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65章 查清楚过往的原因
    第265章查清楚过往的原因

    到那边已然是下午三点,夜洛寒和保镖们下了车,走在不平坦的路上。

    一路上,到处都是荒废的景象,直到,有座小村庄出现在眼前。

    这里不常有陌生人,所以,夜洛寒等人过去,便吸引了当地居民的目光。

    不过,大多数人也就是看看,只有一个老太太似乎没什么事,过来问道:“你们是哪里来的?”

    夜洛寒道:“我们是以前住在这里一家的朋友,很多年没联系了,过来看看。”

    “哪家?”老太太一边理菜一边问。

    “宗家。”夜洛寒道。

    “哦,宗家啊,已经搬走好多年了。”老太太道:“还是我年轻时候,他们在这边,还有很多人。但是,现在房子都没了。”

    “他们以前住哪里?”夜洛寒指向一处破院:“是那边吗?”

    “嗯,不过最早住的地方在二十多年前,就被推平了。”老太太道:“那个院子是长工住的。”

    夜洛寒点了点头,然后道:“老婆婆,以前宗家的人帮过我家里长辈的忙,所以我过来,也是想去他们坟头看看,您知道他们的坟在哪边吗?”

    其实,之前宗储平的就已经没在宗家祖坟处,而是在宁城郊区公墓了,所以夜洛寒跟本不知道祖坟在哪里。

    “哦,就在那座山脚。”老太太指了指,道:“不过你还是别去了,那边有东西不干净,所以宗家的男人都活不长。”

    夜洛寒心头一沉,浑身鸡皮疙瘩冒了出来:“什么不干净的?他们家的男人都是一样病死的吗?”

    “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老太太道:“我也是后来听说的。”

    “哦,好的,谢谢老婆婆,我们远远去拜拜就好!”夜洛寒告别老太太,心里也有了几分底。

    或许,和宗家做的生意有关系。

    其实,一直以来,霍家也知道宗家做的东西不干净,不过具体是什么,也并不清楚。

    所以,后来才逐渐断了来往。

    夜洛寒和保镖向着祖坟的方向走去,路上,看到了废墟旁有一口井。

    井早已干枯,旁边抽水的泵也年久失修。

    他往里看了看,没有看出来什么。不过,这次他们带了工具,夜洛寒准备挖掘一些,回去做一个化学分析。

    搜集好了土壤,夜洛寒又想办法取了点儿附近的露水,这才向着祖坟那边走去。

    此刻,天色都已经开始变暗了,夜洛寒五人正要过去,就看到祖坟那里竟然有人!

    他们对视一眼,于是,一个擅长隐匿的保镖遁入黑暗,慢慢靠近。

    夜洛寒并不擅长这方面,所以,他一直靠在树后等待。

    不多时,那个拜祭祖坟的人离开,保镖也返身回来。

    “听到了什么吗?”夜洛寒问。

    “嗯。”保镖道:“应该是有人对宗家做了什么,所以每年这一天都会过来给烧纸钱。”

    “那应该算是宗家的仇家?”夜洛寒问道。

    “估计是,或者说,之前是宗家的朋友,后来反目了。”保镖道。

    夜洛寒心中差不多有了数,于是,和保镖一起,在村子里找了一个地方,用带来的帐篷搭了临时住宿的地方,准备住一晚再返回城里。

    回到宁城,夜洛寒直接找了一家化学检验机构,对他搜集到的东西做了检验。

    这么一分析,才不由大吃一惊。

    原来,宗家的人过去一直生活在毒素之中!

    那种毒素,应该是人为投放的,而且在距离那口井的土壤里多,远离的地方少。也就是说,井水有问题。

    而且,毒素破坏Y染色体,导致病变。

    而宗储平在年轻时候,就已经离开了老宅这边,因此,他的身体没有太大问题,似乎在四十多岁死之前,都一直很健康。

    事情终于明了,夜洛寒也就彻底放了心。

    他不但从未来过这里,而且,父亲身体也没问题,所以,他完全可以长命百岁!

    回到家的时候,是第二天下午。

    霍静染刚刚午睡起来,正在晒太阳。

    夜洛寒走过去,抱住她:“小染,我回来了!”

    “查到了吗?”她转头问他。

    他点头:“嗯,查到了,我没事,你不用担心。而且,我还找到了宗家男人生病的原因,这下给爸妈看报告,就更有说服力了。”

    霍静染顿时开心地微笑:“那太好了!他们其实也是关心我,所以之前的事你别生气。”

    “嗯,我知道。”夜洛寒点头,捏了捏霍静染的脸颊:“想我了没有?”

    她笑:“想了。”

    “我也很想你。”夜洛寒低头吻她。

    “梓凝还在我们家呢!”霍静染不好意思道:“她在洗澡。”

    “啊?”夜洛寒愣住。

    “言深出差了,所以她昨晚也在我们家。”霍静染道:“然后她刚刚帮我整理了一下花园,种了好多多肉,身上弄脏了,所以洗个澡。”

    说着,霍静染拉着夜洛寒来到外面的小花园:“你看,多肉是不是很可爱?”

    只见原本的草地上,有一块被开垦出来,然后,整整齐齐种了好多巴掌大的小肉肉。

    “很可爱。”夜洛寒笑:“你之前说上网买东西,就是买的它们吧?”

    “是啊!”霍静染道:“我看到这么多肉肉就心情好。”

    夜洛寒道:“不过浇水别累着。”

    “没事,一周浇一次水就好。”霍静染道:“而且我这个做主人的其实完全没动手,全是梓凝帮忙的。”

    “晚上我们请梓凝好好吃一顿。”夜洛寒道。

    贺梓凝洗澡出来,因为没带换洗的衣服,所以,穿了霍静染怀孕前的。

    好在两人身材差不多,所以穿上大小倒是都没问题。

    傍晚,贺梓凝在夜洛寒家吃了晚饭,夜洛寒开车将她送到了学校。

    她今晚打算在学校住,第二天就不用早起了。

    晚上八点,霍言深发来视频的请求,贺梓凝不想在宿舍里直播撒狗粮,于是去了宿舍楼下比较安静的地方接。

    聊完的时候,都已经快九点了。

    贺梓凝在校园里散了一会儿步,只觉得夏天的夜晚格外凉爽。

    而自从上次听贺梓凝唱歌后,霍言戈只要有空,其实都经常来宁大散步。

    只是,他并不会找她,只是随意地走在校园里。

    他的外表形象,常常会吸引女生的目光,可是,他却毫不自知。

    今天,他晚上从客户那边回来,经过宁大,于是停了车,不自觉地走进来散步。

    而当他走到湖泊边的时候,刚好看到贺梓凝在前面,而且,还只有她一个人。

    霍言戈发现自己心跳有些加速,虽然想上去,可最后还是克制住了。

    他知道,他对她完全没有抵抗力,如果上去了,他会舍不得离开,也会忍不住约她下次一起散步。

    所以,她走在前面,他距离她十多米走在后面。

    她浑然不知,就好像过去初中、高中时候一样,丝毫不知道有一个人经常默默地注视她。

    前面有些暗,贺梓凝正要加快脚步,身侧,却传来了脚步声。

    接着,突然有人猛地向她袭来,然后,捂住了她的口鼻。

    有刺鼻的味道弥漫开来,贺梓凝发现,自己的意识正在快速涣散。

    她拼命挣扎,可是,却越发无力,直到,彻底晕了过去。

    而霍言戈走在她身后,此番变故不过几秒。

    他见贺梓凝受到袭击,连忙快步冲了过去。

    对方那边,有四个人。

    一人禁锢着贺梓凝,而另外三人,则是将他围了起来。

    霍言戈虽然也学过点儿散打,可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逐渐就落了下风。

    而这里,似乎有些偏僻,许久不见有人经过。

    他心头一沉,知道凭他一人之力根本无法将贺梓凝救走,于是,只能拼着受伤从包围圈里冲了出来。

    他不知道他能跑多远,不过,那天白念倾说她能打,她也在学校,于是,他马上给她打了电话。

    白念倾很快接听,霍言戈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快速将情况说了。

    “我马上来!”白念倾道。

    “叫上宿舍门口的保安,我尽量拖延时间!”霍言戈道。

    只是,他打电话的时候,那几个人却已经将贺梓凝扛上了肩膀,向着学校最近的大门过去!

    霍言戈脸色一变,一边狂追,一边打电话查学校电话。

    而当他打过去让封锁校门的时候,保卫科却道,刚刚有人骑了摩托,冲进来带走了人。

    霍言戈只好挂了电话,给霍言深打过去。

    那边,霍言深听完后脸色一变,马上挂了手机,联系了交管局。

    所有的力量展开,正在和时间赛跑。

    霍言戈也连线了交管局那边,开了他的车狂追。

    白念倾过来的时候,霍言戈刚好离开。

    她问了门口保安霍言戈去的方向,然后,在校门口抢了一辆摩托车,便向着霍言戈的车追去。

    而此刻,载贺梓凝的摩托车已然换成了面包车,而车里的贺梓凝依旧还在昏迷之中。

    “老陈,后面那个车是不是有问题?”这时,副驾驶上的男人看向后面的豪车,不由蹙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