铭泽忍俊不禁,不过还是很体贴地切了歌,给颜墨涵点了一首《最长的电影》。

    颜墨涵看了一下,这首歌歌名很耳熟。

    其实他平时听歌不多,之前在国外,就更少唱K。今天原本都不想唱的,可是大家这么热情,似乎又不能临阵脱逃。

    音乐声想起,他稍微回忆了一下,找到了调子。

    “我们的开始,是很长的电影。放映了三年,我票都还留着。冰上的芭蕾,脑海中还在旋转,望着你,慢慢忘记你……”

    这么一唱,他突然发现,自己有阵子还真唱过好久这首歌。

    是什么时候呢?似乎,是当初时矜菀结婚的时候。

    那时候,这首歌刚刚发行,他一个人走在美国的街头,听到歌词,突然间红了眼睛。

    “朦胧的时间,我们溜了多远。冰刀画的圈,圈起了谁改变。如果再重来,会不会稍嫌狼狈?爱是不是,不开口才珍贵……”

    他想起,当初,他听到时矜菀父亲说,邀请他去美国的联盟科技实习。当时,他很开心,因为她就在那里。

    之后,她的确带他走在步行街,逛遍了那里的商店,可是,却只是朋友间的友情而已。

    那时候,他亲眼看到她和那个男人接吻,到后面他们结婚。

    自此,他一个人转身,十年不再相见。

    当时,他想过要忘记的,可是,很多东西哪能说忘就忘?

    十年后他们重逢,他是伴郎,她是伴娘。

    他喝醉了,她拥抱他,说放下吧!

    他看到,她的眼底,也有泪光。

    “再给我两分钟,让我把记忆结成冰,别融化了眼泪,你妆都花了,要我怎么记得?记得你叫我忘了吧,记得你叫我忘了吧,你说你会哭,不是因为在乎……”

    唱到这里,颜墨涵有些恍惚,却又有微妙的感觉升起。

    他,似乎不像过去一样伤感了。

    当年,她是他记忆里不敢碰触的痛。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好像真的渐渐很少想起、即使想起,也没有那种撕心裂肺了。

    他,真的慢慢放下了吗?

    之前一直不觉得,到了此刻,他站在舞台上,唱着当初听到流泪的歌,却没有了那种失去全世界的伤感。

    原来,他真的也可以放下啊?

    那场几乎占据他生命所有时光的单恋,也终究抵不过时间。

    眼底有些潮气,不是为她,而是为自己那段回不去的热血青春。

    *作者的话:

    恭喜墨涵走出情伤,可以开始一段新的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