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69章 会扎针灸的男人,手指果然厉害
    第269章会扎针灸的男人,手指果然厉害

    当时他们已经坚持健身了一周,一天也没间断,而且他运动量比他大了很多。她很吃惊他的运动量,问他为啥不嫌麻烦了。

    他听了淡淡地瞧了她一眼,然后懒洋洋道:“为了你将来用起来手感好啊!”

    到了现在顾沫漓才知道,原来俞天熠是不勤快则已,一勤快惊人啊!

    怪不得那天他在小树林里说,她的男朋友要变肌肉男了……

    顾沫漓有些神游天外,贺梓凝和她那么熟,自然看出来她的表情一看就是恋爱中的女人。

    她不由好奇道:“沫漓,那回头你真的会甩了他么?”

    顾沫漓想也没想:“当然要!”

    “舍得?”贺梓凝笑着看她。

    顾沫漓在经过斩钉截铁的回答后,仔细想了想。

    好像有点舍不得啊,不过,想起当初他抱着她,对另一个女孩表白的话,似乎,心里又开始不爽!

    她咬了咬牙:“我再坚持一阵子,就下决心!”

    “那他如果来求复合呢?”贺梓凝道。

    “那就……”顾沫漓无奈地耸了耸肩:“从了吧!”

    毕竟,以俞天熠的个性,如果真的来求复合,那就证明他真的喜欢上了她,那么,过去的事似乎就可以不计较了。

    “我就知道!”贺梓凝笑:“你呀!”

    顾沫漓叹息:“哎,谁叫我先喜欢他的呢?不过,我会坚持一阵子的!”

    两人聊了一会儿,晚餐好了,便和孩子们去吃饭。

    吃完后,两个大人又给孩子们讲故事。

    晚上七点,俞天熠打电话过来,说他马上到了。

    顾沫漓挂了电话,冲贺梓凝道别:“梓凝,我又要去健身啦!”

    贺梓凝掐了掐她的腰:“好吧,快去练马甲线吧!

    顾沫漓挥别贺梓凝出门,俞天熠已然到了别墅区。

    她拉开副驾驶门坐上去:“今天王教练不是说不上班?”

    “没有教练我们也可以练。”俞天熠说着,凑过去,身子贴近顾沫漓,手臂一伸,拉了安全带给她系好。

    接着,他发动了车,开向健身房。

    到了门口,顾沫漓突然又想起什么:“不对啊,王教练前天好像说今天健身房不营业,我当时在接电话没听清楚,你没听到吗?”

    俞天熠摇头:“没听见。”

    二人上去,健身房还真没营业,只有个前台小妹在指挥物业的安装前台处的灯。

    见到二人,前台小妹打招呼:“又过来练习啦?”

    俞天熠点了点头,拉着顾沫漓很淡定地进去。

    前台小妹没拦他们。

    二人走进去,里面空无一人。

    俞天熠很淡定地带着顾沫漓来到了二楼的器械区。

    他打开了一半的灯,顿时,视线骤然明亮开阔。

    “前台小妹认识你?”顾沫漓狐疑道:“她怎么允许我们进来?”

    “嗯,认识。”俞天熠很自然道:“单独聊过、见过。”

    顾沫漓眼睛瞪圆,可俞天熠却已然径直走向男更衣室那边了。

    她想着反正没人,于是跟了过去。

    他当着她的面脱衣服,脸不红心不跳。

    她直直地看着他,她不信他不懂她为什么跟过来。

    上半身什么都没有了,俞天熠挑了挑眉,看向面前的女孩。

    她目不斜视,将他打量着,眼神大胆,带着挑衅。

    他往前一步,将她逼在更衣室柜子和他的胸膛之间,声音懒洋洋的:“吃醋了?”

    她踹了他一下:“我就是问问。”

    他道:“那天她去我家找我,聊了几句。”

    顾沫漓眨了眨眼,想看俞天熠眼中有半点儿歉疚或者什么,可是,失败了。

    她转身就走。

    “沫漓。”他叫她。

    她已然走到了更衣室门口。

    他伸臂一把拉住她,连刚刚套上的纯棉T恤都还有一只袖子没有穿上。

    “真生气了?”他低头在她的耳边道:“她又不是单独去的,而是带着她的父亲去我诊所看病,碰巧而已。”

    她抬脚,狠狠地踩了他一脚。

    这么捉弄人,太可恨!

    他吃痛,顺手一带,将她的身子转过来,低头封住了她的唇。

    她生气,他撬了几次她的牙关撬不开。

    手臂拥着她一带,两人又回到了更衣室的深处。

    俞天熠稍微放开顾沫漓的唇,手指落在她的手腕脉搏上,冲她道:“沫漓,你现在肝火有点旺,需要泻火!”

    她看他淡定的样子,更是不爽:“我现在不需要泻火,我需要泻人!”

    说着,她看向他:“我讨厌成天给我把脉的男人,我要退货!”

    他见她凶巴巴的样子,就好像他养的那只小泰迪被抢食后的模样,不吓人,反倒可爱。

    于是,好整以暇般:“没戏了,我一旦售出,概不退换!而且,七天试用期早就过了!”

    她没想到他竟然有这么无赖的一面,于是,伸手推他。

    没推动,于是抬脚去踩。

    他却动作灵活,往后退了两步,反倒带着她没站稳,往他的怀里跌。

    她懊恼,站定后,往后退。

    于是,他往前她往后,直到,她的腿似乎碰到了什么。

    他却在继续往前,重心前倾。

    她根本无法站稳,一屁.股坐在了身后的长榻上。

    他随即压了下来,继续吻她。

    这个姿势,似乎有些危险啊?

    顾沫漓意识到什么,心头有些打鼓。

    她伸手要按住身上的人,却发现,他的衣服穿了一半,她一只手接触到他的T恤,另一只手却是直接落在他的皮肤上。

    这一刻,她想,他虽然懒,以前似乎也很少健身,不过男人就是男人,身体一碰,竟然到处都这么硬朗。

    她不由睁开眼睛,见他正闭着眸子吻她。

    或许因为运动,他的脸颊比平常要红润些,睫毛很长,还有些翘。

    顾沫漓回顾往昔,突然觉得,放在很多年前,她真的不敢想,她有一天竟然会和他在男更衣室里接吻……

    顿时,心里都是满足感,她唇角微扬。

    他立即撬开她已然松动的牙关,侵入了她的世界。

    似乎,今天的他,比平时云淡风轻多了几分霸道的情绪,根本不给她任何喘息的功夫,便直接把她所有的呼吸都夺去了。

    她被他的气息包围,开始还能腹诽这家伙吻技又上了一层楼,后来,慢慢就被他吻得浑身发软,早就闭上了眼睛配合他。

    直到许久,他稍微放开她,低头锁着她的眼睛:“还敢退货吗?”

    她看到他波澜不惊的眼睛此刻好似两道旋涡,她有些莫名的心惊,可是又觉得她不能被他的气势给唬住。

    于是道:“你不气我我就不退货,你气我我就……”

    “就什么?”他眯了眯眼睛,似乎有些危险。

    顾沫漓觉得他身上还真硬,尤其是——

    她猛地反应过来,震惊地看着他:“你——”

    “我什么?”他问。

    明知故问!

    她扭了扭身子:“你能放开我吗?”

    “别动。”他声音低了几分:“让我缓缓。”

    顾沫漓不敢动了,气氛暧昧又尴尬。

    莫名地,她突然想到什么,开口:“要不你教我扎针灸吧?”

    俞天熠问道:“为什么?”

    “我看你需要泻火。”顾沫漓脱口而出。

    他唇角勾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看她,接着低头猛地吻了下来。

    顾沫漓心里咯噔一响,坏了,弄巧成拙了……

    她怕事情发展到不可逆转的境界,于是,伸手推他的肩膀。

    他却抬手直接抓住她的手,十指紧扣,举过头顶。

    而他的另一只手,紧扣住了她的腰。

    她感觉,他好像更硬了。

    心跳得咚咚咚的,唇.瓣上的吻清晰刻骨,却又渐渐变得模糊,整个人都好像在燃烧。

    他的手灵活地挑开她的T恤,落在她的腰上。

    她浑身一个激灵,心想,会扎针灸会把脉的男人,手指果然厉害,她好像被施了定身术,竟然完全不能动。

    直到,一楼处传来一声颇大的响动,两人被打断,俞天熠微微撑起身,深眸锁着身下的顾沫漓。

    她脸颊发烧,看着他,喘着气。

    沉默了好几秒,他道:“还没怎么着你,怎么就喘上了?”

    她听到他的话,整个人要爆炸了,男人平时看起来清心寡欲的,怎么在这样的事情上,就一下子跟换了灵魂似的?

    “我肺活量差,我爱喘,你管啊?!”她白了他一眼。

    “那我回头帮你扎针灸吧?”他说得一本正经:“能提高你的肺活量、健强你的心肺功能。”

    只是,他说得很正派,身子却出卖了他。

    顾沫漓今天穿的是短裤,大.腿那里,她被他顶得清晰又难受。

    偏偏,他还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仿佛真是印象中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翩翩少年。

    “学长。”她叫他,眼睛漾着得意的笑:“那天前台小妹带父亲去你诊所看诊,你当时就和她说好,今天没人放我们进来的吧?”

    她黑瞳亮亮的,嘴唇上翘,唇瓣被他吻得饱.满晶亮,俞天熠喉结滚了滚,坦坦荡荡地承认:“嗯。”

    现在轮到她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还是继续问下去:“为什么?”

    “想和你进一步发展啊。”他又恢复了闲散的语气。

    这下子,她似乎不能问,进一步指的是到哪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