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83章 ‘同居’的第一天
    第283章‘同居’的第一天

    顾沫漓恨得牙痒,可是,这样的情况似乎越解释越乱。

    在同事的哄笑中,她坐上了俞天熠的车。

    “家里好像没菜了,买菜的话都去哪里买?”他问她,脸上的表情很是自然。

    “小区对面的超市。”她正常回答着,心里却在想着怎么打一个翻身仗。

    下班路上稍微有些堵,二人到了顾沫漓小区,俞天熠在临时车位停了车,下来的时候道:“看来我得抽空去物业办个固定车位。”

    “我记得我只租了一个月给你。”她道。

    “不是还有续租么?”他将车落了锁,见两人都没包,决定先买菜再回家。

    并肩走了两步,俞天熠对着顾沫漓伸出手。

    她抬起手,假装要放上去,实际,却——

    响亮的声音,类似鼓掌。

    俞天熠转眸,便看到顾沫漓冲他挑眉,表情生动。

    他就喜欢她这个样子,真是让平淡的生活都是趣味。

    “沫漓,你把你的手摊开,我看能打到么。”俞天熠一本正经道:“我测试一下你的反应能力。”

    谁怕谁啊?这个游戏顾沫漓上学时候玩过很多次,很少有被人打到的情况。

    她伸出手,警惕地看着俞天熠。

    他出手了,不过是试探:“在我打下来的时候,不能缩。”

    她绷紧神经,不想输给他。

    只是片刻后,他抬起左手的工夫,右手却悄然出手,握住了她的手掌。

    她瞪圆眼睛。

    他将她的手握得很紧,她挣脱不开。

    “这么喜欢我牵你的手啊?”他转头,看着她笑。

    她抬腿要踢,他却一把拉过她,手臂顺势环住她的后腰:“小心。”

    这时,一名老人颤巍巍地从身旁走过。

    “你打了我没关系,但是打到了无辜,恐怕赔不起。”俞天熠慢慢松开顾沫漓的腰,手上已然变成了十指紧扣。

    二人到了超市,顾沫漓道:“今天该你做晚饭,所以菜由你来定,俞大厨。”

    他愣了一下,随即问道:“我做的饭菜你确定能吃下去?”

    她耸耸肩:“试试咯。”

    俞天熠看到超市琳琅满目的菜,发现自己想起的那些美食貌似一个也不会做。

    正懊恼着,眸光扫到了金枪鱼罐头。

    好像做沙拉最简单啊!

    于是,迅速选了一些蔬菜,拿了一盒金枪鱼和沙拉酱,俞天熠想,估计她吃了一顿他做的之后,也会把大厨的权利夺回来的。

    见俞天熠要去结账,顾沫漓看不下去了:“俞大厨,大冬天的吃沙拉?你给我说过吧,女孩子冬天不要吃太凉的呢?所以你身为中医的操守呢?”

    总算是有可以说他的地方了,她心里雀跃了几分。

    他看着她,表情无辜:“我别的都不会。”

    顾沫漓深吸一口气:“算了,我来吧。”

    她选了龙利鱼,又将金枪鱼罐头给放了回去,拿了泡椒和金针菇、嫩笋,道:“今晚吃酸菜鱼。”

    他一听,都自动分泌唾液,要不是在超市,真想送她一个吻。

    回去路上,俞天熠负责提了所有的东西,另一只空出来的手去牵顾沫漓。门口保安是认识顾沫漓的,见到她和年轻男人一起买菜回家,八卦道:“小顾,谈对象啦?”

    顾沫漓笑笑,不置可否。

    “你姥姥这下子该放心了。”保安低叹。那天晚上,他还帮忙抬人上车了的。

    顾沫漓的笑容顿时收敛,保安一下子意识到自己话多了,连忙解释:“小顾,我没那意思……”

    “没事。”顾沫漓扯出一抹笑,和俞天熠一起上了楼。

    厨房里,顾沫漓主厨,俞天熠化身小弟在旁边打杂。

    她一边做,一边教他该用什么比例。俞天熠听着,深思却在回忆小区门口的事。

    之前,他和顾沫漓谈了两个多月的恋爱,每天一起健身,送她回来时候,家里都亮着灯。

    而之后,她父母回来过,再之后,所有人都不见了。

    按理说,姥姥年纪大了,不应该出远门才对。而刚刚保安那句话的意思,分明就是……

    “你注意看看,汤开了就下金针菇,煮五分钟就可以了。”顾沫漓的话打破了俞天熠的深思。

    他点头,抬眼看她,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和进小区后,她的兴致一下子就低落了。

    不过,俞天熠没问,直到酸菜鱼好了,他盛了过来,和她一起面对面坐下。

    “很香。”俞天熠尝了一口,夹了一块鱼肉,喂到顾沫漓嘴边:“顾大厨,你手艺真好。”

    她就着吃了,笑笑:“主要因为姥姥腌的酸菜味道很好。”

    她说完,蓦然意识到说了什么,顿时低头,开始扒饭。

    到了此刻,俞天熠自然是明白肯定有什么事了。不过,也不敢往那方面猜。

    一顿饭,他吃得舒心。她却兴致恹恹,明显没太多精神。

    饭后休息40分钟,两人一起去了健身房。

    路过前台的时候,前台小妹冲俞天熠使了个眼神询问:“搞定了?”

    俞天熠做了个继续努力的手势,拉着顾沫漓就上了二楼。

    今天算是他们‘同.居’第一天,他暂时还不能操之过急,因此,连教练那里,俞天熠都没拉着顾沫漓宣示主权。

    一切似乎都和平常一样,直到回了家,俞天熠这才将憋了一晚上的问题问了出来,单刀直入:“沫漓,你姥姥去哪里了?”

    她抬眼,见他有些认真,顿时明白了。

    这个男人看似漫不经心,其实心思蛮细的。

    所以,她抬眼:“不在了。”

    俞天熠的心蓦然一沉,那就是发生在他们分开的这段时间的?

    过去,她时不时在他面前提起她姥姥,可见两人的感情很深。那姥姥突然离世,她……

    “什么时候的事?”他坐在她旁边,突然觉得心头有些紧张。

    “你真想知道?”她直视着他的眼睛,明知道姥姥离开和他完全无关,可是,心里的那份怨念却蓦然被勾起。

    他看到她唇角毫不掩饰的嘲讽,心底的猜测更加明晰。不过,他还是点头:“嗯。”

    “就在当初我们最后一天健身的那个晚上。”顾沫漓道。

    俞天熠浑身一震:“那天晚上?那天我送你回家后……”

    一个场景在脑海中浮现,他当时有些生气,回到车旁,却又突然想明白了,而就在那时,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是从她家那个方向来的。

    “对,那天我们不欢而散,回到家,我发现姥姥晕倒在家。”顾沫漓抬起眼睛:“那天,如果我早点回家,如果我……”

    他抓住她的手臂:“为什么晕倒?她的身体不是一直都很好的吗?”

    她道:“她一直有冠心病,好些年了,的确身体还不错,但是,那天却突发心梗,送到医院后很快就去了。”

    “从你描述的严重程度来说,沫漓,即使你早点回家,也来不及。”他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道:“我以一个医生的专业告诉你,这不是你的责任,你不该自责。”

    她烦乱地抓了抓头发:“但是我还是迈不过去那个坎。”

    他一时间有些明白为什么他说复合,她不同意了。那天,毕竟她如果不是和他约会,至少能在第一时间发现晕倒的老人。

    虽然最后结果也是一样,但是心里总会好受些。

    房间里,陷入了一片静谧。

    好半天,顾沫漓起身:“我去睡了。”

    “沫漓。”俞天熠和她一起站起来:“对不起。”

    她困惑地看着他:“为什么道歉?”

    “我不该在你最难过的时候离开。”他沉默了几秒:“那天我其实后来又去找你了,只是看到了你老板。”

    顾沫漓显然不知道还有这样的隐情,她抬眼:“你来找我做什么?”

    “你在健身房那些话,让我有些不高兴。但是后来我又想起要送你的礼物忘在车里,所以回去拿过去给你了。”俞天熠道:“我给你打了几个电话你没接,却看到你老板去了你家楼上,很久都没下来。”

    “他去找我这件事我知道,但是那时候我已经在医院。”顾沫漓困惑:“至于我家里没人,他怎么上去了很久没下来我不清楚。”

    “我没想到你家里发生了那样的事,以为你放他进屋,却不接我电话,因为你家的灯一直是亮的。”俞天熠道:“之后,我还有一次去找你,却遇见他背着喝醉的你回家。沫漓,我当时想,我们之前在一起两个多月,从未见过你的亲人,却从他的口中听到了你的父母,见到他晚上去你家楼上没下来。所以……”

    “所以,你现在明白了?”她抬眼。

    “果然很多时候,眼见耳听都不一定为真。”他说着,看向那个已经不会再有人住的房间,心底才慢慢涌起一种难言的闷痛。

    是的,如果他当时放下骄傲,去问清楚,他们此刻是不是……

    这一刻,他清晰明了地知道,当时他错过了什么。

    或许一开始,他们之间暗中的较量只是一场博弈,可是,到了最后,都应该是彼此交心的付出。

    “沫漓,我知道说对不起没用,所以,我以后一定好好陪着你。”俞天熠伸臂将顾沫漓抱进怀里:“你不用这么快答复我什么,所有的东西,交给时间去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