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73章 如果他知道,也不希望你哭
    第273章如果他知道,也不希望你哭

    贺梓凝不明白霍言深话里的跨度怎么这么大,明明之前还很难过的样子,怎么突然说要生宝宝?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霍言深又道:“宝宝,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不过,我知道你会辛苦,但是……”

    “言深,你忘了,我一直都愿意啊!”贺梓凝握住他的手掌道:“等我一年半,我争取大三上期就把学分修完。下期的时候,我们就要宝宝,好吗?”

    他抱紧她:“凝凝,谢谢你。”

    他抱了她许久,这才慢慢松开,拉着贺梓凝的手向着他的宿舍走去。

    霍言深的宿舍,之前贺梓凝去过一次。

    毕竟他们自己有家,贺梓凝几乎每晚都回家,所以这样的地方暂时还真用不上。

    “不知道晞哥和米米在家乖乖睡着了没有。”霍言深打开门的时候,贺梓凝嘀咕了一句。

    “我今天给保姆打电话安排了,你别担心。”他说着,摸了摸灯,却没有打开。

    “灯坏了?”贺梓凝困惑地问,走了进去。

    身后的门蓦然关上,紧接着,他的吻便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她垫着脚尖,回应他。

    他拥紧她,不给彼此留一丝空隙。

    宿舍本来就小,从走廊往里一辗转,便已经是卧室。

    空气被点燃,有种别样的味道。

    衣衫在摩挲中早已散开,贺梓凝感觉到霍言深宽大的手掌落在她的身体上,带得她的肌肤也开始加温战栗。

    她突然想起,他们好像有半个月没有做过了。

    此刻,被他的气息包围,她的身体开始不自觉地配合,贴近他,细腻的触感在他的身上摩挲。

    他顿时被点燃,一把将她抱起,来到床边。

    房间的光线很暗,贺梓凝接着窗口依稀的灯光瞧着霍言深,他已然快速脱了他的衣服,然后俯身继续吻她。

    他吻得霸道不留一丝空隙,将她的所有空气抽干净,这才伸手去剥她身上唯一的残留。

    她配合着他,将腿缠在他的腰上,手臂紧紧勾住他的脖颈,仰头吻他。

    他喘着粗气,手指插.入她的头发:“宝宝,我爱你。”

    她的心不可抑制得狂跳收紧,声音带着魅惑的温度:“言深,我也是。”

    他沉了进去,她本能地收紧。

    明明才半个月没做,可是,两人都分外激动。

    霍言深又往里死死抵入,扣紧贺梓凝的身体,低声叹息。

    她抱紧他,嗅着满是他气息的空气。

    顿了两秒,霍言深开始猛烈进攻。

    贺梓凝不由被撞得发出嘤咛的声音,配合着木床的响声,房间里早已旖旎一片。

    可是,即使在情动的时候,贺梓凝还是发现了霍言深和平时的不同。

    他仿佛找不到归属感一般,一直抱着她,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只是,他们都对彼此的身体太过熟悉,所以,即使没有太多花样,依旧还是让全身毛孔都张了开,电流不断。

    黯淡的光线下,她环着他脖颈的手缓缓前移,落在他的脸颊上,碰住了他的脸。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他好像瘦了,比半个月前明显些。

    兴许是平日里几乎天天看到,不太明显。

    但是,此刻于黑暗里触摸,比起半月前真的似乎轮廓更硬朗了。

    贺梓凝有些心疼,顺着霍言深的唇.瓣往下移,吻住他的喉结,舔了一下。

    他顿时身子狠狠一震,更加用力了。

    每一次,都直直抵入她的深处。

    渐渐地,她也忘乎所以,全然跟随着他的节奏,让他带着她在那片温湿的世界里沉浮。

    最后,伴随着一声低吼,霍言深释放了出来。

    结束的时候,他没有从她的身体里出来,而是抱紧她,将他的脸埋在她的肩窝。

    她也安静地环着他,轻拍他的后背。

    许久,直到贺梓凝的腿都有些凉了,霍言深才慢慢抬起头来。

    他低头,吻她。

    她感觉他埋在她身体里的部分又开始膨胀。

    他出来,换了个套,然后,又继续。

    一晚上,霍言深不知道要了贺梓凝多少次,直到她实在精疲力尽,连洗澡都是他抱她去的。

    洗完澡出来,霍言深将贺梓凝刚放下,她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卧室里没有开灯,不过浴室的灯还亮着,有光照过来,霍言深低头凝视着床上的妻子,眼睛有些红:“宝宝,我很难过,我亲弟弟可能真不会回来了。”

    床上,贺梓凝翻了个身,呢喃一声,继续睡。

    霍言深又道:“这次可能真的找不到他了。”

    睡梦中的贺梓凝恍惚里听到声音,可是浑身疲惫就是睁不开眼睛。

    直到,脸颊上突然落下一滴水,蓦然将她惊醒。

    她猛地睁开眼睛。

    霍言深没料到贺梓凝竟然突然醒来,他连忙转头,不想让她看到他此刻的脆弱和失态。

    “言深!”贺梓凝抓住他的手臂。

    他背过身去,将后背留给她。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已然撑起身,摸向他的脸。

    脸上干干的,可是睫毛那里有点儿湿。

    贺梓凝脑海里突然好似霹雳一般,响起刚刚霍言深的话。

    她心头一沉:“言深,是不是言戈出什么事了?”

    这么一问,她发现自己的心跳突然加快,有种心慌的感觉将她牢牢抓紧。

    霍言深没想到贺梓凝听到了,他转头,对上她的眼睛。

    “言深,他不是出差去美国了?”贺梓凝抓住他的手臂。

    “宝宝。”霍言深的手紧握成拳,好半天,他才开口:“他遇到意外了。”

    “什么?!”贺梓凝觉得心头突然有种难言的感觉,空落得好像什么都抓不住:“怎么会?什么时候?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霍言深看到贺梓凝这么紧张的样子,心头,竟然提霍言戈升起一种类似宽慰的情绪。

    不枉他三番两次不顾生命危险救她,在他离开的时候,即使什么都不知道,她也是关心他的。

    “他车祸掉入河里,我已经打捞了很久,都打捞不到。”霍言深说到后面,喉咙发堵。

    贺梓凝怔怔地道:“是不是半个月前的事?”

    霍言深点头:“就在你出事后第二天。”

    他刻意说差了一天,就是不想让她知道。

    不让她知道,不让她有任何自责或是心理负担,如果霍言戈在,估计也会同样做。

    “怎么找不到呢?”贺梓凝说不出来的心慌:“那好好沿途找找,去下游看看……或者,会不会是被什么人救了呢?”

    “宝宝,我也希望他能回来。”霍言深说着,抱紧贺梓凝:“我不会放弃寻找的。”

    “这个消息太突然了。”贺梓凝摇头:“我不信他有事,我们继续找下去!”

    “嗯。”霍言深点头。

    贺梓凝靠在他的怀里,脑海里不自觉地开始回想一些画面。

    当初,他送她上楼,被媒体记者堵在门外,为了她的名节,他从楼上跳水,差点淹死,还是在医院急救才醒过来。

    后来,他们聚会,他帮她烤扇贝,帮她夹菜,冲她微笑的样子,看起来单纯阳光。

    虽然他比她大,可是,他依着霍言深叫了她一声‘嫂子’,让她觉得,他的确就好像她的亲弟弟一样。

    现在,他好好的,竟然出了事……

    贺梓凝想到这里,眼眶不由有些发烫,鼻子一酸,眼泪忍不住就滚落了下来。

    霍言深感觉到肩膀上有些湿润,他将贺梓凝从怀里拉出来,伸手去擦她脸颊上的眼泪:“宝宝,不哭,如果他知道,也不希望你哭。”

    哦不,或许,他会开心吧,原来,他在她的心中,也不是一点位置都没有……

    “言深,那之后如果有任何进展,一定要马上告诉我。”贺梓凝说着,认真了几分:“你不要什么事都一个人藏着,我也可以和你一起分担,好吗?”

    他点头:“好。”

    那一.夜,他抱着她入睡,彼此取暖。

    第二天,贺梓凝上课都完全提不起精神,直到中午到了食堂,她看到排她前面打饭的是肖柏辉,这才想起昨天的笔记还没还他。

    于是,她连忙将本子从书包里取了出来,然后轻轻拍了拍肖柏辉的后背:“肖同学,谢谢你的笔记。对不起,我昨天有些事情,所以忘了还给你了。”

    肖柏辉看到贺梓凝的眼底有些发青,联想到昨天她来上课的时候明显哭过,话滚到了嘴边,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你没事吧?”

    她愣了一下,抬眼看向面前的同学。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一瞬间,她突然觉得肖柏辉和霍言戈有那么轻微的相似。

    昨天晚上,霍言深虽然说他不信霍言戈不会回来了,可是,都这么多天了,以他的能力,如果真的找一个人,不可能完全杳无音信。

    所以,贺梓凝想到这里,心头又是一阵难过,看着肖柏辉就发了呆。

    肖柏辉见她似乎又要哭的模样,吓了一跳,连忙道:“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

    贺梓凝猛然回过神来,眼底的恍惚散去,冲他勉强扯了扯唇角:“没事,我没事,谢谢。”

    说着,她将本子塞到了他的手里。

    他接过去,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她却已经转开了眼睛,又看着窗外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