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298章 成功地把他从神坛上拉下来了
    第298章成功地把他从神坛上拉下来了

    这哪能一样?

    顾沫漓拍了一张,觉得俞天熠的字真好看,尤其是,刚才他刚刚写下这行字的时候,站在讲台上,清风霁月让人心动。

    她也不顾什么好不好意思,直接从讲台上跳下来,走到后排:“你站好了,和那行字合影一下!”

    他见她脸颊红彤彤的,心头跟着柔.软,温柔道:“好。”

    于是,顾沫漓拍照,俞天熠配合地摆造型。

    拍了几张,她看着屏幕里的他格外帅气,于是快步跑到讲台:“学长,我能和你合影吗?”

    他凉凉地看了她一眼:“可以。”

    什么态度,这么拽!

    “合影一张一个吻。”他将脸凑过去。

    她快速吻了几口,于是,拿起手机开自拍。

    她靠在他的肩上,背后是那行粉笔字:“沫漓,嫁给我吧!嗯?”

    如果那行字会说话,必然吐槽:“擦,劳资也是要收出台费的!”

    摆了很多造型,顾沫漓总算满意。

    最后,她拿起黑板擦,十分舍不得的模样将那行字擦了。哎,好想把黑板偷回家裱起来啊!

    时至今日,她终于成功地把俞天熠从神坛上拉下来了。或者说,他伸手,把她一起拉上了有他的神坛。

    不过,他生日到底许的是什么愿望啊?她真的好想知道!

    顾沫漓觉得挠心抓肺,可是,又不想妥协。

    两人又在教室里腻歪了一会儿,便手拉手走了出来。

    外面晴好,虽然天气很冷,可是,顾沫漓觉得看什么都格外顺眼又开心。

    二人在校园里漫步,过往的回忆,一点点被牵动,顾沫漓转头,便能看到走在自己身边的人。

    他几乎没变,只是褪.去了青涩,成熟了不少。可是,依旧还是记忆里的那个模样。

    她突然觉得好生圆满。

    最后,他们走到校门口,她摇着他的手臂:“天熠学长,你最好了,能不能告诉我一个小秘密啊?”

    他半点儿也不让:“除非你说了那句话。”

    她撅了撅嘴。

    两人回到车里,俞天熠原本就安排两人先去步行街吃东西,再看如今热映的电影。

    到了停车场,顾沫漓终于忍不住,抬眼看他:“好吧,我说了你就告诉我,不许随便找个愿望骗我。”

    “肯定不骗你。”他好整以暇看着她,等着她表白。

    她的手在衣服口袋里拽得死紧,后槽牙磨得赫赫作响,可是,终究抵不过好奇,开口:“学长,我喜欢你喜欢得死去活来,没有你就活不下去。”

    语速超快,顾沫漓发现,她竟然有了某电视台快嘴男主持人的语速。

    她在心里给自己默默地点了个赞。

    他却十分欠抽地拿出口袋里的手机,唇角微扬,很是得意:“都录下来了。”

    她的眼睛猛地睁大,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然后,猛然发力蹦起。

    他速度更快,收回手,收好了手机。

    “俞天熠,你马上给我删了!”顾沫漓抓狂,这人好可恨!太气人了!竟然诳她用那么肉麻的话表白,还录下来!

    他挑了挑眉:“要想我删了,得拿东西换。”

    说完,又补充道:“怎么,现在不想知道我的愿望了?你可是已经兑现了刚才的条件。”

    “好,就拿愿望换!马上删了!”她去抓他手臂,掏他手机。

    他摊开手:“那个不能换,要换,就用你来换。”

    她抢了手机,可是密码不对,打不开。

    他看着她,故意低头和她视线平齐:“想要我删了,那今晚和我一起,住我那个公寓,睡一个房间。”

    她顿时知道了他的狼子野心,心里窝火着,可是,又想,他们反正都要结婚了,回头早晚要睡的嘛。

    如果,她用这个把那个录音换回来,似乎从长远看不吃亏的哦?

    而要是这次不换,以后岂不是白被睡了?

    顾沫漓的耳朵红了红。

    “想好了吗?”俞天熠问。

    “你先说你的愿望。”债要一笔一笔勾销。

    俞天熠勾唇,凑到她耳边:“我当时许愿,要找一个女朋友,然后把这个女朋友变成妻子,一起几十年,最后一起嘎嘣。”

    他说完,舌.头快速舔了一下她的耳垂:“你说,现在是不是实现了一半?”

    她的耳尖电流激荡,浑身一阵战栗,下一秒,手被他握住,他已然风轻云淡一副禁欲模样:“不是饿了?走吧,带你上楼吃饭。”

    当天,两人一起看电影吃饭,直到傍晚,才从步行街商场出来。

    俞天熠问顾沫漓:“去你家还是我家?”

    一般这种问题,都是约炮的信号。

    顾沫漓假装不懂,抬眼瞧他:“去你家做什么?”

    他一本正经:“扎针灸。”

    “啊?”她眨了眨眼睛。

    “怎么,你还想要别的?”他揉了揉她的头发:“我们中医世家,秉承的都是古人的规矩,婚前不会做什么逾越规矩的事的。”

    她见他说得认真,半信半疑。

    俞天熠又道:“我今天给你把脉时候,觉得你身体已经好多了,不过,最好还是扎针灸再巩固一下。”

    “哦,好。”她点头答应。

    他揽着她的肩膀,将她往怀里带:“沫漓,我一直没问过你家里的情况,不知道你爸妈……”

    因为她几乎没提过父母的事,所以,他担心家里有什么不方便提,就一直没敢问。

    “周二我们一起见我家长,之后商量结婚的事肯定需要你爸妈出面,大家一起出来坐坐,认真讨论一下。”俞天熠又道。

    顾沫漓点头:“嗯,好。”

    她想了想:“不过我爸妈长期都在国外,他们是外交官,常年驻外,上次回来还是因为外婆的事专门特批的假。所以,估计回来也就只能待两天,我提前给他们说。”

    俞天熠:“……”

    所以,他未来媳妇是外交官的女儿?不是他之前脑补的父母有问题、不得不跟着姥姥的小可怜?

    她又道:“不过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们领导应该是能够批准假期的、吧?”

    俞天熠还好是个淡定的主,对于这么大的信息冲击接受得也算很快。

    他唇角扬起:“外交官啊?知识分子家庭,我爸估计更满意。”

    说完,拉着她往前走:“看来我们挺配。”

    坐上车,去了俞天熠家,顾沫漓洗了澡,道:“扎针灸?”

    他点头,已然拿了全套器具出来消毒。

    她捋起衣袖:“我坐着还是躺着?”

    他白了她一眼:“上次你腿疼,所以扎腿。沫漓,这次你是觉得你手臂疼?”

    她眨眨眼:“那可以不扎么?”

    他正人君子道:“这次主要都在后背,所以露出后背的穴位就行。你如果不放心,先脱了上衣趴好,叫我进来我再进来,这点医生的基本素养我还是有的。”

    好像,她如果质疑了他,就是不相信全天下的医生一样。

    顾沫漓深知这家伙根本不是什么单纯的主,不过也觉得扎针灸能做什么,于是,关了门,把上衣都脱了,趴好:“我好啦!”

    俞天熠拿着消毒好了的针,走进了他的卧室,在床边坐下。

    银针很长,被他拈着,发出漂亮的光,他微微侧身:“沫漓,放松。”

    她‘嗯’了一声,对于他的医术再放心不过。

    很快,他下了一针。

    她觉得有些酸麻,不过不疼,于是继续好好趴着。

    俞天熠下针很快,不多时,手里的银针已经用完。

    他在她旁边坐好:“凉不凉?”

    “不凉。”顾沫漓摇头。刚刚他已经提前开了空调的暖风,再加上地暖,根本不冷。

    “怪不得,我倒是有些热了。”俞天熠说着,开始脱衣服。

    他站在她的背后,所以她根本没看到他脱得只剩一件背心和下面的居家裤。

    时间,慢慢过去。

    俞天熠看了手表,开口:“可以了,沫漓,别动,我给我取针。”

    “嗯。”顾沫漓点头:“好像觉得身上真轻松些呢!”

    他笑笑:“一会儿我帮你按摩一下穴位,你会觉得更轻松。”

    说着,俞天熠取了针,收起来放在一边,然后又折了回来:“现在帮你按摩。

    他的手指暖暖的,落在她的穴位上,她觉得有的地方有些酸,有的甚至有些疼,可是,移开后便觉得后背轻松。

    “沫漓,喜欢这种感觉吗?”说着,俞天熠已然俯身凑近顾沫漓的耳朵。

    她觉得有些不对劲,心头的弦绷起:“你等我先穿了衣服再说。”

    他笑笑,灵活的手指继续在她的后背揉捏,顾沫漓震惊地发现,自己好像渐渐就没力气了!

    她余光一扫,这才看到俞天熠上半身只有一件背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脱成这样的。

    他脸上的表情依旧风轻云淡,丝毫不觉得自己被发现了需要解释,而是直接伸手一揽,直接将顾沫漓揽入怀里,去吻她的唇。

    她上半身什么都没穿,这么一跌,柔.软完全撞入了他的胸膛,即使他隐忍的功夫了得,此刻也不免染红了脸颊,乱了心跳。

    “不是说你们中医世家不会婚前……”顾沫漓对上俞天熠的眼睛,只觉得自己根本就是自动入了他早就挖好的深坑。

    “是啊,不会。所以沫漓,我现在不是还没做什么?”他笑笑,然后凑到她的耳边补充:“但是如果一会儿你主动,属于女方主动要求,那就不算违背原则了。”

    *作者的话:

    咳咳,猜猜下章沫漓会被吃么?