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66章 永远为你奋不顾身
    第266章永远为你奋不顾身

    “靠,怎么找到的?!”男人大骂一句,然后猛地一个转弯,开向了北郊的方向。

    而身后那辆车,也同样转弯,跟了过去。

    “是夜洛寒?”司机问道。

    “不知道。”男人道:“我们抓了他的女人,应该是他追来了。”

    “一起弄死!”司机眸子深了深。

    前方,是一条宽阔的河,男人道:“老陈,好像不太好开啊!”

    “操!”司机又骂了一句,然后忽而眸子一动:“把女人弄到副驾驶座,然后逼他撞桥!”

    “老陈,还是你厉害,一箭双雕啊!”副驾驶的男人连忙起身,猫到了后面,然后,将贺梓凝移到了副驾驶座上,系上安全带,还打开了窗户。

    “一会儿我数到3,一起跳车!”司机道。

    “好!”后面几个男人答应道。

    身后,霍言戈一个加速,总算追上了那辆车,并排的时候,他看到,贺梓凝就在副驾驶座上,正紧闭着双眸!

    而就在这时,旁边的面包车猛地一个刹车,接着,又一个加速,而它的副驾驶座,正直直向着霍言戈的车身撞了过来!

    霍言戈大惊,此刻他在前,如果踩刹车,会撞到身旁的面包车,贺梓凝很可能受伤。

    如果还是按照现在的速度,贺梓凝必然更是重伤。

    而且,右手边正好有建筑物,他无法开过去,似乎只能——

    他看向了前方的河。

    真的,别无选择了。

    他猛踩油门,在面包车的副驾驶座撞向他的车尾前,冲向了河。

    河两岸有木质的河堤,被他这么一撞,顿时全部撞飞。

    而就在他落水后几秒,身后的面包车穿过被他撞开的河堤,也跟着落了水。

    车身砸在了霍言戈的车身上,顿时,他原本在撞河堤的时候就已经受伤,此刻更是觉得浑身痛得好似散了架。

    很快,水从四面八方灌了进来,不过几秒便已经没过头顶。

    水流过伤口带来的刺痛感,令大脑有片刻的清醒,霍言戈猛然反应过来,连忙憋气从座位上挣扎着出来。

    他用力打开了车门,睁大眼睛。

    水里一片黑暗,根本什么都看不清。

    他猛地从水里出来,大口呼吸,举目四望。

    因为是夏天,河里水流有些急,他转了一圈,终于看到了面包车的一角。

    估计是面包车落下后,砸在他的车身上,又滚下来,翻了个个儿。

    他的心顿时沉入谷底。

    她怎么样了?

    刚刚根本就是一个死局,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原本以为那些人只是为了逼他落水,却没料到,他们竟然会跳车!

    霍言戈大吸了一口气,沉到水里,摸向面包车。

    视线里,都是重重暗影。

    他摸索着游到了车里,沿着车厢寻找贺梓凝。胸口闷得难受,浑身痛得快要死掉。

    终于,他摸到了副驾驶座的位置,还有,柔.软的她!

    她似乎也醒了,正在用力挣扎。

    他想对她说话安慰,可是在水里根本发不出声音。

    他只能快速地握了握她的手,表示他会救她,然后,寻找安全带扣。

    也不知道为什么,安全带扣那里被卡得死紧,而且,平日里能拉开的安全带竟然完全拉不动。

    贺梓凝被牢牢锁在了副驾驶座上,根本不得动弹。

    她似乎快不行了,还是刚刚他过来的时候,她用力抓了他一把,可是,渐渐地便放松了力道。

    霍言戈只觉得心头有巨大的恐慌燃起,可是,他用尽全力去扯安全带扣,依旧根本打不开。

    他的空气,也所剩无几。

    而他旁边的她,似乎已经毫无声息。

    视线里一片黑暗,一如他塌下来的天地。

    他凑过去,摸索到她的脖颈,托起,然后,双唇封住了她的。

    那一刻,他甚至根本没有任何心思感受生平以来第一个吻,只能快速撬开她的牙关,给她渡气。

    他将他所有的空气都给了她,她依旧没有反应。

    他觉得自己的咽喉被狠狠扼住,难过得无法呼吸。

    没有办法,他只能放开她,然后记住位置快速上浮。

    接触到空气,他猛地大吸一口,然后,又再次沉下去。

    他找到她,继续给她渡气。

    慢慢地,她好像微微动了动手指。

    一个轻微的反应,对他来说,却好像时间最美的信号。

    霍言戈来回了好几趟,他感觉自己也快不行了,而她,却似乎慢慢恢复了生机。

    可是,她依旧还被卡着,他那点儿气,根本杯水车薪。

    他没有办法,只能在车里摸索。

    这群亡命之徒,车里应该有什么工具吧?

    终于,他找到了一把刀。

    安全带被割断的瞬间,霍言戈紧紧抱住贺梓凝,封住她的唇往上游。

    他们一起出水,而水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障碍物的缘故,改变了方向,周围还多了几个旋涡。

    霍言戈此刻,已经没了力气,大脑越发涣散。

    而他怀里,贺梓凝依旧昏迷,他甚至感觉不到她的呼吸。

    水流越来越大,他发现他们一直被冲向下游,周围远离堤岸。

    “小凝?”他叫她:“醒醒!我快撑不住了。”

    可是,她无力地靠在他的身上,一动不动。

    霍言戈觉得自己真不行了,他甚至都无法把她推到岸上。

    而这时,警报声已经由远及近,接着,在他们落水那里响个不停。

    月亮被云层挡住了一半,他还没看清怀里女子的模样,视线就已经开始逐渐模糊。

    手里的小刀还没扔,霍言戈仿佛下定决心一般,对着自己的腿扎了一下。

    顿时,刺痛传来,他又有片刻的清醒。

    前方,河流似乎有个弯道,似乎是他们最后一次机会了……

    霍言戈放任二人被冲过去,而就在越发接近岸边的时候,他猛地一个用力,带着贺梓凝游向了岸边。

    她被他推到了岸边,可是虽然靠岸,这里的水也很深。

    他将尾戒从手指上取了下来,戴在她的无名指上,低头吻了一下,然后,吸了一口气,沉到水里,猛地将她托了起来,向着岸上用力。

    手里骤然一空。

    他看到她在岸上滚了一圈,然后不动了。

    他终于放了心,然后,双手撑向堤岸。

    可是,他终究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力量。

    因为刚刚用力,他原本就受伤的地方此刻猛然肆虐,大脑有片刻的短路,一个恍惚间,他发现,他已经被拍打到了河中央。

    此刻,月亮从云层里移开,他隐约看到,岸上的贺梓凝似乎微微动了动。

    柔和的月光落在她的脸颊上,她面对着他,面孔骤然清晰。

    他不知道到底是自己的幻觉还是真的看清了她,只觉得她长发飘散,脸颊一如她十八岁时候的模样。

    安安静静躺着,恍如很多次闯入他梦里时候一般。

    “小凝,你以后好好的……”他对着岸上的她轻声道。

    水流没顶,霍言戈的意识一点点涣散。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沉入水中了还是浮起来了,只是觉得,身上的疼痛都已经远去,他渐渐感受不到自己。

    可是,就在遁入黑暗的时候,他却觉得唇.瓣上的触感清晰而柔.软。

    那是他刚才吻她时候的感觉,如果,那算是吻的话。

    这一刻,他忘了他和她之间身份的障碍,忘了他是霍言戈、她是贺梓凝,忘了所有,疯狂地回吻她,仿佛要燃尽身体里最后一丝热情和生命……

    波涛翻滚,月亮没入云层,他随着浪花消失不见……

    贺梓凝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她觉得头昏脑涨,浑身都还有些发软,喉咙更是有些干疼。

    “嗯——”她哼了一声,转动了眸子。

    “宝宝!”霍言深快步过来,拉住贺梓凝的手:“你觉得怎么样了?”

    “有点头疼。”贺梓凝困惑地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宝宝,你记不得之前的事了?”霍言深问道。

    贺梓凝见外面已然天明,于是道:“已经过了一天了?我最后记得的是,我在校园里散步,然后好像突然有人捂住了我的嘴。至于后面,我就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她说着,这才发现霍言深的眼睛有些发红,眼底都是青色,于是道:“言深,你是不是昨天一.夜没睡?”

    “嗯,我不放心。”霍言深说着,叫了医生过来给贺梓凝检查。

    医生很快检查完毕,道:“霍总,夫人已经没有大碍,只需要休息一天就好了。”

    霍言深点了点头,冲贺梓凝温柔道:“宝宝,你要不要休息一下,我们再办理出院?”

    “不用了,言深,我们回家吧!”贺梓凝说着,撑起身来。

    霍言深连忙扶起她:“宝宝,饿不饿?”

    “还好,没太大胃口,回家再说吧!”贺梓凝道:“言深,都发生什么事了?到底是谁要对付我?是你派人救了我吗?”

    霍言深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牵着贺梓凝的手蓦然用力,片刻后,他又放松下来:“嗯,我报警了,警察找到了你。至于绑架你的那些人,我已经查到了他们的身份,全都死了。”

    说着,他牵着她的手走到门口,见她似乎走不动,于是蹲下来:“宝宝,我背你。”

    贺梓凝趴在霍言深的背上,环住他的脖颈,只觉得他的后背永远这么宽厚安全。

    只是,这个平时里很少动容的男人,在她看不到他的时候,眼眶却更红了。

    *作者的话:

    咳咳,言戈终于把初吻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