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96章 穿成这样,是在诱惑谁?
    第296章穿成这样,是在诱惑谁?

    顾沫漓指着窗外:“有粽子。”

    “粽子?”俞天熠愣了一下:“你想吃粽子?什么馅儿的?不过这季节没有吧!”

    这家伙根本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顾沫漓懊恼:“不是那个粽子,总之,你别走,就在门口守着我。”

    俞天熠了悟,挑挑眉:“沫漓,我知道你说的是哪个粽子了。所以你刚刚看到的是长尸斑的、还是白毛的,还是……”

    说着,他刻意走到门口,背对着她:“听说粽子最喜欢夜里找小姑娘。”

    顾沫漓恨不得踹俞天熠几脚。

    他笑,等她用完洗手间,送她回了她的卧室,好心道:“晚上如果怕,我可以提供陪睡服务,第一次不收费,以后按照市场价打折。”

    “谁要你的服务?!”顾沫漓赶走他:“要我也要请西衍夜那样的,还有白亦晗那种,滋滋……”

    只是,嘴上说得厉害,到睡觉的时候,顾沫漓就怂了。

    她真的好怕怎么办?总觉得一闭上眼睛,都是鬼吹灯里的场景,简直要命。

    周围,偏偏安静得很,她的卧室颇大,带着阳台,阳台那边,似乎是个黑漆漆的大洞,随时都可能蹦出什么东西。

    于是,她没办法,只好给俞天熠发微信:“俞神医,帮帮忙行么?”

    他字都懒得打,发来懒洋洋的语音:“小学妹,什么忙?”

    她恨得牙痒,回复:“我可能最近忧虑过度,有点失眠,求助眠方法。或者,扎针灸也行的。”

    只要能睡着,明天早起就好了。或许,她不该看恐怖小说,还是看霸道总裁适合她。

    俞天熠回复:“我从来都是不出诊的,要看诊来我房间。”

    她生气,不过,又觉得自己一个人在房间实在害怕,没办法,只好穿了拖鞋下床。

    他们的房间那么近,可是,她踏入黑暗的客厅时,依旧一阵怕,几乎是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就去了俞天熠的房间。

    他正在换衣服,脱得只剩一条内.裤。

    她的脚步顿时定住:“医生不穿白大褂,穿成这样诱.惑谁呢?”

    他看向被她大开的门,幽幽道:“病人一般都应该先敲门的,幸好你早来了一秒,否则,恐怕最后这条内.裤都脱了。”

    她知道他故意的,于是不服输地看着他,绕着他走了一圈,感叹:“身材还好,认识我的时候85,现在能到92了。年轻人,还有8分的进步空间,戒骄戒躁啊!”

    说着,装作长辈,垫着脚尖在俞天熠的肩膀上拍了拍。

    “是吗?”俞天熠意味深长地看着她:“说起来,我们一起健身,你是不是该脱了让我看看,你的分数有没有进步?”

    她有些后悔,她刚才就不该来,忍忍就过去的。

    可现在已经入了虎口,似乎没了回旋的余地。

    不,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她不敢回去自己呆一屋……

    俞天熠逗完顾沫漓,便去衣柜里慢条斯理地拿睡衣穿,在她面前一颗颗扣上,那个动作,仿佛在做这什么行为艺术。

    直到穿好,他这才靠近她,一把将她抱起来:“来,现在就给你治疗。”

    两秒钟后,她被他放到了他的床上。

    接着,他脱了鞋,也跟着上来了。

    完了完了,顾沫漓后悔,不顾害怕就要往外跑:“我的失眠好了!”

    俞天熠圈住她:“都来看诊了,又跑,岂不是砸了我的招牌?”

    说着,还关了灯。

    顿时,房间一下子黑了下来,顾沫漓的心一沉,有些怕。

    周围似乎都是‘粽子’,而他,则是狼,好像怎么选择都是错。

    “乖乖的不动,我还能保证不做什么。”他带着威胁的声音响在头顶,将她往怀中搂了搂。

    她知道危险,只能保持不动,静静地窝在他的怀中。

    房间里安静极了,时间一点一滴过去,顾沫漓发现,俞天熠还真说到做到没有别的动作。

    他睡着了吗?她稍稍安心,这才有心思去感觉,他的怀抱还挺温暖舒服,沐浴露的清香、他身上清淡的中药香,和男性气息混合在一起,并不让人排斥。

    周围依旧黑漆漆的,不过,她却不怕‘粽子’了。

    就在顾沫漓以为俞天熠是不是睡着的时候,他开口:“沫漓,下周,我们抽个时间,我带你去我家,和我爸妈见见。”

    “啊?”她一愣。

    “放心,他们之前说了,只要我带回去的是个女的、活的,就行。”俞天熠道:“所以他们肯定会喜欢你。”

    她磨磨后槽牙:“所以我在你心目中就只是这个条件?”

    他在黑暗里笑了:“你在我心目中是活的、雌性,漂亮又聪明,这样行不行?”

    好吧,态度还不错,她满意了。

    “所以,我们和好了?”他的声音在黑暗里,有种引人犯罪的冲动。

    说实在的,他强买强卖住进她家已经快一个月,表现不错,这几天连做饭都被培训得有模有样了。

    她看到他的变化,心里也差不多都对过去那些释怀了。

    所以,顾沫漓就要答应。

    可是,突然发现这是一个陷阱!

    “还不行,我明天早上再给你答案。”她道。

    俞天熠眯了眯眼睛,真不愧为他喜欢的姑娘啊,到了此刻都这么清醒。

    如果她说和好了,那么她今晚肯定……

    不过,来日方长,他从来都是个沉得住气的主,深知,吃掉她也要讲究气氛,最好是——心甘情愿的身心合一。

    具体怎么让她十分配合、还积极主动,这点他还需要研究一下。或许,从他最擅长的针灸之类的方法下手……

    顾沫漓见俞天熠同意了,松了口气,丝毫不知道,其实自己已经在某狼的算计中。

    之后过了两天,俞天熠告诉她,见父母定在了下周二。

    周六那天,他一早就带她去了中学母校。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带她来这里,不过,当踏进校园,看着熟悉又带着些微陌生的画面时,心头也涌起阵阵回忆。

    他牵着她的手,来到教学楼楼下。

    上了三楼,顾沫漓想起,当初俞天熠就在三楼最靠西的一间教室。

    那间教室一到夏天就很晒,她记忆里,他课间的时候,常常趴在座位上睡。

    她路过他的教室,有时候看到阳光落进教室,他的额头和鼻尖都是汗珠。

    记得有一次,她没忍住,去楼下小卖部给他买了一瓶冰镇饮料,趁着教室里大家都没注意,给他放在了课桌上。

    正回忆着那段青涩时光,就听俞天熠问道:“以前我课桌上有时候会发现饮料,是不是你买给我的?”

    那会儿,虽然也有很多女生追他,可是,其他人,要送东西都是巴不得被他看到,或者被他同桌看到,东西也是变了花样送。

    哪像她,每次都买冰镇酸梅汤,而且每次送东西时候都趁他睡着。记得一次刚醒,他也只来得及捕捉到一道残影。

    “我就知道你送的。”俞天熠挑眉:“你那时候真是健步如飞啊!”

    顾沫漓:“……”

    你不嘚瑟会死啊!

    他看着她的表情,笑,将她抵在走廊壁上:“沫漓,你承认当时就喜欢我喜欢得死去活来会死啊!”

    她踹了他一脚,死人,好可恨!

    要你嘚瑟!

    他吃痛,不过笑意更深,拉着她从东头走到了西头,径直到了他以前的教室。

    这家伙不知道哪里弄了把钥匙,总之,捯饬两下,将教室门打开了。

    “还记得我以前的座位吗?”他问她。

    她却指着倒数第二排的一个位置道:“我记得这个男生很帅啊!”

    俞天熠眼睛眯了眯,这丫头,记性还真不错,那个人,是校篮球队的,长得帅气挺拔,人气也很高。

    不过要说帅,他明明甩那个男生好几条街好么?俞天熠自恋地想。

    他决定不和口是心非的她计较,拉着她在他的座位上坐下,伸出手:“你好,我是俞天熠,很高兴成为你同桌。”

    顾沫漓不由笑了,打量着俞天熠羽绒服里一身很干净清爽的毛衣和衬衫,伸手:“我是顾沫漓,同桌愉快!”

    他握了她的手,又看了她几秒,凑过去,亲了她一下。

    唇.瓣只是停留在她的唇上两秒,一触即分,却分外撩人。

    她心跳加速了。

    “沫漓,我以前不是故意骗你的。”他却突然转了话题:“小时候,我妈做生意做得不错,我爸搞学术,两人个性都强互不相让、互相看不起对方的事业,所以分居了。我妈带着我走了,把我的名字改了。”

    顾沫漓吃惊。

    “直到我上大学,一次我外婆生病,西医看不好,我妈找了我爸,给治好了,后来两人才好了,所以我的名字又被改了回来。”俞天熠看着她:“我是想说,因为当初我和你不是太熟,所以家务事自然不会讲,也就没解释。但是,我真没想过欺骗你。”

    她一愣,这件事,其实她都快淡忘了。

    “还有,我和你若即脱离、到后面没有联系的两年,其实我不在学校。”俞天熠道:“我上完大二,就被父亲带去实践了。说来你恐怕都不信,那时候我们去深山,看了很多草药,我感觉自己快成了古代的药农,几次还差点滚下山去。所以不是你发消息我不回,是我经常根本都没信号。”

    “所以我没有故意欺骗你感情,刚认识你的时候没解释是因为那时候的确对你没有那方面意思,怎样都无所谓。”俞天熠认真看向顾沫漓:“但是现在不同了,我喜欢你,自然要给你解释,不想你误会我。”

    他说着,突然起身,走到了讲台上,然后,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了起来。

    龙飞凤舞潇洒俊逸的字一个一个跳脱出来,一共七个,组成一句话,末尾则是问号。

    *作者的话:

    猜猜俞天熠写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