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91章 身上都是他留下的痕迹
    第291章身上都是他留下的痕迹

    傅语冰开口,尽量让自己显得冷静:“你为什么在我的房间?”

    颜墨涵心头一沉,旖旎的心思被打断,马上解释:“昨晚我在阳台,听到你房间有动静,似乎有什么打碎了,担心你有事。我给你打了电话你没接,所以我从阳台翻过来了,看到你晕倒在客厅,还打碎了水杯。”

    她赫然想起,夜里似乎真有这么一回事。

    “那你回去吧。”她说:“我要起来了。”

    他不知道她关于他们之间的打算,所以问道:“语冰那我们……”

    “你能不能先出去?”她的声音依旧冷静,可是,却透着隐约的不耐。

    他瞬间意识到,他应该给她空间的。

    “好,那我先回房间,你自己在房间别乱想,我一会儿叫你吃饭?”颜墨涵道。

    傅语冰道:“我没胃口。”

    “喝了酒后的确可能会这样,不过还是喝点粥吧,这样养胃。”颜墨涵说着,掀开了被子。

    傅语冰马上闭上眼睛。

    他见她紧张的模样,不由觉得可爱,不过,却不敢继续做任何事。

    他站起身,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她皮肤白皙,此刻上面却布满红痕,显然是昨夜他留下的痕迹。

    心跳,蓦然加速,口干舌燥。

    “你在做什么?”她闭着眼睛,可似乎感觉到了他的视线,很是懊恼。

    颜墨涵连忙将被子拉起来,给傅语冰盖上。

    他在地上捡起了自己的睡衣,快速穿上,这才发现自己昨天太着急,连房卡都没带。

    “语冰,那我先走了。”他道。

    她嗯了声,依旧没有睁眼。

    颜墨涵走到阳台,这次没喝酒,轻车熟路地翻了回去。

    听到房间里的动静消失,傅语冰这才睁开眼睛。

    他已经走了,她放松下来。

    可是,只有紧绷身体的放松,而非大脑。

    作为一个成年人,她清楚地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这些意味着什么。

    而且,她努力回想,他们做了好像不止一次,整个过程中,她几乎都没反抗过。

    心情很是低落,这样的认知令傅语冰觉得她该重新审视自己。

    或许昨天出了不少汗,她有些黏糊糊的,所以决定先将自己洗干净。

    浴室里,明亮的镜面映着她的身体,上面都是疯狂留下的痕迹,就连脖颈上都有。

    她无力地闭上眼睛,好半天,才勉强收起心绪,去刷牙。

    明明过了好几小时了,似乎嘴里还都是他的味道,和身体上残留的很像。

    她刷了好几遍,总算让口腔里都是清新的牙膏味儿,这才觉得好些。

    可是,才刚走到马桶处,腿间就有热流涌出,她低头一看,竟然都是乳白色的液体。

    顿时,她的脑袋再度充血。

    花洒打开,水流不断冲刷而下,身上的男人味道随着沐浴露的泡沫消失,可是,红痕却更加鲜明起来。

    她想搓掉,可是,它们却都好似雪地里盛开的红梅,越发刺目。

    她懊恼地抓了抓头发,决定屏蔽视听,只专心洗澡。

    可是,当她洗完头出来,走到梳妆台前吹头的时候,却有一副画面倏然从眼前闪过。

    昨天,他抱着她吹头……

    其实,她也知道,那天她发烧照顾她的人是他了。

    毕竟,颜墨涵没有对她撒谎的必要。而且,昨天他带她回来时候的感觉,和当初还真有些像。

    可是,之前她对于郑铭泽或多或少的那种感觉,似乎又是真实存在的。

    看来,喝酒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第二天醒来,该面对的照样需要面对,而且,情况似乎更乱了。

    傅语冰吹干头发,回卧室换好了衣服,站在床边,才看到床单有部分是用浴巾遮盖的。

    她凑过去,见浴巾上有些许红色,心头有某种感觉,揭开一看,果然,床单上赫然一团刺目的红。

    她的心有些慌,连忙扯起床单来,拿去洗。

    可惜隔了一.夜,上面依旧有些色印去不掉。

    她只好放弃,这样的事情,没有回头。他们之间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哪有什么回旋的余地?

    正犹豫着该怎么办的时候,门口有叩门声响起。

    接着,有同事叫她的声音。

    她连忙收拾好心情,走到门口,拉开来。

    盛清一和颜墨涵,还有几个同事都在。

    她的目光快速地从颜墨涵身上掠过,然后冲盛清一道:“是要走了吗?”

    “嗯,早餐供应到十点半,马上快到了,听颜先生说你还没吃饭,赶紧过来叫你。”

    傅语冰点了点头,却没看颜墨涵,而是拿着房卡道:“好,那我们去吃吧!”

    七八个人一起去了餐厅,都在说昨晚喝太多睡得太晚。

    盛清一端来自助,在傅语冰身旁坐下,见她的领口处隐约有什么,不由多看了几眼:“语冰,你脖子……”

    傅语冰只觉得一瞬间,血液一下子凝固,不过,她还是努力控制住情绪,理智又冷静地道:“昨天喝多了,有点过敏。”

    盛清一没有怀疑,而是点头:“我昨天也看你喝得那么快,我们都没吃几口,你就回去睡觉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酒量这么浅。”傅语冰随口说了一句,目光不经意一抬,就看到颜墨涵正凝视着她。

    她快速收回:“清一,见到郑哥了吗?是不是一会儿就准备退房回去了?”

    “嗯,Raymond说11点退房。”盛清一道:“他一早就起来了,好像和华哥他们去泡澡了,说一会儿去大堂汇合。”

    傅语冰发现,自从她提起郑铭泽开始,颜墨涵看她的目光似乎就带了点儿变化,虽然她没和他对视,可是这样的感觉没错。

    只是,一起吃早餐的还有不少同事,倒没人发现这其中的暗涌。

    一起吃完,时间已然逼近十一点,大家各自回房收拾东西。

    在开门的时候,傅语冰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旁边。

    正好,颜墨涵也在开门,见她看过来,对着她微笑。

    她马上收回了目光,推门进去。

    本来就只住一晚,所以大家很快就收拾好了东西,陆续下楼。

    过来的时候,是坐的公司安排的统一大巴,傅语冰刚上来,颜墨涵就要叫她。

    而这时,坐在最后的郑铭泽却先开了口:“语冰,过来。”

    傅语冰心头莫名一松,提着包去了最后一排。

    众人都上了车,颜墨涵旁边的是盛清一。

    他心头有些难熬,满脑子想的都是后排郑铭泽找傅语冰什么事。

    而此刻,大巴车发动,郑铭泽冲傅语冰开了口:“还好吧?我看你有点累的样子。”

    傅语冰心里有鬼,不过脸上没有太多变化:“没想到我的酒量那么浅,现在还头疼得厉害。”

    郑铭泽笑笑:“对了,你和墨涵怎么样了?”

    傅语冰的心蓦然一沉,该来的总会来。

    她道:“其实之前,我一直当他是小伙伴。他以前有个喜欢的女孩,我以为他还没放下呢,没想到……”

    她接着笑笑:“太突然了。”

    “墨涵挺不错的。”郑铭泽道:“他工作能力和人品都很好,更难得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两家的关系也很好。”

    傅语冰听出来他的意思:“你也劝我和他在一起?”

    心头,隐隐有些失落,更多的,还是轻松。

    幸好她昨天没表白啊,原来他对她根本一点儿意思都没有,如果她的话没被颜墨涵打断,以后还不知道怎么尴尬!

    “是啊,如果我是你,他肯定是结婚考虑的首选。”郑铭泽说着,目光随意地看向窗外:“不过,这当然也得因为爱情。”

    她听了,有些茫然。

    爱情么?昨晚的事太快,猝不及防地打破了他们之间原有的关系,她根本无法理清心里的想法。

    过了一会儿,郑铭泽想起什么,凑到傅语冰耳边:“你说,他现在是不是快抓狂了?”

    她一愣,疑惑地对上他的眼睛。

    “他好像很介意我们在一起的,把我当成了假想的情敌。”郑铭泽玩味道:“我敢说他估计一直在往我们这里看。”

    傅语冰失笑:“那你是故意叫我过来的?”

    郑铭泽点头:“我前阵子因为染染才失恋,总被喂狗粮。昨天他当着我的面吻你,明显就是给我撒狗粮,我这不得找回点儿利息?”

    傅语冰哭笑不得:“郑哥,你和传闻中的还真不一样!”

    “传闻中我什么样?”他问。

    “他们说你是娶了实验室的大神,生活里只有人工智能,别的什么都没有。”她想起之前群里女孩子说的话。

    “娶了实验室?”郑铭泽笑了:“实验室又不能和我谈恋爱结婚生娃!”

    傅语冰想起之前一直想问的问题:“那你现在还喜欢静染姐吗?”

    他听了她的问题,收起笑容,顿了顿:“说完全没感觉是假的,不过,已经很淡了。我打算修整一段时间,最近好好工作,谈恋爱的事情先放一放。”

    她顿时明了,点了点头:“嗯,这样挺好,反正你也年轻。”

    她从来都是理性的人,之前的迷恋或者崇拜也好,也就止步于工作,从此以后,她不会再对他产生工作伙伴以外别的感情。

    而她要理清的,就只有对颜墨涵的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