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52章 禁欲系,高级撩
    第252章禁欲系,高级撩

    每人一首,十多名同学很快过去。

    肖柏辉也进了决赛,一上场,就有很多同学给他呐喊。

    台下,顾沫漓看着他,感叹:“好帅啊,好像回到了当年的大学时代!”

    身旁,俞天熠微微皱了皱眉,看了一眼顾沫漓,也没说什么,只是把她的手拉过来,搓圆捏扁着玩。

    因为决赛里,除了几位评委打分,还有现场听众打分的环节。

    虽然听众的分数占比不高,不过,有时候就是那么零点几也很关键。

    肖柏辉唱得不错,虽说和专业还有一段距离,但是难保印象分高。

    时间很快过去,直到贺梓凝上场。

    而此刻,霍言深拿了手机,点击了贺梓凝微博的发布键。

    微博和宁大的现场,贺梓凝的新曲同时首发。

    “这还是我第一次在现场听梓凝唱歌。”贺耀宏感叹。

    旁边,戚雪玲叹息:“我是第二次,想当初第一次时候,她才十六岁,现在一晃,就连晞晞都这么大了。”

    “是啊,时间过得好快,转眼我们就老了!”贺耀宏感叹。

    音乐声起,贺梓凝对着台下鞠躬,微笑道:“这首《心的起点》,送给大家,很开心能够在起点上,和大家相遇!”

    前奏结束,贺梓凝开始唱:“记得那一天,捧着通知书……”

    台下,很多同学自发地开始挥舞双手。

    顾沫漓想要抬手,这才发现手被俞天熠捉了玩,她抽了抽,冲他道:“学长,我们快给梓凝加油!”

    俞天熠抬起手,懒洋洋地挥了挥,和顾沫漓卖力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后排,霍言戈的目光一直落在贺梓凝的身上,他没有挥手,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任凭自己的心绪跟着她的歌声沉浮。

    身旁,夏君澜很是激动:“太好听了!听得我都快哭了!”

    舒粤撞了撞她的手臂,压低声音:“在你男神面前,注意下形象!”

    只有白念倾,她听得很认真,却也有些晃神。

    她感觉自己半边身子都有些僵硬,而目光却根本不敢往霍言戈那里多移半分。

    这时,贺梓凝班上女同学上去献花,白念倾一愣:“糟了,我准备的花忘在宿舍了!”

    旁边,霍言戈听到她的话,转头:“小猴子不是应该聪明些的吗?”

    白念倾猛然转头,只觉得心跳加速,血液向着大脑猛冲,脸颊发烫。

    幸亏,观众席光线暗,他看不到她通红的脸颊。

    霍言戈不过只是一句随意的感叹,还是因为关乎贺梓凝,所以,他说完,就马上继续听贺梓凝唱歌了。

    恰好,两段中间的过门结束,贺梓凝又继续开始唱了起来。

    而白念倾,看着他轮廓分明的侧脸,心头突然很想问,他还记得他给她取的绰号?

    可是,她不敢说,甚至多看一眼都不敢,就匆匆收回了目光。

    至此,后面贺梓凝唱了什么,白念倾完全没有听到。

    她只觉得心跳难以平复,就连耳朵也嗡嗡嗡的。

    贺梓凝演唱结束,霍言深拿着鲜花,走到她的面前。

    霍言戈看到这一幕,唇角微微勾起一抹苦涩的弧度。然后,低垂了眼睫。

    台上,一对璧人相携走下来,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霍言戈再没有了听下去的心情,转头冲白念倾道:“我要出去走走。”意思是,让白念倾站起来让他出去。

    可是一句简单的话,白念倾却以为他要她陪他出去走,顿时,连手脚都有些无法安放。

    她说得结结巴巴的:“霍先生,去哪里?”

    霍言戈道:“随便。”说完,站起身来。

    白念倾连忙也站起来,然后低着头往外走。

    一旁,夏君澜见二人都走了,顿时一愣,叫住霍言戈:“霍先生,你不继续听了吗?”

    霍言戈摇头:“不了。”

    说完,意识到票是夏君澜给的,于是,他冲她道:“夏小姐你继续听吧,今天谢谢你。”

    接着,大步走了出去。

    白念倾原本走在霍言戈前面,可是出了礼堂后,就自动站在了他身后。

    他走几步,她跟着走几步,前后距离三米。

    霍言戈没有理会,一直走到了湖畔,突然顿住了脚步。

    他转头:“你在做什么?”

    白念倾抬眼:“霍先生,我、我保护你啊!”

    说完,她连忙给自己申述:“你不是说要出来走走?然后我就……”

    霍言戈哭笑不得:“你?保护我?”

    如果以往有人这么挑战她,白念倾都会直接给他一个过肩摔,可是,面前是霍言戈,所以她只是挺直胸.脯,很认真地道:“我很能打的!否则,你大哥也不会请我保护梓凝!”

    霍言戈看了她几秒,转过身:“四肢发达的笨猴子。”

    她憋得满脸通红:“我不像猴子啊!”

    还有,她虽然能打,可是身材也比较纤细,哪里发达了?

    女孩子在喜欢的人面前,很是在乎形象,白念倾低头看看自己,有些委屈。

    可是,显然霍言戈根本没有将她的问题放在心上。

    他也没回答,而是一个人径直走在校园里。

    于是,她一直跟在后面,直到他转了一圈,来到了校停车场。

    她跟着过去,站在路灯下,身形笔直,好似军姿。

    他开了车过来,见她还在,于是,落下车窗:“小猴子,你可以回去了。”

    说完,他踩了油门,头也不回离开。

    初夏的风吹起她的裙摆,她的目光一直随着他的车,直到他彻底消失在视线,狂乱的心跳才慢慢归位。

    礼堂中,此刻的比赛也终于落下帷幕。

    听众打分都是用微博扫描入场券的二维码投票,所以结果出来得很快。

    贺梓凝的人气分最高,而专业分,是一名蒙古女孩获得了第一。她的女中音十分罕见,令所有的评委惊.艳。

    最后,那个蒙古女孩得了第一,贺梓凝第二,第三则是一名大三的男生。

    颁奖结束散场出来,贺梓凝送走了父母,一转头,才发现顾沫漓和俞天熠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她不由问身旁的霍言深:“言深,你见到沫漓他们了吗?”

    霍言深摇头,低声道:“或许在小树林。”

    其实,原本从礼堂出来,顾沫漓是要和贺梓凝说一声的,结果她碰见了一个熟悉的老师,说了两句后,贺梓凝就不见了。

    她找了几圈,没见到人,只好给贺梓凝发了条消息,说她和俞天熠在校园里逛逛再走。

    此刻,两人并肩走在湖泊旁,顾沫漓伸了个懒腰:“学长,以前你上大学时候,谈过恋爱吗?”

    俞天熠转眸睨了她一眼:“没有。”

    “你一次也没谈过?”她眨眼:“你放心说吧,我不生气的。”

    “嫌麻烦,没谈。”俞天熠道。

    顾沫漓被逗笑:“那你现在不嫌麻烦了?”

    “你还好,不麻烦。”俞天熠看着月光下,顾沫漓的脸颊白皙细致,不由伸手戳了一下。

    她冲他建议:“说不定,我后来也会变得麻烦,你要不要考虑一下?现在退货还来得及?”

    俞天熠摇头,双手插兜,语气悠闲:“不了,我在网上买东西,店家发错了我都懒得退。”

    顾沫漓失笑:“那将就用着也不怕难受?”

    她穿着铅笔裤和宽松的T恤,看起来青春活力。一边和他说话,一边往后退,长发被吹起,好似电影里一帧一帧掠过的慢镜头。

    “我也还没用过你啊,怎么知道会难受?”俞天熠很自然地道。

    恰好,顾沫漓脚下有个石子,她踩在了上面,身子微微一歪。

    俞天熠出手如电,和平时懒散的模样完全不同,在她崴脚之前,拉住了她。

    气氛有些微妙。

    特别是,刚刚他那个‘用’字,很值得考究。

    似乎,他应该不是那个意思,毕竟,他风轻云淡的样子,不像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顾沫漓扁了扁嘴:“所以,你是因为懒得退,才……”

    俞天熠原本扶着她的手臂,此刻手掌下滑,改为拉她的手,包住她的手往前走。

    “生气了?”他问。

    她有些无奈的表情:“估计换个女生都会生气吧?”

    他笑了一下,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她撞了他一下,表示抗议。

    两人都没有继续说什么,却是不知不觉来到了小树林。

    小树林原本是有灯的,不过,这个灯说来也是蹊跷,别的地方的都能用上至少一年,而这里的,却几天就坏了。

    久而久之,似乎校后勤部都懒得管了,只有外面领导来视察的时候,提前一天将灯管换了。

    此刻,前面一片黑乎乎的,可是,却给人一种神经莫名的兴奋和刺激。

    顾沫漓顿住了脚步。

    上过大学的,谁不知道这里意味着什么?

    “怕?”身旁,俞天熠问她。

    她抽了抽手,抽不开。

    “这里是走向停车场最近的路。”俞天熠一本正经道。

    “你怎么知道?就好像你来过似的……”他以前又不是宁大的。

    “我看过地图。”俞天熠说着,拉着顾沫漓就杀进了小树林。

    从外面看黑乎乎的,可是走进去,才发现里面的玄妙。

    周围树木影影绰绰,他们只能隐约看到都是一对一对的情侣在林子里,却根本看不清彼此的身材和容貌,只有头顶的月光,能够照亮你身边牵手的那个人。

    俞天熠突然不走了,站在树林深处,侧过身,看向顾沫漓。

    *作者的话:

    其实这个章节的标题是说的霍言戈哦~

    大家猜猜俞神医突然停下来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