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75章 我们分手吧
    第275章我们分手吧

    俞天熠当天从顾沫漓家小区离开,车都快开到家了,可是,又调转了车头开了回去。

    他走到花台处,见他送她的礼物袋子还在那里,便又将东西捡了回来,看了一眼顾沫漓房间的灯。

    依旧亮着。

    他再次给她打电话,心想着只要她接了,一切都好原谅。

    可是,她还是没接。

    于是,他开车走了,第二天,父亲说有个医学论坛,在上海,问他去不去。

    过去,他其实并不太喜欢参加论坛的,可是,却一口答应了下来,还定了最早的那个航班。

    到了上海,他参加了一天的论坛,下午吃饭的时候,看了下手机,干干净净,她连半句解释都没有。

    他和几个医学界的朋友一起吃了晚餐,回酒店的路上,顾沫漓打电话过来了。

    当时路上很吵,他没听见。

    发现的时候,她已经发了条消息,可是,却半句解释的意思都没有。

    过了会儿,她又打了过来,这下,他给挂了。

    他想,那天如果他不是去送礼物,是不是傅御辰去她家待了那么久的事情,他永远都不知道了?

    心情有些烦躁,他回了酒店,看书也看不进去,可是,到了晚上睡觉,他看了无数遍手机,都再没有她的消息。

    如此,他在上海开了三天的会,他们之间谁也没联系谁。

    周五上午,论坛结束,吃完午饭后,他和父亲一起回宁城。

    父亲问他周末回不回家,他说不了,就在他自己的公寓就好。

    回到公寓,他看了一下午的书,傍晚,随便煮了一些她之前冻在冰箱里的饺子。

    坐下来,打开辣酱的适合,俞天熠看到了桌上的小纸条。

    她的笔迹,秀气又有些可爱。

    他发现自己的确很想她。

    快速吃完了饺子,他捏着手机,刷朋友圈。

    她已经好多天没发过朋友圈,最近的一条还是他们一起时候发的。

    拍的是她自己,不过他的背影却也入了镜,她说:“我要努力练出马甲线、A4腰,大家相信吗?”

    他在下面评论:“信。”

    她回复他一颗心。

    俞天熠退出朋友圈,专门点开了贺梓凝的,碰巧的是,贺梓凝的朋友圈也是干干净净,什么都没发。

    他有些烦躁,去了书房看书,眼睛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往手机屏幕飘。

    最后,他看到已经晚上10点,于是,终于忍不住,换了外套出门。

    走的时候,他又将礼品袋子提上了。

    他来到顾沫漓的小区,给她打了个电话。

    她没有接,于是,他直接去了她家。

    开门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看到他,愣了一下:“你好,你找谁?”

    “阿姨,请问沫漓在吗?我是她的朋友。”他开口道。

    这时,门里又有男声:“谁啊?”

    “老顾,是沫漓的朋友。”女人应了一声,然后冲他道:“沫漓还没回家,他们单位聚餐,小伙子,你找她有事吗,我们可以代为转达。”

    “没事,那我明天给她电话吧!”俞天熠说完,冲顾沫漓的母亲礼貌地点了点头,离开了电梯。

    他从楼道里出来,这才意识到,原来她也是有爸妈的啊。

    之前她一直说和姥姥一起,几乎不提父母,或者提也说他们常年不在。他以为她可能其实没有父母,或者父母在乡下之类,她才和姥姥相依为命。

    可是,今天看了她的父母,父亲没看到,母亲虽然穿着居家服,可是一身气质并非普通人。

    俞天熠这才发现,他对她、对她的家庭,真的了解很少。

    他长吁了口气,站在小区的树下,本打算等一会儿的,却看到门口进来两个人影,再熟悉不过。

    傅御辰背着顾沫漓进来,一边走还在一边教育她:“提醒过你别喝多的,现在走不动了吧?看我还纡尊降贵背你!这么重,吃死你!”

    她在他的背上道:“嫌我重就别背了,我自己回去!”

    “拉倒吧!你现在这样,万一走错了家门,明天你爸妈找我要人,我怎么交出来?”

    两人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因为小区里太安静,树下的俞天熠听了个清楚。

    他眨了眨眼,所以,傅御辰竟然见过顾沫漓的父母了?

    两人一人一句进了楼道,话里几乎没有什么实质性内容,可是正因为这样,反而更像是在打情骂俏。

    之后,他们消失在了电梯门口,清风吹来,有些微的凉意。

    俞天熠觉得,自己好像傻子一样,手里那个礼物再也送不出手,便直接扔在了绿化带里,转身离去。

    第二天是周六,他在家窝了一天。

    周日,却收到了她的微信。

    她说:“我们分手吧。”

    那一瞬间,他恍惚了几秒,接着,就要给她打电话。

    而这个时候,微信又收到了一条消息,是一个转账记录,她给他转了一万。

    “梓凝,你知道那种感觉吗?”顾沫漓看向窗外,道:“就是突然想要否定一切的感觉。”

    那几天,她们没有联系,她突然对所有事情都失去了兴趣,虽然知道他对于这件事也是无辜,可是,因为他那天挂了她电话,之后又不联系,一时间想,心头的颓然将所有的热情燃烧。

    她,决定放弃了。

    反正,他有一个喜欢了多年的姑娘,他们之间,或许本来就是一场冲动。

    分开是早晚的事,还不如就这样吧。

    于是,她在周日给他发了一条消息,说分手,顺便,还把当初他给她的转账都还给了他。

    他没收,她反正也不催,就这么耗着。

    直到那天晚上,她接到了他的电话。

    电话里,他的声音微凉:“为什么?”

    为什么?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正沉默着准备组织语言,他又问了:“因为他?”

    因为是电话,顾沫漓只当俞天熠说的ta是女字旁的‘她’,她以为,他知道了姥姥的事,毕竟,他们还有几个共同朋友。

    于是,她应道:“嗯。”

    是的,因为她这阵子心情不好,他却和她闹了别扭。

    都说女孩子需要哄,过去她不觉得,可是这几天的时间,让她深刻体会到了这样的感觉。

    她想起之前出去玩时候,霍言深哄贺梓凝的样子,那种光热,她也想要感觉到。

    或许,那个网上很流行的命题,她总算是找到了答案。

    女人,该找一个自己喜欢的还是喜欢自己的?

    如果不能都占有,还是选喜欢自己多的吧!

    他又道:“他真的那么重要?”

    “当然。”顾沫漓想到姥姥,斩钉截铁:“很重要。”

    俞天熠道:“好,我知道了。”

    “那你把钱收了吧!”顾沫漓道。

    “虽然是我出的,但是我也去了健身房,我最多收一半。”他说着,挂了电话。

    于是,他点了接收转账,紧接着,又给她转了五千。

    这次,她没有含糊,收了。

    之后,他们就再没联系。

    “沫漓,我知道那种感觉。”贺梓凝伸臂抱了抱她:“你忘了吗,当初我们那么好,但是我当年遇到那样的事,还是选择所有人都不联系,就是那样的心情。”

    “嗯,我知道。”顾沫漓拍拍贺梓凝的后背:“但是,我们不一样,你看,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但是,我和他……”

    她顿了一下,才把话说完:“或许因为不够喜欢吧,所以他才会因为那么一个小别扭,几天不联系,才会我说分手,他就欣然接受。”

    “沫漓,别难过,你会遇见更好的。”贺梓凝道:“不过,你想好了吗?毕竟喜欢他那么久,你真的不再给彼此一个机会?”

    “算了。”顾沫漓摇头道:“他那天要是哪怕有点儿挽留,或许我都会犹豫。但是现在,突然没有谈恋爱的心思了。”

    “好吧,最近也是太累了,休息一阵子再说。”贺梓凝道。

    两个女孩于是并肩坐在窗前,放了音乐,一起听歌。

    周一上班,俞天熠到得有些晚。

    助理见他眼底有些发青,道:“俞大夫,您晚上没睡好吗?”

    他点头,拿起桌上的预约本,道:“今天多少个?”

    “目前有十九个。”助理道。

    “嗯。”俞天熠点头:“准备吧。”

    “俞大夫,您不先喝点茶?”助理问他。

    “不用。”他说着,已然打开了本子,道:“叫1号进来。”

    一天时间下来,助理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脖颈,见俞天熠还在写着什么,于是道:“俞大夫,已经下午6点了,我们是不是该把休息的牌子挂上了?”

    “好。”俞天熠点了点头。

    助理拿了牌子回来的适合,不由多看了俞天熠一眼。

    他总觉得今天的老板怎么怪怪的,好像哪里不对似的。

    可是,他看了一下,档案单子上的字迹依旧飞扬飘逸,所有的病例分析也都清晰无比,似乎没什么不对啊?

    “你可以下班了。”俞天熠说着,脱掉白大褂,准备离开。

    “哦,好的!”助理点头,冲拿着车钥匙离开的俞天熠微笑着挥手:“俞大夫,您路上小心啊!”

    俞天熠点了点头,消失在了助理的视线。

    此刻,助理才恍然惊觉,他老板今天一整天都没有了平日里那如沐春风的招牌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