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94章 都有过一次了,大不了这次怀孕
    第294章都有过一次了,大不了这次怀孕

    说罢,颜清泽真去了书房,接着,拿了一个铁棍子进来。

    苏拾槿一见,为了演戏逼真,马上拉住颜清泽:“清泽哥哥,不许你揍墨涵!这个铁棍子这么粗,他那么细皮嫩肉的,哪里受得住?你说他两句就好了,怎么能打人呢?”

    乔悠悠不太清楚这里面的事情,也心头一惊:“你们别打墨涵啊,这孩子这么好,不就是昨天喝多了嘛,席歌你以前不也这样!”

    完,老公以前的糗事都抖出来了……

    傅席歌在演戏,也不能和乔悠悠解释,只能继续道:“不行,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做了就得负责!”

    此刻,颜清泽已经将棍子递给了傅席歌,他掂量了下手里的棍子,扬起来:“墨涵,干爹不是有意为难你,希望你明白!”

    颜墨涵牙关咬紧,准备承受。

    走廊上,傅语冰心跳越来越快,她探过头,果然看到了自己父亲已经扬起了手里的棍子。

    脑袋一下一片空白,她想也没想,便冲了出来:“别打!”

    而她的话似乎晚了一步,傅席歌已经对着颜墨涵的肩膀打了下去!

    颜墨涵本能地往地上一摔,他感觉到了铁棍挥起时候带起的风,可是,那样的力道落在肩上,竟然几乎不疼。

    或者说,就好像被人拍了一下而已。

    他有些纳闷,抬起头的时候,发现傅席歌在冲颜清泽笑。

    而这时,傅语冰已经冲了过来。

    顿时,他一下子明白了过来,他们这是在演戏?试探傅语冰?

    “墨涵,你没事吧?”傅语冰见颜墨涵被打得都摔在了地上,顿时吓得脸色发白。

    颜墨涵正要说自己没事,突然一个念头涌起。

    大家都在演戏,也就是在帮他,那么,他为什么不将这出戏进行到底?

    于是,他装作痛得说不出话一般,继续坐在地板上,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肩膀,完全不能动。

    傅语冰见状,顿时懊恼:“爸爸,你怎么能这么打他?!”

    “语冰,这是他该承担的。”傅席歌严肃道。

    “说几句或者轻轻惩罚一下就好,为什么下重手呢?万一伤到筋骨怎么办?”傅语冰很生气:“何况,这件事也不能完全是墨涵的责任,你们都是文明人,怎么和古代愚昧的人一样?!”

    这时,乔悠悠已经被苏拾槿拉到一边,解释了这是演戏,所以,也袖手旁观站在了一边。

    傅语冰见颜墨涵都这样了,大家还无动于衷,顿时,气得胸口起伏:“我带他去医院!”说罢,弯身要去扶颜墨涵。

    “语冰,我没事,不用去医院。”颜墨涵有些艰难地道:“你带我去我卧室,那边有跌打损伤酒,我自己擦一下就好。”

    傅语冰不确定:“真不用去医院吗?”

    “嗯,干爹的手不算太重。”颜墨涵道。

    傅语冰只好伸手拉住颜墨涵没‘受伤’的手,将他从地上拉起来,然后,带他去了他的卧室。

    而就在二人去了二楼卧室后,客厅里顿时笑成了一片。

    只是,怕傅语冰发现,所以大家都压抑着笑声。

    苏拾槿是最开心的,她对傅席歌道:“凉席,我看到没,我儿子厉害吧?你不是说你种子好吗?今天就让你见识到什么是种子好!我儿子多上道!”

    傅席歌看向楼上,哭笑不得:“我看着墨涵长大,这孩子不是挺老实的呢?”

    “能老实么?有个会翻阳台、又会喝醉酒乱来的干爹!”颜清泽在一旁补刀。

    乔悠悠不由看了傅席歌一眼,心头有些无奈。

    话说,当初他们第一.夜在一起,可不就是因为醉酒?而且那时候,睡完第二天还当什么都没发生……

    咳咳。

    “两人在楼上不会有什么吧?”乔悠悠不放心。

    “放心,有都有过一次了,大不了这次怀孕呗。”苏拾槿扬着的唇角一直放不下来。

    “不行,我还是上去看看……”傅席歌想着女儿可能被披着羊皮的大灰狼吃掉,就觉得有些难受。

    “你上去是想告诉语冰,你刚刚合起我们在演戏吗?”颜清泽道。

    傅席歌想想,只好作罢。只是,有些后悔,他怎么就脑抽将自己女儿往陷阱里坑呢?

    哎。

    楼上,傅语冰将颜墨涵扶进了房间,问:“跌打损伤酒在哪?”

    颜墨涵用好的手指了指柜子:“打开就能看到。”

    傅语冰打开柜子,果然看到一瓶药酒,她拿过来:“墨涵,要不要我帮你?”

    刚说完,就似乎有些后悔。

    “要。”他却马上答应了。

    她问:“那我帮你拿棉签还是?”

    “我自己擦就好。”颜墨涵深知他现在只是演戏,当然不能真让傅语冰检查伤口,所以道:“你帮我把衬衣脱下来,我一只手动不动,自己脱不下来。”

    傅语冰:“……”

    可是,人是她父亲打的,还是因为她的事,所以……

    她只好点头:“好吧。”

    她走进他,突然发现他其实比她高很多,原本以为他比较瘦,可是,此刻这么靠近,却发现他的肩膀其实也挺宽。

    可不是么?昨夜他抱她时候的感觉、还有今天早上醒来时候的触感,都让她不得不承认,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长成了真正的男人。

    因为靠近,她甚至闻到了他身上的沐浴露味道,和她身上是一样的。

    而不同的是,他的身上还有今天早上她许久也洗不掉的男性气息……

    脸颊有些发烫,可是傅语冰故作镇定。

    她抬手去给颜墨涵解衬衣扣子,一颗一颗,从领口到下面,却尽量不去看他别的地方,仿佛所有的专注都落在了扣子上。

    她指尖的触感,似有似无地扫过他的肌肤,战栗不断,带着电流,带动他全身的神经。

    颜墨涵觉得,自己的血液迅速升温,几乎用尽了所有的意志,才抑制住将她按进怀中的冲动。

    而他的眼神一扫,发现卧室的门还开着。

    这时,傅语冰已经将他的衬衣扣子全解开了,抬眼看向颜墨涵:“墨涵,好了。”

    她抬眼看着他,眼神仿佛是刚才凝滞气息里的一盏明灯,他的召唤灯。

    “帮我先把没受伤的袖子脱下来。”他的声音比平常低沉些。

    “你自己……”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我自己脱不下来,必须先帮我脱一边。”

    她快速点了点头,帮他将一边袖子褪.去,顿时,衣服滑落了一半,露出了半边胸膛。

    “那我先出去了。”她道:“你自己能脱下那边吧?”

    “嗯。”他点头,却先她一步往门口走,似乎是要送她。

    可是,当她随着他走到门口的一瞬,身子却被他带地蓦然前移,接着,后背就抵在了门上。

    因为她的冲力,门被撞得关上。

    “墨涵,你——”傅语冰话还没说完,后脑勺就被人扣住。

    此刻,颜墨涵还扮演着一手不能动的状态,只用身体将她抵在门上,一手扣着她的后脑勺,一手无力地垂着。

    可是,却已经能够轻易地吻住她的唇。

    男人对于这些方面的事,学习能力似乎比女人强上不少。

    傅语冰发现,自己不过只是一个愣神的工夫,就被撬开了牙关。

    他缠住了她的小舌,强迫她和他纠.缠。

    她退,他进;她想要驱走他,他却顺势将她的带入他的口中。

    她连忙缩回去,可是,却被他吸得用力,根本无处可逃。

    傅语冰懊恼,伸手去推颜墨涵。

    他却用一只手将她抱得更紧,根本不让她有任何退缩的余地。

    她这才意识到,平时看起来再老实安全的男人,在这样的事情上,都是这么霸道不容抗拒的啊?

    她似乎因为好心,把自己送入虎口了?

    他却越吻越深,空气渐渐消失,缺氧间,傅语冰发现,自己的力量也在慢慢流失。

    不知不觉,她身子发软,已然靠在他的怀里。

    直到,她感觉到自己被什么顶了一下,顿时,一下子清醒过来!

    这家伙,怎么突然就好像精虫上脑一样!

    她猛地一推,总算挣脱了颜墨涵的桎梏。

    他似乎也有些尴尬,耳朵尖和脸颊都有些泛红,不过,眼睛却一直凝在她的身上。

    她懊恼:“我要出去了。”

    “语冰,我现在只有一只手能动,明天可能都还不太方便,所以上班时候,能不能你来开车?”颜墨涵问。

    她莫名松了口气:“好,我开车,我接送你上下班。”

    颜墨涵听了唇角微扬,身子和她的若即若离:“你刚才从走廊上冲出来,是不是担心我?”

    她心跳一下子漏掉一拍:“我只是觉得不该用暴力——”

    “那你不担心我?”颜墨涵故意曲起膝盖,让自己的视线和傅语冰平齐,对视着她的眼睛:“那么粗的铁棍,你不心疼吗?”

    她被他逼到了角落,避无可避,只能咬了咬唇,端着清冷的嗓音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当然担心你。”

    “只是因为这个吗?”他当时可看到,她跑过来的时候,脸色都白了。

    他长这么大,很少见她失态过。

    那一刻,突然觉得,如果真是挨了实打实的一棍子更好。她会不会因此更心疼?

    傅语冰没再回答,颜墨涵也没继续追问,而是伸臂将她抱进怀里:“语冰,让我一只手抱抱。”

    说罢,又将下巴枕在她的头顶:“我在楼下对你爸妈说的,都是认真的。”

    *作者的话:

    猜猜最后语冰知道自己是被坑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