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87章 两人的衣服全都湿了
    第287章两人的衣服全都湿了

    颜墨涵一气呵成吼完,周围顿时一片安静。

    他猛然反应过来自己都做了什么,懊恼不已。

    他之前精心准备的表白语一个字没说,反而强吻了傅语冰,还用了那么强硬的口吻!这是不是把表白给搞砸了?

    可是,她刚刚那个模样,分明是要对郑铭泽表白,如果他不堵住她的嘴,以后……

    他回过神,打算找傅语冰说清楚。

    她却一把推开他,转身就走。

    因为她喝了酒,步履有些不稳,跑起步子来,似乎随时都会摔倒。

    他连忙追赶上去,她加速,他更快,眼见就要扯住她。

    可是,有个服务生急匆匆过来,颜墨涵为了躲开他,又和傅语冰拉开了些许距离。

    “语冰!”他在后面焦急地喊她。

    她听到他的声音,只觉得脑袋一团乱麻。

    酒精的作用,让她只顾往前。

    已然到了温泉区,周围氤氲着热气,有的池子里,还有不少夜宿在这边泡澡的人。

    “别跑了,小心摔倒——”颜墨涵正说着,就见着傅语冰一个不稳,落入了其中的一个池子中。

    虽然池水都不深,可是,她喝了酒,水没过头顶,就更晕了。

    下一秒,颜墨涵已然跳了进去,将傅语冰拉了起来。

    她挣扎,他蓦然弯身,将她打横抱起。

    水花四溅,两人都湿了全身。

    朦胧的灯光下,颜墨涵见傅语冰身上薄薄的衣衫完全贴在了身上,勾勒了玲珑的曲线,他眸子深了深,连忙转开眼。

    她还在继续挣扎,心头复杂又委屈,为什么事情的一切突然就失了掌控,变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颜墨涵,你走开!”她几乎已经失去理智,酒精不断地侵蚀着大脑,只觉得脑海里所有的一切都被搅乱,丝丝缕缕理不清楚。

    “语冰,我不走,我要等你的答复!”颜墨涵固执地道,将她抱得更紧。

    她伸手抓他,他却一只手禁锢住她的双手,完全不容她丝毫退缩,高举过头顶。

    此刻,男女之间力量悬殊顿时彰显了出来。

    他的表情认真又犀利,直直看着她的眼睛,强势倔强。

    于是,她的挣扎都成了纸糊,到了最后,她脱力地放弃,只能安然在他怀里,大口喘着气。

    她本来就醉酒,在这里被热气蒸腾得更加眩晕,偏偏他抱着她,她觉得闷得发慌,不由烦恼道:“放开我,再不放我就讨厌你了!”

    他一怔,看了她几秒。

    虽然光线很暗,可是,他还是清晰地看到了她的不耐烦。

    一瞬间,颜墨涵想到她看郑铭泽的眼神,明明喝过酒,可是眼睛亮晶晶的,似乎充满了期待。

    他觉得心头窒息地难受,她的话和眼神,就好似一柄刀,在他心头带起尖锐的痛,连呼吸都变得艰涩起来。

    他慢慢放开她,让她站在池子里。

    池水到他的肋骨,刚好没过她的胸。

    他们这么面对面站着,她胸口起伏,脸颊绯红,不知道是生气还是什么。

    好半天,颜墨涵听到自己对她说:“语冰,我好害怕你又拒绝我。以前我失败过,今天说出那番话,你都不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勇气……我是认真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她其实大脑都模糊了,可是,听到他带着几分哀求的话时,突然奇迹般地清醒了几分。

    她抬眼:“你不是喜欢菀菀姐吗?”

    他扯了扯唇角:“是,我以前是喜欢菀菀,但是现在喜欢你。而且我清楚地知道,现在对菀菀只有从小一起长大的亲情,再没别的了。”

    她微愣,随即觉得自己快站不住:“我要回房间了。”

    他道:“我送你回去。”

    她明知自己撑不住,于是默认般地点了点头。

    “是不是不能走了?”颜墨涵问。

    傅语冰点头,有些懊恼,不过她真的迈不动步子。

    他于是将她打横抱起,然后踏着台阶走出来。

    一路径直到了房间,颜墨涵掏出傅语冰身上的房卡开门走了进去。

    她浑身湿透,他自然不能将她放在床上,只能道:“我给你放水。”

    她的头沉得要命,却依旧保持着最后的清明:“我淋浴就好,你回去吧。”

    “我在客厅等你。”他不容她拒绝,抱着她去了浴室,试好了淋浴的水温:“有什么不舒服就叫我。”

    房间里灯光明亮,他看到她的脸真的很红,心头的酸涩感更强。

    为了找郑铭泽表白,她这是喝了多少酒?!

    颜墨涵拼命压下醋意,转身替傅语冰关了浴室的门。

    他站在门外,听到里面的水声响起,似乎没有什么问题,这才稍稍走开。

    来回在房间里踱步,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此刻翻滚的心情有多复杂!

    他已经破釜沉舟了,可是她明显对他没有那方面的意思。那么之后,以她的性格,她会不会就此疏远他?

    这似乎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可是,他好像输了开头。

    后悔吗?

    不。

    因为刚才那个情形,如果她真的对郑铭泽表白了,而郑铭泽万一接受了,那么,就再也没有他什么事了。

    血管里的血液还在奔腾呼啸,颜墨涵的手都有些激动得发抖。

    他想,他不管了,不论她的心门有多难攻破,他都得继续坚持下去。

    过了一会儿,身后响起动静声。

    傅语冰已然从浴室出来了,扶着墙,依旧有些跌跌撞撞。

    颜墨涵赶忙过去扶住她,见她的头发还是湿的,连忙将她抱起来,又回到了浴室。

    “语冰,我帮你吹头。”他说着,先拿了湿毛巾给她擦了擦头发。

    她的睡衣领口不高不低,可是,肯定也比平时的衣衫领口稍大,他低头看去,就看到了她脖颈周围细腻的皮肤,正泛着粉色。

    指尖上偶尔滑过的触感同样清晰刻骨,神经末梢此刻变得异常活跃,很快就将这样麻麻的感觉传到了心里。

    他的心狠狠震了震,只觉得血液也有了升温的趋势。

    电吹风的热气拂过她的头发,慢慢地,一点点带走水气。

    她安安静静地,似乎尽量靠近他,可是,却因为无力,重心最终还是落在了他的身上。

    颜墨涵看向镜子里的画面,深吸了一口气。

    他努力压下心猿意马,专心帮她吹头。

    总算吹干了她的长发,他又帮她梳直了,这才抱着她到了卧室。

    她陷在床上,长发如染墨,脸颊绯红若桃花,他看得身子发紧,喉结滚了滚:“语冰,要不要喝水?”

    似乎,更渴的是他。

    她点头,他给她倒来水,扶着她喝了。

    手臂上的触感再度爆发,他觉得热得难受。

    她喝了两口,不想喝了。而他却就着她的杯子,将水喝了干净。

    “语冰——”他的话还么说完,蓦然被她打断:“我要睡了。”

    他点头,欲言又止。

    现在,到底是不是谈话的好时机?

    “这个门得从里面锁。”颜墨涵道:“要不然,我在外面睡沙发……”

    傅语冰听了,马上掀开被子起身:“我还勉强能走。”

    他见她坚持,心碎落成片,可是,似乎也找不到留下来的理由。

    他不想她更讨厌他。

    于是,他们一起到了门口,就在他要打开门的时候,他顿住了脚步。

    终究还是想要一个原因,虽然知道她醉了,现在不是理智谈感情的时候。

    “语冰,你告诉我,你刚才是要找郑哥表白吗?”他问。

    她对上他的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的思绪有些乱,像是线团,她不喜欢这样乱哄哄的感觉,于是道:“对。”

    这样,他不会再纠.缠,她也落个安静。

    “为什么?”他仿佛受了很大的伤:“你为什么喜欢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

    他觉得自己好像被下了什么诅咒,他用心喜欢的女孩,到头来爱上的都是别人!

    她烦恼地蹙了蹙眉,根本不想回答这样的问题。

    可是,他却抵在门边,似乎她不说,他就不会走。

    她努力回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晕晕的,可是,一种感觉却蓦然浮上心头。

    她想起了,那次她生病,郑铭泽照顾她,那似乎是她第一次觉得温暖又心动,自此,她就开始更加关注他。

    她发现他有很多优点,都是她比较欣赏的模样,虽然竭力克制,可是心里的那种微妙感觉却骗不了人……

    于是,傅语冰道:“我那次发烧,他照顾了我一.夜,就是从那个时候。”

    “你发烧?”颜墨涵愣了一下,然后道:“什么时候发烧?”

    她烦得不行:“记不得了!”

    他却感觉心跳加速,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因为他一直都带她上下班,所以,她有没有生病,他都知道。

    记忆里,自从她入职,就只有那次她晕倒在操作间是发烧,而且,她还说有人照顾了她一.夜……

    只有那天,他们都夜不归宿了。

    颜墨涵感觉心脏撞得胸腔振动,耳朵也嗡嗡作响。

    他深吸一口气:“语冰,你说的是那天你加班,后来在操作间晕倒,之后被送去联盟科技的医院吗?就是我给你买早餐的那天?”

    “嗯。”她点头,恨不得赶快打发了他走,她好睡觉。

    他看到她承认,顿时,整个人好像挨了一闷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