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88章 那天夜里和你一起的人,是我!
    第288章那天夜里和你一起的人,是我!

    所以,那天他照顾她,她喜欢上了他。

    可是,她却以为照顾她的是郑铭泽,从而对郑铭泽动心?!

    颜墨涵此刻简直不知道是该哭还是笑,只觉得老天给他开了一个极为荒唐的玩笑,一时间,让他完全陷入失语状态。

    傅语冰见他不动,只觉得好容易撑起来的力气都快没了,于是,伸手推了他一把:“颜墨涵,你都知道了,可以走了。”

    他却猛然惊醒一般,一把扣住傅语冰的肩膀,目光似电,一字一句清晰无比:“傅语冰,你听清楚了,那天夜里的人,是我,不是郑铭泽!”

    他的话,似乎压抑着怒火,又好像带着几分不甘的情绪,面孔里都是认真,不容一丝质疑。

    她被他突然的气场吓了一条,因为酒醉的大脑这才迟钝地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你说什么?我醒来看到的是他……”

    “你醒来看到是谁就应该是谁?!傅语冰,你没点儿大脑吗?你怎么考上的博士?!你读书都读傻了吧?”他一下子好像被点燃,太阳穴突突地跳着:“你要喜欢人可以,但是能不能弄对了人再喜欢?!”

    他从来没这么凶过她,她有些懵,随即觉得一阵委屈,好像她爸妈都没这么严厉地说过她!

    顿时,她烦恼地推他:“你说是你就是你啊?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冒名顶替?!”

    “谁冒名顶替?!”他气得哆嗦:“那天郑哥早上才来,给你带的早饭也是你不爱的,所以我就下去给你买了。我怎么知道你会偏偏那时候醒来?我又怎么知道你问都不问,就以为是他?!要不然,我们现在就找他来对峙,看看他说的真相是不是和我说的一样!”

    他吼完,见她还懵懵懂懂的模样,心里气得发疯,只觉得浑身透不过气。

    他可以接受她因为别的原因而喜欢郑铭泽,可是绝不接受她弄错人才喜欢郑铭泽,而本该被她喜欢的,是他!

    颜墨涵抓了抓衣服,才发现自己的湿衣服已经半干,而他穿的是没有扣子的T恤,似乎无法敞开领口。

    于是,他转身,大步走向客厅,觉得不够,又快步来到客厅和阳台的门,打开门,出去深呼吸了几口。

    他今天的表白被他的冲动搞砸了,没关系,可是,刚刚的乌龙才真的是让他无法接受的存在!

    他连续深吸了三口,觉得大脑都有些氧中毒的感觉,这才猛地走回去。

    他看着她的时候,情绪已经好了些,于是语气也变得温柔了点:“语冰,既然你知道真相了,那你是不是应该喜欢我了?”

    他说完,有些紧张,不错过她任何一个表情。

    她显然也慢慢理解了他的意思,听到他的问题,她被麻痹的大脑缓缓吐出一个念头,她脱口而出:“但是我后来喜欢的是他啊……”

    他好似被人狠狠地捶了一棒,脑袋里一根弦轰然断裂,几乎没有任何思考,便直接堵住了她的唇。

    这下,世界安静了,太好了,他听不到她那些他不愿意听到的话。

    他的动作有些粗鲁,她重心不稳,不由后退。

    于是,他往前一步,直接将她抵在了墙上,低头疯狂地吻她。

    比起之前的生涩,此刻发乎本能,他就好像舵手一般,渐渐掌握了节奏。

    而她,根本没有反抗的力气,此刻被抽掉了氧气,只能软软地靠在他的怀里,被迫承受他占有掠夺的吻。

    耳鬓厮磨,他的大脑渐渐变成了空白,原本的不甘和愤怒,还有那么一丝得知真相的荒唐都若潮水褪去。

    他只觉得,此刻唇.瓣上的触感柔.软甘美,原本就甜,再加上酒精的醇香,让他的心也变得极为柔.软。

    他伸手抱紧她,恨不得将她嵌入骨血。

    电流仿佛永远不需要能量源,不断地冲刷着他的身体,渐渐地,他觉得自己已经燃烧起来,要带着她一起,彻底燃放。

    他的手,从她的后背开始往上滑,落在她胸.前的饱.满上,用力一揉,连带着胸腔都快要炸裂开来。

    他的身体早已起了变化,疯狂地叫嚣着要和她融为一体。

    偏偏,就在这时,有一道铃声响起,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尖锐刺耳。

    颜墨涵猛然反应过来,可此刻他又不愿意停下,唇.瓣依旧压着傅语冰的,手还停留在她的柔.软上。

    可惜铃声却好似催命符一般,不停地响着,格外执着地打破了房间里的旖旎。

    他渐渐清醒,呼吸急.促,却慢慢放开了她。

    她的眸子也因为这道铃声而清明了些,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她猛地抬起手来——

    “啪!”一道响亮的耳光声响起,与此同时,那个烦人的铃声也终于结束了。

    房间再度一片安静。

    颜墨涵感觉到脸颊上火.辣辣的,他怔怔地看着傅语冰,想要解释和道歉,可是,却不知道能说什么。

    他的的确确就是想吻她、甚至吻还不够,他自己清楚地知道,他想要她,就这么简单。

    他决定不解释,只是生硬地道:“语冰,和我在一起!”

    她觉得自己好似被逼到了角落,完全喘不过气来,这样的感觉糟透了,好像她就连一步退路都没有一般。

    傅语冰烦恼地揉了揉发沉的脑袋,想要商量一般说明天再说,可是一低头,就发现自己的睡衣被扯开了一半,露出胸口小半的肌肤。

    她的眼睛顿时睁大,不可思议地看向颜墨涵。

    他竟然解开她的衣服,他要做什么?!

    酒精将人的情绪放大,一个委屈顿时引发了一串眼泪。

    颜墨涵看到傅语冰竟然哭了,心里所有的情绪好似被突然落下来的冰雨给冻透,伴随而来的,还有细细密密的痛。

    “语冰,对不起,我……”他帮她拉拢衣服。

    她眼泪还在往外落:“你走。”

    她需要冷静,不,她需要睡个觉,醒来之后,所有的或许都会忘掉。

    他们依旧还是过去那般,不尴尬、不疏远、不亲密,像亲人、像战友、像伙伴。

    “语冰,我刚才其实就是——”颜墨涵伸手,要去帮傅语冰擦眼泪。

    可是她立即就偏了头,然后转向门,手落在把手上:“你走。”

    他看了她好几秒,见她坚持,又怕惹得她继续哭,只好道:“那我先回去了,你要是不舒服,随时叫我,打电话或者别的都行……”

    她拉开了门。

    颜墨涵离开,傅语冰将门锁了,然后,无力地靠在门上。

    缓了缓,她这才回到卧室,一头栽在床上。

    可是,明明之前很无力、很困,到了此刻,却反而没了睡意。

    而且,颜墨涵的话好像魔咒一般,在她的脑海里不断响起,想要屏蔽都屏蔽不了。

    特别是,她还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天晚上她生病难受,那个人无微不至的关怀,那种感觉陌生又温暖,触动了她一直以来冰封的心。

    可是,眼前的画面又变了,变成了郑铭泽在操作间近乎手把手教她的样子,他笑起来很阳光洒脱,思路清晰又个性鲜明,常常一句话就能解决她之前困惑已久的难题。

    她发现自己的心越来越乱,一时间,根本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

    似乎,那天夜里照顾她的人换成郑铭泽就好了。

    或者说,带领她进入人工智能领域的是颜墨涵就好了。

    总之,只要不是不同的两个人,就好。

    可为什么偏偏是两个?

    她烦恼地抓了抓头发,却想起刚刚颜墨涵帮她吹头的模样,只觉得心头更加烦乱,理不清半点儿方向。

    而折腾了这么久,她的酒劲似乎真的散了不少,身子疲惫,却困意全无。

    这样的感觉很糟,她受不了只能起身,跌跌撞撞来到客厅,想泡杯茶喝。

    拉开小吧台的抽屉,意外地,她看到了一瓶红酒。

    还是喝酒吧,喝醉了后,明天起来什么都忘了。

    这个念头一起,她马上就将红酒拿了出来,好容易才用开瓶器打了开,然后,对着嘴就咕噜噜灌着。

    她想,这或许是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完全失控吧。

    或许她太在意和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的关系,所以,当年她喜欢时衿言没人知道,放弃时衿言大方祝福也的心态也没人知道。

    而如今,颜墨涵和她,她也好希望回归不尴尬的原点。

    逃避是懦弱的表现,可是今夜,她无法去回首刚才在门口的意乱情迷,因为她那巴掌,虽然在打他,可是,也是在打她自己。

    如果不是那道铃声,她或许真的就和他……

    她没敢想下去,于是继续喝酒。

    而隔壁,颜墨涵心情也是难以言喻,所以,本来决定了不喝酒的他,也开了吧台柜子里的那瓶红酒。

    他们之间隔着一墙,都在瞎灌着自己,不为别的,只想着醉。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直到外面隐约有声音传来,估计是同事们回来了。

    颜墨涵觉得有些晕,心头的颓然涌到喉咙,发闷。

    他于是走去了阳台,想要吹吹风。

    而就在这时,隔壁有东西落地的声音,有些清脆,赫然是从傅语冰房间传来的。

    他心头一紧,连忙趴在阳台喊她:“语冰!”

    叫了几声都没人应,他只好拿起手机,给她电话。

    可是,依旧没人接,出门去开她的门,也已经落锁。

    他想起他开过她阳台的门,那么——

    他走到自己的阳台,准备翻过去。

    *作者的话:

    今天是不是挺脸红心跳呀?猜猜明天会怎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