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67章 原来卿少是他
    第267章原来卿少是他

    车上,贺梓凝见霍言深一直抿着唇没说话,不由有些奇怪。

    她问道:“言深,那些绑架我的人到底是什么目的?我们现在还有什么仇家吗?”

    霍言深摇了摇头:“就是求财的,宝宝,以后我还是要给你加强安保才行。”

    贺梓凝点了点头:“好。”

    她见他情绪不好,想着他估计是昨天见她昏迷不醒,担心了一晚上,于是伸手轻轻碰了碰他的手臂:“言深,别担心了,我没事,以后我都注意。”

    “嗯。”霍言深点头,冲贺梓凝笑了笑:“乖。”

    两人一起回了家,贺梓凝吃了午餐,霍言深带她上楼:“宝宝,洗个澡好好睡一觉,事情还有些后续需要处理,我得先出去一趟。”

    “好的,言深,早点回来。”贺梓凝道:“你昨晚是不是一.夜没睡?”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没事,不用担心我。”

    说完,他想到什么,又道:“你要是觉得无聊,睡醒了可以让沫漓陪你,明天早上起床,舒服了再去学校。”

    “好的。”贺梓凝点头:“言深,你忙吧,不用担心我。”

    霍言深点头,轻吻了贺梓凝的额头:“我走了。”

    刚刚走出别墅,霍言深就马上拿出手机:“找到了吗?”

    电话那端有些吵:“霍总,还没找到,我们把沿岸都找了,但是都没有看到二少爷。”

    霍言深道:“我马上过去。”

    说完,他快速上了车,然后,向着河岸那边开去。

    此刻,距离昨晚落水已经快20小时了。霍言深来到岸边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还在进行打捞工作。

    而岸边,霍言戈的那辆轿车早已经被吊车吊了上来,车头损毁严重,车里还依稀有着血迹。

    “霍总,报告分析,车里的血迹只是二少爷一个人的。”手下道。

    霍言深点了点头。

    昨晚,虽然这里的路灯坏了,但是,附近的摄像头依旧记录下了整个过程。

    而且,昨天他出差在外,霍言戈自从贺梓凝被人绑走,就一直和他保持着通话联系。

    现在回忆起当时巨大的一声撞击,他依旧觉得心都沉到了谷底。

    他听到了那声响动后,耳机里便再没了声音,然后,无论他怎么喊都没有反应。

    之后,他马不停蹄赶来,却终究还是晚了。

    他安排的警察沿线寻找,找到了晕倒在一处堤岸上的贺梓凝,可是,找了一.夜,却没有霍言戈的身影。

    此刻,堤岸上的围栏依旧还是昨天的模样,他甚至都能想象到当时的画面、霍言戈加速冲下河时候的场景。

    霍言深捏紧拳头,冲着手下道:“不论找多少天,都必须找到!”

    夏天的下午,空气格外燥热。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个颇有沧桑痕迹的男人被一只巨大的坎高犬拉着,快步来到了河堤旁。

    接着,那只坎高犬就好像疯了一般,向着河堤边冲了过去。

    男人拉不住它,只能放手。

    霍言深转过头来,目光和程叔对视。

    四目相对,霍言深赫然想起,当初有一次,他和一个戴了面具的男人交锋。

    那个面具男人带走了贺梓凝,他要将她抢回来。而那个面具男人身旁,就有面前这个男人。

    “你——”霍言深看了程叔一眼,又看向正在河岸边嗅着气味的坎高犬。

    一瞬间,电光火石,原本就怀疑的一切,此刻算是找到了确切的证据和答案。

    “大少爷。”程叔道:“没错,是我们。”

    霍言深无法形容此刻的感觉,当初他是很气的。竟然有人敢明目张胆带走贺梓凝,所以,他对卿少动了手。

    可是,血脉中的那种感觉很微妙,从来都是对敌人绝不留情的他,却对卿少留了余地。

    之后,卿少再也没有出现过。

    直到,很久以后,他知道了霍言戈喜欢贺梓凝的事。

    那个时候,他怀疑过。

    不过,他不想再调查霍言戈,免得难得修补好的兄弟关系再度冰点。

    而此时此刻,他才发现,原来,霍言戈至始至终,想要的不过都只有贺梓凝一个罢了。

    或许,在知道他们绝无可能之后,卿少这个身份彻底消失,他选择退出,只是远远地看着。

    可是,却在贺梓凝有危险的时候,依旧毫不犹豫,甘愿为她付出生命!

    霍言深看向程叔:“我找不到他。”

    他第一次对外人示弱:“你想想,怎么才能找到他……”

    程叔眼睛也是红的,昨天晚上开始,坎高犬就开始躁动,他安抚了一晚,而今天早上,坎高犬一直撞门,他实在没办法了,才开门让它出来。

    而到了河岸边,看到这样的情景,他才明白了所有。

    “汪汪!”这时,坎高犬突然向着河水里跳了进去。

    霍言深见状,眸子一沉,冲手下道:“跟着它走!”

    河边有提前准备好的皮划艇,霍言深和程叔也跟着上了皮划艇。

    于是,坎高犬在前方,后面是几艘皮划艇,一同向着下游划去。

    坎高犬一边游,一边嗅味道,直到,它在一处转弯的地方停下。

    然后,它突然向着岸边游了过去。

    霍言深看到,它停留的地方,是贺梓凝被发现的地方。

    心中的猜测得以证实,所以,霍言戈真的是撞车后,救了贺梓凝,然后体力不支落水的。

    坎高犬爬上岸,四处嗅了嗅,最后,嘴里叼了一个东西。

    程叔瞳孔一缩,脚步发颤:“是少爷的!”

    霍言深凑过去,看到那是一枚戒指,他过去似乎见过,是霍言戈戴在小指上的,应该是尾戒。

    坎高犬找到尾戒后,一直在原地嗅着味道,最后,就留在了那里,目光一直看向河水。

    它的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声音,好似在缅怀,又好似在呼唤。

    “它什么意思?”霍言深看到这一幕,心不由自主地下沉,浑身发凉。

    程叔此刻已然哽咽:“少爷肯定是……”

    后面的话,他没能说出来。

    “我不相信!”霍言深猩红着眸子:“就算把整个沿岸都掀个底朝天,我也必须把他找到!”

    这时,他的手机又响了。

    他接听,那边道:“霍总,出海口那边也找了,没有。”

    “还有沿线我们也问了人,昨夜没人遇到溺水的人。”

    “继续!”霍言深道。

    他说着,从程叔手里拿过那枚戒指,捏在掌心,看向河面。

    夏天常下雨,河面比平时宽了很多,水流也比较湍急。

    霍言深赫然想起,当初霍言戈在他面前跳海的模样。

    对,当初连跳海都没事,现在,掉在河里又怎么可能有事?!即使,在跳河的时候,他就受了重伤。

    他心绪烦乱,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捏着手机,给夜洛寒打了过去。

    夜洛寒此刻,正在处理工作。

    他现在大多数时间都在陪着霍静染,很多文件都是搬回家处理的。

    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走到落地窗前,看着正在楼下花园里给肚子里宝宝讲故事的霍静染,唇角不由勾起,接听的声音都变得有些柔和:“言深。”

    “夜洛寒,你做的好事!”霍言深的声音暴躁,几乎震坏夜洛寒的耳膜。

    他一愣:“言深,怎么了?”

    “你马上到我发送位置的地方来!”霍言深的语气,听起来严肃而又生气,仿佛愤怒累积到了顶点。

    夜洛寒了解霍言深的脾气,于是马上道:“好,我现在就过去。”

    说着,他快速换了衣服,拿了钥匙下楼。

    “小染,公司有点事情我要处理下,你在家好好休息。”夜洛寒交代完,便快步出去了。

    一路上,他将所有的事情都回想了一遍,可是,却始终想不出霍言深那么生气是因为什么。

    而且,他昨天已经将整理好的关于宗家的资料发给霍战毅了,霍战毅今天早上也回复邮件了,说知道了,还让他好好照顾霍静染。

    似乎,一切都很好啊?

    夜洛寒开到霍言深的位置,这才发现是个有些偏僻的堤岸。

    他停了车,从车里下来。

    “言深——”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霍言深就猛地过来,出拳又快又狠。

    夜洛寒被打了个猝不及防,踉跄后退了好几步,而霍言深根本不给他喘息的工夫,又扑了过来。

    夜洛寒脸上受伤,腹部也被霍言深踢中,他忍着痛起来,想要反击。

    可是,今天霍言深好像发了疯,全然不顾地向着他身上招呼。

    他失了先机,几乎呈一边倒的态势,完全无法招架。

    直到,有人拉住了霍言深。

    此刻,夜洛寒才看到了霍言深眸底的滔天.怒意!

    他也有些窝火,毕竟,虽然他过去伤害了霍静染,可是,他也是受害者。

    而现在,他一直在弥补,对霍静染问心无愧,对霍家也没有什么亏欠,怎么能够被人这么往死里打?!

    “霍言深,你发什么疯?!”夜洛寒说着,咳嗽了一声,口中都是血。

    “夜洛寒,你把我弟弟赔给我!”霍言深红着眼睛,仿佛在看仇人。

    “什么意思?”夜洛寒完全不明白。

    “你去查宗家,可以!但是,你却让梓凝和言戈身处危险!”霍言深掀开身后拉着他的程叔,冲过去揪住夜洛寒的衣领:“言戈要是有事,我不会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