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68章 所有的压力,他一个人扛
    第268章所有的压力,他一个人扛

    话到这里,夜洛寒隐约明白点儿什么。

    他蹙眉:“言深,你说宗家的仇人找上了梓凝和言戈?”

    “梓凝从你家出来,就被人跟踪了!”霍言深胸口起伏:“他们迷晕了她,言戈去救她,昨晚就受了伤、落进水里,到了现在还没找到!”

    夜洛寒脸色骤然发白,心仿佛沉入了极地冰窟。

    缓了好几秒,他问:“那梓凝现在……”

    “她昨夜是在这里被发现的。”霍言深道:“但是言戈……”

    他说着,忍不住,又一拳打在夜洛寒身上:“他要是有事,你拿什么来赔?!”

    夜洛寒浑身就好像散了架一般地疼,可是,偏偏无法申辩或者是反击什么。

    他想,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霍静染被人绑架,命悬一线,亲弟弟因为救人生死不明,他也不会原谅!

    沉默压抑蔓延开来,河堤边染上了浓重而悲怆的气息。

    而就在这时,那只坎高犬突然又跳入了河里。

    霍言深反应过来,就要命人跟上的时候,坎高犬却放弃游水,向着河里沉去!

    程叔眼睛骤然睁大,心头唯一一丝希望仿佛被崩断。

    他的眼泪倏然滚了下来:“小高!”

    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坎高犬向着他看了过来,明明是动物,可是,此时此刻那样的眼神,却仿佛一个人。

    它在无声地表明它的坚定立场:它要给主人殉葬!

    “快、快把它捞起来!”程叔见到坎高犬已然沉入水里,连忙道。

    霍言深的手下连忙跳入水中,打捞坎高犬。

    它开始还挣扎不让人靠近,后来或许呛了水,终于被人制服,被捞了上来。

    夜洛寒看到此景,跌在地上,仿佛被抽掉了所有的力气。

    他和霍静染,经历了那么多,才终于能够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在一起。

    可是,因为他的疏忽,引来了宗家的仇人,害死了霍言戈,那么……

    他看向霍言深,唇.瓣动了动,可始终发不出声音。

    许久,霍言深这才慢慢转过身子,俯身看向地上的夜洛寒,声音有些轻:“夜洛寒,我霍家是不是欠你的?”

    夜洛寒垂眸:“对不起。”

    他也没想过,他们去那边,竟然会被宗家仇人注意,而且,还跟踪到了他的别院。

    毕竟,宗家已经搬离那边太久,而那天他们也没发现可疑的人。

    或许,这就是天意吧!

    只是事已至此,任何道歉或者后悔的话都是苍白,他还能做什么?

    夜洛寒看向水面,只觉得自己仿佛才是那个溺水的人,浓重的压力让他连呼吸都变得艰涩无比。

    “这件事,静染不知道。”霍言深看向远处:“她这么多年不容易,现在又怀孕,正是最快乐的时刻,我不会伤害她。”

    夜洛寒猛地抬眼。

    他明白霍言深的意思,那就是,看在霍静染的份上,霍言深不会再对他做什么,甚至,还不会将事情的真相告诉霍家那边。

    “但是,所有的都不能作为我原谅你的借口。”霍言深道:“他是我亲弟弟,为了救我妻子出事,所以,除非他没事,否则我不会原谅你!”

    夜洛寒点了点头,挣扎着从地上起身,喉咙一甜,又吐出一口血来。

    “言戈也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一直当他是弟弟。”夜洛寒道:“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苍白,但是,我会也不遗余力找他回来。”

    霍言深凝视着水面:“他一定会回来!”

    “那那些人……”夜洛寒道:“抓住了吗?”

    “都死了。”霍言深道:“如果不是他们都死了,或许你现在也无法安然站在这里!”

    夜洛寒浑身一震,他明白霍言深的意思。

    如果昨天霍言深不是发泄了一番的话,今天见到他或许……

    “那以后——”夜洛寒道:“这些人,我担心如果没有完全肃清,以后还会威胁到我们身边的人。”

    “这个你可以放心。”霍言深道:“以后不会有了。”

    他昨天一.夜没睡,除了搜寻霍言戈,还一直都在处理事情。

    直到到了上午,医院那边说贺梓凝快醒了,他才换了一身衣服赶到医院,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霍言深揉了揉发沉的眉心,冲夜洛寒摆了摆手。他不想再见到他。

    “言深,对不起。”夜洛寒再次说了一遍,随即转身。

    他的步子有些踉跄,从河堤回到车里都花费了不少力气。

    到了车里,他照了照镜子,看向自己脸上的伤。

    太过明显,如果回去让霍静染看到,她会担心的。

    身上,受伤的地方痛楚蔓延,夜洛寒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缓了缓,找了个代驾。

    代驾送他去了医院,将身上检查了一下,然后对伤口做了处理。

    医生让他留院输液,他拒绝了。

    从医院出来,夜洛寒接到了霍静染的电话,她刚睡了午觉醒来,声音还是软绵绵的:“洛寒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小染,我一会儿就回去。”夜洛寒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轻快:“一起吃晚饭。”

    “好。”霍静染道:“我种的一个多肉刚刚掉了一片叶子,我又把那片叶子种上了,希望能够发芽。”

    夜洛寒哄道:“好,那我们一起等它发芽。”

    “嗯!”霍静染显然对未来充满期待,心情很好的模样。

    夜洛寒挂了电话,眼睛却红了。

    霍言深刚刚的样子,就好像一座山,压.在他的身上。

    而且,霍言戈从小和他一起长大,虽然他们平常在一起玩的不多,可是,毕竟也是同胞兄弟般的存在。

    因为他家里的事情,让自己的兄弟生死未卜,这样的感觉,又痛心又自责,却无法找人诉说。

    夜洛寒开车回了家,霍静染看到他脸上的伤,脸色大变:“洛寒哥,你怎么了?”

    “没事。”夜洛寒道:“公司里有员工闹事,不小心被打了一拳。”

    “快过来我看看。”霍静染拉着他坐下,看到又青又紫,还明显发肿,不由心疼:“洛寒哥,你怎么不让保安拉住他啊!疼不疼?要不我们去医院看看。”

    “没事,一点皮外伤而已。”夜洛寒说着,伸臂将霍静染抱在怀里。

    他的手指,有轻微地发颤。

    浑身上下受伤的地方,也都很痛,她这么一靠过来,他就觉得全身都疼,可是,他还是抱紧了她,仿佛想从她的身上,找到心灵的平静。

    “小染,晚上想吃什么?”夜洛寒问。

    霍静染道:“我想吃酸菜鱼,都已经让厨师准备了。”

    “好。”夜洛寒答应道:“我们一起吃。”

    同样的时刻,贺梓凝也给霍言深打了电话,响了几声,霍言深接听了。

    贺梓凝道:“言深,你晚上回家吃饭吗?”

    霍言深此刻已经在去码头的路上,他道:“宝宝,我事情还没处理完,就先不吃了,你在家好好吃饭。”

    “哦,好吧。”贺梓凝道:“那我和沫漓吃吧!你加班忙也别忘了晚餐哦!”

    “好。”霍言深答应道。

    “我睡了一觉感觉好多了,所以我明天会正常上课。”贺梓凝道:“言深,那晚上见!”

    “宝宝,公司这边有事,我不知道晚上能不能回来。”霍言深道:“如果没回来,你乖乖地自己睡。”

    “好吧!”贺梓凝道:“不过你也要早睡啊,我今天都看到你有黑眼圈了。”

    “我会的。”霍言深答应道。

    挂了电话,贺梓凝去霍宸晞房间里看他的作业。

    检查签字后,她和霍宸晞一起下楼,而楼下,顾沫漓正在和欧阳米一起,给扁扁梳毛。

    “宸晞哥哥,你看我给扁扁扎的蝴蝶结好看吗?”欧阳米道。

    霍宸晞看到小泰迪头顶上顶了个鲜红的蝴蝶结,只觉得滑稽又好笑,他走过去:“嗯,很可爱,给滚滚也扎一个吧!”

    于是,欧阳米又开始忙碌。

    一旁顾沫漓冲贺梓凝道:“梓凝,每次看到他俩,我就幻想着也要有个青梅竹马。”

    贺梓凝笑:“你现在有了你们家俞神医还不够吗?”

    顾沫漓揉了揉脑袋,开始吐槽:“梓凝,你不知道,他其实根本就是个老司机!”

    “啊?”贺梓凝吃惊:“他上学期间谈过很多次恋爱?”

    顾沫漓摇头:“天生的老司机!”

    说着,她懊恼道:“而且思维很跳脱,他说了上句,你也猜不到他的下句。”

    “不是吧?”贺梓凝哭笑不得:“那你们平时在一起都做什么?”

    顾沫漓道:“他不是一直都懒吗,结果,让我办了个健身卡后,突然勤快了。”

    她拉着贺梓凝来到房间角落,撩起衣服:“你看我,是不是都快出马甲线了?”

    贺梓凝仔细看了下,硬是没看出来,她问道:“你们一起平时都在健身?”

    “是啊,都在健身。”顾沫漓道:“我们办的卡就在我家附近,我们几乎天天都去。对了,有几次去还碰见过颜墨涵。”

    “啊?”贺梓凝道:“他也在健身么,现在大家都怎么了?”

    顾沫漓道:“或许是为了爱情吧!”

    她说着,脸突然有些发烫。

    她还记得,那天晚上健身完,俞天熠送她回去的路上对她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