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70章 干柴烈火
    第270章干柴烈火

    “走了,健身了。”俞天熠感觉好了些,慢慢撑起身子,将手递给顾沫漓。

    她就着他的力道起身,沉默着往外走。

    终于到了门口,她想着她的衣服还没换,正要进去,身旁,就响起他的声音:“要我陪你进去吗?”

    “你说呢?”她挑挑眉。

    “我觉得你或许喜欢礼尚往来。”他道。

    不过,最后俞天熠还是没进去。

    顾沫漓快速换了衣服出来,两人一起去器械区。

    “梓凝说我都有马甲线了。”顾沫漓在推着杠铃。

    俞天熠给她减少了配重:“不用刻意练那个,我喜欢摸起来柔.软的女生。你就意思一下,增强气血运行就好。”

    “那听你这么说,我好像都不用怎么练似的。”顾沫漓撅噘嘴。

    “你不练,我就懒得来了。”俞天熠往仰卧起坐架上一趟:“那你就没肌肉男可以摸了,你们女人不是都喜欢男人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吗?”

    “谁需要你脱衣服了?我也没说要摸你吧?”她冲他耸了耸肩。

    他懒洋洋地道:“沫漓,你要知道,健身房二楼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

    言下之意,他要对她意图不轨她都没办法?

    顾沫漓从器械上起身,一步步走到俞天熠面前,她居高临下看着做仰卧起坐的他:“好啊,其实我挺想摸的。学长,赏个脸吧?”

    他停了动作,躺好,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她弯身,手掌按在他的胸口,然后认真地往下摸。

    “好像料多了点?”顾沫漓的手落在俞天熠平坦的腹部:“不过,好像没摸到马甲线啊?”

    他抓住她的手,挑开他宽松的T恤往里探了一下,落在他的腹肌上,语调很是平静:“摸到了吗?”

    呵呵,男色引诱?

    顾沫漓觉得指尖发烫,质感似乎也不耐,不过,她佯装淡定:“还不错啊,能打88分。”

    “那你见过90分的吗?”他挑眉问。

    “见过啊,我老板!”顾沫漓道。

    话还没说完,就被俞天熠一把拉下来,她没站稳,跌在了他的身上,手掌依旧还被禁锢在他们的身体之间,有些麻,拿不开。

    “他能90?”俞天熠表示不屑,一个花花公子,一看就是成天玩的,怎么会有肌肉?

    “能95!”顾沫漓故意装作不知道他的心思,在俞天熠的身上很认真地道:“我们公司之前一起组织泡过温泉,我看了的,他有马甲线和人鱼线,公司别的女同事都夸呢!”

    刚说完,顾沫漓就感觉到有一只手蓦然伸进了她的T恤,手掌在她的后背游.走,干燥温暖的手掌,似乎应了那个词:干柴烈火。

    “你干嘛?”她僵了一下。

    他好像还从没这么摸过她。

    “我在行驶男朋友的权利。”他淡淡地道。

    “谁规定的?宪法里写了?”她对上他的眼睛。

    他的腿从器械上松开,抱着她一个转身,将她压.在下面,手掌上的速度快得惊人,已然从后背滑到了前面。

    虽然隔着胸衣,可是,蓦然被包住的感觉让她觉得好像被巨大的电流击中,顾沫漓的呼吸顿时炸开了。

    俞天熠似乎也是怔了怔,不过,却没有放开覆在她胸口的手。

    时间定格了几秒,顾沫漓懊恼:“放开。”

    他似乎格外听话,真的放开了,不过,身子依旧压着她的。

    他双手撑在器械上,眉梢微微挑着,声音不咸不淡:“下次,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顾沫漓心头一沉。

    她好像第一次认识他,不过又好像并不觉得惊讶。

    估计当初他看到她朋友圈和傅御辰的合影时候,心情更不爽吧?

    怪不得,那次主动约她呢!

    男人的占有欲啊,呵呵!

    气氛莫名有些凝滞,顾沫漓也绷着不解释,这东西,低头一次就有二次,所以,她不会主动服软。

    他看了她几秒,蓦然松开:“继续练吧!”

    虽然他的表情无恙,可是,顾沫漓还是感觉到俞天熠有些生气。

    可是,她依旧装作不知,从仰卧起坐架上起来,去了跑步机的地方。

    他们练习了半个多小时,前台小妹上来提醒说要打烊了,于是,两人各自去冲澡换衣服。

    出来的时候,俞天熠先收拾好了在外面等她,顾沫漓走过去,他率先往前。

    似乎,两人都有些不愿意低头。

    有时候谈恋爱就是这样,不过只是一件小事,却互相挑衅,好像想要通过这样的僵持知道对方的底线。

    顾沫漓走到门口,心情有些浮躁:“我家很近,自己过去就行。”

    俞天熠没说话,兀自拉了她的手往前走。

    的确很近,走路不过七八分钟就已经到了顾沫漓的小区。

    他停下来,道:“晚安。”

    她点头:“晚安。”

    也不知道别扭个什么劲儿,她说完,也不看他一眼,便向着小区里走了进去。

    俞天熠见她走进楼道,这才转身。

    他也知道他刚刚的语气似乎太过严肃,不过,想着她三番五次和傅御辰出去,还有朋友圈的那些合影,他心里就很、不、爽!

    初秋的风吹来,原本半干的头发带来凉意,让整个人都清醒了许多。俞天熠不再纠结这件事,而是开始回味……手感。

    似乎,还不错啊!

    他唇角勾了勾,只觉得自己脉搏跳得快了些。

    他漫步在去健身房旁边停车场的路上,拿出手机,打开浏览器,搜素关键词:钻戒的品牌。

    走到车旁,发现还有些早,他靠在车门上待了一会儿,正要进车里,就听到有120车呼啸而过。

    他转头淡淡地扫了一眼,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上了车,他才看到后排座上放着的东西,是他要送她的,本来说健身出来给她,结果刚刚闹别扭给忘了。

    俞天熠犹豫了几秒,发动了车,向着顾沫漓的小区开过去。

    走路七八分钟,开车不过两分钟就到了。

    俞天熠停了车,拿起手机给她打电话。

    电话响到了结束,也无人接听。

    他微微蹙眉,以为她在生气,于是,发了条微信:“沫漓,我在你小区门口。”

    可是发过去就好似石沉大海,依旧没有回应。

    俞天熠记得之前顾沫漓说过门牌号,虽然她姥姥在家,她也还没正式给他介绍过,不过他还是拿了东西,准备亲自上去送给她。

    而就在他要拉开车门的时候,对面方向开过来一辆颇为拉风的跑车。

    灯光有些刺眼,俞天熠垂下眸子。

    下一秒,跑车熄了火,俞天熠抬眼,便看到有个身材颀长、穿着时尚的年轻男人从跑车上走了下来,面孔竟然有些熟悉。

    他瞳孔一缩,那不是顾沫漓的老板、那个花花公子么?

    他是来找她的?

    俞天熠按兵不动,坐在车里看。

    就见着傅御辰拿起手机,一边往里走,一边打电话。

    眼看着傅御辰就要走出视线,俞天熠拿起礼物,也跟着下了车。

    他发现,傅御辰去的,正是顾沫漓的楼道的方向。

    而且,大晚上的,傅御辰根本没看小区的楼号,证明来过至少一次,轻车熟路。

    俞天熠在原地站定,看着傅御辰进了楼道。

    他捏着手机,再次给顾沫漓打过去。

    铃声响到结束,依旧无人接听。

    他微微眯了眯眸子,低头看了一下时间。

    晚上9点28分。

    他站在原地,身形不像平日那么懒散。

    都说有道行的中医看人能看骨,刚刚他跟着傅御辰走了一路,觉得那个花花公子身上似乎真的有料。

    所以,真是95分?

    俞天熠双手插兜,觉得呼吸不太畅快。

    时间慢慢过去,直到他再次看时间。

    9点45分。

    距离傅御辰上楼已经17分钟,似乎,很说明问题了。

    他再次给顾沫漓拨了过去,心想着,就再给这么一次机会吧!

    可是,依旧无人接听。

    从下面网上看,她家所在的楼层有三户人家,每户都亮着灯。

    他唇角勾了勾,涌起一抹轻微的自嘲,然后,潇洒地转身离开。

    而那个礼物,扔在了小区的花台。

    又过了一会儿,楼上的傅御辰终于打完了电话。

    今天顾沫漓请了下午半天假,是他批准的。

    下午下班,他和几个同事聚了聚,路过商场的时候,突然看到她之前提过的一个手环,正在发售。

    于是,他顺便给她捎了,想着明天他要出差,于是晚上路过她家的时候,顺便给她带过来。

    可是打电话没人接,敲门家里也没人,他正要走,就接了个越洋电话。

    怕进电梯信号不好,他就只好在她家门口站着聊了半小时。

    终于打完,他活动了下手臂,心想着只能出差回来给她了。

    他走到小区门口,这才发现自己的车被贴了条,有些无奈地骂了一句‘shit’。上车时候,他随意地想,不知道对面停的那个车被贴条了没有。

    而此刻,顾沫漓却已然在医院,守在手术室门口,整个人急得眼泪忍不住冒。

    刚刚她回家,就看到姥姥晕倒在洗手间门口,叫了几声也没答应。

    她连忙叫了120,然后和救护车一起,送姥姥到了医院。

    路上,120做了简单的急救,但是因为是急性心梗,所以结果怎样还得等手术结束。

    *作者的话:

    最近是各大CP的集体低迷期,过了就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