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89章 原来这就是进去和没进去的区别
    第289章原来这就是进去和没进去的区别

    颜墨涵轻轻用力,撑上了自己这边阳台。

    他站着望了一下,距离傅语冰那边不过只有一米,就好像之前玩的高空断桥一样,过去倒应该比较轻松。唯一的区别是,这次没有安全带。

    只是,他喝了酒,脑袋有些恍惚。

    定了定神,他这才扶着墙面,看准了对面,然后,一步迈了过去。

    拜酒精所赐,他晃了晃,不过,还是稳住了,然后一步跳到了阳台的地面上。

    果然,阳台门没关,他快步过去,刚到门口,就见着傅语冰坐在地上,迷迷糊糊的样子。而在她的脚边,有个碎了的玻璃杯。

    她这是口渴喝水,不小心打倒了?

    他连忙过去:“语冰?”

    她没太大的反应,身子靠在茶几上,头发散落了满脸,遮住了表情。

    他将她抱起来,查看了一下,只有小腿有些湿,还好没受伤。

    拿了纸巾给她擦干了腿,他将她抱去了卧室。

    经过走廊的时候,他才发现,地上还有一个喝了一半的红酒酒瓶。

    他一惊,她这是又喝酒了?

    将她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床上,正要给她盖被子,她的手却蓦然抬起,环住了他的脖颈。

    于是,他只能维持着原本弯身的动作,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

    “语冰?”他的声音变得有些低,轻哄一般:“放开手,睡吧。”

    她却好像听不见一般,依旧圈着不放。

    她的脸上,还有散乱的发丝,一双眼睛迷迷蒙蒙地睁开,没有聚焦,却带着一种慵懒的诱.惑。

    颜墨涵喉咙有些发干,伸出手,帮傅语冰把脸颊上的长发拂开。

    她的嘴唇微微张着,吐气如兰,带着酒味,让人迷醉得厉害。

    颜墨涵呼吸紧了紧,再次开口:“语冰,乖,睡觉。”

    她似乎听到了,轻轻地哼了一声,然后,手一下子用力。

    颜墨涵没猝不及防,被她拉得重心不稳,就要压.在她的身上。

    他怕把她压坏了,一手撑了一下,倒在了她的旁边。

    她的手依旧没放,还往里收了收,整个人完全是迷糊的,只是本能地向着那个‘大抱枕’靠近。

    终于贴上了,她舒服地窝在他怀里,然后,蹭了蹭。

    一瞬间,两人肌肤相触的地方涌起无数电流,疯了一般乱窜,令颜墨涵呼吸都变得毫无章法。

    他低头看她,她则是继续蹭了蹭,还发出了猫儿一般的呢喃声,像小爪子一样,在他的心里轻轻挠了挠。

    他感觉,自己似乎真的醉了,竟然,动不了了。

    就这么僵了一会儿,怀里的女孩还不安分。

    她的脑袋或许真的沉得难受,于是,身子动了动,往上耸了一下,在颜墨涵的脸上使劲蹭着。

    似乎这么蹭了后,她感觉好了些,唇角还微微勾起了笑。

    他看得大脑几乎要炸开,心跳完全不受控制,只觉得她每一个动作,都在挑战他岌岌可危的意志。

    “哼——”她又呢喃了一声,嘀咕了一句什么。

    他没听清,将耳朵凑过去:“语冰,你说什么?”

    下一秒,耳畔传来陌生柔.软的触感,一下子,牵动了全身所有的神经。

    她竟然舔了一下他的耳垂!

    颜墨涵猛地转头,压住狂乱的心跳,全身血液在沸腾,酒精蒸发,将他整个人都弄得晕晕的。

    而她,却毫不自知,唇.瓣从他的耳垂沿着脸颊滑过,最后,停在了他的唇角。

    迷糊中的她觉得口渴,于是,又舔了一下。

    顿时,所有的自持再也无法维持,尤其是在自己喜欢的女人主动的情况下。

    颜墨涵马上移动了自己的唇,于是,傅语冰不再是亲.吻他的唇角,而是唇.瓣。

    心里有千万个念头提醒着他,告诉他再不走或许会发生永不可逆转的事,他也知道,他似乎必须走。

    可是,大脑发出了N个信号,肌肉神经却都背叛了这些命令。

    他无力地发现,他已经环住了她的身体,然后加重了吻她的力道。

    而她,竟然回应了他!

    唇.瓣上传来痒痒的感觉,有什么调皮的东西探出来,勾了他一下。

    血液顿时炸开,他打开牙关,也根本不用撬开她的,便被主动邀约的她带入了她的世界。

    之前,他吻过她,可是从未这般侵犯过她的领土。

    而现在,她主动和他纠.缠,和他争夺他们之间仅有的一点儿空气,让他觉得浑身上下的细胞,全都疯狂又有活力。

    他的手指插.入她的头发,唇齿交缠,两人吻得难分难解。

    渐渐地,颜墨涵都忘了自己是在哪里,大脑里的信号开始减弱,原始本能支配着所有。

    被褥早被踢到了地板上,床单凌乱,他的手从她的腰部开始滑动,不经意间,碰触到了她的肌肤。

    滑腻的触感,好似一道信号,他接受了,于是继续从睡裙里探了进去。

    从大.腿往上,到她的腰腹、再慢慢上移,最后落在她饱.满的胸部。

    他停留在那里,不断揉搓。

    她的身子变得很软,唇齿间的酒味让人兴奋又沉溺,她完全靠在他的怀里,任他予取予求。

    虽然似乎真的醉了,可是,他发现自己解开扣子的力能根本没有减弱。

    他很快将自己的睡衣睡裤都除掉了,身子清凉间,又觉得身下的人穿太多了。

    这一幕,似乎之前有过,他来不及回忆,便已然除掉了她身上所有的障碍。

    一时间,她的身体袒露无疑。

    他的心脏狂跳得快不堪重负,大脑嗡嗡作响,跟随本能,他俯身继续吻她。

    顺着唇.瓣一路下移,掠过脖颈、锁骨,停留在胸.前的盛放上。

    她轻哼着,身子不断地扭动,手臂缠上来,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

    是的,他也觉得不够。

    他的下面,已然胀得难受,尤其是现在什么都没穿,就连他自己看了一眼,都快要看不下去。

    心头那个念头越来越强,可是,大脑里还固守着最后一丝清明。

    “语冰——”他叫她。

    她哼了一声。

    他紧张地抱着她:“可以吗?”

    她根本听不懂,只是本能觉得,自己浑身难受,飘飘忽忽的缺少存在感,就想找个东西,使劲蹭蹭。

    于是,她扭着身子,在他的身上用力蹭了蹭。

    好像好些了,她继续……

    他的大脑轰然作响,在她再一次行动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扣住了她的腰,将她不安分的双.腿分了开——

    他感觉自己恐怕真是要疯了,可是,理智早已无力阻止任何东西。

    他用力将自己往前一送,抵了进去。

    她痛呼一声,眼睛蓦然睁大。

    他心中一紧,脑海中闪过千百个念头,可最后那个却是:原来真正进去了是这样的感觉啊,看来上次是真的没进去。

    此刻,傅语冰觉得很疼,她在迷醉中找到了存在感,可是,这样的存在感太尖锐,让她难受得想哭。

    她的手紧紧抓住颜墨涵的手臂,指甲几乎都要嵌入他的肉里。

    耳畔有什么呼啸而过,颜墨涵停顿了两秒,然后,继续往里抵,没柄而入。

    手臂被她抓得有些疼,不过,这样的感觉在此刻新鲜又炽热的感觉对比下,完全可以忽略。

    他感觉自己身子快要炸开,原来,完全进去后的感觉更要命。

    她似乎真疼得难受了,眼泪从眼眶里滚落,轻泣出声。

    他心疼,可是,却发现自己好像停不下来。

    于是,颜墨涵俯身抱紧傅语冰,低低地安慰:“语冰,我尽量轻点。”

    他的确是没经验,不过这样的事情,似乎也不需要什么实战经验。

    况且,哪个男生电脑里没那么点儿经典的片子?

    他尽量让自己动作温柔,可是,她似乎真的好痛,眼泪更加汹涌。

    他只好低头将她的眼泪都吻掉,又去亲.吻她的唇。

    她轻哼着、呢喃着,伸手推着他,可是,身体紧密的接合让他从脚跟到大脑皮层都愉悦地叫嚣,他将她抱得更紧。

    一时间,他几乎忘了是在现实还是梦境,毕竟,这样的梦他曾做过几次,每次的女主角都是她。

    她依旧在哭,在他稍微离开她唇.瓣的时候,就能听到她的哭声。

    他心头开始慌乱,就在她的腿开始乱动的一瞬间,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响,一下子忍不住,竟然缴了枪。

    有些懊恼,是不是太快了?

    不过,他恍然想起好像男人第一次都这样。

    他从她的身体里出来,她依旧还在小声啜泣着。

    他看得心疼,连忙拿了纸巾将二人擦干净,又用干爽的浴巾垫了床单,这才抱着她,躺在了床上。

    房间里的灯被他关掉,他感觉自己的酒劲似乎一下子全消了,整个人都没了睡意。

    他竟然真的和她……

    这不是梦,是真实。

    那明天之后,她醒来会怎么做,会不会恨他?会不会远离?

    脑海里很多思绪纷乱,颜墨涵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做,只是坚定一个念头:她必然是他结婚证上的另一半。

    只希望,她能够早点接受他。

    颜墨涵低头,吻了吻怀里的傅语冰,然后,将她搂得更紧了些,盖好被子,也逐渐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