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72章 我们要一个宝宝吧!
    第272章我们要一个宝宝吧!

    霍言深这两天几乎都在寻找霍言戈,可是,随着黄金72小时过去,希望越发渺茫。

    那条河最后是汇入出海口,那边警犬也用了,用带有霍言戈气味的东西寻找了一天,警犬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似乎,一切已然尘埃落定。

    可是,他却绝不接受这样的结果。

    而白念倾,同样在寻找之列。

    贺梓凝是不知道,但是,霍言深看了当时霍言戈的通话记录,是给白念倾打了一个过去的。

    而且,看了学校门口和路上的监控录像,白念倾在霍言戈开车出去后,不知在哪里弄了一辆摩托车,跟着霍言戈追了上去。

    后来,摩托车在堤岸附近找到,那边没有摄像头,白念倾就此不知踪影。

    可是,经过了三天时间,不论是霍言戈还是白念倾,都没有丝毫讯息。

    霍言深这几天加起来睡了不到七小时,都快要撑不住了。

    一旁,沈南枫递过来手机:“霍总,夫人的电话。”

    霍言深滑了接听。

    “言深,念倾不见了!”贺梓凝的声音带着几分慌乱。

    “宝宝别担心,听说好像是念倾的家人找到了,所以她去见他们了。”霍言深将早就想好的台词搬了出来。

    “啊?”贺梓凝愣住:“她找到家人了?”

    霍言深道:“嗯,而且在国外,她走得急,没来得及和你说。”

    贺梓凝这才放心下来:“哦,这样啊,那太好了!她也有家人了!不过她耽误学习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不太清楚。”霍言深道:“不过一般家人见面,怎么也应该要几天。”

    “嗯嗯,没关系,她室友高我们一届,到时候念倾回来要是不懂,可以问她们。”贺梓凝道:“言深,你还在忙工作吗?”

    “嗯。”霍言深道。

    “那你快忙吧,我们准备吃饭了,你也别忘了吃饭哦!”贺梓凝道。

    “好。”他应道。

    贺梓凝觉得霍言深最近有点儿怪怪的,说话比过去简短,还带着疲惫。

    不过,她相信他,只当是集团那边事情比较棘手,即使他没回家,她也只是提醒他别太累,要早睡。

    时光,悄然而又安然地过了一周。

    霍言深终于撑不住,发了烧。

    还是沈南枫见他脸色不对,强行让他去了医院。

    这么一量温度,已经

    输了液,里面有镇定的成分,霍言深终于认真地睡了一觉。

    他身体向来很好,睡醒之后,烧退了,整个人也没什么事了。

    只是,当他开车来到霍言戈出事的地方,看到程叔又被那只坎高犬带着来到河边的时候,他的心蓦然沉寂。

    他几乎可以知道,他的孪生弟弟是回不来了。

    “程叔。”他走过去:“言戈的公司……”

    “这几天,我都在帮忙处理,但是我毕竟不是做生意的料,所以……”不过一周时间,程叔却明显老了一头。

    “我来吧。”霍言深道。

    “好。”程叔答应着,带霍言深和沈南枫去了霍言戈的公司。

    老板一周没来,公司里似乎有人嗅到了什么。

    而程叔来了,却带来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谁都知道这是霍言深,霍言戈的亲哥哥。

    所以?

    程叔冲大家道:“各位,这位是霍言深先生,请他过来给大家讲几句话。”

    霍言深冲众人道:“哪位是特助,通知全体高层,十分钟后,统一到大会议室召开高层会议!”

    他做事向来雷厉风行,会议开始,便直接开门见山:“各位,言戈最近身体不佳,所以他的职位暂时由我代劳。因为我对公司业务并不熟悉,所以,希望大家回去准备一下,明天早上,我们召开全体会议,明确现状,确定未来目标。”

    自然有人问起霍言戈的情况,于是,霍言深道:“他身体还在休养之中,具体什么时候康复,暂时还没有确定时间。各位不用担心人事问题,我和他是亲兄弟,我平日主要事务也是管理霍氏集团,所以不会存在任何换血行为,希望大家能够在各自的岗位上尽忠职守,和言戈在公司时候一样!”

    第二天,霍言深从集团那边调过来了一位高层,以后便直接暂代霍言戈公司CEO,一切,似乎终于尘埃落定。

    寻找的工作依旧在继续,可是,谁都知道,后面的希望更加渺茫。

    霍家那边,霍言深已经通知,只是隐去了夜洛寒那段。

    而事情也只告诉了霍战毅夫妇,至于爷爷奶奶那边,都不敢说。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

    霍言深之前缺了一次大课,终于又重新回到了讲台。

    这天,他的课是傍晚最后一节,下了课,他刻意等着贺梓凝收拾好书包,和她一起出了教室。

    “言深,你最近是不是很累?”贺梓凝道:“如果太累,就别代课了。”

    他们走在学校里,金秋时节,有的树叶黄了红了,有的依旧还是绿色,层层簇簇,十分好看。

    “没事,有时候讲课反而是减压。”霍言深牵着贺梓凝,在湖泊前停了下来。

    “要不要坐会儿?”贺梓凝问。

    “好。”霍言深和她在石头上坐下,目光看向水面。

    “哎,念倾去了好久也没回来,我们打电话也打不通。”贺梓凝叹息。

    霍言深脸上的表情微微顿了顿:“她的父母在国外,或许留下了她。以后,她可能就在那边上学了。”

    “好吧,我也替她高兴。”贺梓凝撅了撅嘴道:“只是,她也不和我们联系一下!”

    “估计是忙吧,忙过了,应该会联系。”霍言深凝视着水面。

    “对了,言戈最近怎么样?”贺梓凝道:“我中午听君澜说,那天她有两张话剧的票,本来说请他看的,但是打电话几次都说关机,他不会是换号了吧?”

    “他常驻国外了。”霍言深说着,垂在身侧的手蓦然收紧:“所以换号了。”

    “怎么去国外了?美国吗?”贺梓凝问。

    “嗯。”霍言深道:“那边有个项目,需要信得过的人。”

    “哦。”贺梓凝叹息:“他总是出差不在,我本来还想着什么时候叫他去我们家坐坐的……”

    “他如果知道,估计会开心。”霍言深轻声道。

    贺梓凝没听清:“言深,你刚刚说什么?”

    他转头,看向她,眸底有她看不懂的情绪:“宝宝,让我抱抱。”

    贺梓凝有些不好意思:“周围都是同学,万一我们的照片被传到了校园论坛……”

    可是下一秒,霍言深还是将她紧紧抱在了怀里。

    她感觉到他似乎有些脆弱,心头不由困惑,他何时有这样的情绪?

    可是,他似乎不想说,她就没坚持问,而是安静地靠在他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

    时间慢慢淌过,前方的水面逐渐染上了暗调。

    霍言深低头问贺梓凝:“宝宝,饿了吗?”

    他这么一问,她才觉得真的有些饿了,于是道:“那我们去食堂还是回家吃?”

    “去食堂吧。”霍言深道。

    二人去了小食堂,那边营业到晚上九点。

    随便点了些吃的吃完,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然全黑了。

    “我不想回家了。”霍言深道:“我们在我的宿舍房间住一晚吧?”

    贺梓凝点头:“好。”

    他牵着她往前走,不知不觉,来到了小树林前。

    这里,他们之前几次说要来,可是每次都有事情打断,今天,不经意却来了。

    可是,霍言深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哪里,若是往常,他必然会意味深长地调侃贺梓凝,可此刻,他拉着她径直往前,已然穿越了小半片小树林。

    贺梓凝越发察觉他心里有事,不由停下了步子:“言深。”

    他转过头,声音温柔:“宝宝,怎么了?”

    她发现,今天的月亮竟然有些圆,她借着月光凝视他的眼睛:“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不是公司上的?”

    他定定地看了她几秒,没有说话,却蓦然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他平常的吻不是这样的,贺梓凝觉得今天的仿佛在宣泄着什么情绪,或者更确切说,似乎他在从她的身上寻找温暖。

    他吻得很急,将她抵在了一棵树上,扣得死紧,疯了一般席卷她整个世界。

    她上学都习惯穿平底鞋,在他面前更显得娇.小,她的后背抵着树,四分之三的身子都被他按在了怀里。

    彼时,秋风起,金色的树叶从头顶落下,贺梓凝隐约感觉到有树叶落到她的头顶,接着飘下来。

    脚底,干枯的落叶被踩出沙沙的声音。

    她抬起手臂,环住霍言深的脖颈。

    他们之间的距离更近了,近到她都能隔着衣服感觉到他的心跳,烙印一般落在她的身上。

    她忘乎所以地回应他,将自己所有的力量和温暖都回报给他。

    许久,他才慢慢放开她,将他的脸埋在她的肩窝,深深地嗅了嗅:“宝宝,我这些天,真的好难受。”

    她环住他宽阔的后背,轻拍:“言深,是发生了什么事,对吗?”

    他却半晌没有说话,直到头顶的月亮躲进云层又移了开来,他才低头凝视着她,缓缓道:“宝宝,等你大三下期,课程就没什么了,到时候我们再生个宝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