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错爱

    不多时,颜墨涵买了傅语冰爱吃的早餐过来。

    他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傅语冰和郑铭泽在说工作上的事。

    他推门进去,将早餐放在桌上,道:“语冰,你都发烧了,还不忘工作……”

    郑铭泽笑道:“说实在的,这么好的员工,我季度奖一定会多发!”

    “郑哥,语冰身体还算不错的,我很少见她发烧这么厉害,你们强度会不会太大了?”颜墨涵道。

    “没有啦,是我昨天早上嫌热,冲凉才发烧的。”傅语冰连忙道。

    郑铭泽冲颜墨涵耸了耸肩,然后道:“不过,前阵子的确忙了些,还好现在总算告一段落了。主要我们竞争对手那边现在也咬得紧,否则我们也不会这么大量了。”

    “嗯,以后注意下吧!”颜墨涵点了点头。

    这时,傅语冰在茶几前坐下:“墨涵,你买的早餐很好吃!”

    颜墨涵的唇角扬了扬。

    他看向傅语冰,只觉得明白心意之后,无论怎么看她,都觉得心情愉快。

    他给她倒了杯水:“先润润喉咙。”

    “谢谢。”傅语冰道。

    郑铭泽道:“语冰,还是墨涵细心,本来我要给你买豆沙包的,结果他说你不吃这个。”

    颜墨涵听了,微笑地看着傅语冰。

    她一抬头,就见着他冲她笑,不由道:“墨涵,你最近挺爱笑的啊!”

    颜墨涵唇.瓣微微动了动,不过没有多解释什么,只是道:“因为觉得最近心境开阔。”

    医生过来给傅语冰再次检查了一下,还有点儿低烧,不过恢复得很好,建议吃药,不用输液了。于是,颜墨涵过去给她办了出院手续。

    傅语冰这时拿起手机,看了一下上面的消息,于是冲郑铭泽道:“郑哥,刚刚我哥发消息,说请你去我们家吃饭。”

    颜墨涵表情一僵。

    郑铭泽道:“正好我没事,不过,我空着手不太好吧?你等我回家准备点东西再过去。”

    “没事的,我家人不将就那么多的。”傅语冰道。

    “那也不好意思。”郑铭泽坚持道:“正好我之前在国外研发的扫地机器人还有一个没有用过,一会儿捎过去。”

    傅语冰笑:“郑哥,你送东西真有特色啊!”

    颜墨涵站在原地,听见二人说话,只觉得一早起来的心情似乎一下子跌入谷底。

    等二人说完,他拿起车钥匙:“语冰,那我先送你回家?”

    傅语冰点头:“好啊,谢谢墨涵。”

    郑铭泽冲二人道别,先回家拿东西,颜墨涵则是和傅语冰一起来到停车场。

    他转头看她,欲言又止。

    傅语冰察觉颜墨涵神情不对,于是道:“墨涵,是不是有什么事?”

    他想,她都没邀请他,他主动提出去她家似乎不好吧?可是,一想到郑铭泽要去见她的父母,他就觉得心里闷得难受。

    颜墨涵摇头:“没事,就是想着周末做点什么,我妹妹和妹夫去了美国,还没回来。我爸妈也都和他们一起去了,家里就我一个。”

    “那一起去我们家吃饭吧!”傅语冰很自然地道。

    “好。”颜墨涵点头。

    他刚答应完,又觉得自己好像答应得有些太快了。

    于是,他转移话题:“御辰怎么想到请郑哥?”

    傅语冰想到傅御辰发消息说的那句话,顿时,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些不自然:“他说什么联络感情,天知道呢!”

    颜墨涵呼吸一窒,几乎瞬间意识到了傅御辰的意思,他发动了车,眼角余光一直偷看傅语冰。

    他想问她的意思,可是,又怕听到自己不愿意听的结果。

    多年前,少年的他对时矜菀表白,却听到女孩说,她有喜欢的人了。

    多年后,他终于放下了,但是,曾经失败的经历仿佛一道盘旋在头顶的魔咒,让他每每想起,都觉得呼吸发疼。

    如今长大了、成熟了,却多了顾忌,少了锐气和自信。

    他害怕第二次依旧还是一样的结果。

    可是,如果不问,好像连开车都没了心思。

    于是,颜墨涵装作很不经意一般:“嗯,郑哥人挺好的,御辰估计是想把他变成自己的妹夫吧!”

    傅语冰听到妹夫这个词,心跳漏掉了一拍。

    她想起了昨夜那个怀抱,顿时,整个人都有些发烧起来。

    颜墨涵见她没有回答,于是转过头去。

    副驾驶座的她,脸颊微微发红,脸上的表情有些恍惚,还有些……羞涩?

    他的心一下子沉寂,难道,她真的喜欢郑铭泽?

    手指骤然捏紧方向盘,他感觉心里好像有千万只小虫在不断啃噬着他,让他难受得快要死掉。

    过了好几秒,傅语冰这才问道:“墨涵,那你觉得郑哥怎么样?”

    这一刻,他仿佛听到了爱情水晶球碎裂的声音。

    喉咙发干,他强迫自己保持冷静:“他业务能力不错,人品看起来也没得挑。”

    他说的是公道话,可是,却是违心的。

    “嗯,我也觉得。”傅语冰点了点头,似乎又陷入了思索。

    颜墨涵无法让自己再继续问下去,身旁女孩的表现早已给了他答案。

    他认识她多年,何时见过她此刻的这番模样?

    轿车抵达别墅区,颜墨涵径直开到了傅语冰家门口。

    她下车,冲他道:“墨涵,你现在去我家还是……”

    “语冰,我突然想起工作还有个地方没有做完,先不过去了,待我向干爹干妈问号。”颜墨涵冲她笑了笑,眼底却是落寞的光。

    他逆着光,她没有看清他的表情,所以,冲他挥了挥手:“好吧,那你先忙,一会儿饭好了我喊你,你吃完就继续去忙工作,反正都近。”

    “好。”他点头,心里已经止不住的颓然。

    他看着她走进别墅,他这才往里开,来到了自家。

    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自从妹妹出嫁后,父母似乎就少了一块心头大石,空余的时间,几乎都用来旅游。

    颜墨涵走进自己的房间,拿起了桌上的相框。

    相框里,是之前他和时矜菀的合影,他很久都忘了换。

    他将照片取了下来,然后拿出了一个刚刚洗过的照片袋子。

    第一张,就是他和傅语冰拓展训练时候的合影。

    他记得当时专门洗了相框那么大的,打算到时候放进去。

    那会儿,他只是觉得那张照片里,他们的笑容都不错。此刻回想起来,还不是根本因为他喜欢她,才刻意选了这张。

    世间上最幸运的是,你喜欢一个人,爱而不得多年,终于放下了。

    可是,最不幸的是,你好容易重新喜欢了另一人,而那个人,却依旧还是喜欢别人。

    *

    贺梓凝开学后,无意间看了看宁大今年的录取分数线,不由吃了一惊。

    身旁,有教务处招生办的老师经过,见到她,拍了拍她的肩膀:“梓凝,你为我们学校贡献大啊!”

    贺梓凝讶然:“张老师,您的意思是?”

    “你也知道,我们宁大和清大一直都是竞争对手,每年录取分数线不相上下。”张老师道:“但是今年,我们在全国各地的招生里,几乎全都压了他们一头!”

    “那也和我没关系吧!”贺梓凝笑道。

    “你不知道,今年高考报名我校的人数,与往年相比增加了15%,而且,几乎各省的理科状元,那些男生都考我们学校了。”张老师笑道:“我们都在想,是不是再招点儿艺术特长生,来吸引点人气!”

    贺梓凝哭笑不得,这……真的是她的功劳么?话说,高考状元什么的,不是都应该像肖柏辉那样的,不追星么?

    不过,录取分数和她有没有关系不好说,但是,只要有她选修的大课,的确都是满座。

    时间一天天过去,贺梓凝现在是完全融入了集体,还参加了校辩论队。

    这个周末,她终于能够轻松些,正好夜洛寒去了宗家老宅那边,所以,贺梓凝便去别院陪霍静染。

    霍静染现在月份大了,整个人也稍微胖了一圈,她和贺梓凝聊着怀孕的事情,夜洛寒就打电话过来了:“小染,吃午饭了吗?”

    霍静染微笑:“吃啦,今天我吃了好多,我感觉我回头要变成胖子。”

    夜洛寒道:“没关系,无论你什么样我都喜欢!”

    霍静染不好意思:“梓凝还在我家呢!”

    夜洛寒道:“言深在吗?以前,他不是总发狗粮,现在也该自己尝尝了!”

    霍静染哭笑不得。

    “小染,我现在就要坐车进山了,一会儿可能信号不好。”夜洛寒道:“你记得好好休息,我明天应该就回来了。”

    “好。”霍静染答应道:“洛寒哥,你要注意安全哦。”

    “嗯,放心吧,我带了保镖,没事的。”夜洛寒道。

    挂了电话,夜洛寒冲四名保镖点了点头,然后,众人一起坐上了越野车。

    宗家过去并非在宁城市里,而是在距离宁城两百多公里的山里。

    但是,后来生意做得不错,才几乎都离开了那边,举家搬迁。

    经过两个小时的路程,夜洛寒总算来到了山坳。

    宗家过去的生意并不干净,所以,凡是见不得光的、需要加工的,都在这处山坳。

    而因为宗储平的倒台,这里逐渐荒废,鲜有人踏足。

    夜洛寒心里坚信,宗家男人活不过50的秘密,应该就在这里。

    虽然霍家已经接受了他,可是,这个秘密如果不弄清楚,始终都好像悬在头顶的一把刀一样。

    *作者的话:

    宝宝们,我去京城啦,更新不变,还是每天早上8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