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90章 要么离开她,要么和她做
    第290章要么离开她,要么和她做

    半夜,傅语冰觉得有些热,她动了动身子,依旧还是发沉,于是,扭了扭。

    随即,随着她的动作,她感觉有什么又热又坚.硬的东西抵住了她。她轻哼一声,下一秒,却有温热柔.软落到了她的唇.瓣上。

    感觉有些熟悉,痒痒的,又似乎挺舒服。

    于是,她没有挣扎,继续享受着。

    渐渐地,吻变得更深,让她感觉到氧气都快要全被夺走了。

    因此,她本能地开始主动争夺。

    身畔的人因为她的动作,僵硬了一两秒,接着,力气好像加持了,瞬间又夺回了主动权。

    于是,他们在方寸之地战争,直到,她的身体再度被抽干了力气。

    大手在她身上游.走,有些舒服,她觉得自己好像还想要更多。

    果然,很快他又有了别的动作,下方那个在她大.腿处的热热东西一直蹭着她,让她全身都好像触电一般。

    她的口中,慵懒娇憨的声音传出,和平常的完全不同。

    他仿佛受到了鼓舞,然后,她就发现自己的腿被分开,有什么东西从腿间挤了进去。

    痛。

    她叫出声。

    他停留了一会儿,似乎在等她适应。

    好像,没那么难受了?

    她的身体又慢慢放松下来,没那么紧张了。

    他好像感觉到了,于是开始动起来。

    颜墨涵发现,这次似乎才是真如书里描述的那种感觉。

    上一次她疼,他怕她太难受,自己跟着紧张。

    所以,他也不是那么舒服。

    而现在,随着他的动作,她从紧张到慢慢放松,甚至,还有些微的迎合,顿时,全身的细胞都欢快又愉悦。

    和自己喜欢的人做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原来感觉这么好。

    他兴奋地低头吻她的脸颊,每一个五官,最后落在她的耳畔,轻轻舔了一下她的耳垂。

    顿时,她低呼了一声。

    他的唇角勾起:“语冰,我好喜欢你。”

    他发现自己一下子有了使不完的力气,不断地冲撞间,他感觉到了两人身心完全融合在一起。

    她的身子在他的身下柔.软得不像话,每一个触感,都是他最喜欢的模样。

    他探索着她幽深私密的地带,因为属于他而欢愉。他感受着她满满紧致的包围,就好像在吻着他坚.硬的欲.望,让他浑身战栗。

    她的呼吸也和他一样急.促,一样灼热,在这个并不宽敞的房间里,温度被蒸腾,一室旖旎。

    而此刻,傅语冰似乎终于找到了之前醉酒时候要的存在感,这么陌生又刻骨的感觉,让迷蒙中的她仿佛找到了港湾。

    她很喜欢,唇角扬起,在他的唇.瓣落下来的时候,也跟着愉悦地回应他。

    这一场欢爱,来得酣畅淋漓。

    到了最后,傅语冰感觉自己完全化为了水,之前酒醉导致的头疼和浑身难受,似乎都在这样的交融中得到了纾解。

    她的腿缠上他的腰,她纤长的手指紧紧环着他的后背。

    她感觉他的撞击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她的喉咙也自发地跟着他的节奏,叫出声音。

    他们在柔.软和坚.硬中浮沉,最后,她感觉到身体深处有热意炸开,与此同时,她的大脑里也闪过一片白光,心底烟花盛开,美不胜收。

    他在低喘中结束,停留许久,这才从她的身体里出来。

    “语冰,我爱你。”他说着,俯身吻了吻又睡着的她,然后给两人清理身子。

    一.夜,悄然过去。

    太阳升起,从没有拉窗帘的阳台照了进来。

    床上,傅语冰枕在颜墨涵的胸口,长睫在脸颊上落下两道小巧的暗影。

    她的脸颊微红,嘴唇有轻微的肿,晶亮晶亮的。

    两人都睡得很香,直到日头越来越高,房间更加明亮,有光线落到了傅语冰的下巴、再到眼睛的位置。

    她蹙了蹙眉,睫毛颤了颤,不过还没完全清醒过来。

    此刻,一切都是暖洋洋的,而且,这个被窝和抱枕似乎比过去的感觉要好不少。

    傅语冰满足地呢喃了一声。

    而听到她的呢喃,原本熟睡的颜墨涵却一下子醒了。

    他猛然睁开眼,看向怀里的女孩。

    她整个人都在他的身上,微微张开的唇角处,还有些许的晶莹。

    他觉得,这是他见过最美的画面。

    晨起反应早就有了,特别是,她还在他的怀里。

    他不知道,自己竟然一旦开荤,就需求这么旺盛。

    此刻,他竟然还想再来一次。

    而这时,怀里的女孩又动了动,腿往他的腰上搭,顿时,碰到了他竖起来的旗帜。

    他呼吸一紧,满脑子都是昨夜疯狂的画面,不过,因为阳光太明亮,他还能暂时止住自己的行动。

    而傅语冰却在这么一动后,一下子有些迷惑。

    好像碰到了个什么东西?

    她本能地伸手去摸。

    好硬,还好热!

    她抓了抓,努力摈除睡意,想醒过来,弄清楚是什么跑到她的床上了。

    颜墨涵在她抓住他的时候,就快疯了,鼻子有些热,他第一次感觉到兴奋到几乎流鼻血是什么感觉。

    偏偏,她还抓住不放,甚至用力捏了捏。

    她的手很柔.软,他被包裹住的时候,有些类似她下面包住他的感觉,让他几乎就要翻身将她压下。

    而这时,她的睫毛又颤了颤,最后,睁开了眼睛。

    宿醉之后,往往第二天醒来都会有一系列的后遗症。

    傅语冰发现,自己脑袋发沉,思维跟不上,甚至搞不清楚自己在哪里。

    她的眼神慢慢聚焦,最后,发现自己身边竟然有个人!

    她努力眨了眨眼。

    面前的人非但没有消失,反而正垂眸看着她。

    他分外眼熟,赫然就是颜墨涵!

    她心头狠狠一震,完全懵住。

    与此同时,昨夜的一切开始若大幕拉开般,慢慢在脑海里回放。

    昨天他送她回来,又表白又强吻。

    后来他走了,她喝多了,之后呢?

    脑海里,开始的画面模模糊糊有些印象,不太清,可是,半夜那场欢愉却似乎一点点清晰起来。

    她和他疯狂亲.吻,然后,交缠在了一起……

    脸色霎时发白,傅语冰感觉了一下,双.腿间有些发肿发胀,浑身好似跑了两千米一般酸痛。

    所以,昨夜那个不是春.梦,而是真实!

    她的唇.瓣张开,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她记得,她好像根本没有反抗过,反而很享受……

    喝酒误事,原来是真的,一瞬间,心如死灰。

    “语冰。”颜墨涵却先开口了。

    刚刚,房间那么明亮,他清晰地看到了傅语冰从醒来之后,一系列的表情变化。

    他的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抓住,紧张又难受。

    不过,他还是微笑着看着她,仿佛没有看到她丝毫的排斥:“语冰,昨天我对你说的话都是认真的。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她沉默,房间里一片安静。

    他又道:“还有,昨天夜里的事情,我要对你说对不起,但是,我不后悔。”

    他的语气坚定,目光灼热:“我早就想和你在一起了,我想和你结婚。你之前说,不希望两人在一起是因为对彼此意乱情迷的行为负责。那么,我现在想说,我想和你一起,一是因为我真的爱你;二是,我也要为你的第一次负责。”

    她继续沉默,眸子逐渐清明澄澈,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让他看得有些没底。

    不过,却不妨碍他继续说下去:“再说,你不也说,你喜欢那天你生病照顾你的人吗?那个真的是我,不信你问问郑哥。”

    “语冰,我以后会继续好好照顾你的,相信我、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他正说着,她却突然‘啊’了一声。

    然后,他感觉自己的命.根子终于被她放开了。

    她的耳畔仿佛被人崩了一枪,血液直冲大脑,羞耻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那些话,她听了,可是脑海里的思绪还没理清楚,所以一句话都没说。

    可是,刚刚她却发现,自己手里有什么动了一下,这才猛然惊觉,她都抓的是什么!

    傅语冰觉得自己从没这么窘迫过,比起她醒来在他怀里,似乎还要窘迫得多。

    她怎么能够抓他那里,而且还是两人都醒了许久的情况下、紧紧抓着不放?!

    他到底会怎么想她?觉得她是个色女?还是觉得她还想要?

    傅语冰的内心抓狂到快要爆炸,而颜墨涵同样。

    刚刚他认真对她说话的时候,好容易才将欲念慢慢压下,本来身体都要恢复平常了,现在,因为她一个‘啊’,一个突然放开,一下子,他又硬邦邦的了。

    而且,她还在他怀里没动,脸颊耳朵通红,触感和欲念再度复苏,他觉得自己胀痛得快疯了。

    他想要她,疯狂地要她。

    两人的心跳都似擂鼓一般,房间里跳动着脸红心跳的因子,可是,却都默契地没有开口。

    颜墨涵觉得,再这么下去他会爆炸。

    要么离开她,要么和她做。

    放开舍不得,做的话,她会同意吗?

    他深吸一口气,主动开口:“语冰。”

    而她也恰恰同时开了口:“墨涵。”

    他满脑子都是旖旎的事,身子已经不自觉靠近她,鼻尖几乎都要碰到她的,不过还是绷着最后的清明:“你先说。”

    *作者的话:

    昨天公众号没能发送成功,今天应该没问题了。

    咳咳,墨涵今天请大家吃肉,大家吃爽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