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84章 是谁叫她‘小凝’?
    第284章是谁叫她‘小凝’?

    之后,俞天熠还真是说到做到。

    除了牵手拥抱和早晚安吻以外,还真没对顾沫漓做什么亲密举动。

    两人之间的状态,好似友情之上,恋人未满。

    时间,一直到了贺梓凝生日前一天。

    因为霍言戈出事,所以,霍言深说要给贺梓凝办生日宴,她考虑到他心情也不好,于是拒绝了。

    贺梓凝生日是周一,顾沫漓利用周日那天来了贺梓凝家。

    过去两人一起上学的时候,每次生日都是互送礼物,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顾沫漓送了贺梓凝一件性.感内.衣,两人窝在了房间里聊着闺蜜间的话。

    外面,霍言深给霍宸晞和欧阳米刚买了一套玩具,正带着两个孩子玩。

    这时,佣人进来,说有个贺梓凝的快递。

    霍言深打开快递箱子,见是个包装精致的盒子,他拿着进房间:“凝凝,有人给你寄了礼物,不过快递上没有署名。”

    “啊?”贺梓凝困惑:“还知道我们家地址,难道是君澜她们送的?”

    她说着,打开了包装。

    只见盒子里安安静静地躺着一个木质音乐盒。

    “挺漂亮的!”旁边,顾沫漓探过来道:“看样子是手工做的,梓凝你看,这上面还有明显雕刻的痕迹呢!”

    贺梓凝拿出音乐盒,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这个音乐盒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咦,这个小孩的手有点……”顾沫漓笑道:“是不是有点滑稽?”

    只见音乐盒上的两个木质雕刻是一个少年牵着一个女孩的手,少年高出了女孩很多,正低头冲她微笑。

    女孩也是抬着头,大眼睛看着他。

    一切都栩栩如生,除了女孩垂在身旁的一只手和裙摆,显得手法有些生硬,成了整个作品的败笔。

    “就好像是起先有人雕刻了一大半,最后换了个人把最后补完一样。”贺梓凝道。

    顾沫漓听她这么一说,也点头同意:“是啊,的确有这样的感觉。梓凝,你看看上面有落款什么的么?这到底是谁送的啊?”

    贺梓凝这下也不相信是同学送的了,毕竟没听说过夏君澜或者是舒粤还会这样的手艺。

    她将音乐盒仔细检查,可是,除了底部有个她生日的日期,还有一串看不清的符号以外,什么都没有。

    她摇头:“不知道啊,完全没头绪。”

    说着,贺梓凝拧了音乐盒的法条。

    顿时,有清脆叮咚声传来,她仔细回想了一下,似乎是很多年前流行的一首童谣。

    “很好听。”顾沫漓笑:“我看,肯定是暗恋你的人送的。”

    贺梓凝连忙做了个嘘声:“别这么说,言深听到了,肯定不让我玩。”

    她很喜欢这个音乐盒,特别是这首童谣,给她一种甜蜜忧伤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当晚,贺梓凝洗了澡,玩着手里的音乐盒,霍言深推门进来:“宝宝,还在听这首歌?”

    她抬眼:“是啊,是我小时候流行的,听着好怀念。”

    他走过去,揉了揉她的头发:“这么喜欢这个音乐盒?刚刚米米想要你都不给。”

    贺梓凝撅了噘嘴:“怕小孩子把它摔坏了嘛。”

    霍言深笑笑:“你室友是有心了。”

    他还一直以为,是她室友送的。

    贺梓凝也没解释,只是打开了音乐听着这样的叮咚声,渐渐入眠。

    第二天是周日,她睡了个懒觉,刚刚醒来,就听到门外两个小家伙在兴奋地道:“又下大雪啦,我们出去堆雪人吧!”

    贺梓凝听了,披上衣服起身来到了落地窗前。

    果然,外面早已被厚厚的积雪覆盖,一片宁静的白,纤尘不染。

    “妈妈,生日快乐!”门口,霍宸晞道:“起床啦,下雪啦!”

    “贺阿姨,生日快乐!”欧阳米也跟着道。

    贺梓凝转身去开了门,两个孩子就扯住她的手:“我们去堆雪人好不好?”

    贺梓凝笑笑:“好,等我洗漱一下。”

    “晞晞,你.妈妈还没吃早餐呢。”霍言深在一旁道。

    总算收拾好出门,外面的雪都已经小了很多了。

    霍言深今天也没事,于是牵着贺梓凝和两个孩子一起出去。

    “我们去那边堆!”霍宸晞早看好了一块地方,那边和别的别墅接壤,中间有个小喷泉广场,那边的雪最厚。

    四人一起过去,两个小孩子玩得不亦乐乎,霍言深不让贺梓凝碰冷的东西,所以,都是他在帮孩子们的忙。

    而就在这时,有个小女孩从一旁的别墅跑出来,走到旁边看霍宸晞和欧阳米堆的雪人。

    就在她打算要参与的时候,却突然直起了腰。

    这时,贺梓凝顺着她的目光,才看到有个十来岁的少年正在他们的身后,他长得很是清秀,头顶上落着雪花,似乎在外面待了颇长的时间。

    而刚刚那个小女孩则是向着少年走过去,声音脆脆的:“哥哥,你是迷路了吗?”

    少年顿了几秒,有些不好意思:“请问第12栋别墅怎么走?”

    女孩顿时笑了:“我知道啊,我带你去!”

    “好,谢谢。”少年冲她微笑了一下。

    于是,小女孩伸出手,拉住少年的大手:“你要牵好我哦,路上滑,很容易摔的。”

    说着,两人便渐行渐远了。

    贺梓凝看向二人离去的方向,脑海里,有什么久远的记忆恍然间涌了出来。

    很多很多年前,她好像才四五岁的时候,也是这么一个下雪天,她在外面玩,遇到了一个走迷路的大哥哥。

    她当时好像也像这个女孩一样,问他是不是迷路了,然后,带他找到了他要去的地方。

    可是,现在努力去回想,她却想不起来她带他去的地方是哪里了。

    还有他长什么样子,她也记不清了。

    只记得,他好像比她高了很多,他走在她身旁,能帮她挡住调皮飞落的雪花。

    “宝宝,怎么了?”一旁,霍言深见贺梓凝发呆,不由问道。

    “没事,就是想起了小时候的事。”贺梓凝微笑了一下。

    “我小时候,也和言戈一起堆过雪人,不过,最爱这个的还是静染,每次下雪就数她最兴奋。”霍言深道。

    贺梓凝点了点头,看向已经见了雏形的雪人,心头突然涌起异样的感觉。

    “言深,我回家一趟,有个东西忘了。”贺梓凝道。

    “走路慢些,小心滑倒。”霍言深叮嘱道。

    她点头,却还是有些急匆匆的。

    贺梓凝回到卧室,拿起那个音乐盒,顿时,整个人彻底怔住。

    为什么,音乐盒上雕刻的这个场景,和她刚刚回忆起小时候的那个场景一模一样?!

    她的心跳变得有些剧烈,仿佛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可是,毕竟过去多年,她实在记不清、抓不牢。

    所有的秘密,仿佛隔着一层纱,她在纱的这面,无论如何睁大眼睛,也看不清那面的风景。

    她再次将音乐盒倒置,那一行很细小的符号顿时跳入眼帘。

    会不会……

    她快步出来,去叫佣人:“家里有放大镜吗?”

    佣人想了想:“夫人,好像医药箱里有,我马上去拿。”

    不多时,佣人将放大镜拿了过来,贺梓凝接过去,走回卧室,关了门。

    放大镜之下,那行她以为是古怪符号的东西被放大,竟然是一行字。

    她一个一个看过去,整个人完全震住。

    只见上面颇为遒劲的笔锋写着:“小凝,我爱你,从年少到青春,不求和你相守,只希望你永远幸福。”

    没有署名,只有这么一行字。

    从笔迹看,应该是男人的手笔。

    无端地,她又想起了雪地里那个画面,她闭上眼睛,回想当时她穿的衣服,还有那个少年的衣服。

    似乎,他穿得不厚,她却裹得好像一个蚕宝宝。

    而且,她当时身高才到他肋骨那个地方,他虽然也还是孩子,在她面前却和大人一样的存在。

    她睁开眼睛,心跳得砰砰作响,目光移到了那个雕刻上。

    少年穿着毛衣,下面是牛仔裤,一双运动鞋。

    女孩上半身是厚厚的羽绒服,而下面,却是一条违和的裙子。

    顿时,电光火石,贺梓凝一下子明白了。

    雕刻的人,雕到了她上半身的衣服,不知为什么就没有继续了。

    而有人继续完成了整个作品,可是却因为没有那个记忆,所以她的上衣是对的,裙子和鞋却是错的。

    那么,送她礼物的那个人……

    她无法去相信一个人竟然记得她那么久,还知道她住在哪里。可是,这种种迹象又在暗示她,她的猜测没错。

    她打开音乐,在这样的乐声里,当初那个场景变得更加清晰,仿佛飘落的雪花都是伤感的音符。

    她越发确定,送礼物的人,就是她记忆里的那个。

    他为什么没有继续雕刻了?他现在怎么样了?

    还有,他是谁?

    她的目光,再次移到了那行字上。

    他叫她‘小凝’,而这么多年来,只有一个人这么叫过她。

    上学时候,她因为乔南之失忆而失恋,操场上哭的时候,有个男生叫她‘小凝’,递给她一瓶水。

    她因为心情难过,没有看清。

    之后在她加入霍氏后,那次被简安安诱到贺家老宅,遇到了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身边有一只坎高犬,他也叫她‘小凝’。

    他,到底是谁?

    *作者的话:

    呃,戈戈送的礼物到啦,猜猜梓凝会发现真相么?

    今天俞神医表现也不错哦,越来越乖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