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62章 靠近的心,克制不住的吻
    第262章靠近的心,克制不住的吻

    时间一晃便到了月底,霍宸晞和贺梓凝相继开学,一切似乎又进入了正轨。

    而自从上次团队拓展训练,颜墨涵已经许久没去AI研发组。

    这天周五,他空了时候刷了一下朋友圈,看到傅语冰发帖道:“连续一个月没有修过周末了,这周老板终于给我们放了假,该怎么犒劳自己呢?”

    是的,AI这边在赶进度,一直很是忙碌。

    颜墨涵也是听说他们经常加班,所以最多就是发消息问候一下,并没有过去打搅。

    看到傅语冰发的消息,他正要评论,就见傅御辰在下面评论道:“让Raymond来我们家吃饭吧!我和爸妈明天回来,约他过来一起聚聚。”

    颜墨涵凝眸,突然想起那天颜墨涵在电话里说的那番话,他突然心头有些不太畅快。

    一下午的时间,他也格外忙碌,似乎也就忘了白天的事。

    直到傍晚时分,颜墨涵有个工作需要加班,于是去楼下吃了点儿东西,等餐的时候,刷了下朋友圈。

    傅语冰又发了一条:“tied。”

    他快速看了一下时间,是傍晚七点半,傅语冰下面显示了地址,就在办公室。

    他回复:“还在加班?”

    过了一会儿,她回复:“嗯,还有个问题,估计九十点才能搞定,还好明天终于休假了!”

    “记得吃晚餐。”颜墨涵道。

    傅语冰没回。

    颜墨涵吃了晚饭回去,一直忙到了晚上九点。想到傅语冰说她怎么也得九十点钟,于是,他快速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拿起钱包和车钥匙,去了AI研发楼。

    他的手里,还提了一盒餐厅带回来的牛奶。

    外区实验室,静悄悄的。

    颜墨涵又去了里面的办公室,只看到一名同事正在收拾东西。

    他于是问道:“小吴,你看到语冰了吗?”

    小吴点头:“在里面的操作台呢!”

    “好的。”颜墨涵点头,又问:“对了,郑哥呢?”

    小吴道:“郑哥参加一个论坛了,今天一天都不在。”

    颜墨涵应了一声,便去了操作间。

    里面灯光很明亮,偌大的操作间窗明几净,十分安静。

    颜墨涵走了几步,没见着傅语冰,倒是看到还没完工的机器人正躺在操作台上。

    他走过去,低头看了一眼机器人,正要去另一区找傅语冰,就见着转角处的工作台上,傅语冰正静静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语冰?”颜墨涵快步过去,来到傅语冰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没有反应。

    怎么都累得睡着了?

    颜墨涵心头有些埋怨郑铭泽,效率固然重要,可是,也应该考虑组员的身体不是么?!

    他想到这里,去倒了一杯水,返身回来,又轻轻摇了摇傅语冰的胳膊:“语冰,回家吧!”

    她依旧睡得很香,一动不动。

    这时,颜墨涵见傅语冰的脸颊有些红。

    他眉峰拧起,觉得不对,犹豫了一下,将手掌覆在她的额头。

    这么一摸,他不由惊讶,怎么这么烫?!她发烧了?

    “语冰、语冰,你醒醒。”颜墨涵加大了音量。

    可是,傅语冰只是蹙了蹙眉,根本没醒。

    颜墨涵眸子一扫,看到了傅语冰的包,于是,他拿起她的包,然后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她没有反应,只是无力地靠在他的怀里。

    联盟科技这边就有附属医院,颜墨涵抱着傅语冰快速去了医院,

    在医院这么一考温度,才发现高烧39度,似乎还是病毒引起。

    医生给傅语冰安排了一个单间,又开了药,让颜墨涵缴费准备输液。

    病房里,傅语冰紧闭双眸,只是在针刺入血管时候,微微颤了颤睫毛。

    颜墨涵看到这里,不由担心地道:“医生,她为什么这么严重?输了液烧就能退下来吗?”

    “是的,输液里面有消炎的成分。”医生道:“半小时后估计就能开始退烧,病房的套间里有盆子和消毒毛巾,你拿过来给她冷敷一下额头。”

    “好的。”颜墨涵答应着,连忙去打水。

    “另外,她退烧时候可能会出汗,出汗可能把衣服打湿,你是她男朋友吗?到时候帮她换一身干净的。”医生道。

    颜墨涵心跳加速了几分,道:“我是她朋友。”

    “哦,那我让我们护士来吧。”医生道:“到时候你叫我。”

    “好的。”颜墨涵点头,不知为什么,心头竟然有些小遗憾。

    医生输好了液,观察了一下流速,于是,离开了病房。

    颜墨涵守在病床边,这才有时间将傅语冰发烧的事情告诉傅御辰。

    只是,他打过去,那边提示已关机。

    他蓦然想起,傅御辰好像说过他们全家参加完服装周,今天从巴黎那边回来,说不定正在飞机上。

    于是,他给傅语冰盖好被子,继续给她换额头上的毛巾。

    时间慢慢过去,转眼已然深夜。

    颜墨涵没有分毫睡意,他一直守在床边,感觉着傅语冰的温度似乎在慢慢降下来。

    吊瓶已经几乎见底,他叫了护士拔针,过了一会儿,又伸手碰了碰傅语冰的额头。

    而她却似乎不太舒服,蹙了蹙眉,将手臂从被窝里抬了出来。

    颜墨涵要给她重新放进去,却发现她的衣服有些潮。

    她应该是发汗了?

    他想到这里,抬起被子伸手轻轻碰了碰她。

    果然,她出汗了,衣服都被打湿了,就连下面的被褥也有些潮气。

    颜墨涵连忙按了床头的呼叫铃,不多时,护士过来,带了干爽的衣服。

    “她都出汗了,床也有点湿。”颜墨涵道:“能不能给她换个床单?”

    护士点头:“好,我先换衣服,换好了我叫你。不过我一个人抱不动她,还得先生你帮忙换床单。”

    颜墨涵点头,转过身去。

    身后,护士在给傅语冰换衣服,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颜墨涵发现,自己突然有些心猿意马。

    他将自己旖旎的想法拍回脑海,心头鄙夷自己竟然乱想,直到,护士说换好了衣服,让颜墨涵将傅语冰抱起来。

    他转过身,见她还睡着,身上穿着宽大的病号服。

    可是,因为没有穿内.衣,所以,胸部那里似乎有点儿……

    他快速收回目光,喉结滚动了几下。

    弯身将她抱起,病号服是短袖短裤,所以,手臂上、手掌上传来清晰的触感,有些刻骨。

    护士去拿干净床单了,病房里只有他和傅语冰二人。

    她似乎被这样的动静吵到了,哼了一声,睫毛颤了颤。

    这一刻,颜墨涵呼吸发紧,有种自己被捉住什么的感觉。

    可是,他转念一想,他似乎什么都没做错,为什么要这么紧张?

    下一秒,她往他的怀里拱了拱,手臂无意识地抬起,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她靠在他的胸口,呼吸落在他的胸膛上,每一口,似乎都在给他的身体加温。

    他觉得口干舌燥,连带得大脑都有片刻的眩晕。

    而这时,护士终于过来,她熟练地换了床单,还拿了一个干爽的夏凉被,道:“先生,现在可以了。”

    颜墨涵点了点头,将傅语冰小心放下。

    怀里突然空了,他发现竟然有些失落。

    “先生,还有什么需要的话,随时叫我。”护士说着,离开了病房。

    颜墨涵正要将房间里的灯关掉,突然又看到傅语冰的唇.瓣有些干裂。

    估计是发烧烧掉了体内的水分,他于是去饮水机处打了一杯温水,插上吸管,折返回来。

    “语冰,你嘴都干了,喝点水吧。”颜墨涵道。

    可是,她根本睡得很沉。

    他于是将她扶起,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将吸管放到她嘴里。

    可是,她不喝。

    他愣了一下,拿走吸管,将水杯放到她的唇边,微微倾斜。

    可是,她依旧不张口。反倒是水流冲到了她的唇.瓣上,然后顺着唇角往下流了下来。

    眼看滚到了她的脖颈,颜墨涵连忙放下水杯,伸手去给傅语冰擦。

    指尖上的触感细腻柔.软,仿佛有无数的电流在稀里哗啦乱窜。

    他呼吸一下子僵硬,心跳却骤然加速。

    快速将她脖颈上的水滴擦干,阻止了水滴打湿她的睡衣。颜墨涵一低头,却突然脑袋发紧。

    因为,睡衣宽大,他从她身后俯视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里面一半的风景。

    这种画面,当初在温泉酒店时候似乎见过,可是那会儿他有些迷糊,并不是很清晰。

    然而此刻,仅仅只是这么一瞥,他就发现,他那天看的,好像都不如此刻来得震撼。

    他慌忙移开目光,觉得自己这么做实在不对,于是,又低头看向她的脸:“对不起。”

    他也不管傅语冰能不能听见,兀自道歉。

    柔和的灯光下,她的唇.瓣因为经过了刚才水分的滋润,比之前看起来饱.满晶莹了些。

    颜墨涵突然想起,当初吻她时候的感觉。

    他发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受到某些力量的蛊惑,视线无法移开、脑袋还向着她一点一点不断靠近。

    他屏住呼吸,仿佛生怕将她惊醒,恍若偷尝禁.果的少年一般,凑近她的唇.瓣。

    她毫无意识,呼吸落在他的脸上,痒到刻骨。

    他喉结狠狠地滚动了两下,理智被交缠的呼吸击碎,蓦然将吻压了下来。

    *作者的话:

    明天墨涵就明确自己的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