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86章 表白的时刻到了
    第286章表白的时刻到了

    走进去,颜墨涵放好了行李,来到阳台。

    外面,是葱葱郁郁的绿色,在这大雪纷飞的季节,显得尤其难得。

    他听到隔壁有动静,转头,发现他和傅语冰之间的阳台距离很近,不过只有一米,她应该也是打开了阳台的门,所以能听到她走动的声音。

    一瞬间,他对于自己刚刚找的生日借口甚为满意。

    如今,算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换了泳裤,颜墨涵对着镜子照了照。

    虽然比起郑铭泽的确差了些,不过这些天的健身还是有点儿效果,至少他觉得自己的线条似乎变得硬朗了。

    他拿起手机,给顾沫漓发消息:“我们到山庄了。”

    她很快回复他:“保持冷静,等找到了时机,再一鼓作气,等你的好消息!”

    他道:“好。不过我刚刚照了镜子,觉得我马甲线还不够明显。”

    “大哥,你又不是去选美的,自信点,ok?”顾沫漓道:“再说了,你觉得她会盯着你们两个男人的身体研究,谁的胸肌更man?”

    他回复:“嗯,我主要是有点患得患失了。放心,我不会退缩的。”

    说完,他深吸一口气,披上房间里的沙滩巾,走了出来。

    大多数同事都已经换好了衣服,颜墨涵眸子扫了一圈,见傅语冰就在沙发区,于是,定了定神,向着她走过去。

    她抬起眼睛,看了他一下,随即道:“墨涵,平时看你文文气气的,身材还挺好嘛!”

    一瞬间,他仿佛吃了定心丸。

    他坐下,自谦:“还好,其实我也挺喜欢健身的。”

    刚说完,那边有人过来,却是郑铭泽。

    他的沙滩巾随意搭在右边肩膀上,所以左肩和大半个身子都露着,肩膀很宽,肌肉线条结实有力,走过来的时候,带着几分痞气。要不是东方人的面孔,恐怕都觉得他是美国大兵。

    “哇,郑哥身材好好啊!”有同事起哄道。

    “对啊,简直喷血啊!果然泡温泉就是郑哥给我们女人发的福利!”

    颜墨涵本能地转头,看傅语冰的反应。

    她果然眼睛亮了几分,唇角还上扬了一个弧度。

    颜墨涵低头看了看自己,心头有些酸胀,不过想到顾沫漓说的话,顿时又挺直了腰杆。

    “都到齐了吗?”郑铭泽道:“出发?”

    因为团队人数不少,自然不能都聚在同一个池子。

    很快,大家三三两两分散,而傅语冰选了一个牛奶浴池。

    她刚进去,就有几个同事也过去了,颜墨涵目测了一下,他还真没了地方。

    他无奈,只得去了旁边一个玫瑰浴池。

    虽然泡着,可是他的视听都全放在了距离他三米远的地方。

    这还是第一次众人‘坦诚相见’的活动,所以,大家都兴奋地聚在一起讨论身材。

    特别是组里一位男士,身高170,体重估计有100kg,平时性格比较爱玩,所以成了大家开玩笑的目标。

    正聊着,这时盛清一端了一个果盘过来,道:“郑哥请大家吃的。”

    说着,还给每人一根牙签。

    “郑哥呢?”有人问。

    “刚刚还见着,估计去——”那同事话没说完,就指向另一处:“过来了。”

    颜墨涵看到,郑铭泽手里拿着另一个盘子,正向着傅语冰那边池子走去。

    他刚过去,就有同事起身给他让位,于是,郑铭泽到了傅语冰的旁边。

    他将盘子递过去:“大美女,想吃哪个?”

    傅语冰笑了一下:“提子吧!”

    郑铭泽冲周围女同事道:“看到没,要变美女,首先得多吃提子。”

    说着,拿牙签签了好几个提子给傅语冰。

    众人顿时笑作一团。

    有人打趣:“郑哥,我们这么多人,你就问语冰吃什么,果然她和我们待遇都不一样啊!”

    傅语冰听出弦外之音,不由有些脸热。

    这种感觉很微妙,过去她不喜欢被人乱扯CP,可是现在,却隐隐有一丝甜蜜感。

    她不傻,明白这是什么信号。而且,从当初那次郑铭泽照顾生病的她开始,她的心思就开始不由自主地放在他身上了。

    就听着身旁被调侃的男人脸不红心不跳,冲众人道:“肯定不一样啊,我们家语冰可是我亲妹子!”

    “妹子啊?”有人故意将后面的词拖长了余韵,暧.昧而又意味深长。

    而傅语冰,却因为他的两个词陷入深思。

    ‘我们家语冰’、‘亲妹子’,或许别人听来,似乎有些暧.昧,可是,她是知道之前郑铭泽喜欢霍静染的,所以,郑铭泽表达的,或许真是把她当做是妹妹的意思。

    她的心变得有些起落,这样的感觉还是很久以前有过,让人难以掌控,很是不习惯。

    而她向来都不喜欢这样猜测的感觉,总觉得如果他喜欢她,那么皆大欢喜;如果不喜欢,那么她也该快刀斩乱麻,把这样的情绪清理干净,以免影响以后同在一个办公室的相处。

    所以,后面大家开什么玩笑,傅语冰都没听进去,直到中午吃了饭,她终于找到了一个空档,可以和郑铭泽单独说两句。

    “郑哥,一会儿有什么安排?”她问。

    “下午自由活动,晚上有个自助酒宴,就在今天泡澡后面的热带树林里。”郑铭泽说着,调侃道:“放心喝,明天早上没安排,大家都睡到自然醒再回去。”

    她点了点头:“好。”

    说完,又补充道:“晚上时候,我有件事要问你。”

    郑铭泽道:“现在就可以问,反正都没事,是工作上的吗?”

    傅语冰摇头:“一会儿吧,我现在先回去休息下。”她想的却是,毕竟那样的问题,生平第一次问,不如趁晚上喝了酒,酒壮胆问了,如果被否定,就当是酒话,第二天就什么都忘了,也不尴尬。

    “哦,好。”郑铭泽点头:“去睡一觉,晚上还有游戏,养足精神。”

    傅语冰点头,转身,却见颜墨涵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他们身后,他的表情有些复杂,欲言又止。

    可她没有心思关心太多,所以冲他点了点头,便直接去了房间的方向。

    颜墨涵收回落在傅语冰身上的目光,心头却掀了波澜。

    她有什么话,要晚上才能对郑铭泽讲?联想起今天傅语冰看郑铭泽的眼神,他的心里,不由有种不好的预感。

    下午的时光,突然变得艰涩又漫长,好容易才撑到了傍晚。

    酒宴的确是在树林中,光线有些暗,为了营造气氛,每桌都是蜡烛照明。

    大家平日里上班颇忙,所以今天难得放松,都比较放得开。

    这是傅语冰第一次为了喝酒而喝酒,她连续三杯长岛之恋下肚,虽然是鸡尾酒,可是这款后劲比较大,她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有了五分醉意了。

    脑袋有些眩晕,可是,思维却是异常清醒,她清楚地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于是,她又喝了一口白兰地,然后深吸一口气,扶着桌子起身。

    刚才她已经看了,郑铭泽去了洗手间,估计很快会回来,所以,她努力维持住身体平衡,走到了回来的必经之路上。

    周围都是高大的棕榈树,她靠在一棵树干上,静静地等待着。

    不多时,他果然来了。

    她的心提到了嗓眼,眩晕的大脑却有片刻的冷静。

    或许,为了不让自己尴尬,她可以采取迂回的方式——问他还喜欢霍静染吗,他应该懂。

    而另一桌上,颜墨涵其实一直在注意着傅语冰的动静,她一离开,他马上就警觉起来,再看郑铭泽不在,心头顿时敲响警钟。

    路灯的尽头,郑铭泽大步走来,脸颊穿梭在周围的树影间,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直到,他走到傅语冰身边,这才发现了阴影里的她,颇为吃惊:“语冰,你怎么在这里?”

    她身上的弦猛然绷紧,站直了身子,目光霎时明亮:“郑哥,我有话要对你说。”

    她的声音异常冷静,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酒劲已然快要侵蚀到大脑里最后一片领土。

    “嗯,什么事?”郑铭泽道。

    “我就是想问你,你——”

    傅语冰的话才刚刚说到这里,蓦然就被黑暗里一只手捂住了口。

    接着,身旁传来熟悉的声音,却是陌生的语调:“你不许说!”

    傅语冰一怔,转头,对上了颜墨涵锋锐的眸子。

    他此刻眼神异常犀利,语气不容置喙,是她从未见过的模样。

    “我有正事,你干什么——”她烦躁地推开他捂着她嘴唇的手,只觉得自己好容易聚起的勇气,就快要功亏一篑。

    可是,回答她的却是他猛地一个拉手,接着,身子撞进了他的胸口,唇被蓦然覆上来的柔软堵住。

    颜墨涵本就没什么经验,此番的变化完全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精心准备的表白的话根本都来不及说,便发现自己已经吻了傅语冰。

    她显然也是懵圈,在任由他亲了十几秒后,才反应过来,用力一把推开他:“颜墨涵,你做什么?”

    说话间,郑铭泽已然笑笑,冲颜墨涵竖了个大拇指,然后潇洒地走了。

    “你发酒疯啊?!”傅语冰气得发抖。

    “不,我很清醒。”颜墨涵看到傅语冰还在看郑铭泽离开的方向,就觉得心头思绪翻江倒海,他吃醋生气,近乎是吼出来的:“因为我喜欢你!我就算发疯,也是因为喜欢你!”

    *作者的话:

    墨涵今天爆发了,我们来给他鼓掌,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